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积经

大唐三藏法师菩提流志奉 诏译

 

四转轮王品

四转轮王品第二十六之一
   尔时佛告净饭王言。大王。如上所说之法。系心精勤当自观察。修行勿随于他。此法乃是过去未来现在诸佛菩提。能超一切世间自在。能除一切渴爱。降伏我慢灭除罪过。一切诸法而得平等。彼非凡夫地。一切声闻所不能到。一切辟支佛非其境界。一切菩萨之所修行。一切诸佛之所证得。大王。于此法中应当安意应作是念。我当云何于天人中得为眼目。得为灯明。得为大炬。得为船筏善知水路。得为导师。得为商主。得为导首。我当云何得自度已复能度他。自既解脱令他解脱。自得安隐令他安隐。自证涅盘令他涅盘。大王当知。不应观过去世际所经豪富自在。大王。诸根如幻无满足时。亦无能满者。境界如梦于色声香味触无有厌足。大王。过去之世有转轮王。名无边称大王。彼无边称王。具足无量众宝。辇舆军众象马。无碍轮宝七宝具足。所有军乘无能坏者。于先佛所殖诸善根。意力成就随念即办。大王。彼无量称王。有所忆念无不随意。何以故。具足成就善根力故。大王。尔时无量称王作如是念。我今自试福德之力。时无量称王即作是念。以我威力。令此四天下所有树木。常有花果用之无尽。大王。彼无量称王作是念已。于四天下所有树林。花果繁茂用无穷尽。大王。无量称王复作是念。令四天下所有人民。诸所欲愿随意无违。大王。彼无量称王作是念已。四天下中一切人民。一切所愿悉得充满。大王。无量称王复作是念。我当更试善根之力。若我有福。令四天下降注香水。作是念已。于四天下寻降香雨。大王。尔时无量称王复作是念。我今当更自试福力。大王。时无量称王即作是念。若我福力。令四天下普雨妙花。作是念时。于四天下寻雨妙花。大王。尔时无量称王复作是念。我今当更自试福力。若我有福。令四天下普雨妙衣。作是念已。于四天下。寻雨天上劫贝树衣。大王。彼无量称王复作是念。我今自试福力。若我有福。令四天下普雨银雨。作是念已。于四天下寻降银雨。大王。彼无量称王复作是念。我今当更自试福力。复作是念。若我有福。令四天下普雨金雨。作是念已。于四天下寻雨金雨。何以故。无量称王所愿从意。皆由过去于一切众生修共业善。大王。尔时此阎浮提地。纵广正等一万八千由旬。当尔之时。此阎浮提有六十千万诸大城郭。大王。尔时于此阎浮提中。置立隍城名宝庄严。其城纵广十二由旬。四面平正妙巧所成。街巷庄严界分分明。于其城外有多罗树七重行列。其多罗树四宝合成。所谓金银琉璃颇梨。庄饰端严甚可爱乐。其金树者。根茎枝条悉皆是金。其叶花果悉是白银。其银树者。根茎枝条悉皆是银。其叶花果皆是黄金。毘琉璃树。根茎枝条悉是琉璃。其叶花果皆是颇梨。其颇梨树。根茎枝条悉是颇梨。其叶花果皆毘琉璃。大王。尔时彼宝庄严城周匝七重悬宝铃网。种种庄严微妙第一。复以种种众宝罗网弥覆其上。于其城外有七重宝堑彼一一堑深半由旬广一由旬。其七重堑底岸平正。八功德水清净盈满众鸟易饮。复有诸花。所谓优钵罗花。拘物头花。波头摩花。分陀利花。弥满其中。底布金沙。其堑四边周匝阶道四宝庄严。所谓金银琉璃颇梨。种种微妙甚可爱乐。彼诸阶道四宝合成。黄金为阶白银为蹬白银为阶黄金为蹬。琉璃颇梨间错上下。交互庄饰周匝栏楯。七宝所成端严无比。一一阶道有七重宝门。种种庄严微妙最上。一一阶道于其两边金芭蕉树。其堑四边周匝阶道。于其两头一一皆有七宝妙座。彼诸所有种种庄严。皆悉是彼无量称王福德所致。其宝庄严城外周匝。而有八万园林。无量称王。作此园林不起爱着我所之心。悉施众生共同受乐。是一一园有八大池。一一大池纵广半由旬。于其池中有种种华。优钵罗花。波头摩花。拘物头花。分陀利花。如是众花弥覆其上。一一池边有八阶道。一一阶道四宝所成端严殊妙。其阶道头建七宝幢门。所谓金银琉璃及马瑙等。其阶两边阎浮檀金。为芭蕉树庄饰严丽。八功德水弥满池中众鸟堪饮。其池四边植诸妙花。所谓阿提目多伽花。薝卜花。阿输伽花。拘罗婆花。波咤梨花。迦腻迦罗花。婆拘罗花。婆利师迦花。末利迦花。苏摩那花。摩楼多花。池[少/(兔-、)]师迦花。如是等陆地生花。无量称王。为令诸人受适乐故。种植如是种种妙花。是诸人民游戏其中欢娱受乐。大王。彼宝庄严城所有宝铃罗网宝多罗树。微风吹动出和雅音。譬如有人善作五种微妙音乐。其声和雅甚可爱乐。彼无量称王。所有宫城铃网宝树园林乐具。所出妙音甚可爱乐。亦复如是。大王。尔时宝庄严王城中所有人民。以彼妙音娱乐受乐。时彼宝庄严城丰乐安隐。人民充满豪富自在。处处皆有优钵罗花。波头摩花。拘物头花。分陀利花。大王。彼无量称王。又于异时复作是念。我今当往西瞿陀尼。作是念已。王及四兵俱升虚空。往瞿陀尼。王既至彼。彼诸小王皆来奉迎。各以国土奉献。大王。时无量称王于彼止住。百千万岁于彼王领。大王。彼无量称王复作是念。我今当往东弗婆提。作是念已。即与四兵俱升虚空。往弗婆提。王既至彼。彼土小王亦皆奉迎。复以国土奉上。大王。无量称王于彼止住。百千万岁于彼王领。大王。彼无量称王。复于异时作是思惟。我当往彼北郁单越。作是念已。即与四兵上升虚空。诣郁单越。王既至彼。彼诸人民欢喜归化。王于彼住多百千岁。王领受乐教已眷属。大王。彼无量称王。于彼久时。复作是念。我曾闻有三十三天住须弥顶。我今宜往忉利天上。作是念已即乘龙象。复与四兵飞升虚空。上须弥山。大王。尔时无量称王。即问御臣。汝见须弥及以大海并四天下。其事云何。御臣答王。我见须弥及大海水四天下等。悉皆旋转。犹如陶师以杖转轮。我见须弥及四天下。悉皆旋转亦复如是。王告御臣。此龙象王大行未止。大王。尔时无量称王。复更前进问御臣言。汝见须弥大海及四天下。复更云何。御臣答言。我见须弥及大海水四天下等悉皆振动。王答臣言。今将欲到须弥山顶。此龙象王小行犹未止。大王。彼无量称王。复更前行问御臣言。汝见须弥及大海水并四天下相复云何。御臣答王。我见须弥及大海水四天下等不动不转。王告臣言。此龙象王。今已到彼须弥山顶。大王。尔时无量称王及与四兵。寻即到彼须弥山顶。大王。尔时帝释遥见无量称王。欢喜来迎而作是言。善来大王。即分半座命王令坐。王即就坐。在彼天上经无量岁。与彼天主分半而治。大王。尔时无量称王。复于久时。作如是念。我今宁可退彼天主。即住其中独为天王。作是念已。无量称王及以四兵。从彼三十三天。即便退落还阎浮提宝庄严城。堕七宝园中。尔时宝庄严城中人民。出于城外至宝箧园中。见无量称王及诸四兵。从天而堕在彼园中。众人见已速疾入城。告城中人。作如是言。今有天子并及四兵。从天而来在宝箧园中。尔时宝庄严城中。复有一王名曰作爱。秉执国事。彼作爱王。闻有天子并及四兵。从天而堕在宝箧园。闻已速疾严敕四兵驾御善乘。与诸城人从宝庄严城出诣宝箧园。王及城人见无量称王怪未曾有。
   尔时作爱王。寻敕速办种种香花。末香涂香。疾至无量称王所。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长跪。向无量称王而作是言。汝为是谁。王即答言。汝于昔来。颇曾闻本无量称王以不。时作爱王及诸臣民皆云。我昔曾从先旧人闻。本有大王名无量称。王四天下。与其四兵升忉利天。无量称王即答之言。如汝所闻。无量称王即我身是。尔时无量称王。初从天下。闻彼人间饮食精气。心不爱乐不能堪忍。身体沉惛。犹如醍醐投热沙中。寻即沉没不得暂停。无量称王。于阎浮提饮食诸味不生爱乐。身心沉没亦复如是。尔时作爱王见无量称王不堪人中香气饮食。身心顿弊不能止住。便作是语。无量称王有何善言。我于来世何所传说。大王。时无量称王告作爱王言。汝今当知无量称王从昔已来。王四天下威德自在。有所须念无不随意。树林花果及随意果。能除一切众生苦恼。随诸众生所须之具皆令如意。我复又能降天香。雨天衣天花。雨银雨金。王四天下豪富自在。升忉利天。帝释分坐共治天事。贪无厌故于天退没。下阎浮提遂便终没。时无量称王告作爱王言。如上众事。汝于未来当如是说。无量称王豪富自在。贪求无厌自取命终。作是语已即便命终。佛言。大王当知。勿作异观。莫生犹豫疑惑之心。尔时无量称王。岂异人乎。我身是也。大王。是故当知诸根如幻。境界如梦。大王。如是应当系心正观。勿信于他。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常乐法自在   数数策其心
   贪欲自在中   智心应远离
   离欲自在已   住法自在中
   若能降伏心   则能伏烦恼
   若能降烦恼   即得离业道
   若离业道已   即为世间塔
   不为欲秽染   显示烦恼过
   念饶益众生   故号为支提
   闻贪欲过已   便能离贪欲
   一切智净心   故号为支提
   最胜大丈夫   念灭众生恶
   解脱彼瞋恚   故号为支提
   最胜大丈夫   念灭众生痴
   脱彼愚痴心   故号为支提
   调御天人师   念灭众生慢
   净彼众生心   故号为支提 
   菩萨见实会第十六之十六四转轮王品第二十六之二
   大王。过去有王名曰地天。如法为王名为法王。七宝具足。所谓轮宝。象宝。马宝。明珠宝。玉女宝。长者宝。主兵宝。是名七宝。大王。彼地天王父名曰地生。彼地生王临命终时。其地天最为长子。其地生命终之后。辅相大臣。灌地天顶以为大王。即为剎利灌顶大王。时地天王。既为剎利灌顶王已。于十五日月盛圆满受斋之日。沐浴洗头。剪除须鬓。及以爪甲已。着新净衣。以诸花鬘。种种璎珞。天冠臂印。环钏耳磲。庄严其身。在高楼上婇女围遶。即于东方有金轮宝。千辐不减毂辋具足。光明照耀纵广七肘纯是真金。大王。时地天王。见是事已。即作是念。我昔曾闻先旧人说。若剎利灌顶王。于十五日月圆满时受斋之日。沐浴洗头。剪除须鬓及除爪甲。着不污衣。以诸花鬘种种璎珞。天冠臂印环钏铒磲。庄严其身。在高楼上婇女围遶。若于东方有金轮宝。毂辋具足千辐不减而来应者。当知是王定当得作转轮圣王。复作是念。我今岂可作轮王耶。我今当试。大王。尔时地天王即从坐起。偏袒右肩。整理衣服。右膝着地。对轮合掌。向彼天轮作如是言。宝轮可下在地而住。作是语已。彼天宝轮从空下地住在王前。时地天王。即以妙香用涂其手。胜妙好衣以拭轮宝。以其右手接取轮宝置左手中。复以右手摩拭其轮。作如是言。汝今应当降伏东方。作是语已。时金轮宝飞升虚空左右旋转。即往东方至彼往昔转轮王道。其道平正布散诸花甚可爱乐。轮所经处皆悉平正无有高下。以王福力。河池井泉枯竭之处。八功德水悉皆盈满。一切所有树林花果枯悴之者。悉皆敷荣。已敷荣者更增郁茂。大王。尔时地天转轮圣王。即与四兵随轮而去。轮宝若住王亦随住。王所至处所有国土。大小诸王与其臣民。各以金盘盛满银粟。或以银盘盛满金粟。奉迎大王各作是言。善哉大王善来大王。此诸国土安隐丰乐人民炽盛。唯愿大王。受此国土摄化人民。我等皆当奉给左右唯愿止住。尔时地天转轮圣王。告彼诸国王及臣民等。作如是言。我今不须国土宝物。汝自受用。汝今若欲随顺我者。应离杀生。亦莫偷盗。亦莫邪淫。亦莫妄语。亦莫两舌。亦勿恶口。亦莫绮语。亦莫贪欲。亦莫瞋恚。亦莫邪见。汝等应当自住十善。亦教他人。令住十善。我则知汝归从于我受我教敕。我观汝等犹如我子。汝等常应供养父母师长。及诸沙门婆罗门等。莫作非法不善恶行。亦劝他人令行善法。若能如是。我知汝等一切国土所有人民。悉皆归从降伏于我。又复告言。汝等常应孝养父母恭敬师长及诸沙门诸婆罗门。莫作非法不善恶行。亦劝他人令行善法。若能如是。我知汝等一切国土所有人民。悉皆归从降属于我。尔时圣王及诸四兵。如是渐渐度于大海。降弗婆提过尽人境轮宝乃住。如是乃至南西北方。及郁单越悉降伏已。度彼北海尽人境已。王及轮宝还阎浮提。本宫门上在虚空中停住不动。尔时地天转轮圣王。如是降伏四天下已。还阎浮提即便止住。地天大王及与轮宝还来至此阎浮提。时彼四天下变成七宝。端严姝特。何谓七宝所谓金银琉璃颇梨车磲赤珠马瑙。尔时轮宝于四天下。周回旋转已。一切地狱畜生饿鬼八难消灭。于四天下所有一切不善恶声悉皆除灭。况有造作诸恶业者。何以故。皆是地天圣王本愿力故。又复轮宝周旋转时。四天下中不假种植。处处皆生自然粳米。净无糠[米*会]。又复轮宝天下中自然而生天树宝衣。又复轮宝周旋转时。四天下中一切病患。悉皆除愈。唯除三患。何等为三。一者求欲。二者段食。三者衰老。又复轮宝旋转之时。四天下中所有人民寿千万岁。又复轮宝周旋转时。四天下中一切人民。所有苦恼自然消灭。如是等无量无边。希有不可思议之事。出现于世。尔时地天大王。复于久时作如是念。我今于此受诸快乐。五欲众具颇更有处胜此以不。复自思念。我昔曾闻须弥顶上。有三十三天五欲资具。其事云何。尔时地天大王未除爱欲。厌恶人间所有五欲资财之具。欣彼天中上妙之乐。我今宁可往彼天上。尔时地天大王作是念已。王及四兵。忽然之顷至忉利天。尔时帝释。遥见地天大王。作如是言。善来大王。善哉大王。即分半座命王令坐。王即就坐。尔时地天在彼天上。经无量百千岁分位而治。尔时地天大王。复于久时生大贪心。作如是念。我今应当退彼天主独为天王。作是念已。即从帝释半座而堕。并及四兵。至阎浮提安隐城中。尔时地天大王。久在天上受胜妙乐心生耽乐。忽至人间不能堪受人中资具身心沉没犹如醍醐置热沙中。寻即消化莫知所在。地天大王。身心沉没不能堪忍。人中所有饮食精气亦复如是。尔时地天大王。身心疲顿。而说偈言:
   诸王大自在   不能除渴爱
   如干草遇火   是故应舍欲
   常行于淫欲   未曾满足时
   如渴饮咸水   终不能除渴
   如众流归海   终无有满足
   爱欲亦如是   曾无满足时
   如火焚草木   无有厌足时
   爱欲亦如是   终无有满足
   犹如深谷响   随声无休息
   闻声亦如是   亦无休息时
   亦如盛香箧   受香无简择
   嗅香亦如是   亦无有厌足
   如杓挠美食   终无知止足
   舌贪嗜美味   亦无于止足
   如镜现面像   亦无有厌足
   如是行欲人   于欲无厌足
   如虚空受风   未曾有厌足
   身常受诸触   终无厌足时
   如梦中饮水   终不能除渴
   意所受诸法   亦无有厌足
   贪求爱欲人   复增长爱欲
   观于诸境界   爱无厌足时
   见欲增苦恼   犹如火焚薪
   灭除诸爱欲   亦如水灭火 
   佛言大王。汝知尔时地天大王。岂异人乎。大王当知。勿作异观。地天王者即我身是。大王当知。彼地天大王。往昔之时豪富自在。贪求无厌遂便命终。何以故。诸根无厌。境无能满。诸根如镜。境如光影。诸根如幻。境界如梦。大王。应当安心此法。深自观察勿随他教。大王。此法乃是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世尊无上菩提。大王。应当远离一切豪贵。应当消竭一切渴海。倒憍慢山。远离一切衰祸。于一切法平等。非一切凡夫地。亦非声闻之所能行。又非一切缘觉境界。乃是一切菩萨所行。一切诸佛正觉所证。王当安心勿令散乱。应作是念。我当云何于未来世。一切世间天人之中。得为灯明。为炬为光。为船为导为师。得为商主为首为无上。自度度彼。自脱脱彼。自安安彼。自得涅盘。令他涅盘。大王。莫观先际所更豪富自在。大王当知。诸根如幻。无有厌足。无能满者。境界如梦。不能令满。佛言大王。过去有王名曰顶生。有大威德。有大神足。有大威势。从父乌哺沙王顶上而生。久积善根。曾见无量无数诸佛。修诸善根。于诸世尊。恭敬供养积集善本。于四天下豪贵自在。大王。时顶生王。灌顶受位七日已。得七宝具足为转轮王。何者为七。一者金轮宝。千辐不减毂辋具足。自然而有纵广七肘而来应之。二者白象宝。六牙具足七肢拄地。白如雪山自然而至。三者马宝。其色绀艳而来应之。此上象马从且至食。于四天下周遍八方。尽大海际还住本处。四者珠宝。大如人髀纯青琉璃其光照曜。周匝八方各一由旬。五者长者宝。丰饶财宝巨富无量。随王所念皆能办之自然而应。六者玉女宝。形容端正微妙第一。不长不短。不白不黑。身诸毛孔出栴檀香。口气净洁如青莲花。其舌广大出能覆面。形色细薄如赤铜鍱。身体柔软犹如无骨。冬温夏凉。其心慈悲常出软语。以手触王。即知王心所念之处。七者主兵宝。自然而出勇猛策谋武略第一。预知王心七日所念。善知四兵斗战之法。未集者令集。已集者令散。千子具足勇健端正能降怨敌。大王。尔时顶生转轮圣王。七宝具足王四天下如法化世。令四天下丰乐安隐人民炽盛。城邑聚落次第相近鸡飞相及。尔时大地一切无有沙砾荆棘。多饶众宝具足无量园林泉池。端严姝妙甚可爱乐。何以故。皆是顶生圣王安住法力。当尔之时若天若人。受欲乐中最为第一。大王。尔时顶生大王所住之城。名阿踰阇。其城东西十二由旬。南北长七由旬。其城七宝众宝罗网弥覆其上悬众宝铃。其城内外种种庄严悉皆如上。无量称王宝庄严城等无有异。亦如忉利得胜之堂。大王。顶生大王造三种殿。一名月出殿。于盛夏热时王居其中。其第二殿名毘琉璃藏。于春月时王居其中。其第三殿名日威德起。于冬寒时王居其中。尔时顶生。与玉女宝并诸婇女。前后围绕入月出殿。时身体清凉。犹如牛头栴檀涂其身体。王与眷属前后围遶。若入彼毘琉璃殿时。身心调适。犹如多摩罗叶香用涂其身。大王。其顶生大王。复与眷属婇女围遶。入彼日威德殿时。身体和暖。犹如沈水香用涂其身。入彼殿时。身体和暖亦复如是。大王。是顶生王随欲自在。令诸殿等随其时节而生乐触。随意出风。随意出雨。种种音乐随意而至。资生所须亦随意现。大王。尔时顶生。于其宫内。七日之中天雨金银。过七日已作如是念。甚奇希有不可思议。如此清净之业。所获果报随意而现充满我意。福德所致无差违也。谁有得见如是果报。于修福德而生知足。大王。顶生圣王。于阎浮提。经百千岁已。作如是念。我今于此阎浮大洲。安隐丰乐人民炽盛。悉皆归属。于我宫内七日雨宝。我今当往西瞿陀尼。作是念已。顶生大王。即与四兵上升虚空。从阎浮提渐次至彼西瞿陀尼。王既至彼。于无量百千岁。在彼王领。顶生大王。依报过人未得天报。大王。顶生圣王。于瞿陀尼。随意雨宝满其宫内。如阎浮提等无有异。大王。尔时顶生。复于后时。作如是念。我王阎浮提。丰乐安隐人民炽盛。又于宫内随意雨宝。此瞿陀尼。亦皆安隐丰乐人民炽盛。又于宫内随意雨宝。我今亦知东有大洲。名弗婆提。我今当往。作是念已。即与四兵俱升虚空。从瞿陀尼渐次而往东弗婆提。王既至彼。于弗婆提止住王领。无量千岁受五欲乐。依报过人未得天报。大王。顶生圣王。于弗婆提随意雨宝满其宫内。如阎浮提等无有异。大王。尔时顶生。复于后时作如是念。我阎浮提丰乐安隐人民炽盛。又于宫内随意雨宝。及瞿陀尼。亦皆安隐丰乐人民炽盛。亦于宫内随意雨宝。此弗婆提。皆悉安隐丰乐人民炽盛。亦于宫内随意雨宝。我今亦知北有大洲名郁单越。其中人民无我我所。虽复如此。我当往彼自试眷属。顶生大王作是念已。与其四兵俱升虚空。从弗婆提渐次而往北郁单越。王既至彼。于郁单越。无量千岁教诫眷属。复于久时作如是念。我阎浮提丰乐安隐已雨七宝。及瞿陀尼人民炽盛安隐雨宝。东弗婆提亦皆如是。随意雨宝。此郁单越悉亦安隐。我曾闻有三十三天住须弥顶。我今当往躬自观之。尔时顶生作是念已。即与四兵俱升虚空。住须弥山顶。当尔之时。释提桓因与三十三天。集善法堂论人天事。尔时帝释。遥见顶生从远而来。即出迎之。作如是言。善来大王。善来至此。即分半座命王令坐。王即就座。时顶生王坐半座时。即有十种胜事映蔽诸天何等为十。一者寿命胜天。二者容色胜天。三者名称胜天。四者受乐胜天。五者王领自在胜天。六者形貌胜天。七者音声胜天。八者香气胜天。九者食味胜天。十者细触胜天。大王。尔时顶生与彼帝释。形容相貌行动威仪等无差别。饮食衣服资生之具悉无有异。唯有视瞬为别异耳。而诸天等分别识知。天王人王二种之别。佛言大王。甚奇希有。帝释顶生人天既别。形容相貌等无有异。大王当知。福德之力其事如是。谁于福德而生足也。大王。尔时顶生在忉利天。无量千岁为增上自在。大王。尔时顶生。于四天下豪富自在。复于忉利天上豪富自在。帝释分治犹不厌足。复作是念。我今宁可独为天主。何用帝释宜应退之。大王。尔时顶生作是念已。从天退下还阎浮提。于阿踰阇城最上园中。王当下时。威光照曜遍阎浮提。一切诸方映蔽日光。亦如日出月无光明。日光在空无复光明。王光映蔽亦复如是。如日轮出映蔽月轮。顶生威光映彼日轮亦复如是。大王。尔时阿踰城人出城游观。见彼顶生并及四兵。从天而退堕其园中。彼人见已怪未曾有。即入城中遍告城人言。今有天子并及四兵。从空而下。堕彼王最上园中。大王。尔时城中王及臣民。办具种种歌舞伎乐。涂香末香。宝幢幡盖。花鬘璎珞。身体衣服悉皆清净。速疾出城诣彼园中。大王。尔时顶生从天堕时。一切大地六种震动。当尔之时。一切人中所有庄严。最胜妙香用涂其身。悉至园中顶生王所。尔时顶生。耽着天中上妙资产。不能堪忍人中资具所有香气。沉惛在地。喻如生苏醍醐投极热沙中不得停住。尔时顶生。沉惛不住亦复如是。尔时城中王及臣民内外人众。见顶生王在彼园中沉惛在地。即便问言。天为是谁。尔时顶生。即告彼王及诸人民言。汝昔曾闻有顶生大王不。尔时国王及诸人民咸皆答言。我昔曾从耆旧人所。闻有大王名曰顶生。不舍人身。将诸眷属并及四兵。而升天上。尔时顶生告诸人言。昔顶生者我身是也。我及四兵从天而堕。尔时国王。及城内外所有人众。即以偈颂。问顶生曰:
   我从旧人所   闻有威德王
   号名曰顶生   极有大名称
   已身及四兵   从此升天上
   并及诸眷属   法王如法治
   人天胜王言   无常力所害
   退天乐受苦   顶生者我是
   诸人皆合掌   顶礼大王足
   有何希有事   未来当传说
   从天而退者   受苦王说言
   汝听希有事   欣乐莫放逸
   顶生大王者   统领四天下
   受乐过天人   欲无厌致死
   于其后宫内   七日雨珍宝
   如法治天下   欲无厌而死
   与彼天帝释   分半座而坐
   恶觉所恼乱   多欲故退堕
   于其生死海   无智故沉没
   乐着五欲者   天欲无厌死
   如渴梦饮水   不能除其渴
   受五欲亦尔   终无有厌足
   智能诸众生   断除愚痴闇
   彼智者知足   正观诸有趣
   智观察有趣   慧见老病死
   断除诸渴爱   舍有趣无着
   观触如火烧   便舍于渴爱
   观受亦如是   知受是非善
   如击众音乐   根境界亦然
   圣教中调伏   能舍根自性
   一切五种入   从于名色生
   识于中分别   则生于思觉
   圣者作是观   于趣有不着
   智者慧满足   证灭如薪尽
   顶生向彼王   臣民说是已
   示诸有无常   即便取终没 
   佛告大王。汝知尔时顶生王者。岂异人乎。勿作异观。莫生疑惑。我身是也。我昔曾为顶生王时。统领人天豪贵自在。贪欲无厌而取终没。是故大王。应舍豪富憍漫自在住不放逸。若能住于不放逸行。是人即能修诸善根。大王。若不放逸者。复能入于法界平等。大王。若人能离放逸者。成就利益。大王。有为无为界。非男非女。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大王。当于此法安住自心。勿随他教。大王。此法乃是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世尊无上菩提。大王。应当远离一切豪贵。消竭一切渴海。倒憍慢山。远离一切衰祸。于一切平等。非一切凡夫地。亦非声闻之所能行。又非一切缘觉境界。乃是一切菩萨所行。一切诸佛正觉所证。王当安心。勿令散乱。应作是念。我当云何于未来世一切世间天人之中。得为灯明为炬为光为船为导为师。得为商主为首为无上。自度度彼。自脱脱彼。自安安彼。自得涅盘。令他涅盘。大王。观先际所经豪富自在。大王当知。诸根如幻。无有厌足。无能满者。境界如梦不能令满。大王。过去有王。名曰尼弥。了达诸法如法为王。重不放逸。若所作事离诸放逸。大王。是尼弥王。常观三世平等。又观一切诸法。犹如三世平等。观过去一切诸法。远离自性。观未来一切诸法。远离自性。观现在法亦复如是。远离自性。大王。彼尼弥王。观一切三世法平等已。于诸法不生取着。彼尼弥王。观一切世间。为四颠倒之所颠倒。于不净法中而起净想。于苦法中而生乐想。于无常法中而起常想。于无我法中而生我想。见世如是。便作是念。世间则坏甚大败坏。如此众生。一切诸法自性空寂而不觉知。大王。尔时尼弥王。复作如是念。我当以四摄法摄诸众生。若我四法摄众生者。是诸众生随顺于我受我言教。尔时尼弥大王。先作是方便已。即以四摄摄诸众生。摄诸众生已。尼弥大王。即教人民。一切诸法平等。作如是言。汝诸众生。一切诸法离于自性。若一切法离自性者。彼法亦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何以故。彼法自性无实故。若法离自性者。彼法亦不可说是过去未来现在。大王。尔时彼尼弥王。于彼众生所。教是三世平等法已。彼诸众生。八十千万那由他无量百千众生。得无生法忍。大王。尔时三十三天在善法堂。聚集而坐作是议言。善哉善哉。鞞提呵国人大获善利是尼弥王。解了诸法如法为王。具足方便于颠倒众生所。以善方便示不颠倒法也。尔时释提桓因在于余处。去善法堂远。即以天耳闻彼天说。闻已寻来诣善法堂就座而坐。既就座已问彼天言。汝诸天等在善法堂。何所论说。作是问已。时诸天等报帝释言。唯然天主。听我所说。我等向来集善法堂所论之事。说彼鞞提呵国人善得利益。是尼弥王。解了诸法如法为王。具足方便。于颠倒众生所。以善方便示不颠倒法也。所谓显示诸法自性。彼诸天等作是语已。尔时帝释。报诸天子作如是言。是尼弥王。具足成就不可思议善巧方便。汝等在此忉利天上。欲得见彼尼弥王不。尔时诸天咸皆同声作如是言。唯然天主。我等在此欲得见彼尼弥大王。尔时帝释天主。即告御臣名摩多梨言。汝当前来。可疾严备诸天千马宝车。往阎浮提鞞提呵国尼弥王所。说如是言。此是诸天千调马车。遣来迎王唯愿大王。升此宝车勿生怖畏。三十三天悉皆愿乐欲见大王。若上车已作如是言。大王。我今将王从何道去。诣彼天上。为从住颠倒地众生道而去。为从住不颠倒地众生道而去也。尔时摩多梨答帝释言。唯然受教。闻此语已。即便严备千调马车。自升其上。从彼忉利下阎浮提。至鞞提呵国尼弥王所。语尼弥王。作如是言。忉利诸天今送千调马车。王可升车勿生怖畏。忉利诸天愿乐见王。尔时尼弥大王。以无畏心便即登之。既升车已。摩多梨作如是言。我今将王从何道去。为从住颠倒地众生道去。为从住不颠倒地众生道去。王即报言。汝可将我从彼二道中间而去。尔时摩多梨。即将尼弥王。从颠倒地众生所。不颠倒地众生所二处而去。大王。尔时尼弥王。语摩多梨言。汝可少时停车而住。我当观彼颠倒众生所住之处。时摩多梨。即受王教。暂止马车。尔时尼弥王。于少时间。令八十千万众生。安住见实三昧中。何以故。是王于少时间。令如是众住见实三昧中。此王善习不放逸行故。令此众生住三昧者。于后悉得无生法忍。是时摩多梨。都不觉知王所为作。尔时摩多梨。又复将王到须弥顶。尔时尼弥王。遥见青茂丛林。告摩多梨言。彼林定是不颠倒众生所居之处。摩多梨言。大王。此是忉利诸天善法之堂。彼忉利天众集在堂上欲得见王。惟愿大王。勿生怖畏。当升此堂。尔时尼弥王。心不恐惧便升堂上。尔时帝释。遥见尼弥王来。即作是言。善来大王。便分半座命王令座。时尼弥王。即就帝释半座而坐。尔时帝释。即以美言共相慰问言。大王。快获善利。能令佛法炽然增长。尔时帝释。向忉利天众。作如是言。此尼弥王。成就具足不可思议善巧方便。是王于少时间。能令八十千万众生住佛法中。然摩多梨都不觉知。尔时尼弥王。即为忉利诸天。广说种种胜妙之法。利益天众已白帝释言。我今欲得还阎浮提。何以故。于阎浮提为欲护持佛正法故。帝释报言。今正是时复敕御臣摩多梨言。汝可还驾千调马车送尼弥王还归阎浮。其尼弥王。到阎浮提已。成就大悲善巧方便。令无量众生安住佛法。大王。莫作异疑。勿生异观。昔尼弥王者。我身是也。大王。当观不放逸力难可思议。尼弥大王。升帝释座尚无贪着。是故大王。于佛法中。当勤精进修不放逸。大王。何谓佛法。大王。一切诸法皆是佛法。尔时净饭王。闻此语已。即白佛言。若一切法是佛法者。一切众生亦应是佛。佛言。若不颠倒见众生者。即是其佛。大王。所言佛者。如实见众生也。如实见众生者。即是见实际。实际者即是法界。大王。法界者不可显示。但名但俗。但是俗数。但有言说。但假施设应如是观。大王。一切法无生。此是陀罗尼门。何以故。此名陀罗尼门。于此一切法。无动无摇。无取无舍。是名陀罗尼门。大王。一切诸法不灭。是陀罗尼门。何以故。不灭是陀罗尼门。于中一切法无动无摇。无取无舍彼陀罗尼门。无有相貌。无有自性。无可施设。无作无造。无来无去。无众生无命。无人无养育。非对治。无形无状。无缠无离。无秽无净。无爱无憎。无缚无解。无命者。无出无退。无得无住。无定无乱。无知非无知。非见非不见。非戒非犯。非悔非不悔。非喜非不喜。非猗非不猗。非苦非乐。非定非不定。非实非倒。非涅盘非不涅盘。非爱非离爱。非见非不见。非解脱非不解脱。非智非不智。非视非不视。非业非不业。非道非不道。大王。应当以此六十七法门。入一切法。大王。是色自体。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如是受想行识体性。亦复如是。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大王。如镜中像。非有非无。是色体性。亦复如是。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受想行识。亦复如是。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大王。譬如响声。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大王。如是色体性。亦复如是。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受想行识。亦复如是。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大王。譬如阳焰。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是色体性。亦复如是。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大王。譬如聚沫无有坚实。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是色体性。亦复如是。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大王。如是受想行识体性。亦复如是。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大王。譬如梦中梦见国中最胜女人。是梦所见。亦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是色体性。亦复如是。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如是受想行识体性。亦复如是。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大王。譬如石女梦见生子。是梦所见。亦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是色体性。亦复如是。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如是受想行识。亦复如是。非曾有非当有非今有。大王。色无所依。乃至识亦无所依。大王。譬如虚空无所依。如是大王。色无所依。乃至识亦无所依。大王。色无有生。乃至识亦无有生。大王。色无有灭。乃至识亦无有灭。大王。如涅盘界无有生亦无有灭。大王。如是色亦无生无灭。乃至识亦无生无灭。大王。譬如法界亦无生无灭。大王。如是色亦无生无灭。乃至识亦无生无灭。如是大王。一切法是如来境界。不可思议亦是如来境界。不共法亦是如来境界。不共一切凡夫境界故。是故一切声闻缘觉。不毁不赞。不得不失。非觉非不觉。非知非不知。非识非不识。非舍非不舍。非修非不修。非说非不说。非证非不证。非显示非不显示。非可闻非不可闻。何以故。大王。彼法无有如是法。可得扶举。可得摧倒。何以故。一切诸法离自性故。大王。今可于此法中而安其心。深观此法勿信于他。
   尔时净饭王作是念。于诸法中无法可得。无有如是法。得证是法号为佛者。诸法实不可得。佛为众生但假言说。尔时世尊说是法时。净饭王等七万释种。得无生法忍。尔时世尊。知诸释种得深信已。而现微笑。尔时慧命马胜比丘。以偈问曰:
   大雄尊导师   为世现微笑
   惟愿世明炬   演说微笑事
   十力一切智   何因现微笑
   愿说彼笑因   断世诸疑网
   佛为释众故   而现微笑瑞
   为诸人天众   速除诸疑网
   得闻大雄说   世间离诸疑
   其心皆欣喜   安住佛法中
   世尊诸子等   得知微笑事
   坚固住誓愿   智能必通达
   唯愿尊导师   断除大众疑
   众等除疑已   必得广大乐 
尔时世尊。以偈答马胜曰:
   我现寂灭笑   马胜当谛听
   我今如实说   释种决定智
   诸法不可得   释种皆得知
   是故于佛法   决定心安住
   名称大释种   依于无所得
   当得上菩提   晓知一切法
   人中命终已   此释种决定
   得生安乐国   面奉无量寿
   住安乐国已   无畏成菩提
   能趣十方界   供养无量佛
   安住一佛土   能供十方佛
   愍诸众生故   而求无上道
   游历诸佛国   供养彼佛等
   皆已神力到   随佛所出处
   无量僧祇劫   供养诸导师
   以种种妙供   后当成佛道
   一一成佛已   能度无量众
   令得成佛道   复化诸众生
   彼国众生辈   皆当成佛道
   彼诸世尊等   不度声闻众
   一一诸佛等   俱寿一劫岁
   彼佛正法住   无量阿僧祇
   彼佛灭度后   大智菩萨众
   持法化于世   亿岁阿僧祇
   彼诸佛子等   教化无量众
   置于无上道   说法悉空寂
   令住不放逸   修集空寂法
   能得一切智   乐不放逸事
   闻是释种趣   世尊所说者
   天人咸欣喜   志求于佛道 
   尔时世尊。告慧命舍利弗。舍利弗。此是菩萨见真实三昧。汝当为阿毘跋智诸菩萨说之。何以故。舍利弗。此三昧不可得说。而如来于彼三昧中不得一法。若不得者。彼不可觉。若不可觉者。彼则不可说。若不可说者。彼则不可知。彼不可知者。即是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之法。舍利弗。我今付嘱于汝。此是菩萨见实三昧。应当受持读诵广为显说。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住大乘者。经历十劫修行五波罗蜜。离般若波罗蜜。若复有人得闻是菩萨见实三昧者。所得福德复过于彼。若复有善男子善女人。暂得闻菩萨见真实三昧。若复有人得闻是菩萨见真实三昧已。为一人说者。此人得福复胜于彼。若复善男子善女人。经历十劫闻已为他解说。若复有人。乃至一剎那间。修此菩萨见真实三昧者。所得福德复过于彼。是故舍利弗。汝应以此菩萨见真实三昧经。为诸菩萨说教示修行。舍利弗。若修此菩萨见实三昧者。当获无生法忍。舍利弗。于此会中。我所授记无上道中诸菩萨者。悉得安住此菩萨见真实三昧中。是时一切诸菩萨。声闻天人一切大众。阿修罗干闼婆人非人等。闻佛所说。欣喜奉行。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