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佛学书库>>天童山景德寺如净禅师续语录

天童山景德寺如净禅师续语录

住瑞岩嗣法小师义远编

 

天童遗落录序

   夫佛祖道实际理地。本离言语相。然佛事门中为物垂慈。则虽非有为又非无语。洞山五位临济三玄。共是垂慈心。声止啼黄叶。若就语中生实解者。求马于唐肆待兔于枯株也。璨无文之无文印第五卷天地雪屋韶禅师塔铭序中云。嘉定间净禅师。倡足庵之道于天童。惧洞宗玄学或为语言胜。以恶拳痛棒。陶冶学者。肆口纵谈。摆落枝叶。无华滋旨味。如苍松架壑风雨盘空。曹洞正宗为之一变。所谓惧洞宗玄学或为语言胜。等实得净公意。抓著其痒处。永平正法眼藏中。有言云。有一般野猫儿。言洞山高祖有偏正五位。只须知洞山高祖有正法眼藏。是亦会净公意。惧为语言胜也。但所谓曹洞正宗。为之一变者不尔。其似变者唯语言迹。而如正宗。冥合洞山本旨。莫过于净公。譬如言能学柳下惠者不师其迹也。净公有六会语录二卷。所谓建康府清凉。台州瑞岩。临安府净慈。明州瑞岩。再住净慈。宁波府天童之六会。而侍者文素妙宗唯敬如玉智湖祖日等所编次。桐柏吏吕潇作序。灵隐高原泉天衣啸岩蔚共作跋。净公小师广宗。以理宗绍定二年乙丑夏。所募刻。而永平广录第一卷。有天童和尚语录到上堂云。个是天童打勃跳。蹈翻东海龙鱼惊。乃此二卷录也。延宝八年庚申之秋。(予)在东武王子峰。挍仇镂梓至今三十五年。而偶得见丹州德云室中所秘。梵清和尚真笔瑞岩远公所编天童如净禅师语录一卷。但是天童上堂法语二十则而已矣。于其卷末。高祖元和尚。记净公法嗣六人机缘净公略传了云。日本仁治二年岁。次辛丑二月中旬。瑞岩远公遥送此录付吾。盖仁治二年者。广宗募刻后十三年也。而其六会中之天童录者。祖日侍者所编。而其编中遗落二十则瑞岩搜出编集。寄元和尚者分明也。而今德云寺主了山师。南阳寺主大镜师。舍衣资图灾木。甚是好心可以嘉矣。(予)乃考其颠末。令其附前刻。并为三卷。前刻有跋云。昔瑞岩远公。拔取永平广录为一卷。作之跋云。得百千之十一。抑此亦天童之十一欤。想必有广录在。只愿后贤勤搜罗之。而今二师附此一卷。则实后贤搜罗之一数也。好事不乏。天必锡类。则正好摩眼待附之附矣。

   时
         正德五年龙舍乙未春二月吉旦
         永平远孙卍山白嗣祖比丘稽首拜书。
    

天童山景德寺如净禅师续语录

住瑞岩嗣法小师义远编

   师初到明州。上堂示众云。受与不受。空谷横云。寒溪濯月。住与无住。虚舟驾浪。夜宿芦花。这里还有出头者么。理理泯绝。事事和融。(良久云)。高处高平。低处低平。目前异草。千种万般。不可受他授记去(卓拄杖一下)下座。
   蒋山夷和尚白槌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又白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便人事已毕。
   上堂云。灵灵而时时。昧不得月随流水。历历而处处。混不得雨逐行云。毕竟作么生。圣人无己勿所不已。(良久云)。周遍十方心。不在一切处。还会么。南岳岭头云片片。天台峰下雨漓漓。
   上堂云。山披锦云而烂成春意。水含碧月而淡存秋容。恁么也恁么。说似曾不中。黄头并碧眼。消息子难通(卓拄杖一下云)。西天用梵语。此土使唐言。
   上堂云。是不是是。江光铺练。非不是非。花岳叠锦。毕竟合成什么边事。三界无法。何处求心便下座(揖云)。险。
   上堂云。我为法王。于法自在。霁寒破夜。霜月行空。安稳众生。故现于世。露沾衣袖。秋苦吟心。毕竟如何。履践去(良久云)。多岁定眼梦未醒。一朝风月作清明。(又云)。放。
   上堂云。世尊有密语。寒潭月夜圆。迦叶不覆藏。枯木云笼秀。若人死中得活。活中得死。以知有个是消息。(展开两手云)。花林馥郁芳春气。一点灵光照世明。
   上堂云。真如实际一切了然。山云冉冉而江水滔滔。迹包寒溪之流。声送冷嶂之松。处处观音入理之门。家家古佛堂前之心。若人欲知争得知。还辨得么。(一喝云)。山河不隔越。处处是光明。且道。何处是光明。阿噜噜继。是什么章句。
   上堂云。太白峰高。影沈四海之波涛。堂前云涌。势吞九天之皓月。区分杖拂。而烹炼炉锤。至这里作家。衲子如何下嘴(良久云)。还会么。放行也瓦砾生光。而炜炜煌煌。把住也真金失色。而暗暗默默。毕竟如何。若不得流水。还应过别山。
   上堂云。月增寒影芦花底。夜宿江村渔父歌。可谓绝学无为闲。道人不知清梦老。来事得坐披衣莹彻么。也是知趣能有几人(良久云)。自此阳春应有脚。百花富贵草精神。
   上堂云。列坐昭鉴古今无间(竖起拂子云)。还见么。德云比丘从来不下山。善财童子于别峰相见。已是不下山。为什么别山相见(良久云)。风邻寒水波。月浸云中镜。
   上堂云。金牛弄得烂银蹄。耕破劫空田地开。不带泥痕今古路。牧童疏笛入云来。一气发生万德作化。灵灵而运步。密密而转身。德云不下山。谁相见别山。经事长一智。善财隔关山。毕竟如何立命(良久云)。山虚风落石。楼静月侵门。
   上堂云。善行者不移双足。善入者不动双扉。清秋夜冷波心月。谁问安禅友亦稀。出入从来曾不觉。所以腾腾和尚了。元歌曰。今日任运腾腾。明日腾腾任运。毕竟古佛堂前。无可不可学人。须恁么体取。
   上堂云。不劳澄九鼎流动。百花新木鸡前树。报月磨萝镜轮。还会么(挂拂子于禅床角而云)。用何竖拂拈杖。自是国有贤臣。民悉安宁。满堂云众。如何商量去现成公案。大难大难。
   上堂云。青萝倚乔松之势。红尾竞禹门之浪。还有出头人么。(举拂子云)。宝剑振来试霜刃。何用埃尘惹匣中。(一喝云)。超方者委。(又云)。吾王库里无如是刀。(良久云)。收。
   上堂云。念念勿生疑。碧波江上静。观世音净圣。翠竹真如体。于苦恼死厄。曾锦纹添花。能为作依怙。山色春犹香。毕竟如何。世界无心尘不染。山河不尽意无巧。(乃掷下拂子云)。且低声上堂云。一花开五家宗要。一叶缀九室诀机。朝朝暮暮只斯是。何用琼林觅玉枝。毕竟如何。(良久云)。虚谷传声妙应手。尘尘刹刹达磨宗。(又云)。关。
   上堂云。一机织作锦衣裳。是可太平君子床。只许宝山堆这里。细把玉针贞上方。毕竟如何(良久云)。须知佛国三千界。只在吾皇一化中。
   上堂云。一片间田地荒草。曾不锄谁把金锄犁。方彰玉手段。无鼻之针穴细。无头之线芒长。所以道。古镜台前荒草秀。未曾与人天相见。毕竟如何。将劫外之口。正辨那人之心。
   上堂云。时节因缘佛性义。共移灵桌渡头舟。玉麟带月离云汉。金凤衔花下彩楼。若能如是通自己心。又合万象体。所以洞山大师道。尽底来彻底恁么见。毕竟如何。内既不可得。外又不思议。还会么。(挂拂子于禅床角云)。是什么上堂云。灵鹫山头无师句。少室峰下不传妙。直下道得。堪报不报之恩。毕竟作么生。高天日上烟犹冷。匝地月辉雨正晴。还会么。(良久云)。梅花依旧绽红墀。
   上堂云。帝力山岳重。君恩雨露深。丹霄步转。清晓风迥。野菊衔金。山泉漱玉。正与么时作么生。是一念万年。一气契同。万象生成。毕竟无位真人。在什么处。(举拂子云)。夜深水冷鱼不餐。满船虚载月明浮。
   上堂云。倚天长剑。明珠在掌。太虚有月。老兔含霜。大海无风。华鲸吐浪。有时万年。松下击金钟。有时三昧门下握玉印。毕竟作么生。委悉去。(良久云)。观彼久远犹如今日。
   上堂云。田地稳密言行玄妙。至这里知。音路断而无伴。独行还发一步。作水牯牛。此眼可将来。若不将来。有什么活处。诸人是活是死。言语道断非去来今(拈拄杖云)。天台榔栗黑粼皴。
   上堂云。举。仰山问沩山。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山云。大好灯笼。仰云。莫便是也无。山云。适来道什么。仰云。大好灯笼。山云。果然不会。师云。无明暗室勿人近。暮日江山相映红。处处烟尘收不得。早来晚去失真风。诸人毕竟如何。委悉去。(一喝云)。南山向海耸。北岳接云高。参。
   上堂举。僧问曹山。如何是布袋家风。山云。奇哉此老笑满腮。僧云。有何忌讳。山云。朝入僧堂暮归方丈。师云。云形水意拥通身。德用不孤道正亲。年少风流犹一段。花棚铺锦蝶飞频。且道。布袋即今在什么处。曹山老子见之有分。山僧又如何。(以手指而前云)。看看百草头上闲。和尚为露柱灯笼。说法参。
   上堂举。古德云。道也须臾不可离。可离非道莫寻思。师云。且道。如何是道心田法。地有灵苗。不动金锄。耕步休何事长松修竹下风师雨客逐春秋诸禅德毕竟如何。觅即知君不可见。且道。如何即是。(举拂子云)。即此用离此用乎。参。
   上堂举。僧问曹山。如何是真实人体。山云。你是虚头人体。僧云。家业解什么活计。山云。无是非交结之忆。僧礼拜。山云。若真实如是。今日也不妨。师云。净妙妙时解活计。露堂堂处有家风。须知脱体卓然道。廓落圆通是个宗。诸禅德心迹俱泯。体上无疮。真实人体也。若不与么只是虚头汉参。
   上堂举。僧问曹山。如何是四棱蹈地处。山云。入摩诃三摩地异性湛然。僧云。还存分别智么否。山云。是是。僧礼拜。山云。凤穴雏皆好。龙门客又新。师云。如何是四棱蹈地。入三摩存分别智。若是有事而不通。知未知伊彼元气。诸兄弟毕竟作么生。照东方万八千土。天上人间金色尊参。
   上堂举。僧问曹山。如何是纯无学处。山云。云吐波中月。天横雨外山。僧云。恁么去时如何。山云。意气天然别。神笔画不成。僧礼拜。山云。他不受人礼道聋。师云。到纯无学处。语路若何生。意气天然别。神笔画不成。诸人者且道。如何是纯无学处。(良久云)。槐夏日长麦秋风参。
   上堂举。曹山因慧霞参。问如何是佛袈裟。山云。汝披得始得。霞云。学人披得时如何。山云。非公境界。霞云。还和尚境界也无。山云。老僧又不得披得。霞云。与么则无方便乎。山云。从无相田披得始得。霞云。从无相田披得时如何。山云。生下还有一句子。霞拟进语。山乃打。霞礼拜退山后。令侍者唤慧霞。霞乃来。山画米字与之。霞受之捧云。大好大好。无相福田衣。山云。如是如是。师云。一粒曾生无相田。异苗繁茂试机先。庄严劫佛借他力。双树荫凉本自然。诸大德是个曹山。老子米袈裟后。曹山慧霞大师。已得披得。即今这里谁为我得披。(便举拂子云)。这个又佛袈裟。那个是米袈裟。人人正命食。佛佛正传授。衲僧披得底众类活眼睛。毕竟非米袈裟乎参。

天童山如净禅师续语录(终)

   观音导利兴圣宝林寺入宋传法沙门道元记师初自芙蓉山。到明州雪窦山鉴禅师处。鉴问云。什么处来。师云。芙蓉来。鉴云。来事为什么事。师云。吾闻和尚。有一夜三千里语。是也无。鉴云是。师云。如何是世尊有密语。鉴乃打。师云。如何是迦叶不覆藏。鉴又打。师拟分疏。鉴又打。师于此大悟。烧香礼拜。鉴云。烧香事如何。师云。赐师三顿。而遍体汗流。鉴乃休。师云。咄咄咄咄。乃出去。自此相侍一十五年。有时鉴授于师洞上玄奥云。汝善保护。师受之。密好山居。不望出世。后从皇帝受诏。二度辞之。至第三度。乃住持天童山景德禅寺。问答提唱无有怖畏。再兴阳广山头宗风。法嗣出世者六人。即六处盛化。承天孤蟾如莹。瑞岩无外义远。华严田翁顷公。自庵师楷。岳林痴翁师莹。及日本吾。而六个也皆受师印记出世。今日本仁治二年岁。次辛丑二月中旬。瑞岩远公遥送此录付吾。顶戴奉献五体投地。重集所记得问答机缘。书其末以酬法乳之恩者也。
   师因请益。次承天莹公致问云。佛是幻化身。祖是老比丘。和尚还免得乎。师乃打。莹礼拜。师云。正是幻化底者。
   师因普请。次瑞岩远公致问。云如何是无尽藏。师云。当途者升清霄。失路者下水底。远云。出头人又作么生。师云。非你境界。远云。学人如何得会。师良久。远云。非和尚境界。师云。如是如是。远礼拜。
   师因华严顷公致问云。如何是洞门宗风。师云。须弥立太虚。日月辅而转。顷云。一般两般乎。师云。群峰渐倚他。白云正改变。顷乃礼拜。师云。金凤宿龙巢。宸苔岂车碾。
   师因自庵楷公致问云。世尊云。吾不见时何不见吾不见处。意旨如何。师云。老僧若答汝丧儿孙。楷云。幸有回互底时节。师云。如何是学人分上事。楷乃礼拜。师云。是回互不回互乎。楷云。不见道和之。以礼不礼亲切。师云。如是如是。
   师因岳林莹公致问云。新丰雪曲如何得和。师云。无孔笛撞著版上。莫道更无音响曲。莹云。是什么曲调。师云。一任他雪曲。始得莹礼拜。
   师因入室。次予致问云。青天无片云时如何。师云。犹是半提。予云。全提时节作么生。师云。青天功尽后。一步更一步。予云。秋疏山瘦月落潭空。师云。尚带凝然。予礼拜。师云。且去也。
   师因岁旦上堂。予致问云。如何是心中宝珠。师云。汝心外有何嫌底。予乃礼拜。师云。瞻之仰之。予收坐具而立。师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予乃归众。
   师因入堂。惩衲子坐睡云。夫参禅者身心脱落只管打睡作么。予闻此语豁然大悟。径上方丈烧香礼拜。师云。礼拜事作么生予云。身心脱落来。师云。身心脱落脱落身心。予云。这个是暂时伎俩。和尚莫乱印。师云。我不乱印你。予云。如何是不乱印底事。师云。脱落脱落。予乃休。
   师因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古德问答来。多僧拟议。师云。问什么。僧云。西来意。师乃打。僧于此大悟。
   师因示云。老僧见今时师僧。皆是无鼻孔。而夸名夸利。未曾休歇。劝诸兄弟。一一如如而一一玄玄。若不如是。悉不免生死之缘。且道。作么生。离却生死底一句子。良久云。一鉴透骨人人意。三世难谙个个真。
   师讳如净。明州苇江人也。俗姓俞氏。子也振法柄于太白峰麓。显密语于流水香。白鹭立雪明月庭。青山直耸芦花外。于是曹洞宗要。再绍大阳本宗。青鹞飞九天。老鹤栖梧桐。时人皆推望玄风。依之问答提唱。兴一代宗风。受芙蓉曩祖衲法衣。而秘在屋里。收真歇老子竹杖子。而靠却室中。其余家训诀。无一不领略。见此集者一见证无数胜果焉。

        时日本仁治辛丑之春。
        书道场释宅观音导利兴圣宝林寺。

天童如净禅师续语录跋(终)

   天童净和尚。门风高古。当世无双。超凡越圣。十方坐断。或时孤峰顶上白浪滔天。或时干戈丛里神通游戏。宜哉永平高祖。入宋之日。僧觉琎者语曰。人天导师一代宗匠者。长翁净公其人也。元朝以来所编之僧史。载其法嗣不详。而今此续录。无外义远和尚所编。永平高祖作跋。其所记之略传。宛如雨中见杲日也。五百年之后。此录行于世。高祖之所谓留在人天光照夜者也。然谁是知贵知价人乎哉。咦。

       正德乙未岁仲春谷旦。
       洛北鹰峰宝树林下心闻 (海音)焚香九拜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