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菜根谭(目录)>>菜根谭(第十页)

菜根谭

(上集)

(第十页)

一八一、异行奇能  涉世祸胎

  阴谋怪习,异行奇能,俱是涉世的祸胎。只一个庸德庸行,便可以完混沌而招和来。

[注释]

      混沌:比喻自然、淳朴的心神。

[译文]

  阴险的诡计,古怪的陋习,奇异的行为和庸俗的能力,都是涉身处世时招致祸害的根源。只要谨守平凡的品德和简朴的言行,就可以有合乎自然的本性而给自己带来和平的氛围。

 

一八二、忍得耐得  自在之境

  语云:“登山耐侧路,踏雪耐危桥。”一耐字极有意味,如倾险之人情,坎坷之世道,若不得一耐字撑持过去,几何不堕入榛莽坑堑哉?

[注释]

      榛莽:榛,杂木。莽,草木深邃的地方。

      堑:护城河,壕沟。《史记·高祖本纪》:“使高垒深堑,勿与战。”

[译文]

  俗话说:“爬山要能耐得住险峻难行的路,踏雪要耐得住危险的桥梁。”这一个“耐”字意味深长。就像阴险邪恶的人情、坎坷难行的世道,如不用一个“耐”字支撑过去,几乎没有人不掉入荆棘遍布的深涧中的。

 

一八三、心体莹然  本来不失

  夸逞功业,炫耀文章,皆是靠外物做人。不知心体莹然,本来不失,即无寸功只字,亦自有堂堂正正做人处。

[注释]

      莹:玉石的光彩。

      逞:炫耀,显示。《韩非子·说林下》:“势不便,非所以逞能也。”

[译文]

  夸耀自己的功业,炫耀自己的文章,这些都是依靠身外之物来做人。殊不知只要保持心地的洁白纯净,不失自然的本性,即使没有半点功业,没有片纸文章,也自然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人。

 

一八四、一张一弛  事先安排

  忙里要偷闲,须先向闲时讨个欛柄;闹中要取静,须先从静处立个主宰。不然,未有不因境而迁,随时而靡者

[注释]

      主宰:主见。

      迁:转移、变更。

[译文]

  在工作繁忙的时候要抽空轻闲一下,以调剂一下紧张的情绪,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在空闲的时候有一个合理的安排和考虑;要想在喧闹的环境中保持头脑的冷静,就必须先在心情平静时有个主张。不然的话,一旦遇到繁忙或者喧闹的情形就会手忙脚乱。

 

一八五、为民请命  造福子孙

  不昧己心,不尽人情,不竭物力。三者可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子孙造福。

[注释]

      竭:完、尽。《庄子·天下》:“一尺之捶,日取其半,万不可竭。”

[译文]

  不泯灭自己的良心,不违背人之常情,不暴殄珍物。做到这三点就可以在天地之间树立善良的心性,为民众创造命脉为子子孙孙造福。

 

一八六、为官公廉  居家恕俭

  居官有二语,曰:唯公则生明,唯廉则生威。居家有二语,曰:唯恕则情平,唯俭则用足。

[注释]

      恕:用自己的心推想别人的心。《论语·卫灵公》:“子贡问曰:‘有一言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译文]

  做官有两句格言说:“只有公正才能清明,只有廉洁才能威严。”治家也有两句格言:“只有宽容才能心情平和,只有节俭家用才能富足。”

 

一八七、富贵知贫  少壮念老

  处富贵之地,要知贫贱的痛痒;当少壮之时,须念衰老的辛酸。

[注释]

      痛痒:指痛苦。王阳明《传习录》:“如耳目之知视听,手足之知痛痒,此知觉便是心也。”

[译文]

  富贵的时候要了解贫穷困苦人家的艰辛;年轻力壮时,要理解年老体衰之人的悲哀。

 

一八八、气量宽厚  兼容并包

  持身不可太皎洁,一切污辱垢秽,要茹纳得;与人不可太分明,一切善恶贤惠,要包容得。

[注释]

      皎:洁白明亮。《诗经·陈风·月出》:“月出皎兮。”

      茹:含。范成大《相州》诗:“茹痛含辛说乱华。”

[译文]

  做人不能太清高,所有污浊、屈辱、丑恶的东西都要能够容忍接受;与人相处不能太过计较,对于善良的、邪恶的、智慧的、愚蠢的人都要能够理解包容。

 

一八九、勿仇小人  勿媚君子

  休与小人仇雠,小人自有对头;休向君子诌媚,君子原无私惠。

[注释]

      雠:仇敌、仇人。《尚书·微子》:“小民方兴,相为敌雠。”

[译文]

  不要与那些行为不正的小人结下仇怨,小人自然有他的冤家对头;不要向君子去讨好献媚,君子本来就不会因为私情而给予恩惠。

 

一九O、疾病易医  魔障难除

  纵欲之病可医,而势理之病难医;事物之障可除,而义理之障难除。

[注释]

      义理之障:真理方面的障碍。

[译文]

  放纵欲念的毛病还可以医治,而固执己见的毛病却难以纠正;一般事物的障碍还能够除去,但是义理方面的障碍却难以消除。

 

一九一、百炼成金  轻发无功

  磨砺当如百炼之金,急就者,非邃养;施为宜似千钧之弩,轻发者,无宏功。

[注释]

      邃:深远。柳宗元《永州韦使君新堂记》:“窍穴逶邃。”(逶:曲折)

      弩:一种利用机械力量发射箭的弓。

[译文]

  磨砺自己的意志应当像炼金一样,反复锻炼才能成功,急于求成的人,就没有高深的修养;做事就像使用千钧之力的弓弩一样,经过努力才能拉动,如果轻松地做事,不会建立宏大的功业。

 

一九二、戒小人媚  愿君子责

  宁为小人所忌毁,毋为小人所媚悦;宁为君子所责备,毋为君子所包容。

[注释]

      媚悦:此指用不正当的行为博取他人欢心。

[译文]

  宁可受到小人嫉恨诽谤,也不愿意被小人之取宠献媚所迷惑;宁可受到君子的责难训斥,也不要被君子原谅和包涵。

 

一九三、好利害浅  好名害深

  好利者,逸出于道义之外,其害显而浅;好名者,窜入于道义之中,其害隐而深。

[注释]

      逸:超出、超越。《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亮少有逸群之才。”

      窜:躲藏。

[译文]

  贪求利益的人,所作所为逾越道义之外,所造成的伤害虽然明显但不深远;而贪图名誉的人,他的所作所为隐藏在道义之中,所造成的伤害虽然不明显却很深远。

 

一九四、忘恩报怨  刻薄之极

  受人之恩,虽深不报,怨则浅亦报之;闻人之恶,虽隐不疑,善则显亦疑之。此刻之极,薄之尤也,宜切戒之。

[注释]

      尤:特别、尤其、更。《汉书·辛庆忌传》:“居处恭俭,食饮被服尤节约。”

[译文]

  受到了别人的恩德,虽然深厚却不去报答,而对人有一点怨恨就进行报复;听到他人的坏事虽不明显也坚信不疑,而明知他人做了好事却持怀疑的态度。这实在是刻薄到了极点,这样的行为一定要避免。

 

一九五、不畏谗言  却惧蜜语

  谗夫毁士,如寸云蔽日,不久自明;媚子阿人,似隙风侵肌,不觉其损。

[注释]

      阿人:指谄媚取巧、曲意附和的人。

      隙风:指从门窗、墙壁的小孔吹进的风。

[译文]

  那些喜爱搬弄是非的人对有德行君子的污蔑诽谤,只不过像有一片薄云遮蔽太阳一样,不久就会风吹云散重见光明;而那些喜欢阿谀奉承去巴结别人的人,却像从门缝中吹进的邪风侵害肌肤,使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伤害。

 

一九六、清高偏急  君子重戒

  山之高峻处无木,而溪谷回环则草木丛生;水之湍急处无鱼,而渊潭停蓄则鱼鳖聚集。此高绝之行,偏急之衷,君子重有戒焉。

[注释]

      停蓄:指水静止不流动。

      衷:内心。颜延之《五君咏》:“深衷自此见。”

[译文]

  山高险峻的地方往往没有树木生长,而在溪谷蜿蜒曲折的地方却草木丛生;在水流湍急的地方没有鱼儿停留,而平静的深水潭下则生活着大量鱼鳖。这就是说过于清高的行为,过于偏激的心理,对一个有德行的君子来说,是应当努力引以为戒的。

 

一九七、虚圆建功  执拗偾事

  建功立业者,多虚圆之士;偾事失机者,必执拗之人。

[注释]

      虚圆:谦虚圆通。

      偾:败。《礼记·大学》:“此谓一言偾事。”

[译文]

  自古能够建立宏大功业的人,大多是处世谦虚圆融的人;而容易失败抓不住机会的人,一定是性情固执倔犟的人。

 

一九八、处世之道  不同不异

  处世不宜与俗同,亦不宜与俗异;作事不宜令人厌,亦不宜令人喜。

[注释]

      俗:指一般人。

[译文]

  为人处事既不要同流合污陷于庸俗,也不故作清高标新立异;做事不应该使人讨厌,也不应该故意委屈自己讨人欢喜。

 

一九九、烈士暮年  壮心不已

  日既暮而犹烟霞绚烂,岁将晚而更橙桔芳馨。故末路晚年,君子更宜精神百倍。

[注释]

      荒馨:香气四溢。

[译文]

  当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天空出现的晚霞放射出灿烂的光彩,绚丽夺目,一年将尽的晚秋季节,橙桔正在结出芬芳金黄的果实。所以一个有德行的君子到了晚年。更应该精神百倍地充满生活的信心。

 

二OO、聪明不露  才华不逞

  鹰立如睡,虎行似病,正是它取人噬人手段处。故君子要聪明不露,才华不逞,才有肩鸿任钜的力量。

[注释]

      噬:咬。柳宗元《封建论》:“人不能搏筮。”

      逞:炫耀、显示。《韩非子·说林下》:“势不便,非所以逞能也。”

      肩鸿:指担负大责任。

      钜:通“巨”,大。

[译文]

      老鹰站立时就像双目瘵睁半闭的好像处于睡态,老虎行地慵懒无力仿佛处于病态,实际这些正是它们准备取食的高明手段。所以有德行的君子做人时要做到不炫耀自己的聪明,不显示自己的才华,这样才能够有能力承担任艰巨重大的任务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