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佛学书库>>袁州仰山慧寂禅师语录

袁州仰山慧寂禅师语录

径山沙门语风圆信 无地地主人郭凝之 编集

 

   师。讳慧寂。韶州怀化叶氏子。年九岁。于广州和安寺。投通禅师出家(即不语通)。十四岁。父母取归。欲与婚媾。师不从。遂断手二指。跪至父母前。誓求正法以答劬劳。父母乃许。再诣通处。而得披剃。未登具。即游方。初谒耽源。已悟玄旨。后参沩山。遂升堂奥。耽源谓师云。国师当时传得六代祖师圆相。共九十七个。授与老僧。乃云。吾灭后三十年。南方有一沙弥到来。大兴此教。次第传受。无令断绝。我今付汝。汝当奉持。遂将其本过与师。师接得一览。便将火烧却。耽源一日问。前来诸相。甚宜秘惜。师云。当时看了。便烧却也。耽源云。吾此法门。无人能会。唯先师。及诸祖师。诸大圣人。方可委悉。子何得焚之。师云。慧寂一览。已知其意。但用得。不可执本也。耽源云。然虽如此。于子即得。后人信之不及。师云。和尚若要。重录不难。即重集一本呈上。更无遗失。耽源云。然。耽源上堂。师出众作此○相。以手拓呈了。却叉手立。耽源以两手相交作拳示之。师进前三步。作女人拜。耽源点头。师便礼拜。师浣衲次。耽源云。正恁么时作么生。师云。正恁么时。向甚么处见。后参沩山。沩山问。汝是有主沙弥。无生沙弥。师云。有主。沩山云。主在甚么处。师从西过东立。沩山异之。师问。如何是真佛住处。沩山云。以思无思之妙。返思灵焰之无穷。思尽还源。性相常住。事理不二。真佛如如。师于言下顿悟。自此执侍。前后盘桓十五载。
   师扫地次。沩山问。尘非扫得。空不自生。如何是尘非扫得。师扫地一下。沩山云。如何是空不自生。师指自身。又指沩山。沩山云。尘非扫得。空不自生。离此二途。又作么生。师又扫地一下。又指自身。并指沩山。
   沩山。一日指田问师。这丘田。那头高。这头低。师云。却是这头高。那头低。沩山云。尔若不信。向中间立看两头。师云。不必中间立。亦莫住两头。沩山云。若如是著水看。水能平物。师云。水亦无定。但高处高平。低处低平。沩山便休。
   有施主送绢与沩山。师问。和尚。受施主如是供糍。将何报答。沩山。敲禅床示之。师云。和尚。何得将众人物。作自己用(一本。沩山问师云。有俗弟子。将三束绢来。与我赎钟子。故与世人受福。师云。俗弟子。则有绢与和尚赎钟子。和尚将何物酬他。沩山。以柱杖敲床三下云。我将这个酬他。师云。若是这个用作甚么。沩山。又敲禅床三下云。汝嫌这个作甚么。师云。某甲不嫌这个。只是大家底。沩山云。尔既知是大家底。何得更就我觅物酬他。师云。只怪和尚把大家底行人事。沩山云。汝不见。达磨大师。从西天来此土。亦将此物来人事。汝诸人。尽是受他信物者。)
   师。在沩山为直岁。作务归。沩山问。甚么处去来。师云。田中来。沩山云。田中多少人。师插锹又手。沩山云。今日南山大有人刈茅。师拔锹便行。(玄沙备云。我若见。即踏倒锹子。僧问镜清。仰山插锹意旨如何。镜清云狗衔赦书。诸侯避道。僧云。秖如玄沙踏倒。意旨如何。镜清云。不奈船何打破戽斗。僧云。南山刈茅。意旨如何。镜清云。李靖三兄久经行阵。云居锡云。且道。镜清下此一判著不著。雪宝显云诸方咸谓。插锹话奇特。大似随邪逐恶。据雪宝见处。仰山被沩山一问。直得草绳。自缚死去十分翠岩芝云。仰山只得一橛。诸人别有会么。)
   师在沩山牧牛时。踢天泰上座问云。一毛头师子现即不问。百亿毛头。百亿师子现。又作么生。师便骑牛归。侍立沩山次。举前话方了。却见泰来。师云。便是这个上座。沩山遂问。百亿毛头百亿师子现。岂不是上座道。泰云。是。师云。正当现时。毛前现毛后现。泰云。现时不说前后。沩山大笑。师云。师子腰折也。便下去。
   师随沩山游山。到磐陀石上坐。师侍立次。忽[亚+鸟]衔一红柿。落在面前。沩山拾与师。师接得洗了。度与沩山。沩山云。子甚处得来。师云。此是和尚道德所感。沩山云。汝也不得无分。即分半与师(玄沙云。大小沩山被仰山一坐。至今起不得。)
   沩山问师。忽有人问汝。汝作么生只对。师云。东寺师叔若在。某甲不致寂寞。沩山云。放汝一个不只对罪。师云。生之与杀。只在一言。沩山云。不负汝见。别有人不肯。师云。阿谁。沩山指露柱云。这个。师云。道甚么。沩山云。道甚么。师云。白鼠推迁。银台不变。
   师问沩山。大用现前。请师辨白。沩山下座归方丈。师随后入。沩山问。子适来问甚么话师再举。沩山云。还记得吾答语否。师云。记得。沩山云。尔试举看。师便珍重出去。沩山云。错。师回首云。闲师弟若来。莫道某甲无语好。
   师。在沩山前坡牧牛次。见一僧上山。不久便下来。师乃问。上座何不且留山中。僧云。只为因缘不契。师云。有何因缘。试举看。僧云。和尚问某名甚么。某答归真和尚云。归真何在。某甲无对。师云。上座却回。向和尚道。某甲道得也。和尚问作么生道。但云眼里耳里鼻里僧回。一如所教。沩山云。脱空谩语汉。此是五百人善知识语。
   师卧次。梦入弥勒内院众堂中。诸位皆足。惟第二位空。师遂就座。有一尊者。白槌云。今当第二座说法。师起。白槌云。摩诃衍法。离四句绝百非。谛听谛听。众皆散去。及觉举似沩山。沩山云。子已入圣位。师便礼拜。(沩山秀云依文解义即不无。忽然弥勒会中。有个作者。才见伊道摩诃衍法。便云。合取两片皮。非唯止绝仰山寐语亦免使后人梦中说梦。琅玡觉云。且道。圣众是肯。仰山是不肯。仰山若肯。又孤负仰山。若不肯。仰山犹如平地吃交。山僧。今日不惜眉毛。与诸人说破摩诃衍法。离四句绝百非。尔若举似诸方。诸方恁么会。入地狱如箭射东禅观云。尊者白椎。圣众便散。不妨使人疑著。却侍第二杓恶水泼了。方始惺惺迟也。且如摩诃衍法。离四句绝百非。道已道了。诸人还识仰山么。)
   师侍沩山行次。忽见前面尘起。沩山云。面前是甚么。师近前看了。却作此○相。沩山点头。
   沩山示众云。一切众生。皆无佛性。盐官示众云。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盐官有二僧往探问。既到沩山。闻沩山举扬。莫测其涯。若生轻慢。因一日与师言话次。乃劝云。师兄须是勤学。佛法不得容易。师乃作此○相。以手拓呈了却。抛向背后。遂展两手。就二僧索。二僧罔措。师云。吾兄直须勤学。佛法不得容易。便起去。时二僧却回盐官行三十里。一僧忽然有省。乃云。当知沩山道。一切众生皆无佛性。信之不错。便回沩山一僧更前行数里。因过水。忽然有省。自叹云。沩山道。一切众生。皆无佛性。灼然有他恁么道。亦回沩山。久依法席。
   师因盐官会下。有数人到沩山。不肯伏。一日因普请西庄搬禾次。师至岭头放下。后十数人亦到放下。师遂举起禾檐。向诸人前行一匝云。有么有么。其一行僧。并无对。师云。赚杀人。便檐禾去。
   沩山同师牧牛次。沩山云。此中还有菩萨也无。师云。有。沩山云。汝见那个。是试指出看。师云。和尚疑那个不是。试指出看。沩山便休。
   师。送果子上沩山。沩山接得。问。子甚么处得来。师云。家园底。沩山云。堪吃也未。师云。未敢尝。先献和尚。沩山云。是阿谁底。师云。慧寂底。沩山云。既是子底。因甚么教我先尝。师云。和尚尝千尝万。沩山便吃云。犹带酸涩在。师云。酸涩莫非自知。沩山不答。
   师。夏末问讯沩山次。沩山云。子一夏不见上来。在下面作何所务。师云。某甲在下面。锄得一片畬下。得一箩种。沩山云。子今夏不虚过。师却问。未审。和尚一夏之中。作何所务。沩山云。日中一食。夜后一寝。师云。和尚今夏亦不虚过。道了久吐舌。沩山云。寂子何得自伤己命。(沩山哲云。仰山。眼照四天下。到大圆面前。却向净地吃交大圆。可谓养子之缘。不免挂后人唇齿。龙门远云。沩仰父子。寻常相见。游戏神通。不同小小。还有知得底么。若无。山僧。与汝诸人说看。开得一片畬。绵绵密密。两顿粥饭。其道自办。山僧一夏与诸人相见。自是诸人不荐。若也荐成一片。是甚么一片。看取当门箭西禅儒云。沩仰父子。出入卷舒。得能自在诸人切不得作世谛商量。又不得作佛法解会。即总不许与么商量。毕竟如何会。开得一片畬。种得一箩粟。回头闲一望。山青水又录。终日只一餐。夜后只一宿。困来仲脚眠。行足与万足。相将八月九月来。篱边烂熳铺黄菊。东林颜云。今时师僧。千百成群。经冬过夏。虚消岁月。深屈古人。东林不是。捡点先圣仰山逞俊太过。吐舌只。得一半。)
   沩山。一日见师来。即以两手相交过。各拨三下。却竖一指。师亦以两手相交过。各拨三下却向胸前。仰一手覆一手。以目瞻视。沩山休去。
   沩山喂[亚+鸟]生饭。回头见师云。今日为伊上堂一上。师云。某甲随例得闻。沩山云。闻底事作么生师云。[亚+鸟]作[亚+鸟]鸣。鹊作鹊噪。沩山云。争奈声色何。师云。和尚适来道甚么。沩山云。我只道。为伊上堂一上。师云。为甚么唤作声色沩山云。虽然。如此验过也无妨。师云。大事因缘。又作么生验。沩山竖起拳。师云。终是指东画西。沩山云子适来问甚么。师云。问和尚大事因缘。沩山云。为甚么。唤作指东画西。师云。为著声色故。某甲所以问过。沩山云。并未晓了此事。师云。如何得晓了此事沩山云。寂子声色。老僧东西。师云。一月千江。体不分水。沩山云。应须与么始得师云。如金与金终无异色。岂有异名沩山云。作么生是无异名底道理。师云。瓶盘钗钏券盂盆。沩山云。寂子说禅。如师子吼惊。散狐狼野干之属。
   师一日侍沩山。忽闻鸟鸣。沩山云。伊说事却径。师云。不可向别人道。沩山云。何故恁么道。师云。为伊说太直。沩山云。多少法门。寂子一时推下。师云。推下事作么生。沩山敲禅床三下。
   师住王莽山。因归省觐。沩山问。子既称善知识。争辨得诸方来者。知有不知有。有师承无师承。是义学是玄学。子试说看。师云。慧寂有验处。但见僧来。便竖起拂子问伊。诸方还说这个不说。又云。这个且置。诸方老宿意作么生。沩山叹云。此是从上宗门中牙爪。沩山又问大地众生。业识茫茫。无本可据。子作么生知他有之与无。师云。慧寂有验处。时有一僧。从面前过。师召云。阇黎。僧回首。师云。和尚。这个便是业识茫茫无本可据。沩山云。此是师子一滴乳。迸散六斛驴乳。师问双峰。师弟近日见处如何。云。据某见处。实无一法可当情。师云。汝解犹在境。云。某只如此。师兄又如何。师云。汝岂不知。无一法可当情者。沩山闻云。寂子一句。疑杀天下人(玄觉云。经道。实无有法。然灯佛与我授记。他道。实无一法可当情。为甚么道解犹在境。且道。利害在甚么处。)
   一日雨下。天性上座谓师云好雨师云。好在甚么处。天性无语。师云。某甲却道得。天性云。好在甚么处。师指雨。天性又无语。师云。何得大智而默。
   一日。第一座举起拂子云。若人作得道理即与之。师云。某甲作得道理。还得否。座云。但作得道理便得。师乃掣将拂子去(云居锡云。甚么处。是仰山道理。)
   庞居士问久向仰山。到来为甚么却覆。师竖起拂子。居士云。恰是。师云。是仰是覆。居士乃打露柱云。虽然无人也。要露柱证明。师掷拂子云。若到诸方。一任举似(隐静岑云。大小小释迦。被庞居士一拶。直得手忙脚乱。只如居士。打露柱一下。又作么生。鲸吞海水尽。露出珊瑚枝。)
   三圣到参。师问。汝名甚么。三圣云。慧寂。师云。慧寂是我名。三圣云。我名慧然。师大笑而已。
   有官人访师。师问。官居何位。云。推官。师竖起拂子云。还推得这个么。官人无对。师令众下语。皆不契。时三圣不安在。涅槃堂内将息。师令侍者。去请下语。三圣云。但道。和尚今日有事。师又令侍者问。未审有甚么事。三圣云。再犯不容。
   南塔光涌禅师。北游谒临济。复归侍师。师云。汝来作甚么。南塔云。礼觐和尚。师云。还见和尚么。南塔云。见。师云。和尚何似驴。南塔云。某甲见和尚。亦不似佛。师云。若不似佛。似个甚么。南塔云。若有所似。与驴何别。师大惊云。凡圣两忘。情尽体露。吾以此验人二十年。无决了者。子保任之。师每谓人云。此子。肉身佛也。
   霍山到参。师闭目坐。霍山乃翘起右足云。如是如是。西天二十八祖。亦如是。中华六祖亦如是。和尚亦如是。景通亦如是。师起来。打四藤条。霍山因此自称集云峰下四藤条天下大禅师。
   赤干行者闻钟声。乃问。有耳打钟。无耳打钟。师云。汝但问莫愁我答不得。行者云。早个问了也。师喝云。去刘侍御问。了心之旨。可得闻乎。师云。若要了心。无心可了。无了之心。是名真了。
   陆希声相公。欲谒师。先作此○相封呈。师开封。于相下面书云。不思而知。落第二头。思而知之。落第三首。遂封回。公见即入山。师乃门迎。公才入门。便问。三门俱开。从何门入。师云。从信门入。公至法堂。又问。不出魔界。便入佛界时如何。师以拂子倒点三下。公便设礼。又问。和尚还持戒否。师云。不持戒。云还坐禅否。师云。不坐禅。公良久。师云。会么。云。不会师云。听老僧一颂。滔滔不持戒。兀兀不坐禅。酽茶三两碗。意在钁头边。师却问。承闻相公看经得悟。是否。云。弟子因看涅槃经。有云。不断烦恼。而入涅槃。得个安乐处。师竖起拂子云。只如这个。作么生入。云。入之一字。也不消得。师云。入之一字。不为相公。公便起去(法灯云。上座且道。入之一字。为甚么人。又云。相公且莫烦恼雪窦显。于仰山举拂处别云。拂子到某甲手里也。又别后语云。我将谓尔是个俗汉。)
   师。因韦宙就沩山请一伽陀。沩山云。觌面相呈。犹是钝汉。岂况形于纸墨。韦乃就师请。师于纸上。画一圆相。注云。思而知之。落第二头。不思而知。落第三首。
   师为沙弥时。和安通。一日召师。将床子来。师将到。和安云。却送本处著。师从之。和安召慧寂师应诺。和安云。床子那边是甚么物。师云。枕子。和安云。枕子这边是甚么物。师云。无物。和安。复召慧寂。师应诺。和安云。是甚么。师为沙弥时。有僧问石霜。如何是祖师西来意。石霜云。如人在千尺井中。不假寸绳出得。此人即答汝西来意。僧云。近日湖南畅和尚出世。亦为人东语西话。石霜唤沙弥。拽出这死尸著。师后问耽源。如何出得井中人。耽源云。咄。痴汉。谁在井中。师住问沩山。沩山召慧寂。师应诺。沩山云。出也。师住后常举前话。谓众云。我在耽源处得名。沩山处得地。
   师作沙弥时。念经声高。乳源和尚咄云。这沙弥念经恰似哭。师云。慧寂只恁么。未审。和尚如何。乳源乃顾视。师云。若恁么与哭何异。乳源便休。
   师参东寺。东寺问。汝是甚处人。师云。广南人。东寺云。我闻广南有镇海明珠。是否。师云是。东寺云。此珠如何。师云。黑月即隐。白月即现。东寺云。还将得来也无。师云。将得来。东寺云。何不呈似老僧。师叉手近前云。昨到沩山。亦被索此珠。直得无言可对。无理可伸。东寺云。真师子儿。善能哮吼(蒋山勤云。东寺只索一颗。仰山倾出一栲栳。)师礼拜了。却入客位。具威仪再上人事。东寺见乃云。已相见了也。师云。恁么相见。莫不当否。东寺归方丈。闭却门。师归举似沩山。沩山云。寂子。是甚么心行。师云。若不恁么。争识得伊(保福展云。仰山大似蚊子上铁牛承天宗云。仰山识得东寺。强说道理。即不可。设使沩山去也未能得与东寺相见在。)
   师问东寺云。借一路过那边还得否。东寺云。大凡沙门。不可只一路也。别更有么。师良久。东寺却问。借一路过那边得否。师云。大凡沙门。不可只一路也。别更有么。东寺云。只有此。师云。大唐天子。决定姓金。
   师在中邑谢戒。中邑拍口。作和和声。师从西过东。中邑又拍口。作和和声。师从东过西。中邑又拍口作和和声。师当中而立。然后谢戒。中邑云。甚么处得此三昧。师云。于曹溪印子上脱来。中邑云。汝道。曹溪用此三昧。接甚么人。师云。接一宿觉。师云。和尚甚处得此三昧。中邑云。我于马大师处。得此三昧(琅玡觉云。愁人莫向愁人说。)师问。如何得见佛性义。中邑云。我与汝说个譬喻。如一室有六窗。内有一猕猴。外有猕猴。从东边唤猩猩。猩猩即应。如是六窗俱唤俱应。师礼谢。起云。适蒙和尚譬喻。无不了知。更有一事。只如内猕猴睡著。外猕猴欲与相见。又且如何。中邑下绳床。执师手作舞云。猩猩与汝相见了。譬如蟭螟虫。在蚊子眼睫上作窠。向十字街头叫云。土旷人稀。相逢者少。(云居锡云中邑。当时若不得仰山这一句语。何处有中邑也崇寿稠云。还有人定得此道理么。若定不得。只是个弄精魂脚手。佛性义在甚么处。玄觉云。若不是仰山。争得见中邑。且道。甚么处。是仰山得见中邑处。)师参岩头。岩头举起拂子。师展坐具。岩头拈拂子置背后。师将坐具搭肩上。而出。岩头云。我不肯汝放。只肯汝收。
   师与长沙玩月次。师云。人人尽有这个。只是用不得。长沙云。恰是倩汝用。师云。尔作么生用。长沙劈胸与一踏。师云。[囗@力]。直下似个大虫。(长庆棱云。前彼此作家。后彼此不作家。乃别云。邪法难扶保福展云。好一个月。只是用力太多。被他踏破。却成两个。人人尽道。岑大虫奇特。须知仰山有陷虎之机德山密代云。更与一踏。琅玡觉。云。李陵虽好手。争兔陷畬身径山杲云。皎洁一轮。寒光万里。灵利者。叶落知秋。阘茸者。忠言逆耳。休不休。已不已。小释迦。有陷虎之机。老大虫却无牙齿。当时一踏。岂造次。蓦然倒地非偶尔。众中还有缁素得二老出者么。良久云。设有。也是掉棒打月。)
   师参古堤和尚。古堤云。去。汝无佛性。师叉手近前三步应诺。古堤笑云。子。甚么处得此三昧来。师云。我从耽源处得名。沩山处得地。古堤云。莫是沩山的子么。师云。世谛即不无。佛法即不取。师却问。和尚从甚处得此三昧。古堤云。我从章敬处。得此三昧。师叹云。不可思议。来者难为凑泊。
   师到虔州处微。处微问云。汝名甚么。师云。慧寂。处微云。那个是慧。那个是寂。师云。只在目前。处微云。犹有前后在。师云。前后且置。和尚见个甚么。处微云。吃茶去。
   师。后开法王莽山。问僧。近离甚处。僧云。卢山。师云。曾到五老峰么。僧云。不曾到。师云。阇黎不曾游山(云门偃云。此语。皆为慈悲之故。有落草之谈。沩山秀云。今人尽道。慈悲之故。有落草之谈。只知捉月。不觉水深。忽若云门。当时谨慎唇吻。未审。后人若为话会。然水母无目。求食须假于虾黄龙心云。云门仰山。只有受璧之心。且无割城之意。殊不知。被这僧一时领过。黄龙。今日更作死马医。乃拈拂子度与僧。僧拟接。便打沩山哲云。仰山可谓光前绝后。云门虽然提纲宗要。钳锤天下衲僧。争奈无风起浪诸人还识这僧么。亲从庐山来黄龙震云。仰山已是失去鼻孔。云门更下注脚。有什么救急处。我即不然。近离甚处。云。庐山曾到五老峰么。云。不曾到。只向道。别甑吹香。供养此人。)
   上堂。汝等诸人。各自回光返照。莫记吾言。汝无始劫来。背明投暗。妄想根深。卒难顿拔。所以假设方便。夺汝粗识。如将黄叶止啼。有甚么。是处亦如人将百种贷物与金宝。作一铺贷卖。只拟轻重来机。所以道。石头是真金铺。我这里是杂货铺。有人来觅鼠粪。我亦拈与他。来觅真金。我亦拈与他。时有僧问。鼠粪即不要。请和尚真金。师云。啮镞拟开口。驴年亦不会。僧无对。师云。索唤则有交易。不索唤则无。我若说禅宗。身边要一人相伴亦无。岂况有五百七百众耶。我若东说西说。则争头向前采拾。如将空拳诳小儿。都无实处。我今分明向汝说圣边事。且莫将心凑泊。但向自己性海。如实而修。不要三明六通。何以故。此是圣末边事。如今且要识心达本。但得其本。不愁其末。他时后日。自具去在。若未得本。纵饶将情学他亦不得。汝岂不见。沩山和尚云。凡圣情尽。体露真常。事理不二。即如如佛。
   僧问。如何是祖师意。师以手于空作此彇相示之。僧无语。
   师谓第一座云。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作么生。座云。正恁么时。是某甲放身命处。师云。何不问老僧。座云。正恁么时。不见有和尚。师云。扶我教不起。
   师问僧。甚么处来。僧云。幽州。师云。我恰要个幽州信。米作么价。僧云。某甲来时。无端从市中过。踏折他桥梁。师便休(侯宁勇云。放尔三十棒。)
   师见僧来。竖起拂子。僧便喝。师云。喝即不无。且道。老僧过在甚么处。僧云。和尚不合将境示人。师便打。
   有梵师。从空而至。师云。近离甚处。云。西天。师云。几时离彼。云。今早。师云。何太迟生。云。游山玩水。师云。神通游戏则不无。阇黎佛法。须还老僧始得。云。特来东土礼文殊。却遇小释迦。遂出梵书贝多叶与师。作礼。乘空而去。自此号小释迦(东林总云。者方商量。如麻似粟。尽道这碧眼胡儿。来无踪去无迹。直是光前绝后。若不是仰山也难为纵夺。诸禅德。殊不知。这碧眼胡儿。腾空而来。腾空而去。一生只在虚空里作活计。有什么光前绝后大小仰山。被他将两杓恶水。蓦头浇了也。当时集云峰下。自有正令。何不施行。大众且道。作么生是正令咄黄龙新云。大小仰山。被炉僧热瞒。更出贝多梵书。涂湖一上。如今更有异僧。乘空而至云岩门下。唤来洗脚泐潭准云。可惜仰山放过这汉。当时若是宝峰。便与擒住。须教维那僧堂前撞钟集众。责状赶出。况佛法不当人情。既称罗汉。诸漏已尽。梵行已立。为什么不归家稳坐。只管游山玩水。昭觉勤云。驱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是从上爪牙。这罗汉具许多神通妙用。到仰山面前直得目瞪口呿。何故。鹤有九皋难翥翼。马无千里谩追风大沩泰云。大众。仰山。只知准前趁鹿。不知身。随网。罗尊者偶尔成文。颇有衲僧气息。若人会得。许尔倒捋虎须。)
   师住东平时。沩山令僧。送书并镜与师。师上堂。提起示众云。且道。是沩山镜。东平镜。若道是东平镜。又是沩山送来。若道是沩山镜。又在东平手里。道得则留取。道不得则扑破去也。众无语。师遂扑破。便下座(五祖戒云。更请和尚说道理看。蓦夺打破。)
   僧参次。便问。和尚还识字否。师云。随分。僧以手画此○相拓呈。师以衣袖拂之。僧又作此○相拓呈。师以两手作背抛势。僧以目视之。师低头。僧绕师一匝。师便打。僧遂出去。
   师坐次。有僧来作礼。师不顾。其僧乃问。师识字否。师云。随分。师乃右旋一匝云。是甚么字。师于地上书十字酬之。僧又左旋一匝云。是甚么字。师改十字作卍字。僧画此○相。以两手拓。如修罗掌日月势。云。是甚么字。师乃画此(卍)相对之。僧乃作娄至德势。师云。如是如是。此是诸佛之所护念。汝亦如是。吾亦如是。善自护持。其僧礼谢。腾空而去。时有一道者见。经五日后遂问师。师云。汝还见否。道者云。某甲见出门腾空而去。师云。此是西天罗汉。故来探吾道。道者云。某虽睹种种三昧。不辨其理。师云。吾以义为汝解释。此是八种三昧。是觉海变为义海。体则同然。此义。合有因有果。即时异时。总别不离隐身三昧也。
   师因一梵僧来参。师于地上。画半月相。僧近前。添作圆相。似脚抹却。师展两手。僧拂袖便出。
   师问僧。近离甚处。云。南方。师举柱杖云。彼中老宿。还说这个么。云。不说。师云。既不说这个。还说那个否。云。不说。师召大德。僧应诺。师云。参堂去。僧便出。师复召云。大德。僧回首。师云。近前来。僧近前。师以柱杖头上点一下云。去(云门偃云。仰山若无后语。争识得人。)
   师。一日在法堂上坐。见一僧从外来。便问讯了。向东边叉手立。以目视师。师乃垂下左足。僧却过西边叉手立。师垂下右足。僧向中间叉手立。师收双足。僧礼拜。师云。老僧自住此。未曾打著一人。拈柱杖便打。僧便腾空而去。
   师。指雪师子问众。有过得此色者么。众无对(云门云。当时便好与推倒雪宝显云。云门只解推倒。不解扶起。)
   师卧次。僧问云。法身还解说法也无。师云。我说不得。别有一人说得。云。说得底人。在甚么处。师推出枕子。沩山闻云。寂子用剑刃上事(径山杲云。沩山。正是怜儿不觉丑。仰山。推出枕子。已是漏逗。更著个名字。唤作剑刃上事。误他学语之流。便恁么承虚接响。流通将去。妙喜虽则借水献华。要且理无曲断。即今莫有傍不肯底出来。我要问尔推出枕子。还当得法身说法也无天童华云。若是剑刃上事。寂子何曾会用。忽有个僧出来。问法身还解说法也无。向他道。我说不得别有一人说得。又问说得底人在甚处。只向他道。三生六十劫。灵隐岳云。仰山。从前一条脊梁。硬如铁。被这僧连拶。便乃四楞塌地。沩山。一期忍俊不禁。不知失却一只眼忽有僧问。冶父法身。还解说法也无。便与拦胸一踏踏倒教伊起来。作个洒洒落落底汉。不见道。犀因玩月纹生角。象被雷惊华入牙。)
   师闭目坐次。有僧潜来身边立。师开目。于地上作此(水)相。顾视其僧。僧无语。
   师携柱杖行次。僧问。和尚手中是甚么。师便拈向背后云。见么。僧无对。
   师问一僧。汝会甚么。云。会卜。师提起拂子云。这个。六十四卦中。阿那卦收。僧无对。师自代云。适来是雷天大壮。如今变为地火明夷。
   问僧。名甚么。云。灵通。师云。便请入灯笼。云。早个入了也。(法眼别云。唤甚么作灯笼。)
   问。古人道。见色便见心。禅床是色。请和尚离却色。指学人心。师云。那个是禅床。指出来看。僧无对(玄觉。云忽然被伊却指禅床。作么生对伊。有僧云却请和尚道。玄觉代。拊掌三下。)
   问。如何是毗卢师。师乃叱之。僧云。如何是和尚师。师云。莫无礼。
   师共一僧语。旁有僧云。语底是文殊。默底是维摩。师云。不语不默底。莫是汝否。僧默然。师云。何不现神通。云。不辞现神通。只恐和尚收作教。师云。鉴汝来处。未有教外底眼。
   问。天堂地狱。相去几何。师将柱杖画地一画。
   师。住观音时。出榜云。看经次。不得问事。有僧来问讯。见师看经。旁立而待。师卷却经问。会么。云。某甲不看经。争得会。师云。汝已后会去在。其僧到岩头。岩头问。甚处来。云。江西观音来。岩头云。和尚有何言句。僧举前话。岩头云。这个老师。我将谓被故纸埋却。元来犹在。
   僧恩[益+(邰-台)]问。禅宗顿悟。毕竟入门的意如何。师云。此意极难。若是祖宗门下。上根上智。一闻千悟。得大总持。其有根微智劣。若不安禅静虑。到这里总须茫然。云。除此一路。别更有入处否。师云。有。云。如何即是。师云。汝是甚么处人。云。幽州人。师云。汝还思彼处否。云。常思。师云。能思者是心。所思者是境。彼处楼台林苑人马骈阗。汝反思底。还有许多般也无云。某甲到这里总不见有。师云。汝解犹在心。信位即得。人位未在。云。除却这个。别更有意也无。师云。别有别无即不堪也。云。到这里。作么生即是。师云。据汝所解。只得一玄。得坐披衣。向后自看。[益+(邰-台)]礼谢之。
   僧问。大耳三藏。第三度为甚么不见国师。师云。前两度是涉境心。后入自受用三昧。所以不见。
   沩山问师。百丈再参马祖因缘。此二尊宿意旨如何。师云。此是显大机大用。沩山云。马祖出八十四人善知识。几人得大机。几人得大用。师云。百丈得大机。黄檗得大用。余者尽是唱导之师。沩山云。如是如是。
   沩山。举百丈野狐话问师。师云。黄檗常用此机。沩山云。汝道。天生得从人得。师云。亦是禀受师承。亦是自性宗通。沩山云。如是如是。
   沩山。举百丈问黄檗。甚处去来。黄檗云。大雄山下。采菌子来。百丈云。还见大虫么。黄檗便作虎声。百丈拈斧作斫势。黄檗遂与百丈一掴。百丈吟吟而笑便归。升堂谓众云。大雄山下。有一大虫。汝等诸人。也须好看。百丈老汉。今日亲遭一口。问师。作么生。师云。和尚怎生。沩山云。百丈当时便合一斧斫杀。因甚么到如此。师云。不然。沩山云。子又作么生。师云。百丈只解骑虎头。不解把虎尾。沩山云。子有险崖之句。
   沩山。举南泉问黄檗。定慧等学。明见佛性。此理如何。黄檗云。十二时中。不依倚一物。南泉云。莫便是长老见处么。黄檗云。不敢。南泉云。浆水钱且置。草鞋钱教谁还。黄檗休去。问师云。莫是黄檗构他南泉不得么。师云。不然。须知黄檗有陷虎之机。沩山云。子见处。得与么长。
   黄檗。在南泉为首座。一日捧钵。向南泉位中坐。南泉入堂见乃问。长老。甚年中行道。黄檗云。威音王已前。南泉云。犹是王老师儿孙下去。黄檗便过第二位坐。南泉便休。沩山云。欺敌者亡。师云。不然。须知黄檗有陷虎之机。沩山云。子见处。得与么长。
   沩山。举黄檗示众云。汝等诸人。尽是[口+童]酒糟汉。与么行脚何处有今日。还知大唐国里无禅师。么时有僧云。只如诸方匡徒领众。又作么生。黄檗云。不道无禅。只是无师。问师。作么生。师云。鹅王择乳。素非鸭类。沩山云。此实难辩。(沩仰师资。鼓唱拈评。机语尽多。如具临济录中者。兹不重载。)
   [大/岁]上座。因到百丈。百丈云。阇黎有事相借问得么。[大/岁]云。幸自非言何须譗螲。百丈云。收得安南。又忧塞北。[大/岁]擘开胸云。与么不与么。百丈云。要且难构。要且难构。[大/岁]云。知即得。知即得。师云。若有人知此二人落处。不妨奇特。若辩不得。大似日中迷露。
   举五峰问僧。甚么处来。僧云。庄上来。五峰云。汝还见牛么。僧云。见。五峰云。见左角见右角。僧无语。五峰代云。见无左右。师别云。还辨左右么。
   有一行者。随法师入佛殿。行者向佛而唾。法师云。行者少去就何以唾佛。行者云。将无佛处来。与某甲唾。法师无对。沩山云。仁者却不仁者。不仁者却仁者。师代法师云。但唾行者。又云。行者若有语。即向伊道。还我无行者处来。
   师。接机利物。为宗门标准。再迁东平。将顺寂。数僧侍立。师以偈示之云。一二二三子。平目复仰视。两口一无舌。即是吾宗旨。至日午。升座辞众。复说偈云。年满七十七。无常在今日。日轮正当午。两手攀屈膝。言讫。以两手抱膝而终。阅明年。南塔涌禅师。迁灵骨归仰山。塔于集云峰下。谥智通禅师妙光之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