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积经

大唐三藏法师菩提流志奉 诏译

 

紧那罗授记品

紧那罗授记品第十一
   尔时复有八亿紧那罗众。大树紧那罗王以为上首。见诸阿修罗伽楼罗龙女龙王鸠盘荼干闼婆夜叉等。供养如来及闻授记已。甚生希有未曾有心。作是思量。此实希有未曾有事。以其众生不可得故。无命者故。无生者故。无有人故。无摩那婆故。无养育故。无寿者故。无有我故。亦无我所故。以诸阴故名为众生。一切诸阴亦不可得。以其界故名为众生。一切诸界亦不可得。以有入故名为众生。一切诸入亦不可得。以有业故得有果报。而彼行业亦不可得。无上菩提亦不可得。一切菩萨亦不可得。一切诸佛亦不可得。世尊虽尔而复与诸菩萨授记。以何义故。如来与诸菩萨授记示其名号。显现业报说其当来。菩萨大众复显诸佛神通之力。又复说于正法之力。亦复显现庄严佛土。宣说众生有业有报。又复说于清净佛剎。示显菩萨游诸佛国从一佛土至一佛土。复演菩萨往彼供养。亦说供养殊胜神变。又列供具微妙希有。又复说于经若干劫当得作佛。其佛住世经若干劫。其佛当有若干声闻。彼佛灭后正法住世经若干劫。何故如来舍诸众生入般涅盘。尔时大树紧那罗王。生此疑已。与八亿紧那罗众。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向佛。以偈问曰:
   我等闻佛所记已   甚生疑惑大智能
   既说授记复言空   我于二说不能解
   既说空寂离自性   法界平等无变动
   而复如来受供养   此事云何众中月
   佛既说于无有生   而复说发菩提心
   于无量智二种说   此言秘密我不解
   云何言灭不可得   而人师子说有死
   唯愿如实为记说   除断我疑令无余
   云何佛说犹如幻   又复显示生天中
   于释师子如是说   此秘密教我不解
   佛说诸法无所依   而复说依善知识
   此是世尊秘密语   我实不解人中雄
   云何说于无所堪   复教众生修诸业
   降伏怨敌天中尊   秘密之说我不解
   云何佛说性自空   复言观空得解脱
   我今于此不能解   愿无边智断我疑
   云何佛说事尽灭   复说诸法性寂灭
   我今唯愿无等等   开显此等秘密说
   云何端正修伽陀   显示诸法如虚空
   而愚痴人毁谤法   死必堕于大地狱
   大雄恒说诸天道   又复说于诸余趣
   既言此等由作业   复道无有作业者
   不可胜者所宣说   种种差别不可知
   我今于此生疑惑   唯愿世尊见除断
   既言善业无可集   复说修行得菩提
   沙门法王如是说   此亦我等不能解
   云何说法不可尽   而言谤者罪可毕
   无量智能愿开示   我于是中大有疑
   如来既说真际法   复言颠倒及施等
   无翳净眼灭罪者   此义唯愿为我说
   余无有能为我等   宣释如是所疑事
   唯有如来能断除   是故我敬一切智 
尔时世尊闻大树紧那罗王等问诸疑已。以偈答曰:
   汝言说空复授记   于此二事不能解
   诸法若是不空者   佛不为其说授记
   以何因缘如是说   诸法若有体性者
   一切常住不可转   彼应不减亦不增
   诸法体性本自空   犹如平正清净镜
   能现一切诸色像   如是当知一切法
   法界无有变异相   汝于一切供养物
   一一诸分当观察   何等分中而有相
   法界常住无变异   智者应当如是观
   诸凡夫人悉迷惑   无智能故不能解
   汝言佛说无有生   复说发心为难解
   汝等今当一心听   十力所说秘密义
   凡夫没溺生死河   亦复系心着彼处
   心常怀于想颠倒   故受生死诸苦恼
   从本已来未闻法   我若为彼定说者
   凡夫愚人于此法   转复增长诸疑惑
   彼闻菩提胜利益   其心专注于彼果
   其心又复生味着   自然胜智无能过
   汝言无灭复有死   此二我今不能知
   于此一心应谛听   我当为汝真实说
   为彼计常诸众生   是故如来说于灭
   恒见诸有皆衰坏   无有一法是常者
   汝言诸法犹如幻   复言生天怀疑者
   学人凡夫善趣等   是法不定故如幻
   如汝所言无有依   复言依止善知识
   欲求弃舍依止故   善友为说无所依
   汝言毕竟无堪能   复言有作我不解
   当观车为众分成   亦观车有所作事
   若复有人着于我   亦复取于我所为
   我为是等说无堪   虽复如是非无作
   汝言一切性自空   复疑观空得解脱
   颠倒愚痴无智者   不能了知体性空
   从于妄想分别生   虚妄攀缘故被缚
   为化如是众生故   善逝说于性非有
   如汝所说事尽灭   一切诸法性亦灭
   迷惑无智诸众生   妄分别故生渴爱
   譬如渴者见阳焰   以忆想故增长渴
   愚人复为虚妄害   于无所有起分别
   渴者妄生见水想   阳焰之处水本无
   妄想所害诸众生   于诸不净起净想
   愚痴凡夫爱所缚   彼秽恶中性无净
   譬如阳焰似水相   彼中体性实无水
   如是身中无净色   身色亦复性非净
   愚痴凡夫颠倒见   妄作净想而被缚
   虽说诸法如虚空   亦说谤者堕地狱
   愚人闻之生怖畏   智者虽闻心安隐
   世间体性自空寂   愚痴无智起我想
   彼等若闻性空教   怖畏不得更受生
   彼等毁谤妙空法   皆由计着我见故
   如人系缚于虚空   是无智人堕地狱
   我本所说诸善趣   及为世间说余道
   说有作业而不失   亦夺其执有作者
   一切诸趣犹如梦   我为汝说如是知
   梦中无有去来相   颠倒见者着去来
   我既演说有作业   十方推求无作者
   譬如猛风吹诸树   其树相触则火出
   其风及树不作念   言谓我等能出火
   虽复如是而火生   当知有业无作者
   汝言福德无积聚   复云善得菩提果
   我今真实为汝说   汝当专谛至心听
   譬如世人得长寿   其命至于百余岁
   然彼岁数无聚积   一切缘集亦如是
   汝言诸法无有尽   复言我说业可毕
   观空法者无有穷   随世法故业有尽
   我虽说有实际法   颠倒亦非实际外
   颠倒愚痴众生辈   不能了知真实际
   紧那罗王当谛听   为具智能勤进者
   一切诸相皆一相   所谓无相应当知
   若能解入于一字   我为智者说菩提
   一切诸法皆无作   此说阿字总持门
   一切菩萨之所行   无边之相我已说
   此亦能入一切法   所谓阿字总持门
   一切诸法皆寂灭   示阿字门令得入
   树紧那罗应当知   此亦阿字总持门
   一切诸法无分别   入此法门已宣说
   紧那罗王应当知   此亦阿字总持门
   一切诸法无自性   示阿字门令得入
   树紧那罗应当知   此亦阿字总持门
   一切诸法无有边   以阿字门说诸法
   紧那罗王应当知   此亦阿字总持门
   尽无尽法我已说   应说一切法无尽
   一切十方诸如来   已说无尽总持门
   一切诸法无有门   物无有故现非有
   此亦即是总持门   由是能入阿字门
   于诸不可思议法   诸佛依实能显示
   树紧那罗应当知   此亦阿字陀罗尼
   一切诸法无所趣   我为智者说菩提
   此亦即是总持门   是阿字门应当入
   一切诸法无有来   若不修者则不得
   此亦是其总持门   是阿字门应当入
   诸法假名皆当有   推其自性不可得
   此亦是其总持门   是阿字门应当入
   一切诸法无自性   推其自性不可得
   此亦是其总持门   是陀罗尼佛所说
   一切诸法不可得   以法自性无故然
   此亦是其总持门   是阿字门应当入
   树紧那罗应当听   一切诸法离思念
   此亦是其总持门   是陀罗尼善逝说
   诸佛世尊已显示   法无实故无障碍
   此亦是其总持门   当入阿字陀罗尼
   一切诸法无障碍   无有能障诸法者
   此亦是其总持门   入阿字门我已说
   一切诸法无有生   智者当知唯一相
   彼一切法无生者   当知是法无有名
   一切诸法无有生   其生本来不可得
   此亦是其总持门   是阿字门应当入
   若法无实无生者   不可睹见不可示
   诸法自性不可得   是故无有能见者
   一切诸法无有比   是故一相无有相
   譬如虚空无有等   一切诸法亦复然
   一切诸法无增减   非一非二非焦恼
   亦非是冷复非热   以非有故不可见
   无有曲相及直相   亦复无有明闇相
   亦无见闻诸相等   是无所有陀罗尼
   非是谄曲非正直   无有卷舒诸相等
   亦无瞋恚及欣喜   复无起作与寂灭
   无有入相及出相   无进无退无来往
   亦复无眠及无寤   离觉知相应当知
   非是其眼复非盲   无有能见及暗障
   亦无开相及闭相   非是调伏非不调
   非是掉动及止息   亦非世间非涅盘
   非是真实非虚妄   如是当知佛境界
   为欲调伏世间故   断除汝疑我无疑
   第一义中无人能   除断一切他疑网 
   尔时大树紧那罗王。闻佛说于总持之门。心大欣喜。既欣喜已发勇猛心。实时化作八亿重阁。此诸重阁或在树上。或莲花上。或在山上。皆是七宝之所庄严。彼诸重阁。皆以种种众宝之盖种种宝幢。而用庄严。复以种种宝花旒苏。种种杂色缯彩旒苏。而为庄饰。尔时大树紧那罗王。并及八亿紧那罗众持香山中所有水陆一切诸花。以散佛上。既散佛已。一一各升七宝重阁。遶佛三匝。复以水陆所有诸花。重散如来复遶三匝。尔时大树紧那罗王。及与八亿紧那罗众。从重阁下复遶三匝。顶礼佛足一心合掌。瞻仰世尊目不暂舍。却住一面。思念如来过去现在无量功德。尔时世尊知大树紧那罗王及八亿众深心乐欲。现微笑相。尔时慧命马胜比丘。以偈问曰:
   善逝非是无缘笑   天人所供如实说
   众睹佛笑悉怀疑   众见最胜如初月
   妙色世尊谁今日   于无二法起胜慧
   我于今日怀疑惑   唯愿人尊除我疑
   谁于佛法得净心   如来由彼现微笑
   唯愿如来为记说   言说中胜断我疑
   是时一切诸大众   若闻佛说皆欣喜
   愿除彼等诸疑惑   如佛所教皆能行
   是故最胜两足尊   除断疑惑为记说
   愿为紧那罗王等   及为一切诸众生 
尔时世尊复以偈颂答马胜言:
   善哉马胜知时问   我今为汝分别说
   由汝问故我显示   众人当得佛功德
   汝当清净专一心   听希有事勿乱意
   所谓善逝最胜智   无有障碍大知见
   紧那罗王设疑问   为利一切诸众生
   我今说彼当来果   谛听我当断汝疑
   树紧那罗八亿等   王及臣民诸眷属
   是等于我供养已   从此命终生天上
   从此已后九亿劫   流转在于人天中
   具足修习五神通   得智自在心自在
   彼于那由他佛剎   是人师子遭化生
   身处天宫而不动   恒受禅悦安隐乐
   彼于九十千万劫   在于人天流转已
   各各自于佛剎中   皆得成于无上道
   其劫号曰常照曜   于彼劫中成佛道
   此皆一生补处人   彼智能者当得佛
   彼佛国土无一人   非是修行成熟者
   皆是一生补处人   无求声闻二乘者
   一切皆是大菩萨   为世明者悉生彼
   悉是一生补处人   后当皆得成佛道
   彼土诸大菩萨众   安住弘誓大愿中
   我于无量诸佛剎   皆悉修治令清净
   彼菩萨愿甚广大   于长夜中善思量
   以其清净信乐心   各自修治已佛剎
   彼诸佛土妙庄严   远离一切诸烦恼
   其地遍有诸宫林   解脱一切诸恶道
   所有诸过及八难   彼佛国土悉皆无
   既修清净佛剎已   众生便即易调伏
   如是世尊天中天   为紧那罗说授记
   彼时一切诸大众   闻已心皆大欣喜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