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菜根谭(目录)>>菜根谭(第十一页)

菜根谭

(上集)

(第十一页)

二O一、过俭者吝  过谦者卑

  俭,美德也,过则为悭吝,为鄙啬,反伤雅道;让,懿行也,过则为足恭,为曲谨,多出机心。

[注释]

      悭吝:小气、吝啬。

      雅:高尚、不俗。《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才识不及预,而雅性过之。”(预:人名)

      懿:美,好。《诗经·周颂·时迈》:“我求懿德。” 《三国志·吴书·吴主传》:“斯则前世之懿事,后王之元龟也。”(元龟:指借鉴。)

     足恭:过分恭敬。

     机心:诡诈狡猾的用心。

[译文]

  俭朴是一种美德,可是俭朴过分就是吝啬小器,成为斤斤计较的守财奴,反而伤害了与人交往的雅趣;处事谦让是一种高尚的行为,可是如果谦让过分就显得卑躬屈膝,谨小慎微不够大方得体,反而会多出一些巧诈的心思。

 

二O二、喜忧安危  勿介于心

  毋忧拂意,毋喜快心,毋恃久安,毋惮初难。

[注释]

      拂意:不如意。拂,违背、不顺。《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忠言拂于耳。”

      快心:称心。快,高兴、痛快。熟语有“大快人心。”

      惮:畏惧、害怕。《管子·乘马》:“民不惮劳苦。”

[译文]

  不要为不合意的事感到忧心忡忡,不要对高兴的事欣喜若狂,对长久的安定不要过于依赖,对开始遇到的困难不要畏慎害怕而裹足不前。

 

二O三、声华名利  非君子行

  饮宴之乐多,不是个好人家;声华之习胜,不是个好士子;名位之念重,不是个好臣士。

[注释]

      习:习惯。

      士子:指读书人或学生。

[译文]

  经常宴请宾客饮酒作乐的,不会是个正派人家;喜欢淫靡音乐和华丽服饰的,不是个正经读书人;对于名声地位非常看重的,不是个好官吏。

 

二O四、乐极生悲  苦尽甜来

  世人以心肯处为乐,欲被乐心引在苦处;达士以心拂处为乐,终为苦心换得乐来。

[注释]

      心肯:指心愿得到满足。

      拂:违背。

[译文]

  世人以满足自己的欲望为快乐,然而却常常被寻求快乐的心引诱到痛苦中去;一个豁达明智的人在平时能信心百倍地忍受各种不如意,最后用自己的劳苦换到了真正的快乐。

 

二O五、过满则溢  过刚即折

  居盈满者,如水之将溢未溢,切忌再加一滴;处危急者,如木之将折未折,切忌再加一搦。

[注释]

      盈:充满。《诗经·小雅·楚茨》:“我仓既盈。”

      搦:压制。左思《魏都赋》:“搦秦起赵”。(起:扶持)

[译文]

  当一个人的权力达到鼎盛的时候,就像水缸中的水已经装满将要溢出来一样,这时切忌再加入一滴;当一个人处在危急状况时,就像树木将要折断却还未折断的时候,这时切忌再施加一点压力。

 

二O六、冷眼观人  冷心思理

  冷眼观人,冷耳听语,冷情当感,冷心思理。

[注释]

      当:主持、掌管。《左传·襄公二年》:“于是子罕当国。”

[译文]

  用冷静的眼光观察他人,用冷静的耳朵听他人说话,用冷静的情感来主导意识,用冷静的头脑来思考问题。

 

二O七、心宽福厚  量小福薄

  仁人心地宽舒,便福厚而庆长,事事成个宽舒气象;鄙夫念头迫促,便禄薄而泽短,事事得个迫促规模。

[注释]

      庆:福。《盐铁论·诛秦》:“初虽劳苦,卒获其庆。”(卒:终)

      鄙夫:鄙陋之人。

[译文]

  仁慈博爱的人心胸宽阔坦荡,所以能够福禄丰厚而长久,事事都能表现出宽宏大度的气概;浅薄无知的人心胸狭窄,所以福禄微薄而短暂,凡事都表现出目光短小狭隘局促的心态。

 

二O八、闻恶防谗  闻善防奸

  闻恶不可就恶,恐为谗夫泄怒;闻善不可即亲,恐引奸人进身。

[注释]

      就恶:立刻厌恶。

      谗夫:陷害别人,说别人坏话的小人。谗,说别人的坏话。《荀子·修身》:“伤良曰谗,害良曰贼。”(良:好人)

[译文]

  听到人家有恶行,不能马上就起厌恶之心,要仔细判断,看是否有人故意诬陷泄愤;听说别人的善行不要立刻相信并去亲近他,以防有奸邪的人作为谋求升官的手段。

 

二O九、躁急无成  平和得福

  性躁心粗者,一事无成;心和气平者,百福自集。

[注释]

      集:聚集。贾谊《过秦论》:“天下云集而响应。”

[译文]

  性情急躁粗暴、粗心大意的人,最后没有一件事情能够做得成功;心地平静、性情温和的人,往往各种福分都会降临到他的头上。

 

二一O、用人不刻  交友不滥

  用人不宜刻,刻则思效者去;交友不宜滥,滥则贡谀者来。

[注释]

      刻:刻薄、苛刻。柳宗元《封建论》:“奸利浚财,怙势作威,大刻于民者。”

      滥:随便、过度、无节制。《荀子·致士》:“刑不欲滥。”

      贡谀:指说好话逢迎讨好。

[译文]

  用人要宽厚不可太刻薄,如果用人刻薄,那些想前来效忠你的人也会因此离去;交朋友不应该太没原则,如果胡乱交友,那么善于逢迎献媚的人都会设法来到身边。

 

二一一、立定脚根  著得眼高

  风斜雨急处,要立得脚定;花浓柳艳处,要著得眼高;路危径险处,要回得头早。

[注释]

      路、径:这里均指世路。

[译文]

  在急风暴雨的恶劣环境中,要站稳自己的脚根,才不至于跌倒;在花莺柳燕的温柔之乡,要放眼高处,才不至于被眼前的美景所迷惑并冲昏头脑;在危路险境之地,要能猛然回头,才不至于深陷其中。

 

二一二、和衷少争  谦德少妒

  节义之人济以和衷,才不启忿争之路;功名之士承以谦德,方不开嫉妒之门。

[注释]

      和衷:温和的心胸。《书经·皋陶谟》:“内码寅协恭和衷哉。”

      承:辅助。《左传·哀公十八年》:“使帅师而行,请承。”

[译文]

  有品行的人要用谦和和诚恳来调和,才不至于留下引起激烈纷争的隐患;功成名就的人要保持谦恭和蔼的美德,这样才不会给人留下嫉妒的把柄。

 

二一三、居官有节  居乡有情

  士大夫居官,不可竿牍无节,要使人难见,以杜幸端;居乡,不可崖岸太高,要使人易见,以敦旧好。

[注释]

      竿牍:书信。 杜:杜绝。

[译文]

  读书人在做官的时候,与别人的书信往来不可漫无节制,要让那些求职的人难以见面,以避免那些投机取巧奔走钻营的人有机可乘;退职赋闲的时候,不能过于清高自傲,要态度平和使人容易接近,才能和亲族邻里增进友好感情。

 

二一四、事上警谨  待下宽仁

  大人不可不畏,畏大人则无放逸之心;小民亦不可不畏,畏小民则无豪横之名。

[注释]

      大人:指有官位的人。《左传》:“而后及其大人。

      注:‘大人,卿大夫也。'” 豪横:豪强蛮横。

[译文]

  对于德高望重的人不能不敬畏,因为畏惧德行高尚的人就不会有放纵轻浮的想法;对于平民百姓也不能没有敬畏之心,因为畏惧平民百姓就不会有豪强蛮横的恶名。

 

二一五、逆境消怨  怠荒思奋

  事稍拂逆,便思不如我的人,则怨尤自消;心稍怠荒,便思胜似我的人,则精神自奋。

[注释]

      拂逆:不如意。

      尤:指责,归罪。司马迁《报任安书》:“动而见尢,欲益反损。”(见尤:被指责)

      怠:懒惰,松懈。《商君书·弱民》:“民畏死,事乱而战,故兵农怠而国弱。”

[译文]

  处事遇有不顺心时,就去想想那些境遇不如自己的人,那么心中的怨恨就会自然消失;心中一出现懒怠松懈的念头,就想想那些比自己强的人,精神会马上振作起来。

 

二一六、轻诺惹祸  倦怠无成

  不可乘喜而轻诺,不可因醉而生嗔,不可乘快而多事,不可因倦而鲜终。

[注释]

      嗔:生气、发怒。杜甫《丽人行》:“慎莫近前丞相嗔。”

      鲜终:指有头无尾、有始无终。

[译文]

  不要因为自己心情高兴而轻率对人许诺,不能因为借着醉意而乱发脾气,不能因为一时冲动而惹事生非,不能因为精神疲倦而有始无终。

 

二一七、心领神会  全神贯注

  善读书者,要读到手舞足蹈处,方不落筌蹄;善观物者,要观到心融神洽时,方不泥迹象。

[注释]

      筌蹄:即荃蹄。荃,捕鱼的工具。蹄,捕兔的工具。《庄子·外物》:“筌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蹄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

      洽:和谐,融洽。《诗经·大雅·江汉》:“洽此四国。”

      泥:拘泥。《宋史·刘几传》:“儒者泥古。”

[译文]

  真正善于读书的人,要读到心领神会的境界,才不会掉入文字的陷阱中;善于观察事物的人,要观察到与事物融为一体的境界,才不会停留于表面现象。

 

二一八、勿以长欺短  勿以富凌贫

  天贤一人,以诲众人之愚,而世反逞所长,以形人之短;天富一人,以济众人之困,而世反挟所有,以凌人之贫。真天之戮民哉!

[注释]

      诲:教导、指教。《论语·述而》:“学而不厌,诲人不倦。”

      逞:炫耀、显示。《韩非子·说林下》:“势不便,非所以逞能也。”

      形:比拟。

      戮民:此指有罪的人。

[译文]

  上天给予一个人聪明才智,是要让他来教诲解除大众的愚昧,没想到世间的聪明人却卖弄个人的才华,来暴露别人的短处;上天给予一个人财富,是要让他来帮助救济大众的困难,没想到世间的有钱人却凭仗自己的财富,来欺凌别人的贫穷。这两种人真是上天的罪人。

 

二一九、中才之人  高低难成

  至人何思何虑,愚人不识不知,可与论学,亦可与建功。唯中才的人,多一番思虑知识,便多一番臆度猜疑,事事难与下手。

[注释]

      至:达到了顶点。《史记·春申君列传》:“物至则反。”至人指高人一等的人。《庄子·天下》:“不离于真,谓之至人。”

      臆:主观想象和揣测。苏轼《石钟山记》:“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

[译文]

  智慧豁达的人处事无忧无虑,愚笨憨厚的人也不会操心费神,所以既可以和他们研究学问,也能够与他们一起创建功业,只有那些才能中等的人,智慧不高,什么都懂一点,遇事往往考虑得十分复杂,而且疑心很重,结果任何事情都很难和他们携手并进。

 

二二O、守口应密  防意应严

  口乃心之门,守口不密,泄尽真机;真乃心之足,防意不严,走尽邪蹊。

[注释]

      意:意识。

      邪溪:指不正当的小路。

[译文]

      口是心的大门,如果不能管好自己的口,就会泄露心中的秘密;意是心的双脚,如果防守得不够严谨,那么就会走上邪道 。

 

二二一、责人宜宽  责己宜严

  责人者,原无过于有过之中,则情平;责己者,求有过于无过之内,则德进。

[注释]

      原:原谅,宽恕。

[译文]

  对待别人应该宽厚,要善于原谅他人的过错,把有过错当作无过错,这样相处就能平心静气;对待自己应该严格,在自己没有过错时要能找出自己的不足,这样才能增进自己的品德。

 

二二二、幼时定基  少时勤学

  子弟者,大人之胚胎;秀才者,士大夫之胚胎。此时若火力不到,陶铸不纯,他日涉世立朝,终难成个令器。

[注释]

      胚胎:指开端,根源。

      令器:指美才。《唐书·张昌龄传》:“昌龄等华而少实,其文浮靡,非令器也。”

[译文]

  小孩是大人的雏形,秀才是官吏的雏形。但如果锻炼得不够火候,陶冶得不够精纯,以后走向社会或者在朝作官,最终难以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才。

 

二二三、君子忧乐  亦怜茕独

  君子处患难而不忧,当宴游而惕虑,遇权豪而不惧,对茕独而惊心。

[注释]

      惕:担心。《左传·襄公二十二年》:“无日不惕,岂敢忘哉!”

      茕独:孤苦伶仃的意思。无兄弟曰茕,无子曰独。

[译文]

  有能力和德行的君子哪怕面临危难的环境也绝对不会忧虑,而在安乐宴饮时却知道警惕,不沉迷于其中,他们遇到有权势或蛮横的人并不畏惧,而遇到那些孤苦无依的人却会产生同情心,而不会无动于衷。

 

二二四、浓夭淡久  大器晚成

  桃李虽艳,何如松苍柏翠之坚贞?梨杏虽甘,何如橙黄桔绿之馨冽?信乎,浓夭不及淡久,早秀不如晚也。

[注释]

      馨:芳香,多指花草。屈原《九歌·山鬼》:“折芳馨兮遗所思。”

      夭:夭折,短命。《荀子·荣辱》:“忧险者常夭折。”

[译文]

  桃李的花朵虽然鲜艳夺目,但哪里比得上苍松翠柏的四季常青;梨和杏的果实虽然甘甜,但怎么能比得上黄橙绿桔散发的芬芳?确实如此,浓烈却消逝得快还不如清淡而维持得长久,少年得志还不如大器晚成。

 

二二五、静中真境  淡现本然

  风恬浪静中,见人生之真境;味淡声稀处,识心体之本然。

[注释]

      风恬浪静:比喻生活平静。

      心体:指心的深处。

[译文]

  在安闲平静的时候,可以显现出人生的真实境界;在平淡宁静的时候,才能体会心性的本来面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