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菜根谭(目录)>>菜根谭(第六页)

菜根谭

(上集)

(第六页)

一O一、精诚所至  金石为开

    人心一真,便霜可飞,城可陨,金石可贯。若伪妄之人,形骸徒具,真宰已亡,对人则面目可憎,独居则形影自愧。

[注释]

      霜可飞:比喻人的真诚可以感动上天,使不可能的变为可能。

      陨:坏的意思。《淮南子·览冥》:“景公台陨。”

      真宰:天为主宰万物者,故云真宰《庄子·齐物论》:“若有真宰而特不得其眹。”

[译文]

      人的心灵只要完全真诚,那么就可以使六月下霜,使城墙哭倒,使金石贯穿。如果一个人虚伪奸邪,空有一付躯壳,真正的灵魂早已消亡,与人相处会让人觉得面目可恶,独自一个人时也会为自己的形体和灵魂感到惭愧。

 

一O二、文章恰好  人品本然

  文章做到极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人品做到极处,无有他异,只是本然。

[注释]

      本然:本来如此。

[译文]

  文章写到最美妙的境界,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表达得恰到好处;品德修炼到最高尚的境界,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表现出人最善良的本性。

 

一O三、能看得破  才认得真

  以幻迹言,无论功名富贵,即肢体亦属委形;以真境言,无论父母兄弟,即万物皆吾一体。人能看得破,认得真,才可以任天下之负担,亦可脱世间之缰锁。

[注释]

      委形:《列子 . 天瑞》:“‘吾身非吾有,孰有之哉?'曰:‘是天地之委也。'”意谓吾身之形为天地所委,非吾所自有。

      缰锁:套在马脖子上控制马行动的绳索。此处比喻人事相牵。

[译文]

  从虚幻的现象来看,不只功名富贵是假象,就连四肢五官也都是上天给予的躯壳;从真实的境界来看,不要说父母兄弟,就是万事万物也和我同为一体。所以,人要看得透彻,认得真切,才可以担负天下的重任,也才可以摆脱世间功名利禄的束缚。

 

点评: 佛陀言:“诸法因缘生,缘谢法还灭。”——————    一切皆幻

       庄子曰:“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同体。”——————   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这些都是圣人才会悟得出的道理啊!圣人不点化,我们这些凡夫还懵懵懂懂哩。

 

一O四、美味快意  享用五分

  爽口之味,皆烂肠腐骨之药,五分便无殃;快心之事,悉败身丧德之媒,五分便无悔。

[注释]

      爽口:可口。

      殃:残害。《孟子·告子下》:“不教民而用之,谓之殃民。”

[译文]

  可口的美味的山珍海味,多吃便等于伤害肠胃的毒药,如果只吃五分饱便不会受到伤害;令人满足如意的事情,也是引诱人走向身败名裂的媒介,只享受五分便不至于追悔莫及。

 

一O五、忠恕待人  养德远害

  不责人小过,不发人阴私,不念人旧恶。三者可以养德,亦可以远害。

[注释]

      过:过错、过施。

      发:揭发。

      阴私:指个人私生活的隐秘事。

      旧恶:指他人以前的过失。

[译文]

  不责备别人的小过,不揭露别人的隐秘,不记恨别人的旧仇。能够做到这三点就可以培养自己良好的品德,可以使人避免祸害。

 

一O六、持身勿轻  用心勿重

  士君子持身不可轻,轻则物能挠我,而无悠闲镇定之趣;用意不可重,重则我为物泥,而无潇洒活泼之机。

[注释]

      持身:做人的原则。

      轻:轻浮。

      泥:拘泥。

[译文]

  正人君子不可轻浮急躁,要善于把握自己,修养言行要严谨,浮躁就容易受到外物的困扰,而失去了悠闲宁静的情趣;而用心不能够太执著,太执著就会使自己受到外物的约束,因为执著是偏见和短见的同行者,太执著会失去活泼洒脱的乐趣。

 

一O七、人生百年  不可虚度

  天地有万古,此身不再得;人生只百年,此日最易过。幸生其间者,不可不知有生之乐,亦不可不怀虚生之忧。

[注释]

      万古:比喻时间长。

      虚:虚度。

[译文]

  天地能够万古长存,可是人的生命却不可再次获得新生;人的一生只有百年光景,是很容易就消逝了的。有幸生活在世界上,不能不知道拥有生命的乐趣,也不能不提醒自己不要虚度时光。

 

一O八、德怨两忘  恩仇俱泯

  怨因德彰,故使人德我,不若德怨之两忘;仇因恩立,故使人知恩,不若恩仇之俱泯。

[注释]

      彰:明显。东方朔《七谏·沉江》:“夷吾忠而名彰。”

      德:作动词,对我感恩怀德。

      泯:灭。

[译文]

  怨恨都会因为行善而更加明显,所以与其让人感谢我的德行,还不如让别人把赞扬和怨恨都忘掉;仇恨都是因为恩惠而产生的,所以与其让人知道我的恩惠,还不如让别人把恩惠和仇恨都忘掉。

 

一O九、持盈履满  君子兢兢

  老来疾病,都是壮阳招的;衰后罪孽,都是盛时造的。故持盈履满,君子尤兢兢焉。

 

[注释]

      持盈:指保守成业。

   履满:履,福禄。履满,指福寿完满。

      兢兢:小心谨慎的样子。《诗经·小雅·小旻》:“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译文]

  一个人年老时体弱多病,这都是在年轻时不注意保养身体所造成的;一个人在事业失意以后还会有恶孽缠身、遭受罪责,那都是在兴盛得意的时候埋下的祸根。所以在拥有成功和圆满的事业和生活的时候,一个君子不能不时时小心谨慎。

 

一一 O 、扶公却私  种德修身

  市私恩,不如扶公议;结新知,不如敦旧好;立荣名,不如种隐德;尚奇节,不如谨庸行。

[注释]

      市:买卖。

      扶:扶持。

      敦:厚,这里指加深。

      庸行:平常行为。

[译文]

  与其收买人心,还不如去帮助大众获得利益;与其结交很多新朋友,还不如加深与老朋友之间的友谊;标榜名声,还不如在暗中积累德行;与其追求异想天开的功绩,还不如平时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默默地做点好事。

 

一一一、公论不犯  权门不沾

  公平正论,不可犯手,一犯,则贻羞万世;权门私窦,不可著脚,一著,则玷污终身

[注释]

      犯手:违犯。

      权门:指权贵之家。《文选·陈琳·为袁绍檄豫州文》:“舆金辇璧,输货权门。”

      私窦:私门,暗指走后门。

   著脚:涉足之意。

[译文]

  凡是社会大众所公认的行为准则,千万不能去触犯,一旦触犯了,就会留下永远的耻辱;凡是权贵营私舞弊的地方,千万不能去涉足,一旦沾染上了,就会玷污一世的清名。

 

一一二、人畏不忌  不惧人毁

  曲意而使人喜,不若直躬而使人忌;无善而致人誉,不若无恶而致人毁。

[注释]

      曲意:委屈自己的意志。

      直躬:刚正不阿的行为。

[译文]

  一个人违背自己的意志去博得别人的欢心,还不如保持刚直不阿的品德让那些小人去嫉恨;一个人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善行却接受别人的称扬赞颂,还不如没有恶行劣迹却遭受小人的诋毁诽谤。

 

一一三、从容处变  剀切规友

  处父兄骨肉之变,宜从容,不宜激烈;遇朋友交游之失,宜剀切,不宜优游。

[注释]

      剀切:直接了当。

      优游:模棱两可。

[译文]

  面对父兄或骨肉至亲之间发生意料不到的变故,应该保持镇定沉着,绝不可感情用事采取激烈的态度;在与朋友的交往过程中,遇到朋友有过失,应该态度诚恳地规劝,不宜得过且过地让他错下去。

 

一一四、大处着眼  小处着手

  小处不渗漏,暗处不欺隐,末路不怠荒,才是个真正英雄。

[注释]

      怠荒:懒惰、颓丧、不上进。

[译文]

  做人处事即使在细微的地方,也不可粗心大意、疏忽遗漏;在无人所见的地方也要心地正直不做见不得人的事情,在遇到潦倒窘迫的境地时也不丧失进取之心,这样才能算是个真正的英雄好汉。

 

一一五、爱重为仇  薄极成喜

  千金难结一时之欢,一饭竟致终身之感。盖爱重反为仇,薄极翻成喜也。

[注释]

      感:感激。

[译文]

  用千金来馈赠他人,有时也难以打动人心换得一时之欢喜,相反有时候一顿饭的恩惠却能使人终身感激。这是因为有时过分的关爱反而变成仇恨,而一点小小的恩惠反而容易讨人欢心。

 

一一六、藏巧于拙  以屈为伸

  藏巧于拙,用晦而明,寓清于浊,以屈为伸,真涉世之一壶,藏身之三窟也。

[注释]

      三窟:比喻安身救命之处很多。《战国策·齐策》:“狡兔有三窟,仅得免其死耳。今君有一窟,未得高枕而卧也,请为君复凿二窟。”

[译文]

  人再聪明也不宜锋芒毕露,不妨装得笨拙一点;即使非常清楚明白也不宜过于表现,宁可用谦虚来收敛自己;志节很高也不要孤芳自赏,宁可随和一点也不要自命清高;在有能力时也不宜过于激进,宁可以退为进,也不要太过于冒进,这才是立身处世的救命法宝,明哲保身最有用的狡兔有三窟。

 

一一七、盛极必衰  居安虑患

  衰飒的景象,就在盛满中;发生的机缄,即在零落内。故君子居安宜操一心以虑患,处变当坚百忍以图成。

[注释]

      衰飒:凋落、枯萎。

      发生:生长。

      百忍:比喻极大的忍耐力。

[译文]

  凡是衰败萧瑟的景象往往很早就在繁华的盛况之中隐藏着;凡是草木的蓬勃生机也早就孕育在换季的凋零时刻。所以一个聪明的人,当自己处在顺境中平安无事时,要有防患于未然的考虑,而当自己处在动乱和灾祸中时,也要用坚忍不拔的意志来争取事业最后的成功。

 

一一八、奇人乏识  独行无恒

  惊奇喜异者,无远大之识;苦节独行者,非恒久之操。

[注释]

      恒:永久的。

[译文]

  喜欢标新立异、行为怪诞不经的人,必然不会有高深的学问和卓越的见识;一个人刻苦潜修名节、特立独行,也必然没有长久不变的操守。

 

一一九、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

  当怒火欲火正腾沸处,明明知得,又明明犯著。知的是谁?犯的又是谁?此处能猛然转念,邪魔便为真君矣。

[注释]

      真君:主宰万物的上帝。《庄子·齐物论》:“百骸九窍六藏,赅而存焉,其递相为群臣乎?其有真君在焉。”成玄英疏:“真君即真宰也。”

[译文]

  当一个人怒火燃烧或欲火上升的时候,人往往不能克制自己,明知不对,但又偏偏去违犯。知道这个道理的是谁?明知故犯的又是谁?若这时能够冷静下来,弄清问题的症结所在,在这紧要关头猛然觉悟,转变念头,那么再邪恶的魔鬼也会变成慈祥的圣人了。

 

一二O、毋形人短  毋忌人能

  毋偏信而为奸所欺,毋自任而为气所使;毋以己之长而形人之短,毋因己之拙而忌人之能。

[注释]

      自任:自负。

      形:对比。

[译文]

  一个人不要误信他人的片面之辞,而被那些奸诈的小人所欺骗,也不要自以为绝对正确而被一时的意气所驱使;不要仰仗自己的长处来比较人家的短处,不要因自己的笨拙而嫉妒别人的才能。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