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菜根谭(目录)>>菜根谭(第十二页)

菜根谭

(下集)

(第十二页)

一、乐者不言  言者不乐

  谈山林之乐者,未心真得山林之趣;厌名利之谈者,未必尽忘名利之情。

[注释]

      趣:味。李白《月下独酌》:“但得醉中”

[译文]

  好谈隐居山林生活之乐的人,不一定真的领悟了山林生活的乐趣。口头上说讨厌名利的人,未必真的忘却对名利的贪恋。

 

二、省事为适  无能全真

  钓水,逸事也,尚持生杀之柄;弈棋,清戏也,且动战争之心。可见喜事不如省事之为适,多能不若无能之全真。

[注释]

      钓水:指垂钓。

      柄:权力,权柄。《韩非子·问田》:“治天下之柄。”

      全真:保全真实的本性。

[译文]

  在水边钓鱼本来是一种清闲洒脱的事,却掌握着鱼儿的生杀之权;下棋本是高雅轻松的娱乐,而其中还充斥着争强斗胜的心理。从中可以看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让人更加闲适,多才多艺还不如平凡无才能够保全自己的真实本性。

 

三、艳为虚幻  枯为胜境

  莺花茂而山浓谷艳,总是乾坤之幻境;水木落而石瘦崖枯,才见天地之真吾。

[注释]

      幻:虚幻。

      真吾:真实的本来面目。

[译文]

  鸟语花香草木繁茂,山谷溪流中充满了艳丽风光,然而这一切不过是宇宙间的虚幻境象;流水干枯山崖光秃凋零石面清冷,这样才是表现了天地之间真实的本来面目。

 

点评:幻境是依众多外缘(条件)而存在的,外缘稍有变化即消逝,所以,它的存在是短暂的、虚假的、不实的。

      太空的绝大多数行星都总是“水木落而石瘦崖枯”,这才是行星的本来面目。我们的地球过去是这样,将来也必然是这样。

 

四、天地之闲  因人而异

  岁月本长,而忙者自促;天地本宽,而鄙者自隘;风花雪月本闲,而劳攘者自冗。

[注释]

      劳攘:形体,精神的劳碌与困扰。

      冗:忙,繁忙。刘宰《走笔谢王去非》:“知君束装冗,不敢折简致。”

[译文]

  时间本来是很长的,而忙碌的人自己觉得很紧迫;天地之间本来宽阔无限,而心胸狭窄的人却感觉到局促抑压;美丽的大自然本来是闲情逸致的,而庸碌的人却无事找事,徒增忙碌和烦恼。

 

点评: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万法本闲,唯人自闹。

     

五、盆池竹屋  意境高远

  得趣不在多,盆池拳石间,烟霞俱足;会景不在远,蓬窗竹屋下,风月自赊。

[注释]

      盆池拳石:比喻空间狭小。

[译文]

  寻找生活的情趣不在于东西的多寡,即使在水池和小石头间,也可欣赏到云烟日霞的山水景色;能使人意会的景致不在远处,即便在自己家的草窗竹屋之下,也可以享受到清风明月的悠闲情趣。

 

六、静夜梦醒  月现本性

  听静夜之钟声,唤醒梦中之梦;观澄潭之月影,窥见身外之身。

[注释]

      身外之身:此指佛家所说的真如自性。

[译文]

  静听夜阑人静从寺院远处传来的钟声,可以把我们从人生的大梦中唤醒;细看清澈的潭水中倒映的月影,可以亲见幻躯之外的真如自性。

 

七、天地万物  皆是实相

  鸟语虫声,总是传心之诀;花英草色,无非见道之文。学者要天机清澈,胸次玲珑,触物皆有会心处。

[注释]

      玲珑:此指光明磊落。

[译文]

  鸟的声音和虫儿的鸣叫,是大自然在传达心中的秘密;花的艳丽和草的翠绿都是阐明文章的哲理。学者要心灵透彻,胸怀光明,这样接触万物才能心领神会。

 

八、知无形物  悟无尽趣

  人解读有字书,不解读无字书;知弹有弦琴,不知弹无弦琴。以迹用,不以神用,何以得琴书之趣?

[注释]

      迹用:运用形体。

[译文]

  人们只会读懂用文字写成的书,却无法读懂宇宙这本无字的书;只知道弹奏有弦的琴,却不知道弹奏大自然这架无弦之琴。知道用有形的东西,而不懂领悟其神韵,这样怎么能懂得弹琴和读书的真正乐趣呢?

 

九、淡欲有书  神仙之境

  心无物欲,即是秋空霁海;坐有琴书,便成石室丹丘。

[注释]

      霁:天放晴。

      石室丹丘:此处引申为神仙居住的地方。

[译文]

  心中没有功名利禄的欲望,就会像秋高气爽的天空和晴朗的海面一样明朗辽阔;在闲坐时有琴弦和书籍为伴,生活就会像居住在山洞中的神仙一样逍遥。

 

十、盛宴散后  兴味索然

  宾朋云集,剧饮淋漓,乐矣,俄而漏尽烛残,香销茗冷,不觉反成呕咽,令人索然无味。天下事,率类此,人奈何不早回头也?

[注释]

      茗:茶。杨衒之《洛阳伽蓝记·正觉寺》:“渴饮茗汁。”

[译文]

  宾客朋友聚集在一起,酣畅痛饮,狂欢作乐,可是事过之后面对的只是燃尽的残烛,烧尽的檀香,冰凉的茶水,一切快乐已经烟消云散,回想刚才的一切,真让人感到毫无兴趣。天下的事,大多和这相似,识时务的人为什么不及时回头呢?

 

十一、得个中趣  破眼前机

  会得个中趣,五湖之烟月尽入寸里;破得眼前机,千古之英雄尽归掌握。

[注释]

      烟月:指自然景色。

      寸里:心里。

[译文]

  能够体会天地之间所蕴含的机趣,那么五湖四海的山川景色便可纳入我的心中;能够看破眼前的机用,那么所有古往今来的英雄豪杰都可归于我掌握。

 

十二、非上上智  无了了心

  山河大地已属微尘,而况尘中之尘;血肉身躯且归泡影,而况影外之影。非上上智,无了了心。

[注释]

      上上智:最高的智慧。

      了:明白、明了。

[译文]

  山河大地与广袤的宇宙空间相比,只是一粒细小的尘土,而人类不过是微尘中的微尘;血肉之躯相对无限的时间来说,只是相当于一个一闪即逝的泡影,何况外在的功名富贵不过是泡影外的泡影。所以说,没有绝顶高超的智慧,就不能有彻悟真理之心。

 

十三、人生苦短  宇宙无限

  石火光中争长竞短,几何光阴?蜗牛角上较雌论雄,许大世界?

[注释]

      蜗牛角上:比喻地方极小。

      许大:多大。

[译文]

  在电光石火般短暂的人生中较量时间的长短,又能争到多少的光阴?在蜗牛触角般狭小的空间里你争我夺,又能争夺到多大的世界空间?

 

十四、极端空寂  过犹不及

  寒灯无焰,敝裘无温,总是播弄光景;身如槁木,心似死灰,不免堕在顽空。

[注释]

      敝:坏,破旧。《墨子·公输》:“邻有敝轝( Yú ,车)而欲窃之。”

      槁:草木枯干。刘向《九叹·远逝》:“草木摇落时槁悴兮。”

[译文]

  微弱的灯火没有光焰,破旧的棉衣丧失了温暖,这是造化在玩弄世人;衰败的身体像干枯的树木,空虚的心灵像燃透的灰烬,这样的人不免陷入冥顽的空境。

 

十五、休无休时  了无了时

  人肯当下休,便当下了。若要寻个歇处,则婚嫁虽完,事亦不少;僧道虽好,心亦不了。前人云:“如今休去便休去,若觅了时无了时。”见之卓矣。

[译文]

  一个人想要就此罢休,就要当机立断如快刀斩乱麻般立即罢休,不必等到万事俱备。如果一定要寻找一个好时机,那就像人们婚礼虽然完成了,以后有关家庭的事情还接踵而来;出家的和尚虽然暂时获得清静,其实内心的烦恼却不见得一时能够消除。古人说:“现在能够罢休就赶快罢休,如果去寻找一个可以完结的时候便永远无法罢休。”这真是真知卓见啊。

 

十六、从冷视热  从冗入闲

  从冷视热,然后知热处之奔驰无益;从冗入闲,然后觉闲中之滋味最长。

[注释]

      热:指名利权势。

      冗:忙,繁忙。刘宰《走笔谢王去非》:“知君束装冗,不敢折简致。”

[译文]

  从热闹的名利场中退出后再冷静地回头看之,才知道热衷于争名夺利是最没有意思的;从忙碌的生活转到安闲的生活,才知道安闲的人生趣味最为长久。

 

十七、轻视富贵  不溺酒中

  有浮云富贵之风,而不必岩栖穴处;无膏肓泉石之癖,而常自醉酒耽诗。

[注释]

      岩栖穴处:指居住在深山洞穴中。

      耽:沉溺,爱好而沉浸其中。《韩非子·十过》:“耽于女乐,不顾国政则亡国之祸也。”

[译文]

  有把富贵荣华视作浮云的风骨,就没有必要居住到深山幽洞中去怡养心性;不酷爱山石清泉的人,却总是作诗饮酒,也自有乐趣。

 

十八、不嫌人醉  不夸己醒

  竞逐听人,而不嫌尽醉;恬淡适己,而不夸独醒。此释氏所谓“不为法缠,不为空缠,身心两自在”者。

[注释]

      竞逐:竞争。

      释氏:佛祖释迦牟尼的简称。

      缠:扎束困扰。

[译文]

  听任别人去争名逐利,但不因此去嫌恶他们、疏远他们;保持恬静淡泊的心境是为了顺着自己的本性,也不因此夸耀自己的清高。这就是佛家所说的“不被物欲蒙蔽,也不被虚幻所迷惑,身心俱逍遥自在”的人。

 

十九、心闲日长  意广天宽

  延促由于一念,宽窄系之寸心。故机闲者,一日遥于千古;意广者,斗室宽若两间。

[注释]

      延促:延,延长、伸长。促,短、短促。

      机闲者:忙中偷闲的人。

[译文]

  时间的长短是因为人的主观感受,宽和窄是由于心理的体验。所以对心灵闲适的人来说一天比千古还长,对心境开阔的人来说,斗大的屋子像天地间一样宽广。

 

点评:万法唯心造。

     现在有的理论物理学家也已提出时间和空间是假的,它们只不过是意识的产物而已。

     您信吗?

 

二十、栽花种竹  去欲忘忧

  损之又损,栽花种竹,尽交还乌有先生;忘无可忘,焚香煮茗,总不问白衣童子。

[注释]

      损:减少。

      乌有先生:《史记·司马相如》:“乌有先生有此事齐之为难。”

[译文]

  把对生活的物质欲望尽量减少到最低限度,平日只是种些花草树竹培养生活情趣,将一切烦恼和忧愁都交还给乌有先生;要把生活琐事忘掉,每天只是烧香煮茗,甚至不去过问送酒的白衣童子是谁。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