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菜根谭(目录)>>菜根谭(第十六页)

菜根谭

(下集)

(第十六页)

八十一、覆雨翻云  总慵开眼

  饱谙世味,一任覆雨翻云,总慵开眼;会尽人情,随教呼牛唤马,只是点头。

[注释]

      谙:熟悉、熟识。《晋书·刑法志》:“故谙事识体者,善权轻重,不以小害大不以近妨远。”(权:衡量)

      慵:懒。杜甫《送李校书》:“晚节慵转剧。”

      呼牛唤马:形容毁誉随人。

[译文]

  饱尝熟悉了世态炎凉,任由世间变化万千,总懒得睁开眼睛去看一下;看透了世间的人情冷暖,管他人叫我牛还是唤我马,只是一味点头称是而已。

 

点评:大智若愚的境界。

 

八十二、前念后念  随缘打发

  今人专求无念,而终不可无。只是前念不滞,后念不迎,但将现在的随缘打发得去,自然渐渐入无。

[注释]

      滞:停滞,停留。屈原《九章·怀沙》:“任重载盛兮,陷滞而不济。”(盛:多。不

济:指不能前进。)

[译文]

  现在的人一心想心无杂念,但终究也没有办法达到完美的地步。只要先前的杂念不存心中,对于未来的杂念不去生起,只将现在的杂念随着机缘打发掉,也会渐渐达到无杂念的境界。

 

八十三、偶会佳境  自然真机

  意所偶会便成佳境,物出天然才见真机,若加一分调停布置,趣意便减矣。白氏云:“意随无事适,风逐自然清。”有味哉其言之也。

[注释]

      白氏:指白居易。

[译文]

  心中偶然有所领悟才会达到最美妙的境界,事物要自然生成才能显现出真正的机趣,如果人为地安排布置,那么情趣意境就会消减。白居易诗云:“意随无事适,风逐自然清。”这句话真值得体味!诗中所说的正是这个道理。

 

八十四、性天澄澈  何必谈禅

  性天澄澈,即饥餐渴饮,无非康济身心;心地沉迷,纵谈禅演偈,总是播弄精魂。

[注释]

      康济:指增进健康。

[译文]

  天性纯真的人,即使无意修炼,饿了就吃,渴了就喝,这一切都是为了保养身心健康;心地沉沦随落的人,即使谈论佛经禅理,也只是在白白耗费自己的精力。

 

八十五、人有真境  即可自愉

  人心有个真境,非丝非竹而自恬愉,不烟不茗而自清芬。须念净境空,虑忘形释,才得以游衍其中。

[注释]

      茗:茶。

      形释:指躯体的解说。

      衍:漫延,扩展。《后汉书·桓帝纪》:“流衍四方。”

[译文]

  人心中有一个真实美妙的境界,不需要丝竹管弦之音也觉闲适愉快,不燃香不饮茶也感清新芳香。必须心中意念澄静,心境虚空,忘记忧思愁虑,解脱形体束缚,这样才能自如自在地生活在真实美妙的境界之中。

 

八十六、真不离幻  雅不离俗

  金自矿出,玉从石生,非幻无以求真;道得酒中,仙遇花里,虽雅不能离俗。

[译文]

  黄金从矿石中冶炼出来,美玉由石头琢磨而成,可见不经过虚幻就无法得到真实;道理可以在饮酒中悟得,神仙能在声色场中遇到,这是说即使高雅也不能完全脱离凡俗。

 

八十七、俗眼观异  道眼观常

  天地中万物,人伦中万情,世界中万事,以俗眼观,纷纷各异;以道眼观,种种是常。何须分别,何须取舍?

[注释]

     道眼:超越世俗的眼光。

[译文]

  天地间的万物,人世间的情感,世界上的各种事情,用凡俗的眼光看待,纷纷扰扰、千头万绪各不相同;若用悟道者的眼光来看,统统是一样,全部是平等。有什么必要去区分,有什么必要去取舍呢?

 

八十八、布被神酣  藜羹味足

  神酣布被窝中,得天地冲和之气;味足藜羹饭后,识人生淡泊之真。

[注释]

      酣:指浓睡。

      冲和:谦虚、和顺。《晋书·阮瞻传》:“神气冲和。”

[译文]

  只要安然舒畅地睡在粗布棉被中,也可以吸收天地间的和顺之气;满足粗茶淡饭的人,才能体会淡泊人生的真实乐趣。

 

八十九、了心悟性 俗即是僧

  缠脱只在自心,心了则屠肆糟糠,居然净土。不然,纵一琴一鹤,一花一卉,嗜好虽清,魔障终在。语云:“能休尘境为真境,未了僧家是俗家。”信夫!

[注释]

      肆:店铺。《后汉书·王充传》:“家贫无书,常游洛阳市肆,阅所卖书。”

      廛:卖东西的店铺。左思《魏都赋》:“廓三市而开廛。”(廓:扩大)

[译文]

  想解脱世俗的纠缠,关键是看自己的内心,如果内心能够了悟,那么屠户酒肆也会变成极乐净土。要不,纵使是和琴鹤为伍,花草为伴,爱好虽然清雅,但羁绊的魔障终究还在。俗话说:“能够摆脱尘世才能进入真正的境界,没能了却尘缘的僧人也和俗家人没有两样。”这句话千真万确。

 

九十、万虑都捐  一真自得

  斗室中,万虑都捐,说甚画栋飞云,珠帘卷雨;三杯后,一真自得,唯知素琴横月,短笛吟风。

[注释]

      捐:抛弃,放弃。屈原《九歌·湘君》:“捐余玦兮江中。”

[译文]

  住在狭窄的小屋里,抛弃所有私欲杂念,哪里还羡慕什么雕梁画栋飞檐入云的华屋;三杯酒下肚之后,自觉领悟到道理悠然自得,于是只管对月弹琴,迎着清风中吹笛。

 

九十一、天性未枯  机神触事

  万籁寂寥中,忽闻一鸟弄声,便唤起许多幽趣;万卉摧剥后,忽见一枝擢秀,便触动无限生机。可见性天未常枯槁,机神最宜触发。

[注释]

      寂寥:空虚,寂静。刘禹锡《秋词》:“自古逢秋悲寂寥。”

      卉:草的总称。《诗经·小雅·四月》:“秋日凄凄,百卉具腓。”

[译文]

  在万物俱静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鸟儿鸣叫,则会唤起许多幽情雅趣。百花草木凋谢枯败后,忽然看见一枝鲜花挺拔怒放,便会触动心灵产生无限生机。可见万物的本性并不会全部枯萎,生命的机趣应该不断激发。

 

九十二、把柄在手  收放自如

  白氏云:“不如放身心,冥然任天造。”晁氏云:“不如收身心,凝然归寂定。”放者流为猖狂,收者入于枯寂。唯善操身心者,把柄在手,收放自如。

[注释]

      晁:晁补之,宋朝人。

[译文]

  白居易说:“不如放任自己的身心,默默地听从天地的造化。”晁补之说:“不如收敛自己的身心,静静地使一切归于安寂。”放任往往使人狂放自大,过度收敛心又会归入枯寂。只有善于把持自己身心的人,控制的开关在自己手中,可以收放自如,从而取得平衡。

 

九十三、造化人心  混合无间

  当雪夜月天,心境便尔澄澈;遇春风和气,意界亦自冲融。造化人心,混合无间。

[注释]

     意界:心间的境界。

[译文]

  当面对飞雪的夜晚或者明月当空的时候,心境就会非常清澈明净;当春风吹拂、气候温暖的时候,意境也会自然通达。天地的造化和人心的交汇,联系在一起没有什么区别。

 

九十四、文以拙进  道以拙成

  文以拙进,道以拙成,一拙字有无限意味。如桃源犬吠,桑间鸡鸣,何等淳庞。至于寒潭之月,古木之鸦,工巧中便觉有衰疯气象矣。

[注释]

      淳庞:淳朴而充实。

      飒:衰落,衰老。张九龄《登古阳云台》:“庭树日衰飒。”

[译文]

  文章讲究质朴实在才能进步,学道讲究真诚自然才能修成,一个拙字蕴含着说不尽的意味。像桃花源中的狗叫,又如桑林间的鸡鸣,是何等的淳朴。至于寒潭中映照的月影,枯老树木上的乌鸦,虽然工巧,却给人一种衰败的景象。

 

九十五、以我转物  大地逍遥

  以我转物者,得固不喜,失亦不忧,大地尽属逍遥;以物役我者,逆固生憎,顺亦生爱,一毫便生缠缚。

[注释]

      转:支配。

      役:役使,奴役。陶渊明《归去来兮辞》:“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奚:为什么)

[译文]

  由我来把握和主宰事物,成功时也不会欣喜,失败了也没有忧愁,这样没有羁伴和挂牵地做人真是逍遥自在;若让事物来控制奴役我,那么不顺利时就会恼恨,顺利时又会喜欢,一点微小的事就能把自己束缚住。

 

九十六、形影皆去  心境皆空

  理寂则事寂,遣事执理者,似去影留形;心空则境空,去境存心者,如聚膻却蚋。

[注释]

      蚋:蚊子一类的昆虫。

[译文]

  世间的道理如果归于空寂,那么一切事物也会归于空寂,若一味地舍弃事实而执著于道理,就好像要去除影子却要留下形体那样荒谬;内心如果保持空寂,那么外在的境遇也会随着空寂,若一味地舍弃境遇而仍然执著于此心,就好像以聚集腥臭来驱赶蚊蝇一样可笑。

 

九十七、任其自然  总是自适

  幽人清事,总在自适。故酒以不劝为饮,棋以不争为胜,笛以无腔为适,琴以无弦为高,会以不期约为真率,客以不迎送为坦夷。若一牵文泥迹,便落尘世苦海矣!

[注释]

      会:约会。

      坦夷:坦白快乐。

[译文]

  清高的人和高雅的事都为了顺应自己的本性,所以饮酒时以不劝饮最为快乐,下棋以不相争最为高明,吹笛时以自得其乐最为快意,弹琴以信手拈来为最雅,相会以没有邀约为最真诚,宾客往来以不迎送为最坦荡。假如一受到繁文缛节的束缚,那么就要掉进世俗的苦海之中了。

 

九十八、思及生死  万念灰冷

  试思未生之前有何像貌,又思既死之后作何景色,则万念灰冷,一性寂然,自可超物外而游像先。

[注释]

      象先:指超越各种形象。

[译文]

  试想一下没有出生之前哪里有什么相貌,再想想死了之后还有什么形象?那么原先所有的念头便会冷却消失,内心也会寂静显出本性,自然可以超然物外,悠游在物象之外。

 

九十九、福祸生死  须有卓见

  遇病而后思强之为宝,处乱而后思平之为福,非蚤智也;幸福而先知其为祸之本,贪生而先知其为死之因,其卓见乎。

[注释]

      蚤:同“早”。

[译文]

  患病时才想到身体强壮最为宝贵,身处在动乱才想到太平安稳的幸福,这不算是先见之明;得到幸福而预先知道幸福实际上是带来祸患的本源,贪着生命而能预先知道生命是走向死亡的前提,这才是远见卓识。

 

一OO、妍丑胜负  今又安在

  优人傅粉调朱,效妍丑于毫端,俄而歌残场罢,妍丑何存?弈者争先竞后,较雌雄于着子,俄而局尽子收,雌雄安在?

[注释]

      优人:戏子。

      妍:美丽、美好。

      雌雄:胜败。

[译文]

  演戏的伶人涂抹胭脂口红,将美丽和丑陋再现得维妙维肖,歌舞结束好戏散场之后,那些美丽和丑陋哪里还会存在?下棋的人争先恐后,通过下棋比个你高我低,一会儿棋局结束收起棋子,刚才的胜负又在哪里呢?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