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菜根谭(目录)>>菜根谭(第五页)

菜根谭

(上集)

(第五页)

八十一、培养气度  不偏不颇

  气象要高旷,而不可疏狂;心思要缜密,而不可琐屑;趣味要冲淡,而不可偏枯;操守要严明,而不可激烈。

[注释]

      气象:气度、气质。

      疏狂:狂放不羁的风貌。

      缜密:周全、细致。

      琐屑:烦杂、烦琐。

      激烈:指偏激。

[译文]

  一个人的气度要高远旷达,但是不能太狂放不羁;心思要细致周密,但是不能太杂乱琐碎;趣味要高雅清淡,但是不能太单调枯燥;节操要严正光明,但是不要偏激刚烈。

 

八十二、风不留声  雁不留影

  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故君子事来而心始现,事去而心随空。

[注释]

      寒潭:大雁都在秋天飞过,河水此时显得寒冷清澈,因此称寒潭。

      现:显现。

      空:平静。

[译文]

  当风吹过稀疏的竹林时,会发出沙沙的声响,当风吹过之后,竹林又依然归于寂静而不会将声响留下;当大雁飞过寒冷的潭水时,潭面映出大雁的身影,可是雁儿飞过之后,潭面依然晶宝一片,不会留下大雁的身影。所以君子临事之时才会显现出本来的心性,可是事情处理完后心中也恢复原来的平静。

 

八十三、君子懿德  中庸之道

  清能有容,仁能善断,明不伤察,直不过矫,是谓蜜饯不甜,海味不咸,才是懿德。

[注释]

      清:清廉。

      懿德:美德。《诗·大雅·烝民》:“民之秉彝,好是懿德。”《传》“懿,美也。”

[译文]

  清廉纯洁的人,有包容一切的雅量,有仁义和敏锐的判断力,洞察一切而又不苛求于人,正直而又不过于矫饰,如果做到恰如其分,就像蜜饯虽由蜜粮炮制却不太甜,海水虽然含盐但不太咸一样,那就是一种高尚的美德。

 

八十四、穷当益工  不失风雅

  贫家净扫地,贫女净梳头,景色虽不艳丽,气度自是风雅。士君子一当穷愁寥落,奈何辄自废驰哉!

[注释]

      益工:益、增加。《韩非子·定法》:“五年而秦不益一尺之地。”益工指更努力下功夫。

      景色:此处指摆设、穿着。

      寥落:寂寞不得志。

      奈何:为什么要。

      废弛:应做的不做,指自暴自弃。

[译文]

  贫穷的人家经常把地扫得干干净净,穷人的女儿天天把头梳得整整齐齐,虽然没有艳丽奢华的陈设,美丽的装饰,却有一种自然朴实的风雅气质。有才之君子,怎能因穷困忧愁或者际遇不佳受到冷落,就自暴自弃呢 !

 

八十五、未雨绸缪  有备无患

  闲中不放过,忙处有受用;静中不落空,动处有受用;暗中不欺隐,明处有受用。

[注释]

      未雨绸缪:绸缪,缠绕、缠绵。未雨绸缪比喻事先做好准备。

      受用:受益。《朱子全书》:“认得圣贤本意,道义实体不外此心,便自有受用处耳。”

[译文]

  在闲暇时不让时光轻易流过,抓紧时间做些准备,到了忙的时候自然会有用;在平静时不让心灵空虚,在遇到变化的时候就能够应付自如;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也不做阴暗的事,在大庭广众之下自然会受到尊敬。

 

八十六、念头起处  切莫放过

  念头起处,才觉向欲路上去,便挽从理路上来。一起便觉,一觉便转,此是转祸为福,起死回生的关头,切莫轻易放过。

[注释]

      挽:牵引,拉。《左传·襄公十四年》:“或挽之,或推之。”

[译文]

  在念头刚刚产生时,一发觉此念头是个人欲望,便马上用理智将它拉回到正道上来。邪念一起就警觉,一发觉就转变方向,这个时候就是将祸害转变为幸福,将死亡转变为生机的关键,千万不能轻易放过。

 

八十七、静闲淡泊  观心证道

  静中念虑澄澈,见心之真体;闲中气象从容,识心之真机;淡中意趣冲夷,得心之真味。观心证道,无如此三者。

[注释]

      澄澈:河水清澈见底。

      真体:指心性的真正本源。

      气象:此指气度、气概。

[译文]

  清静的时候,意念思虑清澈,可以看出心性的本源;在闲暇中气度舒畅从容,可以发觉心中真正的玄机;在淡泊中性情谦静平和,可以体会心中真趣味。反省内心印证道理,没有比这三种方法更好的了。

 

八十八、动中真静  苦中真乐

  静中静非真静,动处静得来,才是性天之真境;乐处乐非真乐,苦中乐得来,才是心体之真机。

[注释]

      性天:天性、本性。

[译文]

    在悄然无声的环境中所得来的宁静,不能算是真正的宁静,在喧闹骚动中能保持宁静的心情,才算达到天性原本的真境界;在快乐的地方得到乐趣不能算是真正的快乐,只有在艰苦的环境中仍然能保持乐观的情趣,这种快乐才是人本性中真正快乐的境界。

 

八十九、舍己勿疑  施恩勿报

  舒己毋处其疑,处其疑,即所舒之志多愧矣;施人毋责其报,责其报,并所施之心俱非矣。

[注释]

      舍己:牺牲自己。 毋处其疑:不要犹疑不决。

[译文]

  既然要作出自我牺牲,就不要过多地计较得失而犹豫不决,过多计较得失,那么这种自我牺牲的心意就会打折扣;既然要施恩与人就不要希望得到回报,如果一定要求对方感恩图报,那么这种乐善好施的善良之心也就会变质。

 

九十、厚德积福  逸心补劳

  天薄我以福,吾厚吾德以迓之;天劳我以形,吾逸吾心以补之;天厄我以遇,吾亨吾道以通之。天且奈我何哉?

[注释]

      薄:减轻。

      迓:迎接。《左传·成公十三年》:“迓晋侯于新楚。”

      厄:穷困,危迫。《汉书·元帝纪》:“百姓仍遭凶厄。”

      亨:通。《易·坤》:“品物咸亨。”

[译文]

  上天不给我很多福分,我就多做善事培养品德来对待这种命运;上天使我的身体劳乏,我便用安逸的心情来保养我的身体;命运使我的生活陷于困窘,我就开辟我的道路来打通困境。上天又能对我怎么样呢?

 

九十一、天机最神  智巧何益

  贞士无心徼福,天即就无心处片牖其衷;憸人着意避祸,天即就着意中夺其魄。可见天之机权最神,人之智何益?

[注释]

      贞士:指意志坚定的人。

      徼福:徼,同邀,祈求。《左传·僖公四年》:“君惠徼福于敝邑之社稷,辱收寡君。”

      牖:打穿墙壁用木料做的窗子。《说文·通训定声》:“牖,旁窗也。”

       憸人:行为不正的小人。 憸:邪妄。《书·立政》:“国则罔有立政用憸人。”

[译文]

  一个志节坚贞的人,虽然并不用心去为自己求取福分,可是上天却在他无意之间引导他完成自己的心愿;阴险邪恶的小人虽然用尽心机去躲避灾祸的惩罚,可是上天却偏在他着意逃避之处夺走他的魂灵使其蒙受灾难。由此可见,上天的玄机极其奥妙、神奇莫测,人类平凡无奇的智慧在上天面前实在无计可施。

 

九十二、人生态度  晚节更重

  声妓晚景从良,一世之烟花无碍;贞妇白头失守,半生之清苦俱非。语云:“看人只看后半截。”真名言也。

[注释]

      声妓:指妓女。

      烟花:妓女的代称,指妓女的生涯。

[译文]

  歌妓、舞女在晚年的时候能够嫁人做一个良家妇女,那么过去的风尘生涯对她后来的正常生活不会有什么妨害;一个坚守节操的妇女,如果在晚年的时候耐不住寂寞而失身的话,那么她前半生的清苦守节都白费了。所以俗语说:“观察一个人的节操如何主要是看他的后半生。”这真是至理名言啊。

 

九十三、种德施惠  无位公相

  平民肯种德施惠,便是无位的公相;士夫徒贪权市宠,竟成有爵的乞人。

[注释]

      种德:行善积德。

      士夫:士大夫的简称。

      市:买卖。

[译文]

  一个平民老百姓如果愿意尽自己的能力广积恩德广施恩惠,他虽然没有公卿相国的名位,却同样受到世人景仰;那些有高官厚禄的士大夫们如果只是一味地争夺权势贪恋名声,虽然有着公卿爵位,却像一个讨饭的乞丐一样可悲。

 

九十四、积累念难  倾覆思易

  问祖宗之德泽,吾身所享者是,当念其积累之难;问子孙之福祉,吾身所贻者是,要思其倾覆之易。

[注释]

      祉:与福同义。

      贻:遗留。《魏书·张袞传》:“贻丑于来叶。”(叶:世)

[译文]

  如果问祖先给我们留下什么恩德,只要看我们现在所享幸福的厚薄就可以知道,因此应当时时感谢祖先们创造积累的艰辛;如果要问我们的子孙后代将来会享受到什么样的幸福,那么只要看我们所留下恩泽究竟有多少就可以知道,同时,要考虑到这些家业是很容易遭受衰败的厄运的。

 

九十五、君子诈善  无异小人

  君子而诈善,无异小人之肆恶;君子而改节,不及小人之自新。

[注释]

      诈善:虚伪的善行。

      肆恶:纵恣,放肆。《左传·襄公二十三年》:“不可肆也。”

[译文]

  身为君子却具有伪善的恶行,那么他们的行为与邪恶的小人作恶多端没有什么两样;行仁义的正人君子如果放弃自己的志向落入浊流,那还不如一个改过自新的小人。

 

九十六、春风解冻  和气消冰

  家人有过,不宜暴怒,不宜轻弃。此事难言,借他事隐讽之;今日不悟,俟来日再警之。如春见解冻,如和气消冰,才是家庭的型范。

[注释]

      隐讽:暗示,婉转劝人改过。

      俟:等。 型范:典型模范。

[译文]

  家里有人犯了过错,不能随便大发脾气,也不应该轻易地放弃不管。如果这件事不好直接说明其错误,可以借其他的事来提醒暗示,使他知错改正;今天不能使他醒悟,可以过一些时候再耐心劝告。就像温暖的春风化解大地的冻土,暖和的气候使冰融一样,这样才是处理家庭琐事的典范。

 

九十七、看得圆满  放得宽平

  此心常看得圆满,天下自无缺陷之世界;此心常放得宽平,天下自无险侧之人情。

[注释]

      险侧:邪恶不正。

[译文]

  如果自己内心是圆满善良的,那么世界也会变得美好而没有缺陷;如果自己内心是宽大仁厚的,那么世界也会是一个没有阴险诡计的境地。

 

九十八、坚守操履  不露锋芒

  澹泊之士,必为浓艳者所疑;检饰之人,多为放肆者所忌。君子处此,固不可少变其操履,亦不可太露其锋芒。

[注释]

      操履:操行,谓平日所操守及履行之事。

      澹泊:恬静无为。

      锋芒:比喻人的才华和锐气。

[译文]

  对名利淡泊而又有才华的人,必定会受到那些热衷于名利的人猜疑;一个生活俭朴谨慎的人,往往会遭受那些邪恶放纵之辈的妒嫉。一个坚守正道的君子,固然不应该因此而稍稍改变自己的操守,但是也不能够过于锋芒毕露。

 

九十九、逆境砺志  顺境杀人

  居逆境中,周身皆针砭药石,砥节砺行而不觉;处顺境内,眼前尽兵刃戈矛,销膏靡骨而不知。

[注释]

      针砭药石:针砭,一种用石针治病的方法。药石,泛称治病用的药物。针砭药石比喻砥砺人品德气节的良方。

      砥砺:磨刀石,此指磨练。

      膏:脂肪。

[译文]

  一个人如果生活逆境中,身边所接触到的全是犹如医治自身不足的良药,在不知不觉中磨练了我们的意志和品德;一个人如果生活在顺境中,就等在你的面前布满了看不见的刀枪戈矛,在不知不觉中消磨了人的意志,让人走向堕落。

 

一OO、富贵如火  必将自焚

  生长富贵丛中的,嗜欲如猛火,权势似烈焰。若不带些清冷气味,其火焰不至焚人,必将自烁矣。

[注释]

      嗜欲:指放纵自己对财色的嗜好。

[译文]

      生长在富豪权贵之家的人,他们的欲望像猛火一样强烈,他们的权势像烈焰一样灼人。如果不时时给他们一些清醒的观念加以调和,即使这些欲望和权势的火焰不会焚烧他人,也会将他们自己灼伤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