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菜根谭(目录)>>菜根谭(第四页)

菜根谭

(上集)

(第四页)

六十一、兢业的心思  潇洒的趣味

  学者有段兢业的心思,又要有段潇洒的趣味。若一味敛束清苦,是有秋杀无春生,何以发育万物?

[注释]

      兢业:也可作兢兢业业,小心谨慎、尽心尽力的意思。

      潇洒:形容行劝举止自然大方,不呆板,不拘束。杜甫《饮中八仙歌》:“宗之潇洒美少年。”

      敛束:收敛约束。

      秋杀:与春生相对,气象凛冽、毫无生机。

[译文]

  做学问的人要抱有专心治学的心思,行为谨慎勤于事业,还要有大度洒脱不受拘束的情怀,这样才能体会到人生的真趣味。如果一味地约束自己的言行,过着极端清苦拘束的生活,那么这样的人生就只像秋天一样充满肃杀凄凉之感,而缺乏春天般万木争发的勃勃生机,如何去滋育万物成长呢?

 

六十二、立名者贪  用术者拙

  真廉无廉名,立名者正所以为贪;大巧无巧术,用术者乃所以为拙。

[注释]

      廉:不贪、廉洁。《荀子·修身》:“无廉耻而嗜乎饮食,则可谓恶少者矣。”(嗜:喜好、爱好。恶少:恶少年。)

      大巧:聪明绝顶。

      术:方法、手段。贾思勰《齐民要术序》:“桑弘羊之均输法,益国利民之术也。”

      拙:笨。《庄子·胠箧》:“大巧苦拙。”

[译文]

  真正廉洁的人并不一定树立廉洁的美名,那些为自己树立名声的人正是因为贪图虚名;一个真正有大智慧的人不会去玩弄那些技巧,玩弄技巧的人正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拙劣和愚蠢。

 

六十三、宁虚勿溢  宁缺勿全

  欹器以满覆,扑满以空全。故君子宁居无不居有,宁居缺不处完。

[注释]

      欹器:倾斜易覆之器。《荀子 .宥坐》:“孔子观于鲁桓公之庙,有欹器焉。孔子问于守庙者曰:‘此为何器?'守庙者曰:‘此盖为宥坐之器'孔子曰:‘吾闻宥坐之器者,虚则欹,中则正,满则覆。'孔子顾为弟子曰:‘注水焉!'弟子挹水而注之,中而正,满而覆,虚而欹。孔子喟然而叹曰:‘吁!恶有满而不覆者哉!'”《注》:“宥与右同。言人君可置于坐右以为戒也。”

      扑满:用来存钱用的陶罐,有入口无出口,满则需打破取出。

[译文]

  倾斜的容器因为装满了水才会倾覆,储蓄盒因为空无一钱才得以保全。所以正人君子宁可无所作为而不愿有所争夺,宁可有些欠缺而不会十全十美。

 

六十四、拔去名根  融化客气

  名根未拔者,纵轻千乘甘一瓢,总堕尘情;客气未融者,虽泽四海利万世,终为剩技。

[注释]

      名根:功利的思想。

      千乘:乘,车,谓一车四马。《史记·陈涉世家》:“国六攻百乘,骑千余,卒数万人。”

      一瓢:瓢,用葫芦做的盛水器。一瓢是说用瓢来饮水吃饭的清苦生活。《论语·雍也》篇:“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尘情:人世之情 。

      剩:多余。

      技:伎俩之意。

[译文]

  一个人追逐名利的思想若不从内心彻底拔除,即使他表面上轻视世间的高官厚禄荣华富贵,甘愿过着一瓢饮的清贫生活,到头来仍然摆脱不了世俗名利的诱惑;一个人受外力的影响若不能被自身的正气所化解,虽然他恩泽世上所有的人,并为后世开创利益,终究也只是多余的伎俩。

 

六十五、心体光明  暗室青天

  心体光明,暗室中有青天;念头暗昧,白日下有厉鬼。

[注释]

      心体:智慧和良心。

      暗室:隐密的地方。

      暗昧:昧,暗。暗昧指阴险见不得人。

[译文]

  心地光明磊落,即使是在黑暗的屋子里,也如头顶明亮的天空;心地邪恶不正,即使在青天白日下,也会遇见阴森的厉鬼。

 

六十六、无名无位  无忧无虑

  人知名位为乐,不知无名无位之乐为最真;人知饥寒为忧,不知不饥不寒之忧为更甚。

[注释]

      名:名声、名望。《史记·西门豹传》:“西门豹为邺令,名闻天下。”

      位:官位、爵位。《战国策·赵策四》:“位尊而无功。”

[译文]

  人们只知道有了名声地位是一种快乐,殊不知那种没有名声地位牵累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世人只知道挨饿受冻是令人忧虑的事,殊不知那些虽无饥寒之苦却精神空虚忧愁的人更为痛苦。

 

六十七、阴恶恶大  显善善小

  为恶而畏人知,恶中犹有善路;为善而急人知,善处即是恶根。

[注释]

      阴:暗中、暗地里。《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孙膑以刑徒阴见,说齐使。”

      善路:向善的道路。

      恶根:恶,罪恶、不良行为,与“善”相对。恶根指过失的根源。

[译文]

  做了坏事怕别人知道的人,虽然是作恶,但还留有通往善良的路径;做了好事却急于想宣扬的人,他做善事的同时就已种下了恶根。

 

六十八、居安思危  天亦无用

  天之机缄不测,抑而伸,伸而抑,皆是播弄英雄,颠倒豪杰处。君子只是逆来顺受,居安思危,天亦无所用其伎俩矣。

[注释]

      机缄:《庄子·天运》:“天其运乎,地其处乎,日月其争于所乎。孰主张是,孰维纲是,孰居无事,推而行是。意者其有机缄而不得已邪?”唐成玄英《疏》:“机,关也;缄,闭也。”指推动事物运动的造化力量。

      抑:压抑。

      伸:指舒展。

      播弄:玩弄、摆布,含有颠倒是非、胡作非为的意思。

[译文]

  上天的奥秘变幻莫测,有时让人先陷入困境然后再进入顺境,有时又让人先得意而后失意,不论是处于何种境地,都是上天有意在捉弄那些自命不凡的所谓英雄豪杰。因此,一个真正的君子,如果能够坚忍地度过外来的困厄和挫折,平安之时不忘危难,那么就连上天也没有办法对他施加任何的伎俩了。

 

六十九、偏激之人  难建功业

  燥性者火炽,遇物则焚;寡恩者冰清,逢物必杀;凝滞固执者,如死水腐木,生机已绝。俱难建功业而延福祉。

[注释]

      炽:火旺。《北史·齐纪总论》:“火既炽矣,更负薪以足之。”(负薪:背柴)

      凝滞:停留不动,比喻人的性情古板。

      祉:福。

[译文]

  一个性情暴躁的人就像炽热的烈火,仿佛跟他接触就会被烧毁;一个刻薄寡恩的人就像寒冷的冰块一样冷酷,仿佛碰到他都会被无情的残害;一个固执呆板的人,就像静止的死水和腐朽的枯木,毫无一线生机。这些人都难以建立功业,造福于人。

 

七十、愉快求福  去怨避祸

  福不可徼,养喜神,以为招福之本而已;祸不可避,去杀机,以为远祸之方而已。

[注释]

      徼:求、求取,当祈福解。

      喜神:喜气洋洋的神态。

      杀机:暗中决定要杀害他人的动机。

[译文]

      福分是不可强求的,保持愉快的心境,才是召来人生幸福的根本;灾祸是无法逃避的,排除怨恨的心绪,才是远离灾祸的办法。

 

七十一、宁默毋躁  宁拙毋巧

  十语九中,未必称奇,一语之中,则愆尤骈集;十谋九成,未必归功,一谋不成,则訾议丛兴。君子所以宁默毋躁,宁拙毋巧。

[注释]

      愆尤:愆,过失。尤,责怪。愆尤是指责归咎的意思。李白诗:“功成身不退,自古多愆尤。”

      骈:并。《管子四称》:“出则党骈。”

      訾议:訾,诋毁。訾议是非议、责难的意思。

[译文]

  十句话有九次都说得很正确,未必有人称赞你,但是如果有一句话没说对,那么就会受到众多的指责。十个谋略有九次成功,人们不一定把功劳给你,但是如果有一次谋略失败,那么批评、责难之声纷至沓来。这就是君子宁可保持沉默也不浮躁多言,宁可显得笨拙也不显露机巧的缘故。

 

七十二、热心之人  其福亦厚

  天地之气,暖则生,寒则杀。故性气清冷者,受享亦凉薄。惟和气热心之人,其福亦厚,其泽亦长。

[注释]

      天地之气:指天地间的气候。

      杀:衰退,残败。黄巢《不等后赋菊》诗:“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性气:性情、气质。

      清冷:清高冷漠。

      受享:所享的福分。

      泽:恩泽、恩惠。《史记·西门豹传》:“故西门豹为邺令,名闻天下,泽流后世。”(流:流传。)

[译文]

  自然界气候温暖的时候就会催发万物,气候寒冷的时候就会使万物萧条沉寂。做人的道理也和大自然一样,性情高傲冷漠的人,所得的福分也比较淡薄。只有那些性情温和而又乐于助人的人,他所得到的回报才会深厚,福分才会绵长,留下的恩泽也会长久。

 

七十三、天理路广  人欲路窄

  天理路上甚宽,稍游心,胸中便觉广大宏朗;人欲路上甚窄,才寄迹,眼前俱是荆棘泥涂。

[注释]

      天理:天道。

      游心:游是出入,游心是说心念出入的天理路上。

      人欲:人的欲望。

      寄迹:投身立足。

      荆棘:比喻纷乱梗阻。《后汉书·冯异传》:“异朝京师,引见,帝谓公卿曰:‘是我起兵时主簿也,为吾披荆棘,定关中。'”

[译文]

  追求自然真理的正道十分宽广,稍微用心追求,就感觉心胸坦荡开阔;追求个人欲望的邪道非常狭窄,刚把脚踏上去,就发现眼前布满了荆棘泥泞,寸步难行。

 

七十四、磨练福久  参勘知真

  一苦一乐相磨练,练极而成福者,其福始久;一疑一信相参勘,勘极而成知者,其知始真。

[注释]

      参勘:参是交互考证,勘是调查、核对。

      知:通“智”。

[译文]

  在人生路上经过艰难困苦的磨练,就会获得幸福,这样的幸福才会长久;对知识的学习和怀疑交替验证,探索到最后而获得的知识,才是千真万确的智慧。

 

七十五、虚心明理  实心却欲

  心不可不虚,虚则义理来居;心不可不实,实则物欲不入。

[注释]

      虚:谦虚、不自满。

      实:真实、执着。

[译文]

   一个人不可以没有虚怀若谷的胸襟,只有谦虚才能获得真正的学问和真理;一个人的内心不能不抱着择善的坚决态度,只有坚定的意志才能不受名利的诱惑,挡住物欲的侵袭。

 

七十六、宽宏大量  胸能容物

  地之秽者多生物,水至清者常无鱼。故君子当存含垢纳污之量,不可持好洁独行之操。

[注释]

      水清无鱼:《孔子家语》中有“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含垢纳污:容纳脏的东西,比喻有容忍的气度。

      操:品德、品行。《史记·张汤传》:“汤之客田甲,虽贾人,有贤操。”(贾人:商人。)

[译文]

  污物的地方往往滋生众多生物,而极为清澈的水中反而没有鱼儿生长。所以真正有德行的君子应该有容纳度量,绝对不能自命清高,孤芳自赏。

 

七十七、多病未羞  无病是忧

  泛驾之马可就驰驱,跃冶之金终归型范。只一优游不振,便终身无个进步。白沙云:“为人多病未足羞,一生无病是吾忧。”真确论也。

[注释]

      泛驾之马:泛驾,谓覆驾。《汉书·武帝纪》:“泛驾之马。”

      跃冶之金:比喻不守本分而自命不凡的人。

      型范:铸造用的模具。

      白沙:陈献章,明朝学者,广东新会人。字公甫,隐居白沙里,世人称他为白沙先生。著有《白沙集》十二卷。

[译文]

  在原野上奔驰的野马经过人的驯养可以成为供人驾驭奔驰的好马,溅到熔炉外面的金属最终还是被人放在模具中熔铸成可用之物。而人只要一落入游手好闲不思振作的地步,那么就永远不会有什么出息了。所以白沙先生说:“一个人有很多缺点并不可耻,只有一生都看不到自己缺点的人才是最令人担忧的。”这真是至理名言。

 

七十八、一念贪私  坏了一生

  人只一念贪私,便销刚为柔,塞智为昏,变恩为惨,染洁为污,坏了一生人品。故古人以不贪为宝,所以度越一世。

[注释]

      一念:一瞬间所引起的观念。

      恩:惠爱、恩惠。

      惨:狠毒。

      品:品质、品德。

      度越:超越。

[译文]

  人只要有一丝贪图私利的杂念,那么就会由刚直变为懦弱,由聪明变为昏庸,由慈善变为残忍,由高洁变为污浊,结果损坏了他一生的品格。所以古人把不贪作为修身的宝贵品质,从而超凡脱俗地度过一生。

 

七十九、心中亮堂  不受诱惑

  耳目见闻为外贼,情欲意识为内贼。只是主人翁惺惺不昧,独坐中堂,贼便化为家人矣!

[注释]

      外贼:来自外部的侵害。

      情欲意识:内心的情感欲望。

      惺惺:清醒、机警。唐玄觉《禅宗永嘉集·奢靡他颂》:“惺惺寂寂是,无记寂寂非。”

      不昧:不糊涂。

      中堂:堂的中央。

[译文]

  耳朵听到美音,眼睛看到美色,这些外界诱惑都是外来的盗贼,心中的情感和欲念这些都是人内心中潜藏的盗贼。可是只要灵魂保持正直清醒,在堂中央坐稳,不受诱惑,保持一片纯净的心境,那么这些使人受到诱惑的感受和心理都能化作帮助自己培养正直品德的好帮手。

 

八十、保已成业  防将来非

  图未就之功,不如保已成之业;悔既往之失,不如防将来之非。

[注释]

      业:事业、功业。《左传·襄公十八年》:“人其以不谷为自逸而忘先君之业矣。”

      失:过失、错误。

      非:过失。

[译文]

      与其图谋计划没有把握的功业,还不如将精力用来保持已经完成的事业;与其追悔过去的过失,还不如将精力用来预防将可能发生的错误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