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菜根谭(目录)>>菜根谭(第一页)

菜根谭

(上集)

(第一页)

一、栖守道德  毋依权贵

     栖守道德者,寂寞一时;依阿权势者,凄凉万古。达人观物外之物,思身后之身,宁受一时之寂寞,毋取万古之凄凉。

[注释]

     道德:指人类所应遵守的法理与规范,据《礼记·曲礼》说:“道德仁义,非礼不成。”

     依阿:胸无定见,曲意逢迎,随声附和,阿谀攀附权贵。

     达人:指心胸豁达宽广、智慧高超、眼光远大、通达知命的人。

     物外之物:泛指物质以外的东西,也就是现实物质生活以外的道德修养和精神世界。

     身后之身:指身死后的名誉。

     毋:同“勿”,不要。

[译文]

  一个坚守道德准则的人,也许会暂时寂寞;而那些阿谀攀附权贵的人,却会遭到永远的孤独。心胸豁达宽广的人,重视物质以外的精神价值,考虑到死后的千古名誉,他们所以宁可坚守道德准则,而忍受暂时的寂寞,也决不会趋炎附势,而遭受万古的凄凉。

 

二、与其练达  不若朴鲁

    涉世浅,点染亦浅;历事深,机械亦深。故君子与其练达,不若朴鲁;与其曲谨,不若疏狂。

[注释]

      涉世:经历世事。

      点染:此处是指一个人沾上不良社会习气,有玷污之意。

      机械:原指巧妙器物,此处比喻人的城府。

      练达:指阅历多而通晓人情世故。

      朴鲁:朴实、粗鲁,此处指憨厚,老实。

      曲谨;拘泥小节谨慎求全。

      疏狂:放荡不羁,不拘细节。白居易诗: “疏狂属年少。”

[译文]

  涉世不深的人,阅历不深,沾染的不良习惯也少;而阅历丰富的人,权谋奸计也很多。所以,一个坚守道德准则的君子,与其精明老练,熟悉人情世故,不妨朴实笃厚;与其谨小慎微曲意迎合,不如坦荡大度,不拘小节。

 

三、心地光明  才华韫藏

    君子之心事,天青日白,不可使人不知;君子之才华,玉韫珠藏,不可使人易知。

[注释]

      君子:泛指有才华和道德的人。 《论语·劝学》:“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

   使人:让人知晓。

   玉韫珠藏:泛指珠宝玉石深藏起来。

[译文]

  有道德懂修养的君子,其思想行为应该像青天白日一样,没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阴暗行为:而他的才华和能力应该像珠玉一样深藏,从不轻易地向世人炫耀。

 

四、污泥不染  机巧不用

  势利纷华,不近者为洁,近之而不染者为尤洁;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之而不用者为尤高。

[注释]

      势利:指权势和利欲,《汉书·张耳陈余传》说:“势利之交,古人羞之。”

      纷华:指繁华的景色。《史记·礼书》:“出见纷华盛丽而说,入闻夫子之道而乐,二者心战,未能解决。”张均亦有“江涔相映发,卉木共纷华”的诗句。

      智械机巧:运用心计权谋。

   不近:不去接近。

   不染:不去接近、不受感染。

[译文]

  面对世间众多追逐名利的恶行,不去接近权势名利是志向高洁的,然而接近了却不为之所动的人,品格更为高尚;面对权谋诡计,不知道它奸滑手段的人固然是高尚的,而懂得了却不去用这种手段者,则无疑更加高尚可贵。

 

五、闻逆耳言  怀拂心事

  耳中常闻逆耳之言,心中常有拂心之事,才是进德修行的砥石。若言言悦耳,事事快心,便把此生埋在鸩毒中矣。

[注释]

      逆耳:刺耳,使人听了不高兴的话。《孔子家语·六本》中有“良药苦口而利二病,忠言逆耳而利于行。”

      拂心:不顺心。

      砥石:指磨刀石。粗石叫砺,细石叫砥。《淮南子·说山》:“厉利剑者必以柔砥。”

      鸩毒:鸩,是一种有毒的鸟,其羽毛有剧毒,泡入酒中可制成毒药,成为古时候所谓的鸩酒。《汉书·景十三王传赞》:“古人以宴安为鸩毒。” 

[译文]

  耳中能够经常听到一些不中听的话,心中常想到一些不顺心的事,这样才是修身养性提高道行的磨砺方法;如果听到的句句话都是顺耳的,遇到的件件事都顺心,那就等于把自己的一生葬送在毒酒中了。

 

六、和气喜神 天人一理

  疾风怒雨,禽鸟戚戚;霁日风光,草木欣欣。可见天地不可一日无和气,人心不可一日无喜神。

[注释]

      戚戚:忧愁而惶惶不安。《论语》中说:“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霁日风光:风和日丽。

   草木欣欣:花草树木充满生机。

   喜神:欣喜乐观。

[译文]

  在狂风暴雨中,飞禽走兽会感到忧伤惶惶不安;风和日丽会使花草树木者充满欣欣向荣的生机。从这些自然现象中可看到,天地间不可以一天没有祥和安宁之气,人的心中不能够一天没有愉快喜悦的心情。

 

七、真味是淡  至人如常

  酡肥辛甘非真味,真味只是淡;神奇卓异非至人,至人只是常。

[注释]

      酉农 肥: 酉农, 美酒;肥,美食、肉肥美。《淮南子·主术篇》中说:“肥 酉农 酣脆,非不美也;然民有糟糠菽粟,不接于口者,则明主弗甘也。”

      真味:美妙可口的味道,喻人的自然本性。

      卓异:神奇怪异。

      至人:道德修养都达到完美无缺的人,即最高境界。《庄子·逍遥游》篇有:“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译文]

  烈酒、肥肉、辛辣、甘甜并不是真正的美味,真正自然的美味是清淡平和;言谈举止神奇超常的人不是道德修养最完美的人,真正道德修养完美的人,其行为举止和普通人一样。

 

八、闲时吃紧  忙时悠闲

  天地寂然不协,而气机无息稍停;日月昼夜奔驰,而贞明万古不易。故君子闲时要有吃紧的心思,忙处要有悠闲的趣味。

[注释]

      吃紧:事情紧急时称吃紧,犹言感到急迫。

      寂然:宁静的意思。白居易《偶作诗》有:“寂然无他念,但对一炉香。”

      气机:机,活动。气机指大自然的活动。具体说来,气是天地阴阳之气,而机泛指宇宙的运动,气机就是天地运转。

      尽夜:尽,终。夜以继日的意思。

      贞明:光明,光辉。

[译文]

  天地看起来好像寂静不动,其实日月时时在运行,没有一刻会停止;太阳和月亮万古不变昼夜不停地运转,但它的光辉万古不变。所以君子在清闲时要有紧迫感,在忙碌时要有悠闲的情趣。

 

九、静坐观心  真妄毕现

  夜深人静独坐观心,始觉妄穷而真独露,每于此中得大机趣;既觉真现妄难逃,又于此中得大惭忸。

[注释]

      观心:佛家语,指观察自己内心所映现的一切。《辞海》注:“观察心性如何谓之观心。”

      妄:非分、越轨。

      真:真境脱离妄见所达到的涅槃境界。

      机趣:机是极细致,趣可作境地解。即隐微的境地。

      大:很。

      惭忸:惭愧,不好意思。

[译文]

  夜深人静之里,一个人坐下反省自己,开始觉得私心杂念都消失了,而只有本性,每当这个时候才从中领悟生命的真义;继而又发现真性只是暂时的流露,杂念仍然无法消除,在这个时候感到很惭愧。

 

十、得意早回头  拂心莫停手

  恩里由来生害,故快意时,须早回首;败后或反成功,故拂心处,莫便放手。

[注释]

      恩里:恩惠,蒙受好处。

      快意:舒适,称心。《史记·李斯传》:“今弃击瓮叩瓦而就郑卫,退弹筝而就昭虞,若是者何也?快意当前,适观而已矣。”

   拂心:意指不如意或不顺心。

[译文]

  在受到恩惠时往往会招来祸害,所以在得意的时候要早点回头;遇到失败挫折或许反而有助于成功,所以在不顺心的时候,不要轻易放弃追求。

 

十一、志从淡泊来  节在肥甘丧

  藜口苋肠者,多冰清玉洁;衮衣玉食者,甘婢膝奴颜。盖志以澹泊明,而节从肥甘丧也。

[注释]

      藜口苋肠:藜,植物名,藜科,一年生草本,黄绿色新叶及嫩苗可吃。苋,植物名,苋科,一年生草本,茎叶可供食用。此处指粗茶淡饭。

    衮衣玉食:指权贵。衮衣是古代帝王所穿的龙服,此处比喻华服。玉食是形容山珍海味等美食。衮衣玉食是华服美食的意思。

      肥甘:美味的东西,比喻物质享受。

   丧也:丧失、失掉之意。

[译文]

  能享受粗茶淡饭的人,大多具有冰清玉洁的品格;而追求锦衣玉食的人,往往甘心卑躬屈膝。所以,人的高尚志向可从淡泊名利中表现出来,而人的节操也可以从贪图奢侈享受中丧失怠尽。

 

十二、田地放宽  恩泽流长

  面前的田地,要放得宽,使人无不平之叹;身后的惠泽,要流得久,使人有不匮之思。

[注释]

      田地:指心田,心胸。

      不平之叹:对事情有不平之感时所发出的怨言。

      惠泽:恩泽、德泽。

   流:流传之意。

      不匮之恩:匮,缺乏,比喻永恒的恩泽。据《诗·大雅·既醉》篇;“孝子不匮,永锡尔类。”

[译文]

  为人处事要心胸开阔,与人为善,才不会招人的怨恨;死后留给世人和子孙的德泽,要流传长远,才会赢得后人无尽的怀念。

 

十三、路留一步  味减三分

  径路窄处,留一步与人行;滋味浓的,减三分让人尝。此是涉世一极安乐法。

[注释]

      径路:指小路。

   滋味:味道。这里指好吃的东西。

      涉世:经历世事。此处指为人处世。

[译文]

  在经过道路狭窄的地方时,要留一点余地让别人能走得过去;在享受美味可口的食物时,要留一些分给别人品尝。这就是一个人立身处世取得快乐的最好方法。

 

十四、脱俗成名  减欲入圣

  作人无甚高远事业,摆脱得俗情,便入名流;为学无甚增益功夫,减除得物累,便超圣境。

[注释]

      俗情:世俗之人追逐利欲的意念。

   增益:增加,积累。

   物累:心为外物所困,也就是心中对物的欲望。

      圣境:至高境界。

[译文]

  做人不需要成就什么伟大的事业,只要能够摆脱世俗的功名利禄,就可跻身于名流;做学问没有什么特别的诀窍,只要能够排除名利的诱惑保持宁静心情,便可达到圣贤的境界。

 

十五、侠心交友  素心做人

  交友带三分侠气,做人要存一点素心。

[注释]

      侠:指拔刀相助的侠义精神。

      素心:心地朴素之意。素本来是指未经染色的纯白细绢。引申为纯洁,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赤子之心。据陶渊明《归田园居》诗:“素心正如此,开径望三益。”

[译文]

  交朋友要抱着患难与共、拔刀相助的侠义精神,为人处世要保留一颗朴素善良的赤子之心。

 

十六、利毋居前  德毋落后

  宠利毋居人前,德业毋落人后,受享毋逾分外,修为毋减分中。

[注释]

      宠利:荣誉、金钱和财富。

      德业:德行、事业。

      修为:修是涵养学习,修为即品德修养。

   分外:不在本分之内。

[译文]

  个人的恩宠名利不要抢在别人前面,积德修身的事情要不落人后地积极去做。享受应得的利益不要超过自己的本分,修身养性时则不要放弃自己应该遵守的标准。

 

十七、忍让为高  利人利己

  处世让一步为高,退步即进步的张本;待人宽一分是福,利人实利己的根基。

[注释]

      处世:度过世间,即一个人生活在茫茫人海中的基本做人态度。

      张本:为事态的发展预先做的安排。

[译文]

  为人处世懂得谦让容忍才是高明的做法,因为退让往往是更好的进步的基础;待人接物能够宽容大度就是有福之人,因为便利别人是为方便自己奠定了的根基。

 

十八、矜则无功  悔可减过

  盖世功劳,当不得一个矜字;弥天罪过,当不得一个悔字。

[注释]

      矜:自负、骄傲。据《尹文子》:“名者所以正尊卑,亦所以生矜篡。”

      忏悔:本是佛家语,自我认错请人饶恕之意。

      弥天:满天、滔天之意。

[译文]

  一个人即使有盖世的丰功伟绩,如果他恃功自傲自以为是的话,他的功劳很快就会消失殆尽;一个人即使犯下了滔天大罪,只要能忏悔改邪归正,也能赎回以前的罪过。

 

十九、美名不独享  责任不推脱

  完名美节,不宜独任,分些与人,可以远害全身;辱行污名,不宜全推,引些归己,可以韬光养德。

[注释]

     美节:完美的名声和高尚的节操。

   远害全身:远离祸害,保全性命。

     韬光:韬,本义是剑鞘,引申为掩藏。韬光是掩盖光泽,喻掩饰自己的才华。

     养德:修养品德。

[译文]

  完美的名誉和高尚的节操,不要一个人独自拥有,必须让别人一起分享,才不会惹发他人的忌恨,避免灾害在自己身上发生;耻辱的行为和不利于己的名声,不可以全部推到别人身上,应该自己主动承担几分责任,才能收敛锋芒修养品德。

 

二十、功名不求盈满  做人恰到好处

  事事留个有余不尽的意思,便造物不能忌我,鬼神不能损我。若业必求满,功必求盈者,不生内变,必招外忧。

[注释]

      造物:指创造天地万物的神,通称造物主。《庄子·大宗师》:“伟哉夫造物者,将以予为此拘拘也。”造物亦称造化。

      盈:充满。

      外忧:外来的攻讦、忌恨。

[译文]

    如果做任何事都留有几分余地,那样即使是全能的造物主也不会忌恨我,鬼神也不能对我有所伤害。如果在事业上过度好强,功业追求绝对的完美,那么即使不为此而发生内乱,也必然为此而招致外患。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