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菜根谭(目录)>>菜根谭(第七页)

菜根谭

(上集)

(第七页)

一二一、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

  人之短处,要曲为弥缝,如暴而扬之,是以短攻短;人有顽固,要善为化诲,如忿而疾之,是以顽济顽。

[注释]

      曲:婉转、含蓄。

      弥缝:弥补、掩饰。

      暴:暴露、揭发。

[译文]

  当我们发现了别人的缺点时,要很委婉地为人家掩饰,如果故意暴露宣扬,是在证明自己的无知和缺德,是用自己的短处来攻击别人的短处;对于别人的执拗,要善于诱导教诲劝解,如果因为他的固执己见而怨愤或讨厌他,不仅不能使他改变固执,同时还等于用自己的固执来强化别人的固执。

 

一二二、阴者勿交  傲者勿言

  遇沉沉不语之士,且莫输心;见悻悻自好之人,应须防口。

[注释]

      输心:推心置腹。

      悻悻:很有怒气的样子。《孟子·公孙丑》“悻悻然见于其面。”

[译文]

  遇到表情阴沉不说话的人,暂时不要急着和他坦诚相交,推心置腹;遇到高傲自大自以为是的人,要谨慎自己的言行。

 

一二三、调节情绪  一张一弛

  念头昏散处,要知提醒;念头吃紧时,要知放下。不然恐去昏昏之病,又来憧憧之扰矣。

[注释]

      昏散:迷惑。

      憧憧:来往不绝的样子。《易·咸》:“憧憧往来,朋从尔思。”

[译文]

  当头脑昏沉、无精打彩时,要把精神提振起来,保持头脑的清醒敏锐;当工作繁忙压力大、心理紧张时,可以暂时将工作放下,使自己轻松一下。如果不这样注意调节自己的精神和情绪,就很容易刚克服了头脑昏沉的毛病,却又惹来了精神紧张的困扰。

 

一二四、君子之心  毫无障塞

  霁日青天,倏变为迅雷震电;疾风怒雨,倏转为朗月晴空。气机何当一毫凝滞?太虚何当一毫障塞?人心之体,亦当如是。

[注释]

      霁:雨后转晴。

      倏:忽然、迅速。

      气机:这里比喻主宰气候变化的大自然。

   太虚:有两种说法。第一种出自《庄子 . 知北游》:“是以不过乎昆仑,不游乎太虚。”成玄英疏:“昆仑是高远之山,太虚是深远之理。”第二种出自《文选 . 游天台赋》:“太虚辽廓而无阖。”注:“太虚,谓天也。”

[译文]

  晴空万里的天空,忽然间乌云密布雷电交加;转瞬之间又太阳高照或明月高挂。大自然的运行无止无息,何曾有一刻的停止,宇宙间的运动无比通畅从没有一丝阻塞。所以人的心性也要和大自然一样毫无滞塞,不被名利所阻碍。

 

一二五、智慧识魔  意志斩妖

  胜私制欲之功,有曰:识不早,力不易者;有曰:识得破,忍不过者。盖识是一颗照魔的明珠,力是一把斩魔的慧剑,两不可少也。

[注释]

      慧剑:佛家语,用智慧比喻利剑。

[译文]

  对于战胜自己的私心和克制自己欲念的功夫,有的人说由于没有认识到私心欲念的害处、也没有坚强的意志力去战胜和克服它;有的人则说明明知道私心欲念的害处,却又忍受不了它的诱惑。所以一个人的智慧是认识邪魔的法宝,坚强的意志力则是一把能斩除邪魔的利剑,要想战胜克制自己的私心欲念,智慧和意志力两者缺一不可。

 

一二六、宽而容人  不动声色

  觉人之诈,不形于言;受人之侮,不动于色。此中有无穷意味,亦有无穷受用。

[注释]

      觉:发觉、察觉。

      诈:欺骗。

      形:表形、表露。蕭统《文选序》:“情动于中而形于言。”(中:心中)

[译文]

  发觉别人在欺诈自己时,并不以言语表现自己的不满;受到别人的欺侮,也不在表情上显现出愤怒的情绪。这种处事方法中有无穷的意蕴,也含有一生受用不尽的奥妙。

 

一二七、英雄豪杰  经受锤炼

  横逆困穷,是锻炼豪杰的一副炉锤。能受其锻炼,则身心交益;不受其锻炼,则身心交损。

[注释]

      横逆:指意想不到的灾祸。

      炉锤:比喻锻练人心性的东西。

[译文]

  灾祸和穷困的境地就是锻炼英雄豪杰心性的熔炉。只要能够经受这种锻炼,那么身心才会有质的飞跃;相反,承受不了这种锻炼,那么对身心来说会是一种损害。

 

点评:好钢不怕磨砺,越磨越利,若是废铁木头那就另当别论了。

      苦难,可磨利人的思维和智慧。所以,成佛也只能是在人道,而非在福报很大的天道。其实,做人最大的好处和意  义也是在于此。

      众多的名言也说明这个道理,如:

      “不受一翻寒剌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一二八、天地父母  万物敦睦

  吾身一小天地也,使喜怒不愆,好恶有则,便是燮理的功夫;天地一大父母也,使民无怨咨,物无氛疹,亦是敦睦的气象。

[注释]

      愆:过失、错误。《尚书·伊训》:“惟兹三风十愆,卿士有一于身,家必丧。”

      燮理:调和、谐和。

      怨咨:怨恨。

      氛:恶气。《左传·襄公二十七年》:“楚氛甚恶。”

[译文]

  人们的身体就是一个小天地,如果能使自己喜怒不逾越规矩,使自己的好恶遵守一定的规则,这就是做人的一种调理谐和的功夫;天地就像是万物的父母,如果能让百姓没有怨恨和叹息,万事万物没有了灾害,大自然便能够呈现一片祥和太平的景象。

 

一二九、戒疏于虑  警伤于察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此戒疏于虑也;宁受人之欺,勿逆人之诈,此警惕于察也。二语并存,精明而浑厚矣。

[注释]

      逆:预先。诸葛亮《后出师表》:“凡事如是,难可逆见。”

[译文]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用来告诫那些思虑不周警惕性不高的人;宁可受到别人的欺骗,也不揣摩别人的机诈之心,这是用来劝戒那些警惕性过高想得太细的人。与人交往能做到这两点,便能够思虑精明且心地浑厚了。

 

一三O、明辨是非  大局为重

  毋因群疑而阻独见,毋任己意而废人言,毋私小惠而伤大体,毋借公论以快私情。

[注释]

      快:称心如意、高兴、痛快。熟语有“大快人心”。

[译文]

  不能因为大多数人的猜疑而影响自己独到的见解,不要固执己见而不听从别人的忠实良言,不要因为贪恋小的私欲而伤害了大多数人的利益,不要借公众的舆论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一三一、亲善杜谗  除恶防祸

  善人未能急亲,不宜预扬,恐来谗谮之奸;恶人未能轻去,不宜先发,恐遭媒孽之祸。

[注释]

      急:急切。

      谮:说坏话诬陷别人。《荀子·致士》:“残贼加累之谮,君子不用。”

      媒孽:借故陷害人而酿成其罪。

[译文]

  好人不能急着和他亲近,也不应当事先就去赞扬他的美德,为的是防止遭受奸邪小人的诽谤和中伤;要想摆脱坏人,不要事先揭发他的恶行,以免受到报复和陷害。

 

一三二、培养节操  磨炼本领

  青天白日的节义,自暗室屋漏中培来;旋乾转坤的经纶,自临深履薄处操出。

[注释]

      节义:指人格。

      经纶:纺织丝绸,这里指经邦治国的政治韬略。

      临深履薄:面临深渊脚踏薄冰,比喻做事非常谨慎小心。

[译文]

  大凡一种青天白日那样光明磊落的节操义举,都是在艰苦和默默无闻的环境中培养出来的;大凡一种可以扭转乾坤担当重任的本领,都是从谨慎严密的处事险境中磨炼出来的。

 

一三三、父慈子孝  伦常天性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纵做到极处,俱是合当如此,着不得一丝感激的念头。如施者任德,受者怀恩,便是路人,便成市道矣。

[注释]

      合当:应该。

      市道:交易市场。

[译文]

  父母对子女的慈爱,子女们对父母的孝顺,兄长对弟妹们友爱,弟妹们对兄长敬重,即使是用了全部爱心做到了最完美的境界,也都是理所当然,彼此间不须存有一丝感激的念头。如果施恩的人自以为是恩人,接受的人抱着感恩图报的想法,那么就是将至亲骨肉之间的关系当作了陌路人来看待,真诚的骨肉之情就会变成一种市井交易了。

 

一三四、不夸妍洁  谁能丑污

  有妍必有丑为之对,我不夸妍,谁能丑我?有洁必有污为之仇,我不好洁,谁能污我?

[注释]

      妍:美、美丽。刘知几《史通·惑经》:“明镜之照物也,妍媸必露。”

      丑:作动词。

[译文]

  天地之间的事物,有美丽必然就有丑陋行为对比,只要自己不自夸自大宣扬自己美丽,那谁又能指责我丑陋呢?有洁净的地方必然就有脏污作为对比,只要自己不宣扬自己如何洁净,那谁又能讥讽我脏污呢?

 

一三五、富多炎凉  亲多妒忌

  炎凉之态,富贵更甚于贫贱;妒忌之心,骨肉尤狠于外人。此处若不当以冷肠,御以平气,鲜不日坐烦恼障中矣。

[注释]

    冷肠:相对于热肠而言。

[译文]

  人情的冷暖、世态的炎凉,富贵之家比贫苦人家更显得明显;嫉妒、猜疑的心理,在至亲骨肉之间比外人表现得更为厉害。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用冷静的态度来解决,以平和的心态控制自己,那就会天天处在烦恼的困境中了。

 

一三六、功过要清  恩仇勿明

  功过不容少混,混则人怀惰隳之心;恩仇不可太明,明则人起携贰之志。

[注释]

      惰隳:疏懒堕落,灰心丧气。

      携贰之志:携贰,指有疑心,不相亲附。《左传·文公七年》:“亲之以德,皆股肱也,谁敢携贰。”

[译文]

  对部下的功绩和过失一点都不容混淆,如果混淆了,人们就会变得懒怠而没有上进之心;对恩惠和仇恨不能表现得过于明显,太明显了人们就容易的生怀疑背叛之心。

 

一三七、位盛危至  德高谤兴

  爵位不宜太盛,太盛则危;能事不宜尽结,尽毕则衰;行谊不宜过高,过高则谤兴而毁来。

[注释]

      爵位:指官位,君主国家所封的等级。

      行谊:合乎道义的品行。

      谤:毁谤。《史记·屈原传》:“信而见疑,忠而被谤。”(信而见疑:诚实却被人怀疑。)

[译文]

  官不可做得太大,太大了就会使自己陷于危险境地;才能和本事不能全部用尽,用尽之后就会走向衰落;言行论调不可太高,太高就容易招来毁谤和中伤。

 

一三八、阴恶祸深  阳善功小

  恶忌阴,善忌阳。故恶之显者祸浅,而隐者祸深;善之显者功小,而隐者功大。

[注释]

      阴阳:古人哲学概念。古代思想家把万事万物概括为“阴”、“阳”两个对立的范畴,如天、火、暑是阳,地、水、寒是阴。这里“阴”指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阳”指大家都能看得到的地方。

[译文]

  做坏事最忌讳是隐藏不让人知道,做好事最忌讳到处宣扬。所以显而易见的坏事所造成的灾祸较小,不为人知的坏事所造成的灾祸较大;做了善事要让别人知道的所积的功德小,在暗中默默行善不被别人知道的所积的功德才大。

 

点评:阳恶恶小,阴恶恶大;阳德德小,阴德德大。

 

一三九、以备御才  恃才败德

  德者才之主,才者德之奴。有才无德,如家无主而奴用事矣,几何不魍魉猖狂。

[注释]

      魍魉:迷信传说中的一种怪物。杜甫《崔少府高斋三十韵》:“魍魉森惨戚。”又写作“罔两”、“蝄蜽”。

      猖狂:狂妄而放肆。

[译文]

  品德是一个人才能的主人,而才能只是一个人品德的奴婢。如果一个人只有才干学识却缺乏品德修养,就好像一个家庭没有主人而由奴婢当家,这又哪能不胡作非为、狂妄嚣张的呢?

 

点评:有才无德的人作的恶通常会更大,对人类和社会所造成的危害会更甚。

 

一四O、穷寇勿追  投鼠忌器

  锄奸杜倖,要放他一条去路。若使之一无所容,譬如塞鼠穴者,一切去路都塞尽,则一切好物俱咬破矣。

[注释]

      投鼠忌器:想打老鼠又怕把东西打坏,比喻做事有所顾忌。

      杜:杜绝、阻止。李斯《谏逐客书》:“强公室,杜私门。”(公室:指王室。)

      倖:用手段谋求更高职位的人。

[译文]

  要想铲除杜绝那些邪恶奸诈之人,就要给他们一条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路径。如果使他们走投无路、无立锥之地的话,就好像堵塞老鼠洞一样,一切进出的道路都堵死了,一切好的东西也都被咬坏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