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菜根谭(目录)>>菜根谭(第三页)

菜根谭

(上集)

(第三页)

四十一、不可浓艳  不可枯寂

  念头浓者,自待厚,待人亦厚,处处皆浓;念头淡者,自待薄,待人亦薄,事事皆淡。故君子居常嗜好,不可太浓艳,亦不宜太枯寂。

[注释]

      念头浓:念头,想法、动机。这里指热情。

      淡:冷漠。

      居常:日常生活。

      浓艳:此处指奢侈讲究。

      枯寂:寂寞到极点。此处指吝啬。

[译文]

  一个热情的人,往往能够善待自己,同样对待待别人也温馨仁厚,他要求处处都丰富、气派、讲究;而一个冷漠淡薄的人,不仅处处苛薄自己,同时也处处苛薄别人,于是事事显得枯燥无味而毫无生气。可见,作为一个真正有修养的人,在日常生活及待人接物方面,既不可过份热情奢侈,也不可过度冷漠吝啬。

 

四十二、超越天地  不入名利

  彼富我仁,彼爵我义,君子故不为君相所牢笼;人定胜天,志一动气,君子亦不受造物之陶铸。

[注释]

      彼富我仁:出自《孟子》:“晋、楚之富不可及也。彼以其富,我以吾仁;彼以其爵,我以吾义,吾何谦乎哉?”

      我义:意指高尚情操和正义之感。

      牢笼:此指限制、束缚。

      人定胜天:人的力量一定能够战胜自然的力量。

      志一动气:一,专一或集中;动,统御、控制、发动;气,情绪、气质。

      陶铸:范土曰陶,镕金曰铸。变通造作之使成为一定形式之义。《隋书·高祖纪》:“五气陶铸,万物流形。”

[译文]

  别人拥有富贵钱财,我拥有仁义道德,别人拥有爵禄我拥有正义,如果是一个有高尚心性的正人君子就不会被统治者的高官厚禄所引诱和束缚;人的力量一定能够战胜自然的力量,意志坚定可以发挥出无坚不摧的精气,所以君子当然也不会被造物者所限制。

 

四十三、高一步立身  退一步处世

  立身不高一步立,如尘里振衣,泥中濯足,如何超达?处世不退一步处,如飞蛾投烛,羝羊触藩,如何安乐?

[注释]

      立身:接人待物,在社会上立足。

      尘里振衣:振衣是抖掉衣服上沾染的尘土,在灰尘中抖去尘土会越抖越多。比喻做事没有成效。

      泥中濯足:在泥巴里洗脚,比喻做事白费力气。

      超达:超脱流俗,见解高明。

      飞蛾投烛:飞蛾接近灯火往往葬身火中,比喻自取灭亡。

      羝羊触藩:羝,指公羊。藩,指竹蓠笆。《易·大壮》:“羝羊触藩,赢其角。”比喻进退两难之意。

[译文]

  立身如果不能站在更高的境界,就如同在灰尘中抖衣服,在泥水中洗脚一样,怎么能够做到超凡脱俗呢?处世如果不作退一步考虑,就像飞蛾扑火、公羊用角去抵撞篱笆一样,怎么会有安乐的生活呢?

 

四十四、修德忘名  读书深心

  学者要收拾精神,并归一路。如修德而留意于事功名誉,必无实诣;读书而寄兴于吟咏风雅,定不深心。

[注释]

      收拾精神:收拾散漫不能集中的意志。

      事功:事业。

      实诣:实在造诣。

      吟咏:指作诗歌时的低声朗诵。

      风雅:风流儒雅。

[译文]

  一心一意致力于研究。如果在修养道德的时候在乎名声荣誉和功名成败,必定不会有真正的造诣;如果读书的时候仍喜欢附庸风雅,吟诗咏文,必定难以深入,也难以有所收获。

 

四十五、一念之差  失之千里

  人人有个大慈悲,维摩屠刽无二心也;处处有种真趣味,金屋茅檐非两地也。只是欲闭情封,当面错过,便咫尺千里矣。

[注释]

      大慈悲:慈,能给他人以快乐;悲,消除他人的痛苦,这是佛家语。

      维摩:佛名,即“维摩诘”。释迦同时人,也作毗摩罗诘。

      屠刽:屠,宰杀家畜的屠夫;刽,指以执行罪犯死刑为专业的刽子手。

      金屋:指富豪之家的住宅。

      咫尺:一咫是八寸。咫尺指极梪的距离。

[译文]

  人人都有一颗大慈大悲之心,维摩居士和屠夫、刽子手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同;人间处处都有一种真正的情趣,金宅玉宇和草寮茅屋之间也没有什么两样。所差别的只是,人心往往被欲念和私情所蒙蔽,以至于错过了慈悲心与真情趣,虽然看起来只有咫尺的距离,实际上已经相差千万里了。

 

四十六、有木石心  具云水趣

  进德修道,要个木石的念头,若一有欣羡,便趋欲境;济世经邦,要段云水的趣味,若一有贪长著,便坠危机。

[注释]

      修道:泛指修炼佛道两派心法。

      木石:木柴和石块都是无欲望无感情的物体,这里比喻没有情欲。

      云水:禅林称行脚僧为云水,以其到处为家,有如行云流水。黄庭坚诗:“淡如云水僧”

      贪著:贪图荣华富贵的念头。

[译文]

  凡是培养道德磨炼心性的人,必须具有木石一样坚定不移的意志,如果对世间的名利奢华稍有羡慕 , 便会落入被物欲困扰的境地;凡是治理国家拯救世间的人,必须有一种如行云流水般淡泊的胸怀,如果有了贪图荣华富贵的杂念,就会陷入危险的深渊。

 

四十七、善人和气  凶人杀气

  善人无论作用安详,即梦寐神魂,无非和气;凶人无论行事狠戾,即声音笑语,浑是杀机。

[注释]

      善人:心地善良的人。

      作用安祥:言行从容不迫。

      梦寐神魂:指睡梦中的神情。

      声音笑语:指言谈说笑。

      杀机:指令人感到有杀人的恐惧。

[译文]

  一个心地善良的人日常的举止都很安详,即使是睡梦中的神情,也都洋溢着祥和之气;一个凶狠残暴的人,为人处事狠毒狡诈,即使是在谈笑之中,也一样充满了肃杀恐怖。

 

四十八、君子无祸  勿罪冥冥

  肝受病,则目不能视;肾受病,则耳不能听。病受于人所不见,必发于人所共见。故君子欲无得罪于昭昭,先无得罪于冥冥。

[注释]

      昭昭:明亮、显著,明显可见。《楚辞·九歌·云中君》:“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庄子·达生》篇:“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也。”

      冥冥:昏暗不明,隐蔽场所。《诗·小雅·无将大车》:“无将大车,维尘冥冥。”

[译文]

  肝脏如果得了病,就会表现出眼睛看不见东西的症状;肾脏如果发生毛病,就会表现出耳朵听不见声音的症状。病虽然生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可表现出来的症状人们都能看见。所以正人君子要想在明处不表现出过错,那么就要先在不易察觉的细微之处不犯过错。

 

四十九、多心为祸  少事为福

  福莫福于少事,祸莫祸于多心。惟苦事者,方知少事之为福;惟平心者,始知多心之为祸。

[注释]

      少事:指没有烦心的琐事。

      多心:这里指猜忌,疑神疑鬼。

[译文]

  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没有无谓的牵挂,而最大的灾祸莫过于多疑猜忌。只有每天辛苦忙碌的人,才真正知道无事清闲的幸福;只有心宁气平的人,才真正理解疑神疑鬼的祸患。

 

五十、当方则方  当圆则圆

  处治世宜方,处乱世当圆,处叔季之世当方圆并用;待善人宜宽,待恶人当严,待庸众之人当宽严互存。

[注释]

      治世:太平盛世。

      方:指品行端正。

      乱世:动荡之世,与“治世”对称。

      圆:圆滑,随机应变。

      叔季:古时少长顺序按伯、仲、叔、季排列,叔季排行最后,指衰乱将亡的时代。《左传》云:“政衰为叔世”,“将亡为季世。”

[译文]

  生活在太平盛世,为人处世应当严正刚直,生活在动荡不安的时代,为人处世应当圆滑婉转,生活在衰乱将亡的末世,为人处世就要方圆并济交相使用;对待心地善良的人要宽厚,对待邪恶的人要严厉,对待那些庸碌平凡的人则应当根据具体情况,宽容和严厉互用,恩威并施。

 

五十一、忘功念过  忘怨念恩

  我有功于人不可念,而过则不可不念;人有恩于我不可忘,而怨则不可不忘。

[注释]

      功:对他人有恩或有帮助。

      过:对他人的歉疚或冒犯。

[译文]

  我对别人有过帮助和功劳,不要常常挂在嘴上或记在心上,但是对别人有什么对不起的地方则应时时放在心上反思;别人曾对我有帮助和恩惠不能够不牢记在心中,而别人对我有过失则应当及时忘却。

 

五十二、施之不求  求之无功

  施恩者,内不见己,外不见人,则斗粟可当万钟之惠;利物者,计己之施,责人之报,虽百镒难成一文之功。

[注释]

      斗粟:斗,量器的名, 十升 。斗粟,一斗米。

      万钟:钟,量器名。万钟形容多,指受禄之多。《孟子·告子》:“万钟则不辨礼仪而受之。”

      镒:古时重量名,《孟子·梁惠王》注:“古者以一镒为一金,一镒是为二十四两也。”

[译文]

  一个布施恩惠于人的人,不应总将此事记挂在心头,也不应该张扬出去让别人赞美,那么即使是一斗粟的付出也可以得到万斗的回报。一个以财物帮助别人的人,如果计较对他人的给予,而要求别人回报予他,那么即使是付出万两黄金,也难有一文钱的功德。

 

五十三、相观对治  方便法门

  人之际遇,有齐有不齐,而能使己独齐乎?己之情理,有顺有不顺,而能使人皆顺乎?以此相观对治,亦是一方便法门。

[注释]

      际遇:机会、境遇。

      齐:相等、相平。

      情理:这里指情绪,精神状态。

      相观对治:治,修正。相互对照修正。

      法门:佛家用语,指领悟佛法的通路。《增一阿含经》:“如来开法门,闻者得笃信。”

[译文]

  人生的命运有幸运也有不幸运,所处的境况各有不同,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又如何要求特别的幸运呢?自己的情绪有平静的时候也有烦躁的时候,每个人的情绪也各有不同,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能要求别人时刻都心平气和呢?用这个道理来反躬自问,将心比心,也不失为人生的一种为人处世的好方法。

 

五十四、心地干净  方可学古

  心地干净,方可读书学古。不然,见一善行,窃以济私,闻一善言,假以覆短,是又藉寇兵而济盗粮矣。

[注释]

      心地干净:心性洁白无疵。

      窃以济私:偷偷用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假以覆短:借名言佳句掩饰自己的过失。

      济盗粮:《史记·范雎传》:“齐所以大破者,以其所以伐楚而肥韩魏也,此所谓借贼兵、济盗粮者也。”比喻被敌人所利用。

[译文]

  心地干净有一方净土,才能做纯洁无瑕的人,才能够研法诗书学习圣贤的美德。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看见善行好事就偷偷地用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听到名言佳句就利用它来掩饰自己的短处,这种行为不但成了向强盗资助武器,而且又成了向盗贼赠送粮食。

 

五十五、祟俭养廉  守拙全真

  奢者富而不足,何如俭者贫而有余?能者劳而府怨,何如拙者逸而全真?

[注释]

      劳:劳苦。

      府怨:府,聚集之处。府怨指大众的怨恨。

      逸而全真:安闲而能保全本性,道家语。

[译文]

  生活奢侈的人即使拥有再多的财富也不会感到满足,哪里比得上那些虽然贫穷却因为节俭而有富余的人呢?有才干的人操劳忙碌却招致众人的怨恨,还不如那些生性笨拙的人安逸,而且能保持自己的纯真本性。

 

五十六、学以致用 立业种德

  读书不见圣贤,如铅椠庸;居官不爱子民,如衣冠盗;讲学不尚躬行,如口头禅;立业不思种德,如眼前花。

[注释]

      铅椠:铅,铅粉笔;椠,削木为牍。铅椠就代表纸笔。

      衣冠盗:偷窃俸禄的官吏。

      口头禅:不明禅理,袭取禅家套语以资谈助者,谓之口头禅。

[译文]

  研读诗书却不洞察古代圣贤的思想精髓,就是一个写字匠;当官却不爱护黎民百姓,就是穿着官服戴着官帽的强盗;只讲习学问却不身体力行,就像一个只会口头念经却不通佛理的和尚;追求成功立业却不考虑积累功德,就像眼前昙花转眼凋谢。

 

五十七、扫除外物  直觅本来

  人心有一部真文章,都被残篇断简封锢了;有一部真鼓吹,都被妖歌艳舞淹没了。学者须扫除外物,直觅本来,才有个真受用。

[注释]

      残篇断简:指残缺不全的书籍,此处有物欲杂念之意。

      鼓吹:乐名。

      真受用:真正的好处。

[译文]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篇真正的好文章,可惜都被残缺不全的杂乱文章所遮盖;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首真正的好乐曲,可惜都被那些妖艳的歌声和淫靡的舞蹈所淹没了。所以,做学问的人一定要排除外界的干扰和诱惑,直接去寻求人心中最自然的本性,这样才能求得真正享用不尽的真学问。

 

五十八、苦中有乐  得意生悲

  苦心中,常得悦心之趣;得意时,便生失意之悲。

[注释]

      苦心:困苦的感受。

      悦心:喜悦的感受。

      趣:此指乐趣。

      失意之悲:由于失望而感到悲哀。

[译文]

  心存俭苦,常能感受到追求成功的喜悦而觉得乐趣无穷;顺心得意时,因为面临着顶峰过后的低谷,往往潜藏着失意的悲伤。

 

五十九、富贵名誉  来自道德

  富贵名誉,自道德来者,如山林中花,自是舒徐繁衍;自功业来者,如盆槛中花,便有迁徙兴废;若以权力得者,如瓶钵中花,其根不植,其萎可立而待矣。

[注释]

      舒徐:舒,展开。徐,缓慢。舒徐指从容自然。

      瓶钵中花:插在花瓶里的花。

[译文]

  世间的财富地位和道德名声,如果是通过提高品行和修养所得来,那么就像生长着的漫山遍野的花草,自然会繁荣昌盛绵延不断;如果是通过建立功业所换来,那么就像生长在花盆中的花草,便会因为生长环境的变迁或者繁茂或者枯萎;如果是通过玩弄权术或依靠暴力得来的,那么就像插在花瓶中的花草,因为没有根基,花草会很快地凋谢枯萎。

 

六十、花铺好色  人行好事

  春至时和,花尚铺一段发色,鸟且啭几句好音。士君子幸列头角,复遇温饱,不思立好言,行好事,虽是在世百年,恰似未生一日。

[注释]

      好色:美景。

      时和:气候暖和。

      啭:鸟的叫声。

      头角:比喻才华出众,一般说成“崭露头角”。

[译文]

  春天来临时,风和日丽,花草树木争奇斗艳,为大地铺上一层美丽的景色,连鸟儿也发出婉转动听的鸣叫。一个读书人如果能通过努力侥幸出人头地,又能够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但却不思考为后世写下不朽的篇章,为世间多做几件善事,那么他即使能活到百岁,也宛如没有在世上活过一天一样。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