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菜根谭(目录)>>菜根谭(第十八页)

菜根谭

(下集)

(第十八页)

一二一、空谷巨响  过而不留

  耳根似飙谷投响,过而不留,则是非俱谢;心境如月池浸色,空而不著,则物我两忘。

[注释]

      飙谷:飙,暴风。飙谷指大风吹过山谷。

      月池浸色:月亮在水中印出倒影。

[译文]

  耳根听东西,如果能像狂风吹过山谷造成巨响,过后就什么也没有留下,那么人间的是是非非都会消失无踪;心境如果像月光照映在水中,空空如也不着痕迹,那么就能做到把自我和万物都忘却。

 

一二二、世亦不尘  海亦不苦

  世人为荣利缠缚,动曰:“尘世苦海。”不知云白山青,川行石立,花迎鸟笑,谷答樵讴,世亦不尘,海亦不苦,彼自尘苦其心尔。

[注释]

       谷答樵讴:指樵夫一边砍柴一边唱歌。谷答是山谷中的回音。

[译文]

  世人往往受到荣华利绿等的束缚,所以动不动就说:“红尘世间就像苦海。”却不知道白云逍遥山色青翠,流水不断山石林立,鲜花伴着鸟儿啁啾,山谷回响着樵夫的歌声,都是人间景色,人世间并非是凡俗之地,人生也不是那么痛苦,那些说人生是苦海的人不过是自己落入凡俗和苦海罢了。

 

一二三、履盈满者  宜慎思之

  花看半开,酒饮微醉,此中大有佳趣。若至烂漫酕醄,便成恶境矣。履盈满者宜思之。

[注释]

      酕醄:形容大醉的样子。

[译文]

  赏花要看它半开的时候,喝酒要饮到微醉的程度,这里面有很美妙的趣味。如果要到鲜花盛开、酒醉如泥的程度,那么就要进入糟糕的恶境了。那些境遇顺利、志得意满的人,要仔细考虑这些哲理。

 

一二四、任其自然  不受点染

  山肴不受世间灌溉,野禽不受世间豢养,其味皆香而且洌。吾人能不为世法所点染,其臭味不迥然别乎!

[注释]

      豢:饲养。

      迥:差别很大。沈括《梦溪笔谈》:“其色清明,……与赏铁迥异。”

[译文]

  山林间的植物不受人工灌溉施肥,野外的鸟兽不受人工饲养,可是它们的味道都香醇无比。我们如果不被尘世间的功名利禄所玷污,那么心地气质不就和别人有很大的不同吗?

 

一二五、观物自得  不在物华

  栽花种竹,玩鹤观鱼,亦要有段自得处。若徒留连光景,玩弄物华,亦吾儒之口耳,释氏之顽空而已,有何佳趣?

[注释]

      物华:美丽的景色。

[译文]

  种植花草和竹木,饲养鹤鸟鱼类,也要懂得悠游其间怡然自得的道理。如果只是沉迷眼前的快乐,玩赏表面的景色,也只是儒家所说的口耳学问,佛家所说的冥顽不灵,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一二六、隐于不义  生不若死

  山林之士,清苦而逸趣自饶;农野之人,鄙略而天真浑具。若一失身市井驵侩,不若转死沟壑神骨犹清。

[注释]

      饶:富有、丰足。

      驵侩:居中介绍买卖之人。

      壑:山沟。

[译文]

  隐居在山林中的高人,生活虽然清苦却享有很多雅逸自得的情趣;乡间田野的农夫,为人虽然粗鲁鄙俗,却具备纯朴自然的本性。如果不小心成为市井中污染的买卖商人,还不如死在荒谷保全精神肉体的纯洁。

 

一二七、着眼要高  不落圈套

  非分之福,无故之获,非造物之钓饵,即人世之机阱。此处着眼不高,鲜不堕彼术中矣。

[注释]

      阱:为防御或捕捉野兽或敌人而挖的坑。《汉书·谷永传》:“又以掖庭狱大为乱阱。”李白《君马黄》:“猛虎落陷阱。”

[译文]

  不是自己分内享有的福气,及无缘无故的意外收获,如果这两者不是上天有意安排的诱饵,就是他人故意设下的陷阱。在这种时候如果没有远大的目光,很少有人能不落入这些圈套之中的。

 

一二八、根蒂在手  不受提掇

  人生原是一傀儡,只要根蒂在手,一线不乱,卷舒自由,行止在我,一毫不受他人提掇,便超出此场中矣!

[注释]

      傀儡:木偶戏中的木偶人。《酉阳杂俎》:“宗元素右臂上刺葫芦,上出人首,如傀儡戏郭公者。”

     提掇:上下牵引。

[译文]

  人生原本就是一场傀儡戏,只要自已能够掌握牵动控制木偶的线索,任何丝线也不紊乱,收放自如,行动或停止由自己掌握,一点都不受他人的牵制和左右,那么便可以超脱这场游戏了。

 

一二九、无事为福  雄心冰融

  一事起则一害生,故天下常以无事为福。读前人诗云:“劝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又云:“天下常令万事平,匣中不惜千年死。”虽有雄心猛气,不觉化为冰霰矣。

[注释]

      前人:唐代诗人曹松。

      霰:小雪珠,多在下雪前降下。

[译文]

  凡是有事情发生,就会有弊病跟着出现,因此天下的人都把没有事端视为福分。前人的诗句说:“奉劝大家不要再谈授官封爵的事,一个将军的功勋需要千万士兵的牺牲才能换来。”又说:“如果天下能常保太平,就是把宝剑放在匣中一千年也在所不惜。”看了这样的诗句,即使怀抱万丈雄心,也不知不觉地像冰雪消融一样消失。

 

一三O、清洁之门  矛盾之窟

  淫奔之妇矫而为尼,热中之人激而入道,清净之门,常为淫邪之渊薮也如此。

[注释]

      矫:假装。

      热中之人:沉迷于功名得禄的人。

      渊薮:指聚集之处。

[译文]

  不守节操的荡妇,往往违背意愿削发为尼,热衷于功名利禄的人,因为意气用事而入寺出家,那么本应清静的佛门圣地,却往往成为藏污纳垢之地。

 

一三一、身在事中  心超事外

  波浪兼天,舟中不知惧,而舟外者寒心;猖狂骂坐,席上不知警,而席外者咋舌。故君子身虽在事中,心要超事外也。

[ 注释 ]

      兼天:滔天。

      咋舌:惊吓得说不出话的样子。

[译文]

  波浪冲天的时候,坐在船里的人不知道害怕,而在船外的人却感到十分恐惧;席间有人猖狂漫骂,席中的人不知道警惕,反而是席外的人感到心惊胆战。所以有德行的君子即使身陷杂事中,也要将心灵超然于事情之外,这样才能保持头脑清醒。

 

一三二、不减求增  桎梏此生

  人生减省一分,便超脱一分。如交游 减,便免纷扰;言语减,便寡衍尤;思虑减,则精神不耗;聪明减,则混沌完。彼不求日减而求日增者,真桎梏此生哉!

[注释]

      衍尤:过失,怨恨。

      桎梏:古代刑具,此指束缚。

[译文]

  人生在世如果能减少一分事情,便能够超脱一分俗世。如减少人与人的交往应酬,就能免除不少争执纷扰;如能减少一些言语交谈,就能减少很多过失和责难;如减少一些操心忧虑,那么就少消耗些精神;如减少一些小了聪明,就能保持纯朴自然的本性。那些不求每天减少却希望增加的人,真是束缚自己的生命啊!

 

一三三、满腔和气  随地春风

  天运之寒暑易避,人生之炎凉难除;人世之炎凉易除,吾心之冰炭难去。去得此中之冰炭,则满腔皆和气,自随地有春风矣。

[注释]

      冰炭:此指斗争。

[译文]

  天地运行所形成的寒冷和暑热容易躲避,而人世间的人情冷暖炎凉却难以消除;人世间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即使容易消除,而我们心中水火不容的杂念却难以消除。如果能够去除心中水火不相容的私欲,那么心中就会充满祥和之气,随时随地都会有春风扑面的感受。

 

一三四、超越欲望  只求真趣

  茶不求精而壶也不燥,酒不求冽而樽亦不空。素琴无弦而常调,短笛无腔而自适。纵难超越羲皇,亦可匹俦嵇阮。

[注释]

      羲皇:上古皇帝伏羲氏。

      匹俦:匹敌。

      嵇阮:指嵇康,阮籍。

[译文]

  喝茶不需要精良的茶叶,茶壶不干就可以了;喝酒不需要最醇美的酒,只要酒杯不空就可以。无弦之琴能调出令身心愉悦的乐章,短笛不讲音调却能使我心情舒畅。纵然比不上羲皇那样的朴实淡泊,也可以和嵇康阮籍的飘逸洒脱匹敌。

 

一三五、万事随缘  随遇而安

  释氏随缘,吾儒素位,四字是渡海的浮囊。盖世路茫茫,一念求全,则万绪纷起;随遇而安,则无入不得矣。

[注释]

      茫茫:指遥远。

[译文]

  佛家讲求随顺因缘,而儒家主张谨守自己的本分,“随缘素位”这四个字是渡过人生苦海的救命船。因为人生之路茫茫无边,只要有一个求全求美的念头,那么各种纷乱的头绪就会不断袭来。能够安然于顺其自然,无论在哪里都可以怡然自得。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