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佛学书库>>大宝积经(目录)>>遮罗迦波利婆罗阇迦外道品

大宝积经

大唐三藏法师菩提流志奉 诏译

 

遮罗迦波利婆罗阇迦外道品

菩萨见实会遮罗迦波利婆罗阇迦外道品第二十四
   尔时遮罗迦波利婆罗阇迦外道八千人。见诸阿修罗迦楼罗龙女及诸龙鸠盘茶干闼婆夜叉紧那罗摩[目*侯]罗伽。空行诸天。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梵天。光音天。遍净天。广果天。净居天等。供养世尊。及闻赞叹生希有心。闻此法门便生疑虑。闻未曾法。彼外道等白佛言。瞿昙。我等闻此昔未闻法。闻已不乐遮罗迦波利婆罗阇迦外道。亦不乐在家。我于此法复生疑虑。不生敬信。都由昔来未闻此法。是故我于瞿昙沙门所亦有因缘。何以故。以沙门瞿昙作如是神通变化。作如是神通变化已。以其变化故。我等见此诸天等得微妙身。及见大众归伏瞿昙者至多。以知瞿昙善说法故。是故于瞿昙所复生微信。瞿昙复为广果天说如是法。言一切法是如来者。我等于此甚生疑虑。云何一切法名为如来。我等于瞿昙所如是生信。唯有瞿昙知我等意。如是如是。为我等说。令使我等解此所说义得离疑网。从坐而起。作是请已。世尊如是答于彼等。是以我今还问汝等。随汝意答。外道白佛。善哉瞿昙。瞿昙问我。我今当说。佛即问彼。汝等知不。云何胎入母腹。如是问已。外道答佛。瞿昙。我诸论中闻说三种因缘和合胎入母腹。父母相近生于贪染。思量欲事思故行欲。是故胎入。如是成胎。佛言。汝等外道于意云何。父母思时。彼贪为从母心起耶。外道言。不也瞿昙。佛言。可从于母思量起耶。外道言。不也瞿昙。佛言。彼贪可从父心起耶。外道言。不也瞿昙。佛言。为从于父思量起耶。外道言。不也瞿昙。佛言。于意云何。彼父贪欲可入母腹耶。外道言。不也瞿昙。佛言。于意云何。父心入母腹耶。外道言。不也瞿昙。佛言。于意云何。父分别入母腹耶。外道言。不也瞿昙。佛言。于意云何。彼胎从天终已来入母腹耶。外道言。不知也瞿昙。佛言。于意云何。彼胎为从地狱终已来入母腹耶。外道言。不知也瞿昙。佛言。于意云何。彼胎为从畜生终已来入母腹耶。外道言。不知也瞿昙。佛言。于意云何。彼胎为从饿鬼终已来入母腹耶。外道言。不知也瞿昙。佛言。于意云何。彼胎为从阿修罗终已来入母腹耶。外道言。不知也瞿昙。佛言。于意云何。彼胎可非色来入母腹耶。外道言。不知也瞿昙。佛言。于意云何。彼胎为是色来入母腹耶。外道言。不知也瞿昙。佛言。于意云何。受想行识来入母腹耶。外道言。不知也瞿昙。作是答已。佛告外道作如是言。外道。此法甚深。寂灭善说。微妙难测。非思量境界。难可显示。非汝所知。是诸外道。异见异忍异种乐欲。于非正处精进修行。于异见中决定趣向。佛言外道。若善男子善女人。遇如是善知识。于甚深法中得生眼目。外道。譬如有人患其眼根得遇良医治差眼目。以其净眼现身。能睹昔未见色。如是外道。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不具信等五根。遇善知识慧眼得净。以净慧眼得见深法。是故汝等诸外道辈。本昔长夜邪论诳惑。而作异见。于其非法取善法相。于非解脱取解脱相。于非出处生其出相。汝师自坏亦坏汝等。外道如人自盲复语余盲。我将汝去。智者当知。此等二人于其非路。必有坠落遭其辛苦。外道如是。若沙门。若婆罗门。实非导师。自称导师。实非正觉。言我正觉实不能知出世之道。言我能知。实不能见出世之道。言我能见。实不能知浅度之处。言我能知。实非教师言我是师。彼所教者是为邪教。自非正觉所教寤者亦是邪觉。实不解出言我能解。彼所教出者是为邪出。实不知道言我知道。其所示者皆是邪道。实不知浅处言我知处。其所度者反令困厄。外道。譬如牧牛人不知浅处。驱牛入水于深处而度。彼牛舍此未到彼岸。于其中流而受困厄无有救护。何以故。由牧牛人不知浅处。外道如是。汝等实非导师作导师想。其所化者反受困厄。外道。我是导师实堪化导。其所化者正化彼等。我是正觉所言不虚。我所寤者令其正寤。我是能出所言不虚。所教出者令其正出。我见出道复能示他。其所导者示其正路。我知浅处所言不虚。是以我所度者令其正度。我知教化法。是以能化他。我知佛法能觉寤他。我知出法令他得出。由我正见故。复能正示他。我知可度处故。能度于他。所将度者令得好道。汝等外道乐解脱者。我是导师今在现前。汝等应来。我能正寤具解出法。善见出道能作浅度处。汝等一心谛听善思。悉生乐愿正念现前心当流注发勤精进。为未证法令得证故。未逮得法令获得故。昔未行道令进路故。昔未到处令得到故。为未伏魔令降伏故。昔未求伴者令求伴侣故。为未得法方便令得方便故。外道。如我所说。三法和合而得受胎。我今当说。汝等外道一心谛听。当为汝等说受胎法门。外道。我言母者是其过去作业之缘我言父者。是其过去作业之因。我言干闼婆者。谓是业招识。外道。我言迦罗罗者。谓是业安置。外道。我言母腹者。业安识依处所。识住腹已生得增长。渐渐广阔。外道。譬如药草丛林依于大地而得增长渐渐广阔。外道如是。彼识入母腹已增长广阔。亦复如是。彼母腹中婴孩成长。方得产生生已渐增。既得长大行宿时性。随终来处彼过所行。此现习起彼是智知。非愚能了共住交友。常恒观察方知其性。外道谛听。彼人若从地狱终来生人中者。当有是相。智者应知其声。嘶破骡声。匆急声。怖畏声。高声浅声。小心常怖。数数战悚。其毛数竖。梦中多见大火炽然。或见山走。或见火聚。或见釜镬沸涌。或见有人执杖而走。或见己身为鉾槊所刺。或见罗剎女。或见群狗。或见群象来逐己身。或见己身驰走四方而无归处。其心少信无有亲友。外道。有如是等无量众相。我今略说如是等相。是名从地狱终来生人间。此智所知非愚能恻。外道谛听。彼人若从畜生终来生人中者。当有是相。智者应知。闇钝少智懈怠多食。乐食泥土。其性怯弱。言语不辩。乐与痴人而为知友。喜黑闇处。爱乐浊水。喜啮草木。喜以脚指剜掘于地。喜乐动头驱遣蝇虻。常喜昂头欠呿空嚼。常喜拳脚随宜卧地不避秽污。常喜空嗅喜乐裸形。常喜虚诈异言异作。多喜绮语。梦泥涂身。或梦见己身于田野食草。或梦见己身为众蛇缠绕。或梦见己身入于山谷丛林之中。外道。有如是等无量众相。我今略说如是等相。是名从畜生终来生人间。智者能知非愚能恻。外道谛听。彼人若从饿鬼终来生人中者。当有是相。智者应知。其头发黄怒目直视。常喜饥渴悭贪嫉妒喜饶饮食。喜背说人。身体饶毛眼精光赤。多思众食贪乐积集不欲割舍。不乐见善人。所见财物其心欲盗。乃至得其少许财物即便欣喜。常求财利乐不净食。见他资产便生妒嫉。复于他财生己有想。见他受用便生吝惜。闻说好食心生不乐。乃至巷路见遗落果及以五谷。便生贪心采取收敛。外道。有如是等无量众相。我今略说如是等相。是名从饿鬼中终来生人间。智者能知非愚能测。外道谛听。若从阿修罗终生人中者。当有是相。智者应知。高心我慢常喜忿怒。好乐斗诤挟怨不忘起增上慢。其身洪壮眼白如犬。齿长多露。勇健大力常乐战阵。亦喜两舌破坏他人。疏齿高心轻蔑他人。所造书论他人虽知语巧微密。亦有智力及烦恼力乐自养身。外道。有如是等无量众相。我今略说如是等相。是名从阿修罗终来生人间。智者能知非愚所测。外道谛听。若从人终还生人中者。当有是相。智者应知。其人贤直。亲近善人。毁呰恶人。好惜门望。笃厚守信。乐好名闻及以称誉。爱乐工巧。敬重智能。具惭羞耻。心性柔软识知恩养。于善友所心顺无违。好喜舍施。知人高下。善观前人有益无益善能答对领其言义。善能和合亦能乖离。善能作使宣传言语。于种种语能善通达忆持不忘。亦复能知是处非处外道。有如是等无量众相。我今略说如是等相。是名从人中终还生人间。智者能知非愚能测。外道谛听。若从天中终生人间者。当有是相。智者应知。为人端正乐好清净。喜着花鬘及以香熏。乐香涂身常喜洗浴。所乐五欲简择好者不喜于恶。喜乐音声及以歌舞。纯与上人而为交友。不与下人而为朋党。好喜楼阁高堂寝室。乐慈为道含笑不瞋。吐言柔美言语善巧令人喜悦。喜乐璎珞及好衣服严身之具。常乐出入行来畅步。所作精勤终不懈怠。外道。有如是等无量众相。我今略说如是等相。是名从天中终生于人间。此智能知非愚能测。外道。若善男子若善女人。欲超此相。应近善知识顺彼人意。彼所作者即随作之。彼善知识。令彼超度为其说法。外道。从地狱终生人间者。地狱已前作人身时。造诸过恶起瞋恚故便作杀害。以其彼业牵堕地狱。彼在地狱受种种苦。后生人间犹有习气。是人既知如是相已。必须自知我从地狱来生人间。是人为舍地狱因缘。应求善知识。遇知识已。彼善知识。为除瞋业故说慈悲。亦说慈悲相应助道。以此等行。能除彼人余残习气地狱因缘。彼善知识。或为是人说慈悲相应尸波罗蜜。断除彼人瞋恚过恶。是人修慈悲时。六波罗蜜。当得满足增长福德。外道。从畜生终来生人间者。畜生已前作人身时。修行积习愚痴之法。以习痴故便行恶业。由作彼业生畜生中。彼人本受畜生身时。与诸畜生久居住故。行畜生仪式。彼从畜生终已。由有习气畜生行法。是人得人身已。闻如是法。见己身行。应当自知。我本必从畜生中终来生人间。是人为舍畜生行故。应求知识。彼善知识。为除是人愚痴业故。说十二因缘。以是法故愚痴得除。彼善知识。或为彼人说般若波罗蜜。既闻般若波罗蜜故。彼人愚痴体性自离。作是观时便生智能。外道。从饿鬼终生人间者。饿鬼已前作人身时。修行积习悭贪之法。是人修行悭贪法故。坚持不舍。彼业力故生饿鬼中。与诸饿鬼久居住故。行饿鬼业。彼从饿鬼终已。由有习气饿鬼行法。是人得人身已。闻如是法。见己身行。应当自知。我本必从饿鬼中终来生人间。是人为舍饿鬼行故。应求知识。彼善知识。为除彼人悭贪业故。为说布施。以是法故悭贪得除。彼善知识。或为彼说与施相应助菩提法。令其悭贪悉得断除。彼善知识。或为彼人说檀波罗蜜。是人修行檀波罗蜜故。六度得满。彼善知识。或为彼人说一切法皆悉平等。是人以修法平等故。般若波罗蜜得满。以修般若波罗蜜故。流注趣向一切智处。外道。于阿修罗中终生人间者。阿修罗已前作人身时。多作善根行于憍慢。彼以慢故而作诸业。修行积习憍慢业已。彼业力故生阿修罗中。与诸修罗久居住故。行阿修罗业。从修罗终已。由有习气修罗行法。是人得人身已。闻如是法。见己身行。当须自知。我本必从修罗中终来生人间。是人为舍修罗行故。应求知识。彼善知识为除彼人憍慢业故。为说圣住处。以是法故。令彼得除憍慢之业。或为彼人说空法门。以是空法。令其彼人慢业得除。亦除吾我得无我解。或为彼说因缘和合故有诸法。以和合故而有所作。若无和合亦无所作。作是观已。慢使及业悉得除断。或为彼人说诸法一相。修行彼故般若波罗蜜得满。修般若波罗蜜满已。速证一切智终不退转。外道。于人中终生人间者。彼人昔作人身之时。修行积习十善业道。作彼业已数数修行。以彼业力还生人中。昔作人时与人久居行人仪式。今归得人。由有习气。是人得闻如是法已。应当自知。我本必从人中终已还生人中。是人为超彼习气故。应求知识。彼善知识为其彼人说无常想。以无常想令除习气。彼善知识。或为是人。说生死过涅盘至乐。闻此法已。是人能得厌生死过欣涅盘乐。彼善知识。或为是人说六波罗蜜。既得闻已。能发无上菩提之心。彼善知识。或为是人说善方便。是人以此善方便故。即能坚持六波罗蜜。速证一切智终不退转。外道。从天中终生人间者。天身已前作人身时。所修梵行布施持戒。皆希来报。是人如是修行积习作业久讫。以是业力生于天上。得生天已。与天久居行天仪式。从天终已。由有习气诸天行法。是人得人身已闻如是法。见己身行。应当自知。我本必从天中终来生人间。彼人为超天中习气。应求知识。彼善知识。教其彼人修持梵行。不期来报说于求报。是其过恶但为显说。修净梵行无所依着。得福无量。教行布施。不期来报说于求报。是其过恶但为显说。行于布施无所依着。得福无量。教行持戒。不期来报说于求报。是其过恶但为显说。受持禁戒无所依着。功德无量。彼善知识。或为彼说善巧方便。是人以此善方便故。能行六波罗蜜。行六波罗蜜已。六波罗蜜渐得满足。速证一切智终不退转。外道。从地狱终得人身者。彼应依善知识。依知识已。应听三世佛平等法。闻平等法已。应发勤精进。依城邑聚落与大众共居。具四部处更互相于。论量佛法学问难答。三世法平等得现在前。解一切法无有自性。修此解故烦恼渐除。外道。从畜生中终生人间者。彼应依善知识亲近多闻。以近多闻断除愚痴。是人虽复求多闻人及诸经论。作非有想。是人观察非有想已。自然解证无自性法。是人以此三世法平等自然现前。速证一切智。终不退转。外道。从饿鬼终生人间者。彼应依善知识修行布施。除其悭贪作诸功德。以修舍故心不积聚。是人以此三世法平等自然现前。作一相解。所言一相即是无相。是人修此无相解故。速证一切智。终不退转。外道。从阿修罗终生人间者。彼应依善知识与烦恼魔战。何者是烦恼魔。所谓憍慢。是时彼人应当观察。何者是慢。是其谁慢。谁受是慢。谁以此慢起烦恼使。谁舍此慢。是人如是推求之时。无慢可得。亦不见有人摄受慢者。彼人如是观察义故。无慢可得。无起慢者。与慢相应境界。亦不可得。亦不见有人能舍慢者。如是观已无一法可得。复作是观。以恶摄受自诳己身。他亦如是。作是观时。能见诸法悉无自性。以见诸法无自性故。见法非有。以非有故知不成就。不成就故知即不生。若不生者知彼不灭。若不生不灭者。彼非可说。若解不可说者。则非过去非现在非未来。三世不可得。若法三世不可得者。当知未曾有得有失。外道当知此是一切法平等。以此一切法平等。当知一切法是真如不变不异。如来亦真如不变不异。以一切法即是真如。是故观慢得知。是人从人中终得生人间。以有憍慢习气力故。乃至从彼地狱中终得生人间。以慢习故得知此相。若无慢习。不可得说此从人来。乃至此从地狱中来。外道。此名离慢智能。彼相要以具巧方便乃能得知。又为般若波罗蜜加持此人。方乃得知。尔时八千诸外道等。闻说此法得无生法忍。彼等得住无生忍已。从坐而起。顶礼佛足。却住一面。彼诸外道却住一面已。异口同音说偈赞曰:
   导师智力所建立   知诸道趣不由他
   知诸众生游诸趣   如见掌中庵罗果
   由诸见趣浊世间   譬如云雾障虚空
   以是群愚常流转   譬如众盲失正路
   世间为常为无常   复言有常亦无常
   又言非常非不常   譬如盲象入城行
   言世有边复无边   复言亦有亦无边
   又言非边非无边   以是流转如笼鸟
   又言即身是神我   又言离身有神我
   妄想分别所缠缚   如鸟被网心生苦
   又言自在天所化   有言非因之所生
   一切众生见取覆   譬如云雾障于月
   由如笼中卵生鸟   于诸孔中常欲出
   见取众生如是痴   于不解脱如笼鸟
   又礼梵王及世主   及礼童子并围纽
   又礼方海毘沙门   如贼被捉求诸神
   犹如贫人遇债主   求与债主立保证
   如是世间着见取   愚痴求天希欲乐
   佛见众生依真实   譬如见手掌五指
   于诸趣中受百苦   譬如群贼入牢狱
   世尊于彼生慈悲   修诸道行知诸趣
   世尊已说出狱法   如王生子放大赦
   愍世不思僧祇劫   修诸苦行得菩提
   见取所坏愚痴辈   佛令彼等得解脱
   以是善逝人师子   于诸法中得自在
   我等见取失正路   佛于见取拔我等
   以是世尊具大力   具足无畏无怨对
   众中大吼如师子   我等亦愿得彼法
   以彼能动于三界   亦以彼法普遍照
   以彼授记诸众生   亦愿我等值遇彼 
   世尊知彼诸外道等得其深信。如作微笑现瑞光明。尔时慧命马胜比丘。以偈问佛:
   佛愍世间现微笑   以见此等外道众
   唯愿如来说彼因   所现微笑有何义
   善解因者非无因   而现微笑瑞光明
   善哉能现微笑光   大众悉皆瞻仰佛
   世尊大众悉怀疑   以见善逝现笑光
   悉皆犹如观满月   瞻佛愿说微笑因
   谁于今日设胜供   谁于今日悦慈父
   谁今得住佛功德   善哉大智愿演说
   大众闻之必欣喜   皆由外道得授记
   唯愿导师普为说   于何乘中如得道
   善哉牟尼除心惑   于其疑者断疑网
   以是大众得欣喜   一向趣佛不退转 
尔时世尊以偈答马胜曰:
   善哉马胜巧知时   能问如来降怨者
   怜愍世间作是说   能问导师自然士
   我当说彼现笑事   一心谛听所作因
   汝宜欣喜听我说   今说笑义所为者
   此诸外道皆调伏   舍诸恶见住善见
   睹是世间见取恼   悉起悲心求菩提
   一切见取悉得舍   以知不浊正见故
   从我得闻无碍记   悉皆乐求一切智
   过去佛所得记已   供养大慈两足尊
   具足二亿诸佛所   以求无上菩提故
   佛所行檀亦不少   亦净持戒修禅定
   净修智能发精进   于诸群生修忍辱
   常修习六波罗蜜   简择智能求菩提
   马胜请问降怨者   发心乐求佛菩提
   彼诸苦恼由恶党   依止有恶见取中
   彼等今见胜导师   舍诸恶见悉无余
   以得真解如来教   随顺佛法起深信
   彼于当来多亿佛   皆悉供养求菩提
   于其未来星宿劫   皆得作佛同一号
   号曰普闻高名称   彼等大智度世间
   彼佛国土甚清净   种种庄严无与等
   彼离恶见众生辈   纯求菩提贤圣处
   彼国众生离恶趣   是时亦无一切难
   彼等诸佛得寿命   皆悉同寿八万岁
   众生闻彼佛名者   皆悉不退上菩提
   若有众女闻佛名   彼女皆悉得男身
   如是世尊降怨者   与诸外道所授记
   一切天人闻记彼   无不欣喜生敬信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