首页>>佛学书库>>潭州沩山灵祐禅师语录

潭州沩山灵祐禅师语录

径山沙门语风圆信 无地地主人郭凝之 编集

 

   师讳灵祐。福州长溪赵氏子。年十五出家。依本郡建善寺法常律师剃发。于杭州龙兴寺。究大小乘教。二十三。游江西参百丈。百丈一见。许之入室。遂居参学之首。侍立次。百丈问。谁。师云。某甲。百丈云。汝拨炉中有火否。师拨之云。无火。百丈躬起。深拨得少火。举以示之云。汝道无。这个聋。师由是发悟礼谢。陈其所解。百丈云。此乃暂时岐路耳。经云。欲识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时节既至。如迷忽悟。如忘忽忆。方省已物不从他得。故祖师云。悟了同未悟。无心亦无法。只是无虚妄。凡圣等心。本来心法元自备足。汝今既尔。善自护持。次日。同百丈入山作务。百丈云。将得火来么。师云。将得来。百丈云。在甚处。师乃拈一枝柴。吹两吹。度与百丈。百丈云。如虫御木(径山杲云。百丈若无后语。洎被典座瞒)时。师作典座。司马头陀。举野狐话问师。作么生。师以手撼门扇三下。司马云。太粗生。师云。佛法说甚么粗细。一日。司马自湖南来。谓百丈云。顷在湖南。寻得一山名大沩。是一千五百人善知识所居之处。百丈云。老僧住得否。司马云。非和尚所居。百丈云。何也。司马云。和尚是骨人。彼是肉山。设居徒不盈千。百丈云。吾众中。莫有人住得否。司马云。待历观之。时。华林觉为第一座。百丈令侍者请至。问云。此人如何。司马请謦欬一声行数步。司马云。不可。百丈又令唤师。师时为典座。司马一见。乃云。此正是沩山主人也。百丈。是夜召师入室。嘱云。吾化缘在此。沩山胜境。汝当居之。嗣续吾宗。广度后学。华林闻之云。某甲。忝居上首。典座何得住持。百丈云。若能对众下得一语出格。当与住持。即指净瓶问云。不得唤作净瓶。汝唤作甚么。华林云。不可唤作木[木+戾]也。百丈乃问师。师踢倒净瓶。便出去。百丈笑云。第一座。输却山子也。师遂往焉。是山峭绝。夐)无人烟。猿猱为伍。橡栗充食。经于五七载。绝无来者。师自念言。我本住持。为利益于人。既绝往还。自善何济。即舍庵而欲他往。行至山口。见蛇虎狼豹。交横在路。师云。汝等诸兽。不用拦吾行路。吾若于此山有缘。汝等各自散去。吾若无缘。汝等不用动。吾从路过。一任汝吃。言讫。虫虎四散而去。师乃回庵。未及一载。安上座(即懒安也)同数僧。从百丈来。辅佐于师。安云。某甲。与和尚作典座。待僧至五百众。乃解务。自后山下居民。稍稍知之。率众共营梵宇。连师李景让。奏号同庆寺。相国裴公休。尝咨玄奥。繇是。天下禅学辐辏焉。有得法上首仰山寂禅师。故世称沩仰宗。
   上堂。夫道人之心。质直无伪。无背无面。无诈妄心。一切时中。视听寻常。更无委曲。亦不闭眼塞耳。但情不附物。即得。从上诸圣。只说浊边过患。若无如许多恶觉情见想习之事。譬如秋水澄渟。清净无为。澹泞无碍。唤他作道人。亦名无事人。时有僧问。顿悟之人。更有修否。师云。若真悟得本。他自知时。修与不修。是两头语。如今初心。虽从缘得。一念顿悟。自理犹有。无始旷劫习气。未能顿净。须教渠净除现业流识。即是修也。不可别有法教渠修行趣向。从闻入理。闻理深妙。心自圆明。不居惑地。纵有百千妙义。抑扬当时。此乃得坐披衣。自解作活计始得。以要言之。则实际理地。不受一尘。万行门中。不舍一法。若也单刀直入。则凡圣情尽。体露真常。理事不二。即如如佛。
   邓隐峰。到沩山。便入堂。于上板头。解放衣钵。师闻师叔到。先具威仪。下堂内相看。隐峰见来。便作卧势。师便归方丈。隐峰乃去。少间。师问侍者。师叔在否。云已去。师云。去时有甚么语。云无语。师云。莫道无语。其声如雷。
   云岩到沩山。师问。承闻长老在药山弄师子。是否。云岩云。是。师云。长弄有置时。云岩云。要弄即弄。要置即置。师云。置时。师子在甚么处。云岩云。置也。置也。(法昌遇云。好一场师子。只是有头无尾。我当时若见沩山道置时师子在甚么处。便与放出踞地金毛。直教沩山藏身无路。)
   师问云岩。菩提以何为座。云岩云。以无为为座。云岩却问师。师云。以诸法空为座。又问道吾。作么生。道吾云。坐也听伊坐。卧也听伊卧。有一人不坐不卧。速道速道。师休去。
   师问云岩。闻汝久在药山。是否。云岩云。是。师云。如何是药山大人相。云岩云。涅槃后有。师云。如何是涅槃后有。云岩云。水洒不著。云岩却问师。百丈大人相。如何。师云。巍巍堂堂。炜炜煌煌。声前非声。色后非色。蚊子上铁牛。无汝下嘴处。
   师问道吾。甚么处去来。道吾云。看病来。师云。有几人病。道吾云。有病底。有不病底。师云。不病底。莫是智头陀么。道吾云。病与不病。总不干他事。速道速道师云。道得也与他没交涉。
   德山来参。挟复子上法堂。从西过东。从东过西。顾视方丈云。有么有么。师坐次。殊不顾眄。德山云。无无便出(云窦著语勘破了也。)至门首乃云。虽然如此。也不得草草。遂具威仪。再入相见。才跨门。提起坐具云。和尚。师拟取拂子。德山便喝。拂袖而出(云窦著语勘破了也。)师至晚问首座。今日新到。在否。首座云。当时背却法堂。著草鞋出去也。师云。此子。已后向孤峰顶上。盘结草庵。呵佛骂祖去在(云窦显云。雪上加霜五祖戒云。德山。大似作贼人心虚。沩山。也是贼过后张弓。)
   石霜抵沩山为米头。一日筛米次。师云。施主物莫抛散。石霜云。不抛散。师于地上拾得一粒云。汝道不抛散。这个是甚么。石霜无对。师又云。莫轻这一粒。百千粒。尽从这一粒生。石霜云。百千粒。从这一粒生。未审这一粒。从甚么处生。师呵呵大笑。归方丈。
   夹山在沩山作典座。师问。今日吃甚么菜。夹山云。二年同一春。师云。好好修事著。夹山云。龙宿凤巢。
   仰山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指灯笼云。大好灯笼。仰山云。莫只这便是么。师云。这个是甚么。仰山云。大好灯笼。师云。果然不见。
   一日。师谓众云。如许多人。只得大机。不得大用。仰山举此语。问山下庵主云。和尚恁么道。意旨如何。庵主云。更举看。仰山拟再举。被庵主踏倒。仰山归举似师。师呵呵大笑。
   师摘茶次。谓仰山云。终日摘茶。只闻子声。不见子形。仰山撼茶树。师云。子只得其用。不得其体。仰山云。未审。和尚如何。师良久。仰山云。和尚只得其体。不得其用。师云。放子三十棒。仰山云。和尚棒。某甲吃。某甲棒。阿谁吃。师云。放子三十棒(首山云。夫为宗师。须具择法眼始得。当时不是沩山。便见扶篱摸壁琅玡觉云。五更侵蚤起。更有夜行人又云。若不是沩山。洎合打破蔡州。白云。端云。父子相投。意气相合。机锋互换。啐啄同时。虽然如是。毕竟如何道得体用双全去。沩山放子三十棒。也足养子之缘蒋山勤云。张公乍与李公友。待罚李公一盏酒。倒被李公罚一杯。好手手中呈好手玉泉琏云。直饶体用两全。争奈当头蹉过。过则且止。放子三十棒。又作么生。三盏酒妆公子而。一枝花插美人头。)
   师坐次。仰山入来。师云。寂子速道。莫入阴异。仰山云。慧寂信亦不立。师云。子信了不立。不信不立。仰山云。只是慧寂。更信阿谁。师云。若恁么。即是定性声闻。仰山云。慧寂佛亦不立。
   师问仰山。涅槃经四十卷。多少是佛说。多少是魔说。仰山云。总是魔说。师云。已后无人奈子何。仰山云。慧寂即一期之事。行履在甚处么。师云。只贵子眼正。不说子行履。
   仰山蹋衣次。提起问师云。正恁么时。和尚作么生。师云。正恁么时。我这里无作么生。仰山云。和尚有身而无用。师良久。却拈起问云汝正恁么时作么生。仰山云。正恁么时。和尚还见伊否。师云。汝有用而无身。师后忽问仰山。汝春间有话未圆。今试道看。仰山云。正恁么时。切忌勃诉。师云。停囚长智。
   师过净瓶与仰山。仰山拟接。师却缩手云。是甚么。仰山云。和尚还见个甚么。师云。若恁么。何用更就吾觅。仰山云。虽然如此。仁义道中。与和尚提瓶挈水。亦是本分事。师乃过净瓶与仰山。
   师与仰山行次。指柏树子问云。前面是甚么。仰山云。柏树子。师却问耘田翁。翁亦云。柏树子师云。这耘田翁。向后亦有五百众(沩山哲云。山僧则不然。耘田公子吾不如汝。且道。大圆是。山僧是。若人辨得。许汝具择法眼。若也不辨。佛法炽然生灭神鼎諲云。为复意在耘田处。为复意在仰山分上。为复总不恁么。诸上座。一切诸法摐然。更不用生事。他是父子说法。同道方知。)
   师问仰山。何处来。仰山云。田中来。师云。禾好刈也未。仰山作刈禾势。师云。汝适来。作青见作黄见。作不青不黄见。仰山云。和尚背后是甚么。师云。子还见么。仰山拈禾穗云。和尚何曾问这个。师云。此是鹅王择乳。
   师问仰山。天寒人寒。仰山云。大家在这里。师云。何不直说。仰山云。适来也不曲。和尚如何。师云。直须随流师上堂云。仲冬严寒年年事。晷运推移事若何。仰山进前。叉手而立。师云。我情知汝答这话不得。香严云。某甲。偏答得这话。师蹑前问。香严亦进前。叉手而立。师云。赖遇寂子不会。
   师坐次。仰山从方丈前过。师云。若是百丈先师见。子须吃痛棒始得。仰山云。即今事作么生。师云。合取两片皮。仰山云。此恩难报。师云。非子不才。乃老僧年迈。仰山云。今日亲见百丈师翁来。师云。子向甚么处见。仰山云。不道见。只是无别。师云。始终作家。
   师问仰山。即今事且置。古来事作么生。仰山叉手近前。师云。犹是即今事。古来事作么生。仰山退后立。师云。汝屈我。我屈汝。仰山便礼拜(蒋山勤云。仰山虽善进前退后。发明古今。其奈沩山向胡饼里呷汁。压沙觅油。虽然如是。且道。仰山叉手意作么生。若也知得。行脚事办。其或未然。老僧不曾孤负诸人。自是诸人孤负老僧。)
   仰山香严侍立次。师举手云。如今恁么者少。不恁么者多。香严从东过西立。仰山从西过东立。师云。这个因缘。三十年后。如金掷地相似。仰山云。亦须是和尚提唱始得。香严云。即今亦不少。师云。合取口(南堂静云。象王频呻。师子哮吼。踞地盘空。移星换斗。坐断舌头。合取狗口。一回掷地作金声。九曲黄河彻底清。)
   师坐次。仰山入来。师以两手相交示之。仰山作女人拜。师云。如是如是。
   师方丈内坐次。仰山入来。师云。寂子近日宗门令嗣作么生。仰山云。大有人疑著此事。师云。寂子作么生。仰山云。慧寂只管困来合眼。健即座禅。所以未曾说著在。师云。到这田地也难得。仰山云。据慧寂所见。只如此。一句也著不得。师云。汝为一人也不得。仰山云。自古圣人。尽皆如此。师云。大有人。笑汝恁么祗对。仰山云。解笑者。是慧寂同参。师云。出头事作么生。仰山绕禅床一匝。师云。裂破古今(蒋山勤云。动弦别曲。叶落知秋。自古自今。筑著磕著。鸟道玄路。许他父子亲游。若是荆棘林中。犹欠悟在。以何为验。只如仰山。绕禅床一匝。沩山云。裂破古今若是明眼衲僧。瞒他一点不得。)
   仰山香严侍立次。师云。过去未来现在。佛佛道同。人人得个解脱路。仰山云。如何是人人解脱路。师回顾香严云。寂子借问。何不答伊。香严云。若道过去未来现在。某甲却有个只对处。师云。子作么生只对。香严珍重便出。师却问仰山云。智闲恁么只对。还契寂子也无。仰山云。不契。师云。子又作么生。仰山亦珍重出去。师呵呵大笑云。如水乳合。
   一日。师翘起一足。谓仰山云。我每日得他负载。感伊不彻。仰山云。当时给孤园中。与此无别。师云。更须道始得。仰山云。寒时与他袜著。也不为分外。师云。不负当初。子今已彻。仰山云。恁么更要答话在。师云。道看。仰山云。诚如是言。师云。如是如是。
   师问仰山。生住异灭。汝作么生会。仰山云。一念起时。不见有生住异灭。师云。子何得遣法。仰山云。和尚适来问甚么。师云。生住异灭。仰山云。却唤作遣法。
   师问仰山。妙净明心。汝作么生会。仰山云。山河大地。日月星辰。师云。汝只得其事。仰山云。和尚适来问甚么。师云。妙净明心。仰山云。唤作事得么。师云。如是如是。
   石霜会下。有二禅客。到云。此间无一人会禅。后普请搬柴。仰山见二禅客歇。将一橛柴。问云。还道得么。俱无对。仰山云。莫道无人会禅好。仰山归举似师云。今日二禅客。被慧寂勘破。师云。甚么处被子勘破。仰山举前话。师云。寂子又被吾勘破(云居锡云。甚处是沩山勘破仰山处。)
   师睡次。仰山问讯。师便回面向壁。仰山云。和尚何得如此。师起云。我适来得一梦。尔试为我原看。仰山取一盆水。与师洗面。少顷。香严亦来问讯。师云。我适来得一梦。寂子为我原了。汝更与我原看。香严乃点一碗茶来。师云。二子见解。过于鹙子(蒋山勤云。梦中说梦。深许沩山。妙用神通。须还二子。传茶度水。耀古腾今。年老心孤。怜儿惜子。向衲僧门下。一人在门外。一人在门里。更有一人。遍界不曾藏。佛眼觑不见南堂静云。拟草瞻风。孤峰独宿。鼓无弦琴。唱无生曲。沩仰香严。鼎之三足。临机不费纤毫力。任运分身千百亿。)
   师。因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竖起拂子。后僧遇王常侍。侍问。沩山近日有何言句。僧举前话。常侍云。彼中兄弟。如何商量。僧云。借色明心。附物显理。常侍云。不是这个道理。上座快回去好。某甲敢寄一书到和尚。僧得书遂回持上。师拆开见。画一圆相。内写个日字。师云。谁知千里外有个知音仰山侍次。乃云。虽然如是。也只是个俗汉。师云。子又作么生。仰山却画一圆相。于中书日字。以脚抹却。师乃大笑。
   师坐次。仰山问。和尚百年后。有人问先师法道。如何只对。师云。一粥一饭。仰山云。面前有人不肯。又作么生。师云。作家师僧。仰山便礼拜。师云。逢人不得错举。
   师问仰山。终日与子商量。成得个甚么边事。仰山于空中画一画。师云。若不是吾。终被子惑。
   仰山问。百千万境一时来作么生。师云。青不是黄。长不是短。诸法各住自位。非干我事。仰山乃作礼。
   合酱次。师问仰山。这个用多少盐水。仰山云。某甲不会。不欲祗对。师云。却是老僧会。仰山云。不知用多少盐水。师云。汝既不会。我亦不答。晚间。师却问仰山。今日因缘。子作么生主持。仰山云。待问即答。师云。现问次。仰山云。耳背眼昏。见闻不晓。师云。凡有问答。出子此语不得。仰山礼谢。师云。寂子今日忘前失后。不是小小。
   师谓仰山云。汝须独自回光返照。别人不知汝解处。汝试将实解。献老僧看。仰山云。若教某甲自看。到这里无圆位。亦无一物解得献和尚。师云。无圆位处。原是汝作解处。未离心境在。仰山云。既无圆位。何处有法。把何物作境师云。适来是汝作么解。是否。仰山云。是。师云。若恁么。是具足心境法。未脱我所心在。元来有解。争道无解献我。许汝信位显。人位隐在。
   师因见仰山来。遂以五指搭地画一画。仰山以手于项下画一画。复拈自己耳。抖擞三五下。师休去。
   师。一日见香严仰山作饼次。师云。当时百丈先师。亲得这个道理。仰山与香严。相顾视云。甚么人答得此话。师云。有一人答得。仰山云。是阿谁。师指水牯牛云。道道。仰山取一束草来。香严取一桶水来。放牛前。牛才吃。师云。与么与么。不与么不与么。二人俱作礼。师云。或时明。或时暗。
   师。一日索门人呈语。乃云。声色外与吾相见。时有幽州鉴弘上座。呈语云。不辞出来耶个人无眼。师不肯。仰山。凡三度呈语。第一云。见取不见取底。师云。细如毫末。冷似雪霜。第二度云。声色外谁求相见。师云。只滞声闻方外榻。第三度云。如两镜相照。于中无像。师云。此语正也。仰山却问。和尚于百丈师翁处。作么生呈语。师云。我于百丈先师处。呈语云。如百千明镜鉴像。光影相照。尘尘刹刹。各不相借。仰山于是礼拜。
   师。一日问香严。我闻。汝在百丈先师处。问一答十。问十答百。此是汝聪明灵利。意解识想。生死根本。父母未生时。试道一句看。香严被问。直得茫然。归寮将平日看过底文字。从头要寻一句酬对。竟不能得。乃自叹云。画饼不可充饥。屡乞师说破。师云。我若说似汝。汝已后骂我去。我说底是我底。终不干汝事。香严。遂将平昔所看文字烧却云。此生不学佛法也。且作个长行粥饭僧。免役心神。乃辞师。直过南阳。睹忠国师遗迹。遂憩止焉。一日芟除草木。偶抛瓦砾。击竹作声。忽然省悟。遽归。沐浴焚香。遥礼师云。和尚大慈。恩逾父母。当时若为我说破。何有今日之事。乃有颂云。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时。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师闻得。谓仰山云。此子彻也。仰山云。此是心机意识。著述得成。待某甲亲自勘过。仰山后见香严云。和尚赞叹师弟发明大事。尔试说看。香严举前颂。仰山云。此是夙习记持而成。若有正悟。则更说看。香严又成颂云。去年贫未是贫。今年贫始是贫。去年贫犹有卓锥之地。今年贫锥也无。仰山云。如来禅。许师弟会。祖师禅。未梦见在。香严复有颂云。我有一机。瞬目视伊。若人不会。别唤沙弥。仰山乃报师云。且喜。闲师弟。会祖师禅也。(玄觉云。且道。如来禅与祖师禅。是分不分长庆棱云。一时坐却云居锡征云。众中商量。如来禅浅。祖师禅深。只如香严。当时何不问如何是祖师禅。若置此一问。何处有也。琅玡觉云。武帝求仙不得仙。王乔端坐却升天。沩山哲云。香严可谓上无片瓦。不无旧锥。露裸裸赤洒洒。没可把不是仰山。几乎放过这汉。何故。不得雪霜力。焉知松柏操径山杲云。沩山晚年好则极得一棚肉傀儡直是可爱。且作么生是可爱处。面面相看手脚勤。争知语话是他人。)
   师上堂云。汝等诸人。只得大机。不得大用。时九峰在众。便抽身出去。师召之。九峰更不回顾。师云。此子。堪为法器。一日辞师云。某甲。辞违和尚。千里之外。不离左右。师动容云。善为。
   灵云。初在沩山。因见桃花悟道。有偈云。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华后。直至如今更不疑。师览偈。诘其所悟。与之符契。师云。从缘悟达。永无退失。善自护持。
   上林参师。师云。大德作甚么来。上林云。介胄全具。师云。尽卸了来。与大德相见。上林云。卸了也。师咄云。贼尚未打。卸作甚么。上林无对。仰山代云。请和尚屏却左右。师以手揖云。喏喏。上林。后参永泰。方谕其旨。
   疏山到参。值师示众云。行脚高士。直须向声色里睡眠。声色里坐卧始得。疏山问。如何是不落声色句。师竖起拂子。疏山云。此是落声色句。师放下拂子归方丈。疏山不契。便辞香严。香严云。何不且住。疏山云。某甲与和尚无缘。香严云。有何因缘。试举看。疏山遂举前话香严云。某甲有个语。疏山云。道甚么。香严云。言发非声。色前不物。疏山云。元来此中有人。遂嘱香严云。向后有住处。某甲却来相见。乃去。师问香严云。问声色话底矮阇黎在么。香严云。已去也。师云。试举看。香严举前话。师云。他道甚么。香严云。深肯某甲。师失笑云。我将谓这矮子有长处。元来只在这里。此子向去。若有个住处。近山无柴烧。近水无水吃。
   师因资国来参。乃指月示之。资国以手拨三下。师云。不道汝不见。只是见处太粗。
   师在法堂坐。库头击木鱼。火头掷却火杪。拊掌大笑。师云。众中也有恁么人。遂唤来问。尔作么生。火头云。某甲不吃粥肚饥。所以欢喜。师乃点头(后镜清怤云。将知沩山众里无人。卧龙球云。将知沩山众里有人。)
   师因泥壁次。李军容来。具公裳。直至师背后。端笏而立。师回首见。便侧泥盘。作接泥势。李便转笏。作进泥势。师便抛下泥盘。同归方丈(岩头□闻云。噫。佛法澹泊也。大小沩山。泥壁也不了明招谦云。当时合作么生。免被岩头点捡。代云。却转泥盘。作泥壁势。便抛下归去。黄龙新云。岩头错下名言。殊不知。沩山军容。弄巧成拙。)
   师因陆侍御入僧堂。乃问。如许多师僧。为复是吃粥饭僧。为复是参禅僧。师云。亦不是吃粥饭僧。亦不是参禅僧。侍御云。在此作甚么。师云。侍御自问他看。
   师。一日见刘铁磨来。师云。老牸牛汝来也。刘云。来日台山大会斋。和尚还去么。师乃放身作卧势。刘便出去(净慈一云。众中道。放身便卧是不去。刘铁磨慷[忏-千+罗]而行。有甚交涉。殊不知。沩山老汉。平生一条脊梁拗不曲。被刘铁磨一推倒直至如今起不得若要扶起沩山。请大众下一转语。众无语。师以柱杖一时赶散。)
   师一日唤院主。院主便来。师云。我唤院主。汝来作甚么。院主无对(曹山代云。也知和尚不唤某甲。)又令侍者唤首座。首座便至。师云。我唤首座。汝来作甚么。首座亦无对(曹山代云。若令侍者唤。恐不来。法眼云。适来侍者唤。)
   上堂。僧出云。请和尚为众说法。师云。我为汝得彻困也。僧礼拜(后人举似雪峰。雪峰云。古人得恁么老婆心切。玄沙云。山头和尚。蹉过古人事也。雪峰闻之。乃问玄沙云。甚么处。是老僧蹉过古人事处。玄沙云。大小沩山。被那僧一问。直得百杂碎。雪峰乃骇然。)
   有僧来礼拜。师作起势。僧云。请和尚不用起。师云。老僧未曾坐。僧云。某甲未曾礼。师云。何故无礼。僧无对(同安代云和尚不怪。)
   僧问。不作沩山一顶笠。无繇得到莫徭村。如何是沩山一顶笠。师唤云。近前来。僧近前。师与一踏。
   师问僧。甚处来。僧云。西京来。师云。还得西京主人公书来么僧云。不敢妄通消息。师云。作家师僧。天然犹在。僧云。残羹馊饭。谁人吃之。师云。独有阇黎不吃。僧作呕吐势。师云。扶出这病僧著。僧便出去。
   僧问。如何是道。师云。无心是道。僧云。某甲不会。师云。会取不会底好。僧云。如何是不会底。师云。只汝是。不是别人。复云。今时人。但直下体取不会底。正是汝心。正是汝佛。若向外得一知一解。将为禅道。且没交涉。名运粪入。不名运粪出。污汝心田。所以道不是道。
   有僧参卫国。问。何方来。僧云。河南来。卫国云。黄河清也未。僧无对。师代云。小小狐儿。要过但过。用疑作甚么。
   师示众云。汝等诸人。各呈所悟看。时有志和上座。出作礼。师云。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还我志和上座本来面目。志和云。正与么时。是某甲放身命处。师云。子莫落空不。志和云。某甲若见有空可落。何曾是放身命处。师云。到这里。何不问去。志和云。某甲到这里。亦不见有和尚可问。师云。汝福薄。扶吾宗不起。
   师。因见仰山与北庵主。上问讯。时有官客吃茶次。师乃指示官人云。同参古佛来。庵主云。百年后。觅个人举这话也难得。师云。即今作么生。庵主云。结舌有分。答即不得。师云。官人见在。自己也道不得。庵主云。仰山不甘此对。师云。作个庵主也难得。
   师。一日呈起如意。复画此◎○相云。有人道得。便得此如意。道道。时有僧云。此如意。本不是和尚底。师云。得而无用。又有僧云。设与某甲。亦无著处。
   师因僧问。从上诸圣。直至如今。和尚意旨如何。师云。目前是甚么物。僧云。莫只这便是么。师云。阿那个。僧云。适来只对底。师云。尔拟那个去莫生事(蒋山勤云。问头太险答处太赊。二俱不了。)
   僧问。如何是百丈真。师下禅床叉手立。云如何是和尚真。师却坐。
   师上堂云。老僧百年后。向山下作一头水牯牛。左胁下书五字云。沩山僧某甲。当恁么时。唤作沩山僧。又是水牯牛。唤作水牯牛。又是沩山僧。毕竟唤作甚么即得。仰山出礼拜而退(云居膺云。师无异号。资福宝。代作一圆相拓起芭蕉清。代作此相呈之。又云。同道者方知南塔涌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识。只得一半。芭蕉彻代。当时作此相呈之。又云。说也说了。注也注了。悟取好保宁勇云。和尚一等是入泥入水。)
   师。敷扬宗教。凡四十余年。达者不可胜数。大中七年正月九日。盥漱敷坐。怡然而寂。寿八十三。腊六十四。塔于本山。谥大圆禅师。塔曰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