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菜根谭(目录)>>菜根谭(第十四页)

菜根谭

(下集)

(第十四页)

四十一、出世涉世  了心尽心

  出世之道,即在涉世中,不必绝人以逃世;了心之功,即在尽心内,不必绝欲以灰心。

[注释]

      了:懂得,明白。《南史·蔡撙传》:“卿殊不了事。”

[译文]

  超凡脱俗的方法,就应该在尘世中寻找,不必刻意隔绝世人远遁山林;了悟心性的功夫,还是要用此心去体会领悟,不一定要断绝欲念,心如死灰。

 

点评:佛法在世间  不离世间觉  离世觅菩提  恰如求兔角

 

四十二、身放闲处  心安静中

  此身常放在闲处,荣辱得失谁能差遣我?此心常安在静中,是非利害谁能瞒昧我?

[注释]

     瞒昧:隐瞒。

[译文]

  把自己的身体放在闲适的环境中,那么世间的荣辱得失如何能够使唤我?使自己的心境经常处在安宁平静的状态,那么世间的是非利害又如何能够欺骗愚弄我?

 

四十三、云中世界  静里乾坤

  竹篱下,忽闻犬吠鸡鸣,恍似云中世界;芸窗中,雅听蝉吟鸦噪,方知静里乾坤。

[注释]

      芸窗:指代书房。芸,古人藏书用的一种香草。

      乾坤:天地。杜甫《江汉》:“江汉思归客,乾坤一腐儒。”

[译文]

  在竹篱下忽然听到鸡鸣狗吠的声音,恍然让人觉得置身于神仙世界之中;坐在书房里面优闲地听着蝉鸣鸦啼,才感受到安静中蕴藏无限情趣。

 

四十四、不忧利禄  不畏仕祸

  我不希荣,何忧乎利禄之香饵?我不竞进,何畏乎仕宦之危机?

[注释]

      香饵:引诱人的东西。

      竞进:争夺,竞争。

[译文]

  我不希望去追求荣华富贵,怎么会担心名利和官禄的诱惑呢?我不想升官发财,怎么会担心官场上潜伏的各种危机呢?

 

四十五、山泉去凡心  书画消俗气

  徜徉于山林泉石之间,而尘心渐息;夷犹于诗书图画之内,而俗气潜消。故君子虽不玩物丧志,亦常借境调心。

[注释]

      徜徉:徘徊闲适的样子。

      夷犹:留连忘返。

      玩物丧志:玩赏珍宝而丧失了本来的志向。

[译文]

  优闲地游玩在山间树林清泉怪石之间,尘世的俗心渐渐止息;浸淫在读书吟诗作画的情趣当中,庸俗的气息就会在慢慢消失。所以有德行的君子虽然不会因为沉溺于玩物而消磨意志,也常常借助优雅的环境陶冶情操。

 

四十六、秋日清爽 神骨俱清

  春日气象繁华,令人心神骀荡,不若秋日云白风清,兰芳桂馥,水天一色,上下空明,使人神骨俱清也。

[注释]

      骀:舒缓荡漾。马融《长笛赋》:“安翔骀骀,从容阐缓。”

      馥:香,香气。谢朓《思归赋》:“晨露晞而草馥。”(晞:干。)

      神骨:精神和形体。

[译文]

  春天的景致繁华热闹,使人心旷神怡,但却不如秋天的秋高气爽,白云飘飞,兰花馥郁,桂花飘香,秋水与长天共一色,天地澄澈清明,使人的身体和精神都感到清爽舒畅。

 

四十七、得诗真趣  悟禅玄机

  一字不识,而有诗意者,得诗家真趣;一偈不参,而有禅味者,悟禅教玄机。

[注释]

      偈:佛经、禅语中的唱词和诗句。

      玄机:深不可测的道理。

[译文]

  一个字都不认识,而说话充满诗意,这才体会到了诗的真正趣味;一句偈语都不明白,却富有禅机,可以说已领悟到禅理的奥妙。

 

四十八、好用心机  杯弓蛇影

  机动的,弓影疑为蛇蝎,寝石视为伏虎,此中浑是杀气;念息的,石虎可作海鸥,蛙声可当鼓吹,触处俱见真机。

[注释]

      机动:多虑。

      浑:全部,都。

      念息:心中没有非分的欲望。

      真机:真理。

[译文]

  总用心机的人,在杯中看到弓影会怀疑是毒蛇,将草中的石头当作蹲趴在地上的老虎,内心中充满了杀机。内心平和的人,把凶恶的石虎化作温顺的海鸥,把聒噪的蛙声当作吹奏乐曲,所接触到的都是真正的机趣。

 

四十九、身心自如  融通自在

  身如不系之舟,一任流行坎止;心似既灰之木,何妨刀割香涂。

[注释]

      不系之舟:比喻自由自在。

[译文]

  身体要像没有系上缆绳的小船,任凭船儿飘流或者静止;心地要像已经焚成灰的树木,不怕刀砍或者涂香,丝毫不觉痛痒。

 

五十、皆鸣天机  皆畅生意

  人情听莺啼则喜,闻蛙鸣则厌,见花则思培之,遇草则欲去之,俱是以形气用事。若以性天视之,何者非自鸣其天机,非自畅其生意也?

[注释]

      形气:躯体和情绪。

      生意:生机。

[译文]

  一般人按常情听到黄莺啼叫就高兴,听到蛙鸣就厌恶,看见花木就愿意栽培,看见野草就想拔掉,这都是根据对象的外形气质来主观地决定好恶;但如果以自然的本性来看待,哪一个动物不是随其天性而鸣叫,哪一种草木不是随其自然而生机?

 

五十一、盛衰始终  自然之理

  发落齿疏,任幻形之凋谢;鸟吟花开,识自性之真知。

[注释]

      幻形:指人的身体。

      真如:真理。

[译文]

  在发秃齿落的衰老年龄,只好任由那虚幻的躯壳自然的凋谢;在鸟语花香的春光时刻,却要能够体悟本性恒常不灭的真理。

 

五十二、无欲则寂  虚心则凉

  欲其中者,波沸寒潭,山林不见其寂;虚其中者,凉生酷暑,朝市不知其喧。

[注释]

      波拂寒潭:寒冷平静的潭水被扬起波浪。

[译文]

  充满私欲而心浮气躁的人,即使在寒冷的深潭中心中也会烧起沸腾的波涛,就是处在深山野林中也无法使他心灵平静;无欲无求而心静意明的人,即使在酷热的暑天也会感到浑身凉爽,就是在早晨热闹的集市上也感觉不到内心的喧嚣。

 

五十三、贫则无虑  贱则常安

  多藏者厚仁,故知富不如贫之无虑;高步者疾颠,故知贵不如贱之常安。

[注释]

      高步者:指走路时昂首阔步目空一切的人。

[译文]

  财富聚集得太多的人,失去时损失也大,由此可见富有的人还不如贪穷的人过得无忧无虑;地位爬得越高的人,摔得也会越惨,由此可见地位高的人还不如低下的人过得安逸。

 

五十四、晓窗读易 午案谈经

  读《易》晓窗,丹砂研松间之露;谈经午案,宝馨宣竹下之风。

[注释]

      易:指《易经》。

      磬:一种用石头或玉制成的乐器。

[译文]

  早晨坐在窗边研读《易经》,用松树上的露珠来研磨朱砂批阅评点;中午时分在书桌前诵读佛经,竹林间的清风把清脆的木鱼声传向远方。

 

五十五、花失生机  鸟减天趣

  花居盆内终乏生机,鸟入笼中便减天趣。不若山间花鸟错集成文,翱翔自若,自是悠然会心。

[注释]

      翱翔:展开翅膀回旋地飞。《庄子·逍遥游》:“翱翔蓬蒿,此亦飞之至也。”

[译文]

  花木栽在盆中终归要失去生机,飞鸟关进木笼就减少了天然的生趣。不像山间的花鸟交错点染成美丽的图案,自由地飞翔,这样才能使人领会其中的妙趣。

 

五十六、诸多烦恼  因我而起

  世人只缘认得我字太真,故多种种嗜好,种种烦恼。前人云:“不复知有我,安知物为贵?”又云:“知身不是我,烦恼更何侵?”真破的之言也。

[注释]

      破的:比喻说话恰当。

[译文]

  世上的庸人因为把“我”字看得太重,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嗜好和那么多的苦恼。前人说:“如果已经不再知道我的存在,又怎么会知道东西是否贵重?”又说:“如果知道自身并不属于自己所有,那么烦恼又怎能侵害我呢?”这真是一语切中要害。

 

五十七、少时思老  荣时思枯

  自老视少,可以消奔驰角逐之心;自瘁视荣,可以绝纷华靡丽之念。

[注释]

      瘁:毁败,困病。《三国志·吴书。吴主传》:“今天下未定,民物劳瘁。”

      靡:华丽。《汉书·韩信传》:“靡衣媮食。”(媮:苟且。)

[译文]

  用老年人的眼光来看待少年时的行为,就可以消除很多追名逐利的争斗心理;从衰败时的情形来看荣华富贵,可以断绝很多追求奢侈豪华的念头。

 

五十八、人情世态  倏忽万端

  人情世态,倏忽万端,不宜认得太真。尧夫云:“昔日所云我,而今去是伊。不知今日我,又属后来谁。”人常作是观,便可解却胸中挂矣。

[注释]

      倏忽:极短的时间。倏,迅速,极快。

[译文]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瞬息万变,都不必看得那么认真。尧夫先生说:“昨天所说的我,在今天已经变成了他。不知道今天的我,明天又变成谁。”人们如果常常作这样的思考,就可以放下心中许多牵挂。

 

五十九、热中取静  冷处热心

  热闹中着一冷眼,便省许多苦心思;冷落处存一热心,便得许多真趣味。

[注释]

      冷落:寂静冷寞。

[译文]

  在热闹喧嚣的时候,如果能用冷静的眼光观察事物,便可省去许多令人烦恼的事情;在失意落寞的时候,如果能有一个奋发进取的决心,那就可以得到许多人生真正的乐趣。

 

六十、寻常人家  最为安乐

  有一乐境界,就有一不乐的相对待;有一好光景,就有一不好的相乘除。只是寻常家饭,素位风光,才是个安乐的窝巢。

[注释]

      乘除:消长。

      素位:安守本分。

[译文]

  有一个安乐的境界,就一定有一个不安乐的境界和它相对;有一处美好的景色,就一定有一处不美的景色相参照。只有那些普通的家常便饭,寻常的自然景色,才是真正安乐的归宿。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