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般涅槃经

北凉天竺三藏昙无谶奉诏译

(第6-10卷)

 

大般涅槃经卷第六

如来**品第四之三

  善男子。是大涅槃微妙经中有四种人。能护正法建立正法忆念正法能多利益。怜愍世间为世间依安乐人天。何等为四。有人出世具烦恼**是名第一。须陀洹人。斯陀含人是名第二。阿那含人是名第三。阿罗汉人是名第四。是四种人出现于世。能多利益怜愍世间为世间依安乐人天。

  云何名为具烦恼**。若有人能奉持禁戒威仪具足建立正法。从佛所闻解其文义转为他人分别宣说。所谓少欲是道。多欲非道。广说如是八大人觉。有犯罪者教令发露忏悔灭除。善知菩萨方便所行秘密之法。是名凡夫非第八人。第八人者不名凡夫。名为菩萨不名为佛。

  第二人者名须陀洹斯陀含。若得正法受持正法从佛闻法。如其所闻闻已书写受持读诵转为他说。若闻法已不写不受不持不说。而言奴婢不净之物佛听畜者无有是处。是名第二人。如是之人未得第二第三住处名为菩萨已得受记。

  第三人者名阿那含。阿那含者诽谤正法。若言听畜奴婢仆使不净之物。受持外道典籍书论及为客尘烦恼所障。诸旧烦恼之所覆盖。若藏如来真实舍利及。为外病之所恼害。或为四大毒蛇所侵。论说我者悉无是处。若说无我斯有是处。说着世法无有是处。若说大乘相续不绝斯有是处。若所受身有八万虫亦无是处。永离**欲乃至梦中不失不净斯有是处。临终之日生怖畏者亦无是处。阿那含者为何谓也。是人不还如上所说。所有过患永不能污。往返周旋名为菩萨已得受记。不久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则名为第三人也。

  第四人者名阿罗汉。阿罗汉者断诸烦恼舍于重担。逮得己利所作已办住第十地得自在智。随人所乐种种色像悉能示现。如所庄严欲成佛道即能得成。能成如是无量功德名阿罗汉。是名四人出现于世能多利益怜愍世间为世间依安乐人天。于人天中最尊最胜犹如如来。名人中胜为归依处。

  迦叶白佛言。世尊。我今不依是四种人。何以故。如瞿师罗经中佛为瞿师罗说。若天魔梵为欲破坏变为佛像。具足庄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圆光一寻。面部圆满犹月盛明眉间毫相白踰珂雪。如是庄严来向汝者。汝当捡校定其虚实。既觉知已应当降伏。世尊。魔等尚能变作佛身况当不能作罗汉等四种之身。坐卧空中左胁出水右胁出火身出烟炎犹如火聚。以是因缘我于是中心不生信。或有所说不能禀受亦无敬念而作依止。佛言善男子。于我所说若生疑者尚不应受况如是等。是故应当善分别知是善不善可作不可作。如是作已长夜受乐。善男子。譬如偷狗夜入人舍。其家婢使若觉知者即应驱骂汝疾出去。若不出者当夺汝命。偷狗闻之即去不还。汝等从今亦应如是降伏波旬。应作是言波旬汝今不应作如是像。若故作者当以五系系缚于汝。魔闻是已便当还去。如彼偷狗更不复还。

  迦叶白佛言。世尊。如佛为瞿师罗长者说。若能如是降伏魔者。亦可得近大般涅槃。如来何必说是四人为依止处。如是四人所可言说未必可信。佛告迦叶。善男子。如我所说亦复如是非为不尔。善男子。我为声闻有肉眼者说言降魔。不为修学大乘人说。声闻之人虽有天眼故名肉眼。学大乘者虽有肉眼乃名佛眼。何以故。是大乘经名为佛乘。而此佛乘最上最胜。善男子。譬如有人勇健威猛有怯弱者常来依附。其勇健人常教怯者。汝当如是持弓执箭修学槊道长钩罥索。又复告言。夫斗战者虽如履刃不应生于怖畏之想。当视人天生轻弱想。应自生心作勇健想。或时有人素无胆勇诈作健相。执持弓刀种种器仗以自庄严。来至阵中唱呼大唤。汝于是人亦复不应生于忧怖。如是辈人若见汝时不怖畏者。当知是人不久散坏如彼偷狗。善男子。如来亦尔告诸声闻。汝等不应畏魔波旬。若魔波旬化作佛身至汝所者。汝当精勤坚固其心降伏于魔。时魔即当愁忧不乐复道而去。善男子。如彼健人不从他习。学大乘者亦复如是。得闻种种深密经典其心欣乐不生惊怖。何以故。如是修学大乘之人。已曾供养恭敬礼拜过去无量万亿佛故。虽有无量亿千魔众欲来侵娆。于是事中终不惊畏。善男子。譬如有人得阿竭陀药不畏一切毒蛇等。畏是药力故亦能消除一切毒等。是大乘经亦复如是。如彼药力不畏一切诸魔毒等。亦能降伏令更不起。

  复次善男子。譬如有龙**甚妒憋。欲害人时或以眼视或以气嘘。是故一切师子虎豹豺狼狗犬皆生怖畏。是等恶兽或闻声见形或触其身无不丧命。有善咒者以咒力故。能令如是诸恶毒龙金翅鸟等恶象师子虎豹豺狼。皆悉调善任为御乘。如是等兽见彼善咒即便调伏。声闻缘觉亦复如是。见魔波旬皆生恐怖。而魔波旬亦复不生畏惧之心犹行魔业。学大乘者亦复如是。见诸声闻怖畏魔事于此大乘不生信乐。先以方便降伏诸魔悉令调善堪任为乘。因为广说种种妙法。声闻缘觉见调魔已不生怖畏。于此大乘无上正法方生信乐。作如是言我等从今不应于此正法之中而作障碍。

  复次善男子。声闻缘觉于诸烦恼而生怖畏。学大乘者都无恐惧。修学大乘有如是力。以是因缘先所说者。为欲令彼声闻缘觉调伏诸魔非为大乘。是大涅槃微妙经典不可消伏甚奇甚特。若有闻者闻已信受。能信如来是常住法。如是之人甚为希有如优昙花。我涅槃后若有得闻如是大乘微妙经典生信敬心。当知是等于未来世百千亿劫不堕恶道。

  尔时佛告迦叶菩萨。善男子。我涅槃后当有百千无量众生。诽谤不信是大涅槃微妙经典。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是诸众生于佛灭后久近便当诽谤是经。世尊。复有何等纯善众生。当能拔济是谤法者。

  佛告迦叶。善男子。我般涅槃后四十年中于阎浮提广行流布。然后乃当隐没于地。善男子。譬如甘蔗稻米石蜜乳酥醍醐随有之处。其土人民皆言是味味中第一。或复有人纯食粟米及以稗子。是人亦言我所食者最为第一。是薄福人受业报故。若是福人耳初不闻粟稗之名。所食唯是粳粮甘蔗石蜜醍醐。是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钝根薄福不乐听闻。如彼薄福憎恶粳粮及石蜜等。二乘之人亦复如是。憎恶无上大涅槃经。或有众生其心甘乐听受是经闻已欢喜不生诽谤。如彼福人食于稻粮。

  善男子。譬如有王居在山中险难恶处。虽有甘蔗稻粮石蜜以其难得贪惜积聚。不敢啖食惧其有尽唯食粟稗。有异国王闻之怜笑。即以车载稻粮甘蔗而送与之。其王得已即便分张举国共食。民既食已皆生欢喜。咸作是言因彼王故令我得是希有之食。善男子。是四种人亦复如是。为此无上****之将。是四种中或有一人见于他方无量菩萨虽学如是大乘经典若自书写若令他书。为利养故为称誉故为了法故为依止故。为用博易其余经故。不能广为他人宣说。是故持是微妙经典送至彼方与彼菩萨。令发无上菩提之心安住菩提。而是菩萨得是经已即便广为他人演说令无量众得受如是大乘法味。皆悉是此一菩萨力所未闻经悉令得闻。如彼人民因王力故得希有食。又善男子。是大涅槃微妙经典所流布处。当知其地即是金刚。是中诸人亦如金刚。若有能听如是经者。即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随其所愿悉得成就如我今日所可宣说。汝等比丘应善受持。若有众生不能听闻如是经典。当知是人甚可怜愍。何以故。是人不能受持如是大乘经典甚深义故。

  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来灭后四十年中是大乘典大涅槃经于阎浮提广行流布。过是已后没于地者。却后久近复当还出佛言。善男子。若我正法余八十年前四十年。是经复当于阎浮提雨****雨。

  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是经典正法灭时正戒毁时。非法增长时无如法众生时。谁能听受奉持读诵。令其通利供养恭敬书写解说唯愿如来。怜愍众生分别广说令诸菩萨闻已受持。持已即得不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尔时佛赞迦叶。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善能问如是义。善男子。若有众生于熙连河沙等诸佛所发菩提心。乃能于是恶世受持如是经典不生诽谤。善男子。若有能于一恒河沙等诸佛世尊发菩提心。然后乃能于恶世中不谤是法爱乐是典。不能为人分别广说。善男子。若有众生于二恒河沙等佛所发菩提心。然后乃能于恶世中不谤是法。正解信乐受持读诵亦不能为他人广说。若有众生于三恒河沙等佛所发菩提心。然后乃能于恶世中不谤是法。受持读诵书写经卷虽为他说未解深义。若有众生于四恒河沙等佛所发菩提心。然后乃能于恶世中不谤是法。受持读诵书写经卷为他广说十六分中一分之义。虽复演说亦不具足。若有众生于五恒河沙等佛所发菩提心。然后乃能于恶世中不谤是法。受持读诵书写经卷广为人说十六分中八分之义。若有众生于六恒河沙等佛所发菩提心。然后乃能于恶世中不谤是法。受持读诵书写经卷为他广说十六分中十二分义。若有众生于七恒河沙等佛所发菩提心。然后乃能于恶世中不谤是法。受持读诵书写经卷为他广说十六分中十四分义。若有众生于八恒河沙等佛所发菩提心。然后乃能于恶世中不谤是法。受持读诵书写经卷亦劝他人令得书写。自能听受复劝他人令得听受读诵通利。拥护坚持怜愍世间诸众生故供养是经。亦劝他人令其供养恭敬尊重读诵礼拜亦复如是。具足能解尽其义味。所谓如来常住不变毕竟安乐。广说众生悉有佛**。善知如来所有法藏。供养如是诸佛等已。建立如是无上正法受持拥护。若有始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当知是人未来之世必能建立如是正法受持拥护。是故汝今不应不知未来世中护法之人。何以故。是发心者于未来世必能护持无上正法。善男子。有恶比丘闻我涅槃不生忧愁。今日如来入般涅槃何期快哉。如来在世遮我等利今入般涅槃谁复当有遮夺我者。若无遮夺我则还得如来利养。如来在世禁戒严峻今入涅槃悉当放舍。所受袈裟本为法式今当废坏如木头幡。如是等人诽谤拒逆是大乘经。善男子。汝今应当如是忆持。若有众生成就具足无量功德。乃能信是大乘经典信已受持。其余众生有乐法者。若能广为解说此经。其人闻已过去无量阿僧祇劫所作恶业皆悉除灭。若有不信是经典者。现身当为无量病苦之所恼害。多为众人所见骂辱。命终之后人所轻贱颜貌丑陋。资生艰难常不供足虽复少得粗涩弊恶。生生常处贫穷下贱诽谤正法邪见之家。若临终时或值荒乱刀兵竞起。帝王暴虐怨家仇隙之所侵**。虽有善友而不遭遇。资生所须求不能得。虽少得利常患饥渴。唯为凡下之所顾识。国王大臣悉不齿录。设复闻其有所宣说正使是理终不信受。如是之人不至善处。如折翼鸟不能飞行。是人亦尔于未来世不能得至人天善处。若复有人能信如是大乘经典。本所受形虽复粗陋。以经功德即便端正威颜色力日更增多。常为人天之所乐见。恭敬爱恋情无舍离。国王大臣及家亲属闻其所说悉皆敬信。若我声闻弟子之中欲行第一希有事者。当为世间广宣如是大乘经典。

  善男子。譬如雾露势虽欲住不过日出。日既出已消灭无余。善男子。是诸众生所有恶业亦复如是。住世势力不过得见大涅槃日。是日既出悉能除灭一切恶业。

  复次善男子。譬如有人出家剃发虽服袈裟。故未得受沙弥十戒。或有长者来请众僧。未受戒者即与大众俱共受请。虽未受戒已堕僧数。善男子。若有众生发心始学是大乘典大涅槃经。书持读诵亦复如是。虽未具足位阶十住则已堕于十住数中。或有众生是佛弟子或非弟子。若因贪怖或因利养听受是经乃至一偈。闻已不谤当知是人则为已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善男子。以是因缘我说四人为世间依。善男子。如是四人若以佛说言非佛说无有是处。是故我说如是四人为世间依。善男子。汝应供养如是四人。世尊。我当云何识知是人而为供养。

  佛告迦叶。若有建立护持正法。如是之人应从启请当舍身命而供养之。如我于是大乘经说。

   有知法者  若老若少
   故应供养   恭敬礼拜
   犹如事火  婆罗门等
   有知法者  若老若少
   故应供养   恭敬礼拜
   亦如诸天  奉事帝释

  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供养师长正应如是。今有所疑唯愿广说。若有长宿护持禁戒。从年少边咨受未闻云何是人当礼敬不。若当礼敬是则不名为持戒也。若是年少护持禁戒。从诸宿旧破戒人边咨受未闻复应礼不。若出家人从在家人咨受未闻复当礼不。然出家人不应礼敬在家人也。然佛法中年少幼小应当恭敬耆旧长宿。以是长宿先受具戒成就威仪。是故应当供养恭敬。如佛言曰其破戒者。是佛法中所不容受。犹如良田多有稊稗。又如佛说有知法者。若老若少故应供养如事帝释。如是二句其义云何。将非如来虚妄说耶。如佛言曰持戒比丘亦有所犯。何故如来而作是说。世尊。亦于余经中说听治破戒。如是所说其义未了。佛告迦叶。善男子。我为未来诸菩萨等学大乘者说如是偈。不为声闻弟子说也。善男子。如我先说正法灭已毁正戒时增长破戒。非法盛时一切圣人隐不现时。受畜奴婢不净物时。是四人中当有一人出现于世。剃除须发出家修道。见诸比丘各各受畜奴婢仆使不净之物。净与不净一切不知。是律非律亦复不识。是人为欲调伏如是诸比丘故。与共和光不同其尘。自所行处及佛行处善能别知。虽见诸人犯波罗夷默然不举。何以故。我出于世为欲建立护持正法。是故默然而不举处。善男子。如是之人为护法故虽有所犯不名破戒。

  善男子。如有国王遇病崩亡。储君稚小未任绍继。有旃陀罗丰饶财宝巨富无量多有眷属。自以强力伺国虚弱篡居王位治化未久。国人居士婆罗门等亡叛逃走远投他国。虽**谡吣酥敛挥奂峭酢;蛴谐ふ咂怕廾诺炔焕氡就痢F┤缰钍魉嫫渖词侵兴馈l雇勇尥踔涔颂优颜咧谘凹椿埂G仓铎雇勇奘芈咧畹馈8从谄呷栈鞴某钪钇怕廾拧S心芪易鞴喽ナφ摺5币园牍羯汀V钇怕廾盼攀怯镆严の蘩凑吒髯魇茄浴:未Φ庇衅怕廾胖肿魅缡鞘隆l雇勇尥醺醋魇茄浴F怕廾胖腥粑抟蝗宋沂φ摺N乙绷钪钇怕廾庞腱雇勇薰沧∈乘尥涫乱怠H粲心芾垂辔叶フ摺0牍獯搜圆恍椤V涫跛氯焐厦罡事恫凰乐R嗟惫卜侄持

  尔时有一婆罗门子。年在弱冠修治净行长发为相善知咒术。往至王所白言。大王。王所敕使我悉能为。尔时大王心生欢喜。受此童子作灌顶师。诸婆罗门闻是事已。皆生嗔恚责此童子。汝婆罗门。云何乃作旃陀罗师。尔**渫跫捶职牍胧峭印R蚬仓喂嗍薄6蓖佑锲渫跹浴N疑峒曳ɡ醋魍跏ΑH唤檀笸跷⒚苤涫酢6翊笸跤滩患住J蓖醮鹧浴N医裨坪尾磺兹暌M哟鹧浴O韧跛胁凰乐┯涛垂彩场M跹陨圃丈圃沾笫ΑN沂挡恢θ粜胝呶ㄔ赋秩ァJ鞘蓖游磐跤镆选<慈」榧仪胫畲蟪级彩持V畛际骋鸭垂舶淄酢?煸沾笫ΑS惺歉事恫凰乐M跫戎延锲涫ρ浴T坪未笫Α6烙胫畛挤掣事抖患帧6蓖痈云溆嘣佣局┯胪趿罘M跫确研媵б┓ⅰC坡臆L地无所觉知犹如死人。尔时童子立本储君还以为王。作如是言。师子御座法不应令旃陀罗升。我从昔来未曾闻见旃陀罗种而为王也。若旃陀罗治国理民无有是处。汝今应还绍继先王正法治国。尔时童子经理是已。复以解药与旃陀罗令其醒寤。既醒寤已驱令出国。是时童子虽为是事犹故不失婆罗门法。其余居士婆罗门等闻其所作叹未曾有。赞言善哉善哉仁者。善能驱遣旃陀罗王。善男子。我涅槃后护持正法诸菩萨等亦复如是。以方便力与彼破戒假名。受畜一切不净物僧同其事业。尔**腥艏腥怂涠喾附淠苤位俳疃癖惹稹<赐渌Ь蠢癜菟氖鹿┭>槭参锵ひ苑钌稀H缙渥晕抟狈奖愦又钐丛角竺俣搿N鞘鹿视π蟀酥植痪恢铩:我怨省J侨宋沃疃癖惹稹H绫送忧雇勇蕖6**腥涓垂Ь蠢癜菔侨耸苄蟀酥植痪恢铩Oの抻凶铩:我怨省R允瞧腥髦沃疃癖惹稹A钋寰簧冒惨 A鞑挤降却蟪司淅嬉磺兄钐烊斯省I颇凶印R允且蛟滴矣诰兴凳嵌省A钪钇腥怨苍尢净しㄖ恕H绫司邮科怕廾诺瘸圃尥由圃丈圃铡;しㄆ腥θ缡恰H粲腥思しㄖ擞肫平湔咄涫乱邓涤凶镎摺5敝淙俗允芷溲辍J腔しㄕ呤滴抻凶铩I颇凶印H粲斜惹鸱附湟选x慢心故覆藏不悔。当知是人名真破戒。菩萨摩诃萨为护法故虽有所犯不名破戒。何以故。以无憍慢发露悔故。善男子。是故我于经中覆相说如是偈。

   有知法者  若老若少
   故应供养   恭敬礼拜
   犹如事火  婆罗门等
   如第二天  奉事帝释

  以是因缘我亦不为学声闻人。但为菩萨而说是偈。

  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是等菩萨摩诃萨于戒极缓。本所受戒为具在不。佛言善男子。汝今不应作如是说。何以故。本所受戒如本不失。设有所犯即应忏悔悔已清净。善男子。如故堤塘穿穴有孔水则淋漏。何以故。无人治故。若有人治水则不出。菩萨亦尔。虽与破戒共作布萨受戒自恣同其僧事。所有戒律不如堤塘穿穴淋漏。何以故。若无清净持戒之人僧。则损减慢缓懈怠日**龀ぁH粲星寰怀纸渲恕<茨芫咦悴皇П窘洹I颇凶印S诔嘶赫吣嗣骸S诮浠赫卟幻骸F腥诖舜蟪诵牟恍嘎敲窘洹Nふㄒ源蟪怂栽柙 J枪势腥湎制平洳幻骸e纫镀腥追鹧浴V谏杏兴闹秩恕H玮致薰炷阎F平涑纸湓坪慰墒丁

  佛言善男子。因大涅槃微妙经典则易可知。云何因是大涅槃经可得知耶。譬如田夫种稻谷等芸除稗[禾*秀]。以肉眼观名为净田。至其成实草谷各异。如是八事能污染僧若能除却。以肉眼观则知清净。若有持戒破戒不作恶时。以肉眼观难可分别。若恶彰露则易可知。如彼稗[禾*秀]易可分别。僧中亦尔若能远离于八不净毒蛇之法是名清净。圣众福田应为人天之所供养。清净果报非是肉眼所能分别。复次善男子。如迦罗迦林其树众多。于是林中唯有一树名镇头迦。是迦罗迦树镇头迦树。二果相似不可分别。其果熟时有一女人悉皆拾取。镇头迦果才有一分。迦罗迦果乃有十分。是女不识赍来诣市而炫卖之。凡愚小儿复不别故。买迦罗迦果啖已命终。有智人辈闻是事已即问女人。姊于何处持是果来。是时女人即示方所。诸人即言。如是方所多有无量迦罗迦树。唯有一根镇头迦树。诸人知已笑而舍去。善男子。大众之中八不净法亦复如是。于是众中多有受用如是八法。唯有一人清净持戒。不受如是八不净法。而知诸人受畜非法。然与同事不相舍离。如彼林中一镇头迦树。有优婆塞见是诸人多有非法。并不恭敬供养是人。若欲供养应先问言。大德。如是八事为受畜不。佛所听不。若言佛听。如是之人得共布萨羯磨自恣不。是优婆塞如是问已。众皆答言。如是八事如来怜愍皆悉听畜。优婆塞言。祇洹精舍有诸比丘或言金银佛所听畜。或言不听有言听者。是不听者不与共住说戒自恣。乃至不共一河饮水。利养之物悉不共之。汝等云何言佛听许。佛天中天虽复受之。汝等众僧亦不应畜。若有受者乃至不应与共说戒自恣羯磨同其僧事。若共说戒自恣羯磨同僧事者。命终即当堕于地狱。如彼诸人食迦罗果已而便命终。

  复次善男子。譬如城市有卖药人。有妙甘药出于雪山。亦复多卖其余杂药昧甘相似。时有诸人咸皆欲买然不识别。至卖药所问言。汝有雪山药不。其卖药人即答言有。是人欺诈以余杂药语买者言。此是雪山甘好妙药。时买药者以肉眼故。不能善别即买持去。复作是念我今已得雪山甘药。迦叶。若声闻僧中有假名僧有真实僧。有和合僧若持戒破戒。于是众中等应供养恭敬礼拜。是优婆塞以肉眼故不能分别。喻如彼人不能分别雪山甘药。谁是持戒谁是破戒谁是真僧谁是假僧。有天眼者乃能分别。迦叶。若优婆塞知是比丘是破戒人不应给施礼拜供养。若知是人受畜八法亦复不应给施所须礼拜供养。若于僧中有破戒者。不应以被袈裟因缘恭敬礼拜。

  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善哉善哉。如来所说真实不虚我当顶受。譬如金刚珍宝异物。如佛所说是诸比丘当依四法。何等为四。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如是四法应当证知非四种人。

  佛言善男子。依法者。即是如来大般涅槃。一切佛法即是法**。是法**者即是如来。是故如来常住不变。若复有言如来无常。是人不知不见法**。若不知见是法**者不应依止。如上所说四人出世护持法者。应当证知而为依止。何以故。是人善解如来微密深奥藏故。能知如来常住不变。若言如来无常变易无有是处。如是四人即名如来。何以故是人能解如来密语及能说故。若有人能了知如来甚深密藏。及知如来常住不变。如是之人若为利养说言如来是无常者无有是处。如是之人尚可依止。何况不依是四人也。依法者即是法**。不依人者即是声闻。法**者即是如来。声闻者即是有为。如来者。即是常住。有为者即是无常。善男子。若人破戒为利养故。说言如来无常变易。如是之人所不应依。善男子。是名定义。

  依义不依语者。义者名曰觉了。觉了义者名不羸劣。不羸劣者名曰满足。满足义者。名曰如来常住不变。如来常住不变义者即是法常。法常义者即是僧常。是名依义不依语也。何等语言所不应依。所谓诸论绮饰文辞。如佛所说无量诸经。贪求无厌多奸谀谄。诈现亲附现相求利。经理白衣为其执役。又复唱言。佛听比丘畜诸奴婢不净之物。金银珍宝谷米仓库牛羊象马。贩卖求利于饥馑世怜愍子故。听诸比丘储贮陈宿手自作食不受而啖。如是等语所不应依。

  依智不依识者。所言智者即是如来。若有声闻不能善知如来功德。如是之识不应依止。若知如来即是法身。如是真智所应依止。若见如来方便之身。言是阴界诸入所摄食所长养亦不应依。是故知识不可依止。若复有人作是说者。及其经书亦不应依。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不了义经者。谓声闻乘。闻佛如来深密藏处悉生疑怪。不知是藏出大智海。犹如婴儿无所别知。是则名为不了义也。

  了义者名为菩萨。真实智慧随于自心。无碍大智犹如大人无所不知。是名了义。又声闻乘名不了义。无上大乘乃名了义。若言如来无常变易名不了义。若言如来常住不变是名了义。声闻所说应证知者名不了义。菩萨所说应证知者名为了义。若言如来食所长养是不了义。若言常住不变易者是名了义。若言如来入于涅槃如薪尽火灭名不了义。若言如来入法**者是名了义。声闻乘法则不应依。何以故。如来为欲度众生故。以方便力说声闻乘。犹如长者教子半字。善男子。声闻乘者犹如初耕未得果实。如是名为不了义也。是故不应依声闻乘。大乘之法则应依止。何以故。如来为欲度众生故。以方便力说于大乘是故应依。是名了义。如是四依应当证知。

  复次依义者。义名质直。质直者名曰光明。光明者名不羸劣。不羸劣者名曰如来。又光明者名为智慧。质直者名为常住。

  如来常者名为依法。法者名常亦名无边。不可思议不可执持不可系缚而亦可见。若有说言不可见者。如是之人所不应依。是故依法不依于人。若有人以微妙之语宣说无常。如是之言所不应依。是故依义不依于语。依智者。众僧是常无为不变。不畜八种不净之物。是故依智不依于识。若有说言识作识受无和合僧。何以故。夫和合者名无所有。无所有者云何言常。是故此识不可依止依了义者。了义者名为知足。终不诈现威仪清白。憍慢自高贪求利养。亦于如来随宜方便所说法中不生执着。是名了义。若有能住如是等中。当知是人则为已得住第一义。是故名为依了义经

  不依不了义。不了义者如经中说。一切烧燃一切无常一切皆苦一切皆空一切无我。是名不了义。何以故。以不能了如是义故。令诸众生堕阿鼻狱。所以者何。以取着故于义不了。一切烧者谓如来说涅槃亦烧。一切无常者涅槃亦无常。苦空无我亦复如是。是故名为不了义经不应依止。善男子。若有人言如来怜愍一切众生善知时宜。以知时故说轻为重说重为轻。如来观知所有弟子有诸檀越供给所须令无所乏。如是之人佛则不听受畜奴婢金银财宝贩卖市易不净物等。若诸弟子无有檀越供给所须。时世饥馑饮食难得。为欲建立护持正法。我听弟子受畜奴婢金银车乘田宅谷米卖易所须。虽听受畜如是等物要当净施笃信檀越。如是四法所应依止。若有戒律阿毗昙修多罗。不违是四亦应依止。若有说言有时非时有能护法。不能护法。如来悉听一切比丘受畜如是不净物者。如是之言不应依止。若有戒律阿毗昙修多罗中有同是说。如是三分亦不应依。我为肉眼诸众生等说是四依。终不为于有慧眼者。是故我今说是四依。法者即是法**。义者即是如来常住不变。智者了知一切众生悉有佛**。了义者了达一切大乘经典。

大般涅槃经卷第七

如来**品第四之四

  尔时迦叶白佛言。世尊。如上所说四种人等应当依耶。

  佛言。如是如是。善男子。如我所说应当依止。何以故。有四魔故。何等为四。如魔所说诸余经律能受持者。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有四种魔。若魔所说及佛所说。我当云何而得分别。有诸众生随逐魔行。复有随顺佛所教者。如是等辈复云何知。佛告迦叶。我般涅槃七百岁后。是魔波旬渐当沮坏我之正法。譬如猎师身服法衣。魔王波旬亦复如是。作比丘像比丘尼像优婆塞像优婆夷像。亦复化作须陀洹身。乃至化作阿罗汉身及佛色身。魔王以此有漏之形作无漏身坏我正法。是魔波旬坏正法时。当作是言。菩萨昔于兜率天上没来。在此迦毗罗城白净王宫。依因父母爱欲和合生育是身。若言有人生于人中为诸世间天人大众所恭敬者。无有是处。又复说言。往昔苦行种种布施头目髓脑国城妻子。是故今者得成佛道。以是因缘为诸人天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之所恭敬。若有经律作是说者。当知悉是魔之所说。

  善男子。若有经律作如是言。如来正觉久已成佛。今方示现成佛道者。为欲度脱诸众生故。示有父母依因爱欲和合而生。随顺世间作是示现。如是经律当知真是如来所说。若有随顺魔所说者是魔眷属。若能随顺佛说经律即是菩萨。

  若有说言如来生时于十方面各行七步不可信者是魔所说。

  若复有说如来出世于十方面各行七步。此是如来方便示现。是名如来所说经律。若有随顺魔所说者是魔眷属。若能随顺佛所说者。即是菩萨。若有说言菩萨生已父王使人将诣天祠。诸天见已悉下礼敬。是故名佛。复有难言天者先出。佛在于后。云何诸天礼敬于佛。作是难者。当知即是波旬所说若有经言佛到天祠。是诸天等摩醯首罗大梵天王释提桓因。皆悉合掌敬礼其足。如是经律是佛所说。若有随顺魔所说者。是魔眷属。若能随顺佛所说者即是菩萨。

  若有经律说言。菩萨为太子时。以贪心故四方娉妻。处在深宫五欲自娱欢悦受乐。如是经律波旬所说。

  若有说言菩萨久已舍离贪心妻息之属。乃至不受三十三天上妙五欲如弃涕唾。何况人欲。剃除须发出家修道。如是经律是佛所说。若有随顺魔经律者是魔眷属。若有随顺佛经律者即是菩萨。

  若有说言佛在舍卫只陀精舍。听诸比丘受畜奴婢仆使牛羊象马驴骡鸡猪猫狗。金银琉璃真珠颇梨车磲马瑙珊瑚虎珀。珂具璧玉铜铁釜鍑大小铜。盘所须之物。耕田种植贩卖市易储积谷米。如是众事。佛大慈故怜愍众生皆听畜之。如是经律悉是魔说若有说言佛在舍卫只陀精舍那梨楼鬼所住之处。尔时如来因婆罗门字羖羝德。及波斯匿王说言。比丘不应受畜金银琉璃颇梨真珠车磲玛瑙珊瑚虎珀珂具璧玉。奴婢仆使童男童女。牛羊象马驴骡鸡猪猫狗等兽。铜铁釜鍑。大小铜槃。种种杂色床敷卧具。资生所须。所谓屋宅耕田种殖贩卖市易。自手作食自磨自舂。治身咒术调鹰方法。仰观星宿推步盈虚。占相男女解梦吉凶。是男是女非男非女。六十四能复有十八。惑人咒术种种工巧。或说世间无量俗事。散香末香涂香薰香。种种花鬘治发方术。奸伪谄曲贪利无厌。爱乐愦闹戏笑谈说。贪嗜鱼肉和合毒药治押香油。捉持宝盖及以革屣。造扇箱箧种种画像。积聚谷米大小麦豆及诸果蓏。亲近国王王子大臣及诸女人。高声大笑或复默然。于诸法中多生疑惑。多语妄说长短好丑或善不善。好着好衣。如是种种不净之物。于施主前躬自赞叹。出入****不净之处。所谓沽酒**女博弈。如是之人我今不听在比丘中。应当休道还俗役使。譬如稗[禾*秀]悉灭无余。当知是等经律所制。悉是如来之所说也。若有随顺魔所说者是魔眷属。若有随顺佛所说者即是菩萨。

  若有说言菩萨为欲供养天神故入天祠。所谓梵天大自在天。违陀天迦旃延天。所以入者。为欲调伏诸天人故。若言不尔。无有是处。若言菩萨不能入于外道邪论。知其威仪文章伎艺。仆使斗诤不能和合。不为男女国王大臣之所恭敬。又亦不知和合诸药。以不知故乃名如来。如其知者是邪见辈。又复如来于怨亲中其心平等。如以刀割及香涂身。于此二人不生增益损减之心。唯能处中故名如来。如是经律当知是魔之所说也。

  若有说言菩萨如是示入天祠。外学法中出家修道。示现知其威仪礼节。能解一切文章伎艺。示入书堂伎巧之处。能善和合仆使斗诤。于诸大众童男童女后宫妃后人民长者婆罗门等王及大臣贫穷等中最尊最上。复为是等之所恭敬。亦能示现如是等事。虽处诸见不生爱心。犹如莲花不受尘垢。为度一切诸众生故。善行如是种种方便随顺世法。如是经律当知即是如来所说。若有随顺魔所说者是魔眷属。若能随顺佛所说者是大菩萨。若有说言如来为我解说经律。若恶法中轻重之罪及偷兰遮其**皆重。我等律中终不为之。我久忍受如是之法。汝等不信我当云何自舍己律就汝律耶。汝所有律是魔所说。我等经律是佛所制。如来先说九部法印。如是九印印我经律。初不闻有方等经典。一句一字如来所说。无量经律何处有说方等经耶。如是等中未曾闻有十部经名。如其有者。当知必定调达所作。调达恶人以灭善法造方等经我等不信。如是等经是魔所说。何以故。破坏佛法相是非故。如是之言。汝经中有我经中无。我经律中如来说言。我涅槃后恶世当有不正经律。所谓大乘方等经典。未来之世当有如是诸恶比丘。我又说言。过九部经有方等典。若有人能了知其义。当知是人正了经律。远离一切不净之物。微妙清净犹如满月。若有说言如来虽为一一经律说如恒河沙等义味。我律中无将知为无。如其有者。如来何故于我律中而不解说。是故我今不能信受。当知是人则为得罪。是人复言。如是经律我当受持。何以故。当为我作知足少欲断除烦恼智慧涅槃善法因故。如是说者非我弟子。

  若有说言如来为欲度众生故说方等经。当知是人真我弟子。若有不受方等经者。当知是人非我弟子。不为佛法而出家也。即是邪见外道弟子。如是经律是佛所说。若不如是是魔所说。若有随顺魔所说者是魔眷属。若有随顺佛所说者即是菩萨。

  复次善男子。若有说言如来不为无量功德之所成就。无常变异以得空法。宣说无我不顺世间。如是经律名魔所说。

  若有人言如来正觉不可思议。亦为无量阿僧祇等功德所成。是故常住无有变异。如是经律是佛所说。若有随顺魔所说者是魔眷属。若有随顺佛所说者即是菩萨。

  复有人言。或有比丘实不毁犯波罗夷罪。众人皆谓犯波罗夷。如断多罗树。而是比丘实无所犯。何以故。我常说言。四波罗夷。若犯一者。犹如析石不可还合。若有自说得过人法。是则名为犯波罗夷。何以故。实无所得诈现得相故。如是之人退失人法。是名波罗夷。所谓若有比丘少欲知足。持戒清净住空闲处。若王大臣见是比丘。生心念言谓得罗汉。即前赞叹恭敬礼拜。复作是言。如是大师。舍是身已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比丘闻已即答王言。我实未得沙门道果。王莫称我已得道果。唯愿大王。勿为我说不知足法。不知足者乃至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默然受。我今若当默然受者。当为诸佛之所呵责。知足之行诸佛所赞。是故我欲终身欢乐奉修知足。又知足者。我定自知未得道果。王称我得。我今不受。故名知足。时王答言。大师实得阿罗汉果如佛无异。尔**渫跗战孕婺谕馊嗣裰泄蟆Oち罱灾蒙趁殴J枪氏塘钜磺形耪摺P纳葱殴┭鹬亍H缡潜惹鹫媸氰笮星寰恢恕R允且蛟灯樟钪钊说么蟾5隆6潜惹鹗挡换俜覆抟淖铩:我怨省G叭俗陨断仓脑尢竟┭省H缡潜惹鸬庇泻巫铩H粲兴笛允侨说米铩5敝蔷悄怠

  复有比丘说佛秘藏甚深经典。一切众生皆有佛**。以是**故断无量亿诸烦恼结。即得成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除一阐提。若王大臣作如是言。比丘汝当作佛不作佛耶。有佛**不。比丘答言。我今身中定有佛**。成以不成未能审之。王言。大德。如其不作一阐提者必成无疑。比丘言尔实如王言。是人虽言定有佛**。亦复不犯波罗夷也。复有比丘。即出家时作是思惟。我今必定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之人虽未得成无上道果。已为得福无量无边不可称计。假使有人当言是人犯波罗夷。一切比丘无不犯者。何以故。我于往昔八十亿劫。常离一切不净之物。少欲知足威仪成就。善修如来无上法藏。亦自定知身有佛**。是故我今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名为佛有大慈悲。如是经律是佛所说。若有不能随顺是者是魔眷属。若能随顺是大菩萨。

  复有说言无四波罗夷十三僧残二不定法三十舍堕九十一堕四忏悔法众多学法七灭诤等。无偷兰遮五逆等罪及一阐提。若有比丘犯如是等堕地狱者。外道之人悉应生天。何以故。诸外道等无戒可犯。是故如来示现怖人故说斯戒。若言佛说我诸比丘若欲行**。应舍法服着俗衣裳然后行**。复应生念**欲因缘非我过咎。如来在世亦有比丘习行**欲得正解脱。或命终后生于天上。古今有之非独我作。或犯四重。或犯五戒。或行一切不净律仪。犹故而得真正解脱。如来虽说犯突吉罗如忉利天日月岁数八百万岁堕在地狱。亦是如来示现怖人。言波罗夷至突吉罗轻重无差。是诸律师妄作此言言是佛制。毕定当知非佛所说。如是言说是魔经律。若复说言。于诸戒中若犯小戒。乃至微细当受苦报无有齐限。如是知已防护自身如龟藏六。若有律师复作是言。凡所犯戒都无罪报。如是之人不应亲近。如佛所说。

   若过一法  是名妄语
   不见后世    无恶不造

  是故不应亲近是人。我佛法中清净如是。况复有犯偷兰遮罪或犯僧残及波罗夷而非罪耶。是故应当深自防护如是等法。若不守护更以何法名为禁戒。我于经中亦说。有犯四波罗夷乃至微细突吉罗等。应当苦治众生。若不护持禁戒。云何当得见于佛**。一切众生虽有佛**。要因持戒然后乃见。因见佛**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九部经中无方等经。是故不说有佛**也。经虽不说当知实有。若作是说。当知是人真我弟子。

  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上所说一切众生有佛**者。九部经中所未曾闻。如其说有。云何不犯波罗夷耶。

  佛言。善男子。如汝所说。实不毁犯波罗夷也。善男子。譬如有人说言大海唯有七宝无八种者。是人无罪。若有说言九部经中无佛**者。亦复无罪。何以故。我于大乘大智海中说有佛**。二乘之人所不知见。是故说无不得罪也。如是境界诸佛所知。非是声闻缘觉所及。善男子。若人不闻如来甚深秘密藏者。云何当知有佛**耶。何等名为秘密之藏。所谓方等大乘经典。善男子。有诸外道。或说我常。或说我断。如来不尔。亦说有我。亦说无我。是名中道。若有说言佛说中道一切 众 生悉有佛**。烦恼覆故不知不见。是故应当勤修方便断坏烦恼。若有能作如是说者。当知是人不犯四重。若不能作如是说者。是则名为犯波罗夷。若有说言我已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以有佛**故。有佛**者必定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是因缘我今已得成就菩提。当知是人则名为犯波罗夷罪。何以故。虽有佛**以未修习诸善方便。是故未见。以未见故不能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善男子。以是义故佛法甚深不可思议。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有王问言。云何比丘堕过人法。

  佛告迦叶。若有比丘。为利养故。为饮食故。作诸谀谄奸**壅T坪蔚绷钪钍兰淙硕ㄊ抵沂瞧蚴恳病R允且蛟盗钗掖蟮美H缡潜惹鸲嘤蕹展省3ひ钩D钗沂滴吹盟纳趁殴T坪蔚绷钪钍兰淙宋轿乙训谩8吹痹坪瘟钪钣牌湃牌乓牡取O坦仓肝易魅缡茄浴J侨烁5抡媸鞘ト恕H缡撬嘉U罄俏蠓āP欣闯鋈虢拱蚕辍V闯忠虏Р皇恰6雷沾θ绨⒙藓骸A钍兰淙讼套魇茄浴H缡潜惹鹕坪玫谝弧>诳嘈行藜琶鸱āR允且蛟滴业贝蟮妹磐降茏印V钊艘嗟贝笾鹿┭路澄跃咭揭A疃嗯司茨畎亍H粲斜惹鸺氨惹鹉帷W魅缡鞘露楣朔ā8从斜惹鹞⑽奚险ㄗ】占糯Α7前⒙藓憾钊宋绞锹藓骸J呛帽惹稹J巧票惹稹<啪脖惹稹A钗蘖咳松谛判摹R源艘蛟滴业梦蘖恐畋惹鸬纫晕焓簟R蚴堑媒唐平浔惹鸺坝牌湃ち畛纸洹R允且蛟到⒄ā9庋锶缋次奚洗笫隆?苑降却蟪朔ɑ6韧岩磺形蘖恐谏I平馊缋此稻汕嶂刂濉8囱晕医褚嘤蟹**。有经名曰如来秘藏。于是经中我当必定得成佛道。能尽无量亿烦恼结。广为无量诸优婆塞。说言汝等尽有佛**。我之与汝俱当安住如来道地。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尽无量亿诸烦恼结。作是说者。是人不名堕过人法。名为菩萨。若言有犯突吉罗者。忉利天上日月岁数八百万岁。堕地狱中受诸罪报。何况故犯偷兰遮罪。此大乘中若有比丘犯偷兰遮不应亲近。何等名为大乘经中偷兰遮罪。若有长者造立佛寺。以诸花鬘用供养佛。有比丘见花贯中缕不问辄取犯偷兰遮。若知不知亦如是犯。若以贪心破坏佛塔犯偷兰遮。如是之人不应亲近。若王大臣见塔朽故。为欲修补供养舍利。于是塔中或得珍宝即寄比丘。比丘得已自在而用。如是比丘名为不净多起斗诤。善优婆塞不应亲近供养恭敬。如是比丘名为无根。名为二根。名不定根。不定根者欲贪女时身即为女。欲贪男时身即为男。如是比丘名为恶根。不名为男。不名为女。不名出家。不名在家。如是比丘不应亲近供养恭敬。于佛法中沙门法者。应生悲心覆育众生。乃至蚁子应施无畏。是沙门法。远离饮酒乃至嗅香。是沙门法。不得妄语乃至梦中不念妄语。是沙门法。不生欲心乃至梦中亦复如是。是沙门法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若有比丘梦行**欲是犯戒不。

  佛言。不也。应于**欲生臭秽想。乃至不生一念净想。远离女人烦恼爱想。若梦行**寤应生悔。比丘乞食受供养时。应如饥世食子肉想。若生**欲应疾舍离。如是法门当知是佛所说经律。若有随顺魔所说者是魔眷属。若能随顺佛所说者是名菩萨。若有说言佛听比丘常翘一脚寂默不言。 。

  投渊赴火。自坠高岩。不避险难。服毒断食。卧灰土上。自缚手足。杀害众生。方道咒术。旃陀罗子无根二根及不定根身根不具。如是等辈如来悉听出家为道。是名魔说。佛先听食五种牛味及以油蜜。憍奢耶衣革屣等物。除是之外。若有说言听着摩诃楞伽。一切种子悉听贮畜。草木之属皆有寿命。佛说是已便入涅槃。若有经律作是说者。当知即是魔之所说。我亦不听常翘一脚。若为法故听行住坐卧。又亦不听服毒断食五热炙身。系缚手足杀害众生方道咒术。珂具象牙以为革屣。储畜种子草木有命。着摩诃楞伽。若言世尊作如是说。当知是为外道眷属。非我弟子。我唯听食五种牛味及油蜜等。听着革屣憍奢耶衣。我说四大无有寿命。若有经律作是说者。是名佛说若有随顺佛所说者。当知是等真我弟子。若有不随佛所说者。是魔眷属。若有随顺佛经律者。当知是人是大菩萨。

  善男子。魔说佛说差别之相。今已为汝广宣分别。迦叶白佛言。世尊。我今始知魔说佛说差别之相。因是得入佛法深义。佛赞迦叶。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能如是晓了分别。是名黠慧。

  善男子。所言苦者不名圣谛。何以故。若言苦是苦圣谛者。一切牛羊驴马及地狱众生应有圣谛。善男子。若复有人不知如来甚深境界常住不变微密法身。谓是食身非是法身。不知如来道德威力。是名为苦。何以故。以不知故法见非法非法见法。当知是人必堕恶趣轮转生死。增长诸结多受苦恼。若有能知如来常住无有变易。或闻常住二字音声。若一经耳即生天上。后解脱时乃能证知如来常住无有变易。既证知已而作是言。我于往昔曾闻是义。今得解脱方乃证知。我于本际以不知故轮转生死周遍无穷。始于今日乃得真智。若如是知。真是修苦。多所利益。若不知者。虽复勤修无所利益。是名知苦名苦圣谛。若人不能如是修习。是名为苦非苦圣谛。苦集谛者。于真法中不生真智受不净物。所谓奴婢能以非法言是正法。断灭正法不令久住。以是因缘不知法**。以不知故轮转生死多受苦恼。不得生天及正解脱。若有深知不坏正法。以是因缘得生天上及正解脱。若有不知苦集谛处而言正法无有常住悉是灭法。以是因缘于无量劫流转生死受诸苦恼。若能知法常住不异。是名知集名集圣谛。若人不能如是修习。是名为集非集圣谛。苦灭谛者。若有多修习学空法。是为不善。何以故。灭一切法故。坏于如来真法藏故。作是修学。是名修空。修苦灭者。逆于一切诸外道等。若言修空是灭谛者。一切外道亦修空法应有灭谛。若有说言有如来藏虽不可见若能灭除一切烦恼尔乃得入。若发此心一念因缘。于诸法中而得自在。若有修习如来密藏无我空寂。如是之人于无量世。在生死中流转受苦。若有不作如是修者。虽有烦恼疾能灭除。何以故。因知如来秘密藏故。是名苦灭圣谛。若能如是修习灭者。是我弟子。若有不能作如是修。是名修空非灭圣谛。道圣谛者。所谓佛法僧宝及正解脱。有诸众生颠倒心言无佛法僧及正解脱。生死流转犹如幻化。修习是见。以此因缘轮转三有久受大苦。若能发心见于如来常住无变。法僧解脱亦复如是。乘此一念于无量世自在果报随意而得。何以故。我于往昔以四倒故非法计法受于无量恶业果报。我今已灭如是见故成佛正觉。是名道圣谛。若有人言三宝无常。修习是见是虚妄修非道圣谛。若修是法为常住者。是我弟子。真见修习四圣谛法。是名四圣谛。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我今始知修习甚深四圣谛法。

  佛告迦叶。善男子。谓四倒者。于非苦中生于苦想。名曰颠倒。非苦者名为如来。生苦想者。谓于如来无常变异。若说如来是无常者。名大罪苦。若言如来舍此苦身入于涅槃如薪尽火灭。是名非苦而生苦想。是名颠倒我若说言如来常者即是我见。以我见故有无量罪。是故应说如来无常。如是说者我则受乐。如来无常即为是苦。若是苦者云何生乐。以于苦中生乐想故。名为颠倒。乐生苦想。名为颠倒。乐者即是如来。苦者如来无常。若说如来是无常者。是名乐中生于苦想。如来常住。是名为乐。若我说言如来是常。云何复得入于涅槃。若言如来非是苦者。云何舍身而取灭度。以于乐中生苦想故。名为颠倒。是名初倒。无常常想常无常想。是名颠倒。无常者名不修空。不修空故寿命短促。若有说言不修空寂得长寿者。是名颠倒。是名第二颠倒。无我我想我无我想。是名颠倒。世间之人亦说有我。佛法之中亦说有我。世间之人虽说有我无有佛**。是则名为于无我中而生我想。是名颠倒。佛法有我即是佛**。世间之人说佛法无我。是名我中生无我想。若言佛法必定无我是故如来敕诸弟子修习无我。名为颠倒。是名第三颠倒。净不净想不净净想。是名颠倒。净者即是如来常住。非杂食身非烦恼身非是肉身。非是筋骨系缚之身。若有说言如来无常是杂食身。乃至筋骨系缚之身。法僧解脱是灭尽者。是名颠倒。不净净想名颠倒者。若有说言我此身中无有一法是不净者。以无不净定当得入清净之处。如来所说修不净观。如是之言是虚妄说。是名颠倒。是则名为第四颠倒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我从今日始得正见。世尊。自是之前我等悉名邪见之人。世尊。二十五有有我不耶。

  佛言。善男子。我者即是如来藏义。一切众生悉有佛**。即是我义。如是我义从本已来常为无量烦恼所覆。是故众生不能得见。善男子。如贫女人舍内多有真金之藏。家人大小无有知者。时有异人善知方便语贫女人。我今雇汝汝可为我芸除草秽。女即答言。我不能也。汝若能示我子金藏。然后乃当速为汝作。是人复言。我知方便能示汝子。女人答言。我家大小尚自不知。况汝能知。是人复言。我今审能。女人答言。我亦欲见并可示我。是人即于其家掘出真金之藏。女人见已心生欢喜。生奇特想宗仰是人。善男子。众生佛**亦复如是。一切众生不能得见。如彼宝藏贫人不知。善男子。我今普示一切众生所有佛**。为诸烦恼之所覆蔽。如彼贫人有真金藏不能得见。如来今日普示众生诸觉宝藏。所谓佛**。而诸众生见是事已心生欢喜归仰如来。善方便者即是如来。贫女人者即是一切无量众生。真金藏者即佛**也。

  复次善男子。譬如女人生育一子婴孩得病。是女愁恼求觅医师。医师既来合三种药。酥乳石蜜。与之令服因告女人。儿服药已且莫与乳。须药消已尔乃与之。是时女人即以苦物用涂其乳。母语儿言。我乳毒涂不可复触。小儿渴乏欲得母乳。闻乳毒气便远舍去。遂至药消母人以水净洗其乳。唤其子言。来与汝乳。是时小儿虽复饥渴。先闻毒气是故不来。母复语言。为汝服药故以毒涂。汝药已消我已洗竟。汝便可来饮乳无苦。是儿闻已渐渐还饮。善男子。如来亦尔。为度一切教诸众生修无我法。如是修已永断我心入于涅槃。为除世间诸妄见故。示现出过世间法故。复示世间计我虚妄非真实故。修无我法清净身故。喻如女人为其子故以苦味涂乳。如来亦尔。为修空故说言诸法悉无有我。如彼女人净洗乳已而唤其子欲令还服。我今亦尔说如来藏。是故比丘不应生怖。如彼小儿闻母唤已渐还饮乳。比丘亦尔。应自分别如来秘藏不得不有。

  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实无有我。何以故。婴儿生时无所知晓。若有我者即生之日寻应有知。以是义故定知无我。若定有我。受生已后应无终殁。若使一切皆有佛**。是常住者应无坏相。若无坏相云何而有刹利婆罗门毗舍首陀及旃陀罗畜生差别。今见业缘种种不同诸趣各异。若定有我一切众生应无胜负。以是义故定知佛**非是常法。若言佛**定是常者。何缘复说有杀盗**两舌恶口妄言绮语贪恚邪见。若我**常。何故酒后迷荒醉乱。若我**常。盲应见色。聋应闻声。哑应能语。拘躄能行。若我**常。不应避于火坑大水毒药刀剑恶人禽兽。若我常者本所更事不应忘失。若不忘失何缘复言我曾何处见是人耶。若我常者则不应有少壮老等衰盛力势忆念往事。若我常者止住何处。为在涕唾青黄赤白诸色中耶。若我常者应遍身中如胡麻油间无空处。若断身时我亦应断。佛告迦叶。善男子。譬如王家有大力士。其人眉间有金刚珠。与余力士较力相扑而彼力士以头抵触其额上。珠寻没肤中都不自知是珠所在。其处有疮即命良医欲自疗治。时有明医善知方药。即知是疮因珠入体是珠入皮即便停住。是时良医寻问力士。卿额上珠为何所在。力士惊答大师医王。我额上珠乃无去耶。是珠今者为何所在。将非幻化忧愁啼哭。是时良医慰喻力士。汝今不应生大愁苦。汝因斗时宝珠入体今在皮里影现于外。汝曹斗时嗔恚毒盛珠陷入体故不自知。是时力士不信医言。若在皮里脓血不净何缘不出。若在筋里不应可见。汝今云何欺诳于我。时医执镜以照其面。珠在镜中明了显现。力士见已心怀惊怪生奇特想。善男子。一切众生亦复如是。不能亲近善知识故。虽有佛**皆不能见。而为贪**嗔恚愚痴之所覆蔽故。堕地狱畜生饿鬼阿修罗旃陀罗刹利婆罗门毗舍首陀。生如是等种种家中。因心所起种种业缘。虽受人身聋盲喑哑拘躄癃跛。于二十五有受诸果报。贪**嗔恚愚痴覆心不知佛**。如彼力士宝珠在体谓呼失去。众生亦尔不。知亲近善知识故。不识如来微密宝藏。修学无我。喻如非圣。虽说有我亦复不知我之真**我诸弟子亦复如是。不知亲近善知识故。修学无我亦复不知无我之处。尚自不知无我真**。况复能知有我真**。善男子。如来如是说诸众生皆有佛**。喻如良医示彼力士金刚宝珠。是诸众生为诸无量亿烦恼等之所覆蔽不识佛**。若尽烦恼尔时乃得证知了了。如彼力士于明镜中见其宝珠。善男子。如来秘藏如是无量不可思议。

  复次善男子。譬如雪山有一味药。名曰乐味。其味极甜在深丛下人无能见。有人闻香即知其地当有是药。过去往世有转轮王。于此雪山为此药故。在在处处造作木筒以接是药。是药熟时从地流出集木筒中。其味真正。王既殁已其后是药。或醋或碱或甜或苦或辛或淡。如是一味随其流处有种种异。是药真味停留在山犹如满月。凡人薄福虽以[钁-(目*目)+賏]斸加功困苦而不能得。复有圣王出现于世。以福因缘即得是药真正之味。善男子。如来秘藏其味亦尔。为诸烦恼丛林所覆。无明众生不能得见。一味者喻如佛**。以烦恼故出种种味。所谓地狱畜生饿鬼天人。男女非男非女。刹利婆罗门毗舍首陀。佛**雄猛难可沮坏。是故无有能杀害者。若有杀者则断佛**。如是佛**终不可断**若可断。无有是处。如我**者即是如来秘密之藏。如是秘藏一切无能沮坏烧灭。虽不可坏然不可见。若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尔乃证知。以是因缘无能杀者。

  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若无杀者应当无有不善之业。

  佛告迦叶。实有杀生。何以故。善男子。众生佛**住五阴中。若坏五阴名曰杀生。若有杀生即堕恶趣。以业因缘而有刹利婆罗门等毗舍首陀及旃陀罗。若男若女非男非女。二十五有差别之相流转生死。非圣之人横计于我大小诸相。犹如稗子或如米豆乃至母指。如是种种妄生忆想。妄想之想无有真实。出世我相名为佛**。如是计我是名最善。

  复次善男子。譬如有人善知伏藏。即取利[钁-(目*目)+賏]斸地直下磐石沙砾直过无难。唯至金刚不能穿彻。夫金刚者所有刀斧不能沮坏。善男子。众生佛**亦复如是。一切论者天魔波旬及诸人天所不能坏。五阴之相即是起作。起作之相喻如石沙可穿可坏。佛**者喻如金刚不可沮坏。以是义故坏五阴者名为杀生。善男子。必定当知佛法如是不可思议。

  卧灰土上。自坠高岩。投渊赴火。五热炙身。卧棘刺上。淘糠饮汁。服毒断食。杀害众生。故弄师子。咒术方道。旃陀罗种。二根无根二根合一。悉听为道。断五种味。乳酪酪浆生酥熟酥油蜜之等。听着缯彩以轲为跋。一切谷米草木之类皆有寿命。佛说是已便入涅槃。如是说者即是魔说。若言如来不听比丘。常翘一脚寂默不言。卧灰土上。自坠高岩。投渊赴火。五热炙身。卧棘刺上。淘糠饮汁。服毒断食。杀害众生。故弄师子。咒术方道。旃陀罗种。二根无根。二根合者。不听为道。听服五种。乳酪酪浆酥油蜜等。不听受着缯彩衣服以轲为跋。谷米草木无命无我。非众生数。若有能作如是说者。是我弟子。若不能者。当知即是外道弟子。如是经律是佛所说。若有随顺魔所说者。是魔眷属。若能随顺佛所说者。是名菩萨。

大般涅槃经卷第八

如来**品第四之五

  善男子。方等经者。犹如甘露亦如毒药。迦叶菩萨复白佛言。如来何缘说方等经。譬如甘露亦如毒药。

  佛言。善男子。汝今欲知如来秘藏真实义不。迦叶言尔。我今实欲得知如来秘藏之义。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或有服甘露  伤命而早夭
   或复服甘露  寿命得长存
   或有服毒生  **捣舅
   无碍智甘露  所谓大乘典
   如是大乘典  亦名杂毒药
   如酥醍醐等  及以诸石蜜
   服消则为药  不消则为毒
   方等亦如是  智者为甘露
   愚不知佛**  服之则成毒
   声闻及缘觉  大乘为甘露
   犹如诸味中  乳最为第一
   如是勤精进  依因于大乘
   得至于涅槃  ****中象王
   众生知佛**  犹如迦叶等
   无上甘露味  不生亦不死
   迦叶汝今当  善分别三归
   如是三归**  则是我之**
   若能谛观察  我**有佛**
   当知如是人  得入秘密藏
   知我及我所  是人已出世
   佛法三宝**  无上第一尊
   如我所说偈  其**义如是

  尔时迦叶复说偈言。

   我今都不知  归依三宝处
   云何当归趣  无上无所畏
   不知三宝处  云何作无我
   云何归佛者  而得于安慰
   云何归依法  唯愿为我说
   云何得自在  云何不自在
   云何归依僧  转得无上利
   云何真实说  未来成佛道
   未来若不成  云何归三宝
   我今无预知  当行次第依
   云何未怀妊  而作生子想
   若必在胎中  则名为有子
   子若在胎中  定当生不久
   是名为子义  众生业亦然
   如佛之所说  愚者不能知
   以其不知故  轮回生死狱
   假名优婆塞  不知真实义
   唯愿广分别  除断我疑网
   如来大智慧  唯垂哀分别
   愿说于如来  秘密之宝藏
   迦叶汝当知  我今当为汝
   善开微密义  令汝疑得断
   今当至心听  汝于诸菩萨
   则与第七佛  同其一名号
   归依于佛者  真名优婆塞
   终不更归依  其余诸天神
   归依于法者  则离于杀害
   归依圣僧者  不求于外道
   如是归三宝  则得无所畏
   迦叶白佛言  我亦归三宝
   是名为正路  诸佛之境界
   三宝平等相  常有大智**
   我**及佛**  无二无差别
   是道佛所赞  正进安止处
   亦名正遍见  故为佛所称
   我亦趣善逝  所赞无上道
   是最为甘露  诸有所无有

  尔时佛告迦叶菩萨。善男子。汝今不应如诸声闻凡夫之人分别三宝于此大乘无有三归分别之相。所以者何。于佛**中即有法僧。为欲化度声闻凡夫故分别说三归异相。善男子。若欲随顺世间法者。则应分别有三归依。善男子。菩萨应作如是思惟。我今此身归依于佛。若即此身得成佛道。既成佛已不当恭敬礼拜供养于诸世尊。何以故。诸佛平等等为众生作归依故。若欲尊重法身舍利。便应礼敬诸佛塔庙。所以者何。为欲化度诸众生故。亦令众生于我身中起塔庙想礼拜供养。如是众生以我法身为归依处。一切众生皆依非真邪伪之法。我当次第为说真法。又有归依非真僧者。我当为作依真僧处。若有分别三归依者。我当为作一归依处无三差别。于生盲众为作眼目。复当为诸声闻缘觉作真归处。善男子。如是菩萨。为无量恶诸众生等及诸智者而作佛事。

  善男子。譬如有人临阵战时即生心念。我于是中最为第一。一切兵众悉依恃我。亦如王子如是思惟。我当调伏其余王子绍继大王霸王之业而得自在。令诸王子悉见归依。是故不应生下劣心。如王王子大臣亦尔。善男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作是思惟。云何三事与我一体。善男子。我示三事即是涅槃。如来者名无上士。譬如人身头最为上。非余支节手足等也。佛亦如是最为尊上。非法僧也。为欲化度诸世间故。种种示现差别之相如彼梯橙。是故汝今不应受持如凡愚人所知三归差别之相。汝于大乘猛利决断应如刚刀。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我知故问非为不知。我为菩萨大勇猛者。问于无垢清净行处。欲令如来为诸菩萨广宣分别奇特之事。称扬大乘方等经典。如来大悲今已善说。我亦如是安住其中。所说菩萨清净行处。即是宣说大涅槃经。世尊。我今亦当广为众生显扬如是如来秘藏。亦当证知真三归处。若有众生能信如是大涅槃经。其人则能自然了达三归依处。何以故。如来秘藏有佛**故。其有宣说是经典者。皆言身中尽有佛**。如是之人则不远求三归依处。何以故。于未来世我身即当成就三宝。是故声闻缘觉之人及余众生皆依于我恭敬礼拜。善男子。以是义故应当正学大乘经典。迦叶复言。佛**如是不可思议。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亦不可思议。

  尔时佛赞迦叶菩萨。善哉善哉。善男子。汝已成就深利智慧。我今当更善为汝说入如来藏。若我住者即是常法不离于苦。若无我者修行净行无所利益。若言诸法皆无有我是即断见。若言我住即是常见。若言一切行无常者。即是断见。诸行常者复是常见。若言苦者即是断见。若言乐者复是常见。修一切法常者堕于断见。修一切法断者堕于常见。如步屈虫要因前脚得移后足。修常断者亦复如是。要因断常。以是义故。修余法苦者皆名不善。修余法乐者则名为善。修余法无我者是诸烦恼分。修余法常者是则名曰如来秘藏。所谓涅槃无有窟宅。修余无常法者即是财物。修余常法者谓佛法僧及正解脱。当知如是佛法中道远离二边而说真法。凡夫愚人于中无疑。如羸病人服食酥已气力轻便。有无之法体**不定。譬如四大其**不同各相违反。良医善知随其偏发而消息之。善男子。如来亦尔。于诸众生犹如良医。知诸烦恼体相差别而为除断。开示如来秘密之藏清净佛**常住不变。若言有者智不应染。若言无者即是妄语。若言有者不应默然。亦复不应戏论诤讼。但求了知诸法真**。凡夫之人戏论诤讼不解如来微密藏故。若说于苦愚人便谓身是无常。说一切苦复不能知身有乐**。若说无常者凡夫之人计一切身皆是无常譬如瓦坏。有智之人应当分别。不应尽言一切无常。何以故。我身即有佛**种子。若说无我凡夫当谓一切佛法悉无有我。智者应当分别无我假名不。实如是知已不应生疑。若言如来秘藏空寂。凡夫闻之生断灭见。有智之人应当分别如来是常无有变易。若言解脱喻如幻化。凡夫当谓得解脱者即是摩灭。有智之人应当分别人中师子虽有去来常住无变。若言无明因缘诸行。凡夫之人闻已分别生二法想。明与无明。智者了达其**无二。无二之**即是实**。若言诸行因缘识者。凡夫谓二行之与识。智者了达其**无二。无二之**即是实**。若言十善十恶可作不可作。善道恶道白法黑法。凡夫谓二。智者了达其**无二。无二之**即是实**。若言应修一切法苦。凡夫谓二。智者了达其**无二。无二之**即是实**。若言一切行无常者。如来秘藏亦是无常。凡夫谓二智者了达其**无二。无二之**即是实**。若言一切法无我。如来秘藏亦无有我。凡夫谓二。智者了达其**无二。无二之**即是实**。我与无我**无有二。如来秘藏其义如是。不可称计无量无边诸佛所赞。我今于是一切功德成就经中皆悉说已。

  善男子。我与无我**相无二。汝应如是受持顶戴。善男子。汝亦应当坚持忆念如是经典。如我先于摩诃般若波罗蜜经中说我无我无有二相。如因乳生酪。因酪得生酥。因生酥得熟酥。因熟酥得醍醐。如是酪**为从乳生为从自生从他生耶。乃至醍醐亦复如是。若从他生即是他作非是乳生。若非乳生乳无所为。若自生者不应相似相续而生。若相续生则不俱生。若不俱生五种之味则不一时。虽不一时定复不从余处来也。当知乳中先有酪相。甘味多故不能自变。乃至醍醐亦复如是。是牛食啖水草因缘。血脉转变而得成乳。若食甘草其乳则甜。若食苦草乳则苦味。雪山有草名曰肥腻。牛若食者纯得醍醐。无有青黄赤白黑色谷草因缘。其乳则有色味之异。是诸众生以明无明业因缘故生于二相。若无明转则变为明。一切诸法善不善等。亦复如是无有二相。

  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乳中有酪是义云何。世尊。若言乳中定有酪相。以微细故不可见者。云何说言从乳因缘而生于酪。法若本无则名为生。如其已**坪窝陨H粞匀橹卸ㄓ欣蚁唷0俨葜幸嘤τ腥椤H缡侨橹幸嘤τ胁荨H粞匀橹卸ㄎ蘩艺摺T坪我蛉槎蒙摇H舴ū疚薅笊摺:喂嗜橹胁簧诓荨

  善男子。不可定言乳中有酪乳中无酪。亦不可说从他而生。若言乳中定有酪者。云何而得体味各异。是故不可说言乳中定有酪**。若言乳中定无酪者。乳中何故不生兔角。置毒乳中酪则****。是故不可说言乳中定无酪**。若言是酪从他生者。何故水中不生于酪。是故不可说言酪从他生。善男子。是牛食啖草因缘故。血则变白草血灭已。众生福力变而成乳。是乳虽从草血而出不得言二。唯得名为从因缘生。酪至醍醐亦复如是。以是义故得名牛味。是乳灭已因缘成酪。何等因缘若酢若暖。是故得名从因缘有。乃至醍醐亦复如是。是故不得定言乳中无有酪相。从他生者离乳而有。无有是处。善男子。明与无明亦复如是。若与烦恼诸结俱者。名为无明。若与一切善法俱者。名之为明。是故我言无有二相。以是因缘我先说言。雪山有草名曰肥腻。牛若食者即成醍醐。佛**亦尔。

  善男子。众生薄福不见是草。佛**亦尔。烦恼覆故众生不见。譬如大海虽同一碱其中亦有上妙之水味同于乳。喻如雪山虽复成就种种功德多生诸药。亦有毒草。诸众生身亦复如是。虽有四大毒蛇之种其中亦有妙药大王。所谓佛**。非是作法。但为烦恼客尘所覆。若刹利婆罗门毗舍首陀能断除者。即见佛**成无上道。譬如虚空震雷起云。一切象牙上皆生花。若无雷震花则不生亦无名字。众生佛**亦复如是。常为一切烦恼所覆不可得见。是故我说众生无我。若得闻是大般涅槃微妙经典则见佛**。如象牙花。虽闻契经一切三昧。不闻是经不知如来微妙之相。如无雷时象牙上花不可得见。闻是经已即知一切如来所说秘藏佛**。喻如天雷见象牙花。闻是经已即知一切无量众生皆有佛**。以是义故说大涅槃。名为如来秘密之藏。增长法身犹如雷时象牙上花。以能长养如是大义。故得名为大般涅槃。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有能习学是大涅槃微妙经典。当知是人能报佛恩真佛弟子。迦叶菩萨白佛言。甚奇世尊。所言佛**甚深甚深难见难入。声闻缘觉所不能服。

  佛言。善男子。如是如是。如汝所叹。不违我说。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佛**者云何甚深难见难入。

  佛言。善男子。如百盲人为治目故造诣良医。是时良医即以金錍决其眼膜。以一指示问言见不。盲人答言。我犹未见。复以二指三指示之乃言少见。善男子。是大涅槃微妙经典如来未说亦复如是。无量菩萨虽具足行诸波罗蜜乃至十住。犹未能见所有佛**。如来既说即便少见。是菩萨摩诃萨既得见已。咸作是言。甚奇世尊。我等流转无量生死。常为无我之所惑乱。善男子。如是菩萨位阶十地尚不了了知见佛**。何况声闻缘觉之人能得见耶。复次善男子。譬如仰观虚空鹅雁。为是虚空为是鹅雁。谛观不已仿佛见之。十住菩萨于如来**知见少分亦复如是。况复声闻缘觉之人能得知见。善男子。譬如醉人欲涉远路蒙聋见道。十住菩萨于如来**知见少分亦复如是。善男子。譬如渴人行于圹野。是人渴**遍行求水见有丛树。树有白鹤是人迷闷不能分别是树是水。谛观不已乃见白鹤及以丛树。善男子。十住菩萨于如来**知见少分亦复如是。善男子譬如有人在大海中乃至无量百千由旬。远望大舶楼橹堂阁。即作是念。彼是楼橹。为是虚空。久视乃生必定之心知是楼橹。十住菩萨于自身中见如来**亦复如是。善男子。譬如王子身极懦弱通夜游戏。至明清旦目视一切悉不明了。十住菩萨虽于己身见如来**亦复如是不大明了。复次善男子。譬如臣吏王事所拘**夜还家。电明暂发因见牛聚。即作是念。为是牛耶聚云屋舍。是人久视虽生牛想犹不审定。十住菩萨虽于己身见如来**未能审定亦复如是。复次善男子。如持戒比丘观无虫水而见虫相。即作是念。此中动者为是虫耶是尘土耶。久视不已虽知是尘亦不明了。十住菩萨于己身中见如来**亦复如是不大明了。复次善男子。譬如有人于阴闇**都《<醋魇悄睢1宋桥p漳袢艘>霉鄄灰阉浼《滩幻髁恕J∑腥诩荷矸旨缋**亦复如是不大明了。复次善男子。譬如有人于夜闇中见画菩萨像。即作是念。是菩萨像自在天像大梵天像成染衣耶。是人久观虽复意谓是菩萨像亦不明了。十住菩萨于己身分见如来**亦复如是不大明了。善男子。所有佛**如是甚深难得知见。唯佛能知。非诸声闻缘觉所及。善男子。智者应作如是分别知如来**。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佛**如是微细难知。云何肉眼而能得见。

  佛言。迦叶。善男子。如彼非想非非想天。亦非二乘所能得知。随顺契经以信故知。善男子。声闻缘觉信顺如是大涅槃经。自知己身有如来**亦复如是。善男子。是故应当精勤修习大涅槃经。善男子。如是佛**唯佛能知。非诸声闻缘觉所及。

  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非圣凡夫有众生**皆说有我。

  佛言。譬如二人共为亲友。一是王子。一是贫贱。如是二人互相往返。是**度思峭踝佑幸缓玫毒幻畹谝恍闹刑白拧M踝雍笫弊匠质堑短又了S谑瞧度撕笥谒壹奈灾顾蕖<从诿咧凶语刀刀傍人闻之收至王所。时王问言。汝言刀者何处得耶。是人具以上事答王。王今设使屠割臣身分张手足。欲得刀者实不可得。臣与王子素为亲厚。先与一处虽曾眼见。乃至不敢以手[打-丁+棠]触。况当故取。王复问言。卿见刀时相貌何类。答言。大王。臣所见者如羖羊角。王闻是已欣然而笑。语言。汝今随意所至莫生忧怖。我库藏中都无是刀。况汝乃于王子边见。时王即问诸群臣言。汝等曾见如是刀不。言已崩背。寻立余子绍继王位。复问辅臣。卿等。曾于官藏之中见是刀不。诸臣答言。臣等曾见。覆复问言。其状何似答言。大王。如羖羊角。王言。我官藏中何处当有如是相刀。次第四王皆悉捡挍求索不得。却后数时。先逃王子从他国还来至本土。复得为王既登王位。复问诸臣。汝见刀不。答言。大王。臣等皆见。覆复问言。其状何似。答言。大王。其色清净如优钵罗花。复有答言。形如羊角。复有说言。其色红赤犹如火聚。复有答言。犹如黑蛇。时王大笑。卿等皆悉不见我刀真实之相。

  善男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出现于世说我真相。说已舍法。喻如王子持净妙刀逃至他国。凡夫愚人说言一切有我有我。如彼贫人止宿他舍讇语刀刀。声闻缘觉问诸众生我有何相。答言。我见我相大如母指。或言如米。或如稗子。有言我相住在心中炽然如日。如是众生不知我相。喻如诸臣不知刀相。菩萨如是说于我法。凡夫不知种种分别妄作我相。如问刀相。答似羊角。是诸凡夫次第相续而起邪见。为断如是诸邪见故。如来示现说于无我。喻如王子语诸臣言。我库藏中无如是刀。善男子。今日如来所说真我。名曰佛**。如是佛**。我佛法中喻如净刀。善男子。若有凡夫能善说者。即是随顺无上佛法。若有善能分别随顺宣说是者。当知即是菩萨相貌。善男子。所有种种异论咒术言语文字。皆是佛说非外道说。

  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云何如来说字根本。佛言。善男子。说初半字以为根本。持诸记论咒术文章诸阴实。法凡夫之人学是字本。然后能知是法非法。

  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所言字者其义云何。善男子。有十四音名为字义。所言字者名曰涅槃。常故不流。若不流者则为无尽。夫无尽者即是如来金刚之身。是十四音名曰字本。恶者不破坏故。不破坏者名曰三宝。喻如金刚。又复恶者名不流故。不流者即是如来。如来九孔无所流故是故不流。又无九孔是故不流。不流即常常即如来。如来无作是故不流。又复恶者名为功德。功德者即是三宝。是故名恶。阿者名阿阇梨。阿阇梨者义何谓耶。于世间中得名圣者。何谓为圣圣名无著。少欲知足亦名清净。能度众生于三有流生死大海是名为圣。又复阿者名曰制度。修持净戒随顺威仪。又复阿者名依圣人。应学威仪进止举动。供养恭敬礼拜三尊。孝养父母及学大乘。善男女等具持禁戒。及诸菩萨摩诃萨等是名圣人。又复阿者名曰教诲。如言汝来如是应作如是莫作。若有能遮非威仪法是名圣人。是故名阿。

  亿者即是佛法。梵行广大清净无垢。喻如满月。汝等如是应作不作是义非义。此是佛说。此是魔说。是故名亿。伊者佛法。微妙甚深难得。如自在天大梵天王。法名自在若能持者则名护法。又自在者名四护世。是四自在则能摄护大涅槃经。亦能自在敷扬宣说。又复伊者能为众生自在说法。复次伊者为自在故说何等是也。所谓修习方等经典。复次伊者为断嫉妒如除稗秽。皆悉能令变成吉祥。是故名伊。

  郁者于诸经中最上最胜。增长上上谓大涅槃。复次郁者如来之**声闻缘觉所未曾闻。如一切处北郁单越最为殊胜。菩萨若能听受是经于一切众最为殊胜。以是义故是经得名最上最胜。是故名郁。优者喻如牛乳诸味中上。如来之**亦复如是。于诸经中最尊最上。若有诽谤当知是人与牛无别。复次优者是人名为无慧正念。诽谤如来微密秘藏。当知是人甚可怜愍。远离如来秘密之藏说无我法。是故名优。

  咽者即是诸佛法**涅槃。是故名咽。嘢者谓如来义。复次嘢者如来进止屈伸举动。无不利益一切众生。是故名嘢。

  乌者名烦恼义。烦恼者名曰诸漏。如来永断一切烦恼。是故名乌。炮者谓大乘义。于十四音是究竟义。大乘经典亦复如是。于诸经论最为究竟。是故名炮。

  庵者能遮一切诸不净物。于佛法中能舍一切金银宝物。是故名庵。阿者名胜乘义。何以故。此大乘典大涅槃经。于诸经中最为殊胜。是故名阿。

  迦者于诸众生起大慈悲。生于子想如罗睺罗作妙上善义。是故名迦。佉者名非善友。非善友者名为杂秽。不信如来秘密之藏。是故名佉。伽者名藏。藏者即是如来秘藏。一切众生皆有佛**。是故名伽。[口*恒]者如来常音。何等名为如来常音。所谓如来常住不变。是故名[口*恒]。俄者一切诸行破坏之相。是故名俄。

  遮者即是修义。调伏一切诸众生故。名为修义。是故名遮。车者如来覆荫一切众生。喻如大盖。是故名车。阇者。是正解脱。无有老相。是故名阇。膳者烦恼繁茂。喻如稠林。是故名膳。喏者是智慧义。知真法**。是故名喏。

  吒者于阎浮提示现半身而演说法。喻如半月。是故名吒。侘者法身具足。喻如满月。是故名侘。荼者是愚痴僧。不知常与无常。喻如小儿。是故名荼。祖者不知师恩。喻如羝羊。是故名祖。拏者非是圣义。喻如外道。是故名拏。多者如来于彼告诸比丘。宜离惊畏当为汝等说微妙法。是故名多。他者名愚痴义。众生流转生死缠裹如蚕蜣螂。是故名他。陀者名曰大施。所谓大乘是故名陀。弹者称赞功德。所谓三宝如须弥山高峻广大无有倾倒。是故名弹。那者三宝安住无有倾动。喻如门阃。是故名那。

  波者名颠倒义。若言三宝悉皆灭尽。当知是人为自疑惑是故名波。颇者是世间灾。若言世间灾起之时三宝亦尽。当知是人愚痴无智违失圣旨。是故名颇。婆者名佛十力。是故名婆。滼者名为重担。堪任荷负无上正法。当知是人是大菩萨。是故名滼。摩者是诸菩萨严峻制度。所谓大乘大般涅槃。是故名摩。

  蛇者是诸菩萨在在处处为诸众生说大乘法。是故名蛇。啰者能坏贪欲嗔恚愚痴说真实法。是故名啰。罗者名声闻乘动转不住。大乘安固无有倾动。舍声闻乘精勤修习无上大乘。是故名罗。和者如来世尊。为诸众生雨****雨。所谓世间咒术经书。是故名和。奢者远离三箭。是故名奢沙者名具足义若能听是大涅槃经。则为已得闻持一切大乘经典。是故名沙。娑者为诸众生演说正法令心欢喜。是故名娑。呵者名心欢喜。奇哉世尊离一切行。怪哉如来入般涅槃。是故名呵。[口*荼]者名曰魔义。无量诸魔不能毁坏如来秘藏。是故名[口*荼]。复次[口*荼]者乃至示现随顺世间有父母妻子。是故名[口*荼]鲁流卢楼。如是四字说有四义。谓佛法僧及以对法。言对法者随顺世间。如调婆达示现坏僧。化作种种形貌色像。为制戒故智者了达不应。于此而生畏怖。是名随顺世间之行。以是故名鲁流卢楼。

  吸气舌根随鼻之声。长短超声随音解义。皆因舌齿而有差别。如是字义能令众生口业清净。众生佛**则不如是假于文字然后清净。何以故。**本净故虽复处在阴界入中。则不同于阴入界也。是故众生悉应归依诸菩萨等。以佛**故等视众生无有差别。是故半字于诸经书记论文章而为根本。又半字义皆是烦恼言说之本。故名半字。满字者乃是一切善法言说之根本也。譬如世间为恶之者名为半人。修善之者名为满人。如是一切经书记论皆因半字而为根本。若言如来及正解脱入于半字。是事不然。何以故。离文字故。是故如来于一切法无碍无著真得解脱。何等名为解了字义。有知如来出现于世能灭半字。是故名为解了字义。若有随逐半字义者。是人不知如来之**。何等名为无字义也。亲近修习不善法者是名无字。又无字者虽能亲近修习善法。不知如来常与无常恒与非恒。及法僧二宝律与非律。经与非经魔说佛说。若有不能如是分别。是名随逐无字义也。我今已说如是随逐无字之义。善男子。是故汝今应离半字善解满字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我等应当善学字数。今我值遇无上之师。已受如来殷勤诲敕。佛赞迦叶。善哉善哉。乐正法者应如是学。

  尔时佛告迦叶菩萨。善男子。鸟有二种。一名迦邻提。二名鸳鸯。游止共俱不相舍离。是苦无常无我等法。亦复如是不得相离。

  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云何是苦无常无我。如彼鸳鸯迦邻提鸟。

  佛言。善男子。异法是苦异法是乐。异法是常异法无常。异法是我异法无我。譬如稻米异于麻麦。麻麦复异豆粟甘蔗。如是诸种从其萌芽乃至叶花皆是无常。果实成熟人受用时乃名为常。何以故。**真实故。

  迦叶白佛言。世尊。如是等物若是常者同如来耶。

  佛言。善男子。汝今不应作如是说。何以故。若言如来如须弥山。劫坏之时须弥崩倒。如来尔**裢狄I颇凶印H杲癫挥κ艹质且濉I颇凶印R磺兄罘ㄎǔ鶚劇8抟环ǘ浅U摺V币允磊醒怨党!

  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善哉善哉。如佛所说。佛告迦叶。如是如是。善男子。虽修一切契经诸定。乃至未闻大般涅槃。皆言一切悉是无常。闻是经已虽有烦恼如无烦恼。即能利益一切人天。何以故。晓了己身有佛**故。是名为常。复次善男子。譬如庵罗树其花始敷名无常相。若成果实多所利益乃名为常。如是善男子。虽修一切契经诸定。未闻如是大涅槃时。咸言一切悉是无常。闻是经已虽有烦恼如无烦恼。即能利益一切人天。何以故。晓了自身有佛**故。是名为常。复次善男子。譬如金矿消融之时。是无常相融已成金多所利益。乃名为常。如是善男子。虽修一切契经诸定。未闻如是大涅槃时。咸言一切悉是无常。闻是经已虽有烦恼如无烦恼。即能利益一切人天。何以故。晓了自身有佛**故。是名为常。复次善男子。譬如胡麻未被压时名曰无常。既压成油多有利益。乃名为常。善男子。虽修一切契经诸定。未闻如是大涅槃经。咸言一切悉是无常。闻是经已虽有烦恼如无烦恼。即能利益一切人天。何以故。晓了己身有佛**故。是名为常。复次善男子。譬如众流皆归于海。一切契经诸定三昧皆归大乘大涅槃经。何以故。究竟善说有佛**故。善男子。是故我言异法是常异法无常。乃至无我亦复如是。

  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来已离忧悲毒箭。夫忧悲者名为天如来非天。忧悲者名为人如来非人。忧悲者名二十五有。如来非二十五有。是故如来无有忧悲。何故称言如来忧悲。善男子。无想天者名为无想。若无想者则无寿命。若无寿命云何而有阴界诸入。以是义故。无想天寿不可说言有所住处。善男子。譬如树神依树而住。不得定言依枝依节依茎依叶。虽无定所不得言无。无想天寿亦复如是。善男子。佛**亦尔。甚深难解。如来实无忧悲苦恼。而于众生起大慈悲现有忧悲。视诸众生如罗睺罗。复次善男子。无想天中所有寿命唯佛能知非余所及。乃至非想非非想处亦复如是。迦叶。如来之**清净无染。犹如化身。何处当有忧悲苦恼。若言如来无忧悲者。云何能利一切众生弘广佛法。若言无者云何而言等视众生如罗睺罗。若不等视如罗睺罗。如是之言则为虚妄。以是义故。善男子。佛不可思议法不可思议众生佛**不可思议。无想天寿不可思议。如来有忧及以无忧。是佛境界非诸声闻缘觉所知。善男子。譬如空中舍宅微尘不可住立。若言舍宅不因空住无有是处。以是义故。不可说舍住于虚空不住虚空。凡夫之人虽复说言舍住虚空。而是虚空实无所住。何以故。**无住故。善男子。心亦如是。不可说言住阴界入及以不住。无想天寿亦复如是。如来忧悲亦复如是。若无忧悲云何说言等视众生如罗睺罗。若言有者复云何言**同虚空。善男子。譬如幻师虽复化作种种宫殿。杀生长养系缚放舍。及作金银琉璃宝物丛林树木都无实**。如来亦尔。随顺世间示现忧悲无有真实。善男子。如来已入于般涅槃。云何当有忧悲苦恼。若谓如来入于涅槃是无常者。当知是人则有忧悲。若谓如来不入涅槃常住不变。当知是人无有忧悲。如来有愁及以无愁无能知者。

  复次善男子。譬如下人能知下法不知中上。中者知中不知于上。上者知上及知中下。声闻缘觉亦复如是。齐知自地。如来不尔悉知自地及以他地。是故如来名无碍智。示现幻化随顺世间凡夫肉眼谓是真实。而欲尽知如来无碍无上智者无有是处。有愁无愁唯佛能知。以是因缘异法有我异法无我。是名鸳鸯迦邻提鸟** 。

  复次善男子。佛法犹如鸳鸯共行。是迦邻提及鸳鸯鸟。盛夏水涨选择高原安处其子为长养故。然后随本安隐而游。如来出世亦复如是。化无量众令住正法。如彼鸳鸯迦邻提鸟选择高原安置其子。如来亦尔。令诸众生所作已办即便入于大般涅槃。善男子。是名异法是苦异法是乐。诸行是苦涅槃是乐。第一微妙坏诸行故。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云何众生得涅槃者名第一乐。佛言。善男子。如我所说诸行和合名为老死。

   谨慎无放逸  是处名甘露
   放逸不谨慎  是名为死句
   若不放逸者  则得不死处
   如其放逸者  常趣于死路

  若放逸者名有为法。是有为法为第一苦。不放逸者则名涅槃。彼涅槃者名为甘露第一最乐。若趣诸行是名死处受第一苦。若至涅槃则名不死受最妙乐。若不放逸虽集诸行。是亦名为常乐不死不破坏身。云何放逸云何不放逸。非圣凡夫是名放逸常死之法。出世圣人是不放逸无有老死。何以故。入于第一常乐涅槃。以是义故。异法是苦异法是乐。异法是我异法无我。如人在地仰观虚空不见鸟迹。善男子。众生亦尔无有天眼。在烦恼中而不自见有如来**。是故我说无我密教。所以者何。无天眼者不知真我横计我故。因诸烦恼所造有为即是无常。是故我说异法是常异法无常。

   精进勇健者  若处于山顶
   平地及旷野  常见诸凡夫
   升大智慧殿  无上微妙台
   既自除忧患  亦见众生忧

  如来悉断无量烦恼住智慧山。见诸众生常在无量亿烦恼中。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偈所说是义不然。何以故。入涅槃者无忧无喜。云何得升智慧台殿。复当云何住在山顶而见众生。佛言。善男子。智慧殿者即名涅槃。无忧愁者谓如来也。有忧愁者名凡夫人。以凡夫忧故如来无忧。须弥山顶者谓正解脱。勤精进者喻须弥山无有动转。地谓有为行也。是诸凡夫安住是地造作诸行。其智慧者则名正觉。离有常住故名如来。如来愍念无量众生。常为诸有毒箭所中。是故名为如来有忧。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若使如来有忧戚者。则不得称为等正觉。佛言迦叶。皆有因缘随有众生应受化处。如来于中示现受生虽现受生而实无生。是故如来名常住法。如迦邻提鸳鸯等鸟。

大般涅槃经卷第九

如来**品第四之六

  复次善男子。譬如有人见月不现。皆言月没而作没想。而此月**实无没也。转现他方彼处众生复谓月出。而此月**实无出也。何以故。以须弥山障故不现。其月常生**无出没。如来应正遍知亦复如是。出于三千大千世界。或阎浮提示有父母。众生皆谓如来生于阎浮提内。或阎浮提示现涅槃。而如来**实无涅槃。而诸众生皆谓如来实般涅槃喻如月没。善男子。如来之**实无生灭。为化众生故示生灭。善男子。如此满月余方见半。此方半月余方见满。阎浮提人若见月初皆谓一日起初月想。见月盛满谓十五日生盛满想。而此月**实无亏盈。因须弥山而**黾酢I颇凶印H缋匆喽谘指√峄蛳殖跎蛳帜鶚劇O质忌庇倘绯踉乱磺薪晕酵映跎P杏谄卟饺缍赵隆;蚋词鞠秩胗谑樘萌缛赵隆J鞠殖黾胰绨巳赵隆7糯笾腔畚⒚罟饷鳌D芷莆蘖恐谏е凇H缡迦帐⒙隆;蚋词鞠秩喟耸趾谩R宰宰隙帜鶚動魅缭率础H缡侵谏煌;蚣朐禄蚣禄蚣率础6嗽**实无增减蚀啖之者常是满月。如来之身亦复如是。是故名为常住不变。复次善男子。喻如满月一切悉现。在在处处城邑聚落山泽水中若井若池若盆若鍑一切皆现。有诸众生行百由旬百千由旬见月常随。凡夫愚人妄生忆想言。我本于城邑屋宅见如是月今复于此空泽而见。为是本月为异于本。各作是念月形大小或如鍑口。或复有言大如车轮。或言犹如四十九由旬。一切皆见月之光明。或见团圆喻如金盘。是月**一种种众生各见异相。善男子。如来亦尔出现于世。或有人天而作是念。如来今者在我前住。复有众生亦生是念如来今者在我前住。或有聋哑亦见如来有聋哑相。众生杂类言音各异皆谓如来悉同己语。亦各生念在我舍宅受我供养。或有众生见如来身广大无量。有见微小或有见佛是声闻像。或复有见为缘觉像。有诸外道复各念言。如来今者在我法中出家学道。或有众生复作是念。如来今者独为我故出现于世。如来实**喻如彼月即是法身是无生身。方便之身随顺于世示现无量本业因缘。在在处处示现有生犹如彼月。以是义故如来常住无有变易。复次善男子。如罗睺罗阿修罗王以手遮月。世间诸人咸谓月蚀。阿修罗王实不能蚀以阿修罗障其明故。是月团圆无有亏损。但以手障故使不现。若摄手时世间咸谓月已还生皆言是月多受苦恼。假使百千阿修罗王不能恼之。如来亦尔。示有众生于如来所生粗恶心出佛身血起五逆罪至一阐提。为未来世诸众生故如是示现坏僧断法而作留难。假使百千无量诸魔不能侵出如来身血。所以者何。如来之身无有肉血筋脉骨髓。如来真实实无恼坏。众生皆谓法僧毁坏如来灭尽。而如来**真实无变无有破坏随顺世间如是示现。复次善男子。如二人斗若以刀杖伤身出血虽至于死不起杀想。如是业相轻而不重。于如来所本无杀心虽出身血是业亦尔轻而不重。如来如是于未来世为化众生示现业报。复次善男子。犹如良医勤教其子医方根本。此是根药此是茎药此是色药种种相貌汝当善知。其子敬奉父之所敕精勤习学善解诸药。是医后时寿尽命终。其子号啕而作是言。父本教我根药如是茎药如是花药如是色相如是。如来亦尔为化众生示现制戒。应当如是受持莫犯。作五逆罪诽谤正法及一阐提。为未来世起是事者是故示现。欲令比丘于佛灭后作如是知。此是契经甚深之义。此是戒律轻重之相。此是阿毗昙分别法句。如彼医子。

  复次善男子。如人知月六月一蚀。而上诸天须臾之间已见月蚀。何以故。彼天日长人间短故。善男子。如来亦尔天人咸谓如来寿短。如彼天人须臾之间频见月蚀。如来又于须臾之间示现百千万亿涅槃。断烦恼魔阴魔死魔。是故百千万亿天魔悉知如来入般涅槃。又复示现无量百千先业因缘。随顺世间种种**故。示现如是无量无边不可思议。是故如来常住无变。复次善男子。譬如明月众生乐见。是故称月号为乐见。众生若有贪恚愚痴。则不得称为乐见也。如来如是其**纯善清净无垢。是最可称为乐见也。乐法众生视之无厌。恶心之人不喜瞻睹。以是义故故言如来喻如明月。复次善男子。譬如日出有三时异。谓春夏冬。冬日则短春日处中夏日极长。如来亦尔于此三千大千世界为短寿者。及诸声闻示现寿短。斯等见已咸谓如来寿命短促喻如冬日。为诸菩萨示现中寿若至一劫若减一劫喻如春日。唯佛睹佛其寿无量喻如夏日。善男子。如来所说方等大乘微密之教示现世间。雨****雨于未来世。若有人能护持是典开示分别利益众生。当知是辈真是菩萨喻如盛夏天降甘雨。若有声闻缘觉之人闻佛如来微密之教。喻如冬日多遇冷患。菩萨之人若闻如是微密教诲如来常住**无变易。喻如春日萌牙开敷。而如来**实无长短为世间故示现如是。即是诸佛真实法**。复次善男子。譬如众星昼则不现。而人皆谓昼星灭没其实不没。所以不现日光映故。如来亦尔声闻缘觉不能得见。喻如世人不见昼星。复次善男子。譬如阴闇日月不现。愚夫谓言日月失没。而是日月实不失没。如来正法灭尽之时三宝现没。亦复如是非为永灭。是故当知如来常住无有变易。何以故。三宝真**不为诸垢之所染故。

  复次善男子。譬如黑月彗星夜现。其明炎炽暂出还没。众生见已生不祥想。诸辟支佛亦复如是出无佛世。众生见已皆谓如来真实灭度生忧悲想。而如来身实不灭度。如彼日月无有灭没。

  复次善男子。譬如日出众雾悉除。此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出兴于世。若有众生一经耳者悉能灭除一切诸恶无间罪业。是大涅槃甚深境界不可思议。善说如来微密之**。以是义故诸善男子善女人等。应于如来生常住心无有变易正法不断僧宝不灭。是故应当多修方便勤学是典。是人不久当得成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此经名为无量功德所成。亦名菩提不可穷尽。以不尽故故得称为大般涅槃。有善光故犹如夏日。身无边故名大涅槃。

  复次善男子。如日月光诸明中最。一切诸明所不能及。大涅槃光亦复如是。于诸契经三昧光明最为殊胜。诸经三昧所有光明所不能及。何以故。大涅槃光能入众生诸毛孔故。众生虽无菩提之心而能为作菩提因缘。是故复名大般涅槃。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大涅槃光入于一切众生毛孔。众生虽无菩提之心。而能为作菩提因者。是义不然。何以故。世尊。犯四重禁作五逆人及一阐提。光明入身作菩提因者。如是等辈与净持戒修习诸善有何差别。若无差别如来何故说四依义。世尊。又如佛言若有众生闻大涅槃一经于耳。则得断除诸烦恼者。如来云何先说有人于恒河沙等佛所发心。闻大涅槃不解其义。若不解义云何能断一切烦恼。佛言善男子。除一阐提。其余众生闻是经已。悉皆能作菩提因缘。法声光明入毛孔者必定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若有人能供养恭敬无量诸佛。方乃得闻大涅槃经。薄福之人则不得闻。所以者何。大德之人乃能得闻。如是大事厮下小人则不得闻。何等为大。所谓诸佛甚深秘藏谓佛**是。以是义故名为大事。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云何未发菩提心者得菩提因。佛告迦叶。若有闻是大涅槃经。言我不用发菩提心诽谤正法。是人即于梦中见罗刹像心中怖懅。罗刹语言咄善男子。汝今若不发菩提心当断汝命。是人惶怖觉已即发菩提之心。是人命终若在三恶及在人天。续复忆念菩提之心。当知是人是大菩萨摩诃萨也。以是义故。是大涅槃威神力故。能令未发菩提心者作菩提因。善男子。是名菩萨发心因缘非无因缘。以是义故。大乘妙典真佛所说。复次善男子。如虚空中兴大云雨注于大地。枯木石山高原堆阜水所不住。流注下田陂池悉满利益无量一切众生。是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雨****雨普润众生。唯一阐提发菩提心无有是处。复次善男子。譬如焦种虽遇甘雨百千万劫终不生芽。芽若生者亦无是处。一阐提辈亦复如是。虽闻如是大般涅槃微妙经典。终不能发菩提心牙。若能发者无有是处。何以故。是人断灭一切善根。如彼焦种不能复生菩提根牙。复次善男子。譬如明珠置浊水中以珠威德水即为清。投之淤泥不能令清。是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置余众生五无间罪四重禁法浊水之中。犹可澄清发菩提心。投一阐提淤泥之中。百千万岁不能令清起菩提心。何以故。是一阐提灭诸善根非其器故。假使是人百千万岁听受如是大涅槃经。终不能发菩提之心。所以者何。无善心故。

  复次善男子。譬如药树名曰药王。于诸药中最为殊胜。若和酪浆若蜜若苏若水若乳若末若丸。若以涂疮薰身涂目若见若嗅。能灭众生一切诸病。如是药树不作是念。一切众生若取我根不应取叶。若取叶者不应取根。若取身者不应取皮。若取皮者不应取身。是树虽复不生是念而能除灭一切病苦。善男子。是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能除一切众生恶业四波罗夷五无间罪。若内若外所有诸恶诸有未发菩提心者。因是则得发菩提心。何以故。是妙经典诸经中王。如彼药树诸药中王。若有修习是大涅槃及不修者。若闻有是经典名字。闻已敬信所有一切烦恼重病皆悉除灭。唯不能令一阐提辈安止住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彼妙药虽能疗愈种种重病。而不能治必死之人。复次善男子。如人手疮捉持毒药毒则随入。若无疮者毒则不入。一阐提辈亦复如是。无菩提因如无疮者毒不得入。所谓疮者即是无上菩提因缘。毒者即是第一妙药。完无疮者谓一阐提。复次善男子。譬如金刚无能坏者。而能破坏一切之物。唯除龟甲及白羊角。是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悉能安止无量众生于菩提道。唯不能令一阐提辈立菩提因。复次善男子。如马齿草娑罗翅树尼迦罗树。虽断枝茎续生如故。不如多罗断已不生是诸众生亦复如是。若得闻是大涅槃经虽犯四禁及五无间。犹故能生菩提因缘。一阐提辈则不如是。虽得听受是妙经典而不能生菩提道因。复次善男子。如佉陀罗树镇头迦树断已不生及诸焦种。一阐提辈亦复如是。虽得闻是大涅槃经而不能发菩提因缘犹如焦种。复次善男子。譬如大雨终不住空是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普雨法雨于一阐提则不能住。是一阐提周体密致。犹如金刚不容外物。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佛说偈。

   不见善不作  唯见恶可作
   是处可怖畏  犹如险恶道

  世尊。如是所说有何等义。佛言善男子。不见者谓不见佛**。善者即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作者所谓不能亲近善友。唯见者见无因果。恶者谓谤方等大乘经典。可作者谓一阐提说无方等。以是义故一阐提辈无心趣向清净善法。何等善法谓涅槃也。趣涅槃者谓能修习贤善之行。而一阐提无贤善行。是故不能趣向涅槃。是处可畏谓谤正法。谁应怖畏所谓智者。何以故。以谤法者无有善心及方便故。险恶道者谓诸行也。迦叶复言。如佛所说。

   云何见所作  云何得善法
   何处不怖畏  如王夷坦道

  是义何谓。佛言善男子。见所作者。发露诸恶从生死际所作诸恶悉皆发露。至无至处。以是义故是处无畏。喻如人王所游正路。其中盗贼悉皆逃走。如是发露一切诸恶悉灭无余。复次不见所作者。谓一阐提所作众恶而不自见。是一阐提憍慢心故。虽多作恶于是事中初无怖畏。以是义故不得涅槃。喻如猕猴捉水**隆I颇凶印<偈挂磺形蘖恐谏皇背捎诎Ⅰ穸嗦奕耆刑嵋选4酥钊缋匆喔床患艘徊岢捎谄刑帷R允且骞拭患鳌S指床患鳌K讲患缋此鳌7鹞谏涤蟹**。一阐提辈流转生死不能知见。以是义故名为不见如来所作。又一阐提见于如来毕竟涅槃谓真无常。犹如灯灭膏油俱尽。何以故。是人恶业不亏损故。若有菩萨所作善业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一阐提辈虽复毁呰破坏不信。然诸菩萨犹故施与。欲共成于无上之道。何以故。诸佛法尔。

   作恶不即受  如乳即成酪
   犹灰覆火上  愚者轻蹈之

  一阐提者名为无目。是故不见阿罗汉道。如阿罗汉不行生死险恶之道。以无目故诽谤方等。不欲修习如阿罗汉勤修慈心。一阐提辈不修方等亦复如是。若人说言我今不信声闻经典。信受大乘读诵解说是故我今即是菩萨。一切众生悉有佛**。以佛**故众生身中即有十力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我之所说不异佛说。汝今与我俱破无量诸恶烦恼如破水瓶。以破结故即得见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人虽作如是演说。其心实不信有佛**。为利养故随文而说。如是说者名为恶人。如是恶人不速受果如乳成酪。譬如王使善能谈论巧于方便奉命他国。宁丧身命终不匿王所说言教。智者亦尔于凡夫中不惜身命。要必宣说大乘方等如来秘藏。一切众生皆有佛**。善男子。有一阐提作罗汉像。住于空处诽谤方等大乘经典。诸凡夫人见已皆谓真阿罗汉是大菩萨摩诃萨。是一阐提恶比丘辈住阿兰若处。坏阿兰若法见他得利心生嫉妒。作如是言所有方等大乘经典悉是天魔波旬所说。亦说如来是无常法。毁灭正法破坏众僧。复作是言波旬所说非善顺说。作是宣说邪恶之法。是人作恶不即受报。如乳成酪灰覆火上愚轻蹈之。如是人者谓一阐提。是故当知大乘方等微妙经典必定清净。如摩尼珠投之浊水水即为清。大乘经典亦复如是。复次善男子。譬如莲花为日所照无不开敷。一切众生亦复如是。若得见闻大涅槃日。未发心者皆悉发心为菩提因。是故我说大涅槃光所入毛孔必为妙因。彼一阐提虽有佛**而为无量罪垢所缠。不能得出如蚕处茧。以是业缘不能生于菩提妙因。流转生死无有穷已。

  复次善男子。如优钵罗花钵头摩花拘牟头华分陀利华。生于淤泥而终不为彼泥所污。若有众生修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虽有烦恼终不为此烦恼所污。何以故。以知如来**相力故。善男子。譬如有国多清冷风。若触众生身诸毛孔能除一切郁蒸之恼。此大乘典大涅槃经亦复如是。遍入一切众生毛孔为作菩提微妙因缘。除一阐提。何以故非法器故。

  复次善男子。譬如良医解八种药灭一切病唯除必死。一切契经禅定三昧亦复如是。能治一切贪恚愚痴诸烦恼病。能拔烦恼****等箭。而不能治犯四重禁五无间罪。善男子。复有良医过八种术能除众生所有病苦。唯不能治必死之病。是大涅槃大乘经典亦复如是。能除众生一切烦恼。安住如来清净妙因。未发心者令得发心。唯除必死一阐提辈。

  复次善男子。譬如良医能以妙药治诸盲人。令见日月星宿诸明一切色像。唯不能治生盲之人。是大乘典大涅槃经亦复如是。能为声闻缘觉之人开发慧眼。令其安住无量无边大乘经典。未发心者谓犯四禁五无间罪悉能令发菩提之心。唯除生盲一阐提辈。复次善男子。譬如良医善解八术为治众生一切病苦。与种种方吐下诸药。及以涂身熏药灌鼻散药丸药。若贫愚人不欲服之。良医愍念即将是人还其舍宅强与令服。以药力故所患得除。女人产时儿衣不出与之令服服已即出。并令婴儿安乐无患。是大乘典大涅槃经亦复如是。所至之处若至舍宅能除众生无量烦恼。犯四重禁五无间罪未发心者悉令发心。除一阐提。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犯四重禁及五无间名极重恶。譬如断截多罗树头更不复生。是等未发菩提之心云何能与作菩提因。佛言善男子。是诸众生若于梦中梦堕地狱。受诸苦恼即生悔心哀哉我等自招此罪。若我今得脱是罪者必定当发菩提之心我今所见最是极恶。从是觉已即知正法有大果报。如彼婴儿渐渐长大。常作是念是医最良善解方药。我本处胎与我母药。母以药故身得安隐。以是因缘我命得全。奇哉我母受大苦恼。满足十月怀抱我胎。既生之后推干去湿。除去不净大小便利。乳餔长养将护我身。以是义故我当报恩。色养侍卫随顺供养。犯四重禁及无间罪临命终时念是大乘大涅槃经。虽堕地狱畜生饿鬼天上人中。如是经典亦为是人作菩提因。除一阐提。复次善男子。譬如良医及良医子。所知深奥出过诸医。善知除毒无上咒术。若恶毒蛇若龙若蝮以诸咒术咒药令良。复以此药用涂革屣。以此革屣触诸毒虫毒为之消。唯除一毒名曰大龙。是大乘典大涅槃经亦复如是。若有众生犯四重禁五无间罪。悉能消灭令住菩提。如药革屣能消众毒。未发心者能令发心安止住于菩提之道。是彼大乘大涅槃经威神药故。令诸众生生于安乐。唯除大龙一阐提辈。

  复次善男子。譬如有人以杂毒药用涂大鼓。于大众中击之发声。虽无心欲闻闻之皆死。唯除一人不横死者。是大乘典大涅槃经亦复如是。在在处处诸行众中有闻声者。所有贪欲嗔恚愚痴悉皆灭尽。其中虽有无心思念。是大涅槃因缘力故能灭烦恼而结自灭。犯四重禁及五无间闻是经已。亦作无上菩提因缘渐断烦恼。除不横死一阐提也。复次善男子。譬如闇夜诸所营作一切皆息若未讫者要待日明。学大乘者虽修契经一切诸定。要待大乘大涅槃日。闻于如来微密之教。然后乃当造菩提业安住正法。犹如天雨润益增长一切诸种成就果实。悉除饥馑多受丰乐。如来秘藏无量法雨亦复如是。悉能除灭八种热病。是经出世如彼果实多所利益安乐一切。能令众生见于佛**。如法花中八千声闻得受记莂成大果实。如秋收冬藏更无所作。一阐提辈亦复如是于诸善法无所营作。复次善男子。譬如良医闻他人子非人所持。寻以妙药并遣一使敕语使言。卿持此药速与彼人。彼人若遇诸恶鬼神以药力故悉当远去。卿若迟晚吾自当往终不令彼抂横死也。若彼病人得见使者及吾威德。诸苦当除得安隐乐。是大乘典大涅槃经亦复如是。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及诸外道。有能受持如是经典。读诵通利。复为他人分别广说若自书写令他书写。斯等皆为菩提因缘。若犯四禁及五逆罪。若为邪鬼毒恶所持。闻是经典所有诸恶悉皆消灭。如见良医恶鬼远去。当知是人是真菩萨摩诃萨也。何以故。暂得闻是大涅槃故亦以生念如来常故。暂得闻者尚得如是。何况书写受持读诵。除一阐提其余皆是菩萨摩诃萨。复次善男子。譬如聋人不闻音声。一阐提辈亦复如是。虽复欲听是妙经典而不得闻。所以者何无因缘故。复次善男子。譬如良医一切医方无不通达。兼复广知无量咒术。是医见王作如是言。大王。今者有必死病。其王答言。卿不见我腹内之事。云何而言有必死病。医即答言。若不见信应服下药。既下之后王自验之。王不肯服。尔时良医以咒术力令王粪门遍生疮疱。兼复[病-丙+帶]下虫血杂出。王见是已生大怖懅。赞彼良医善哉善哉。卿先所白吾不用之。今乃知卿于吾此身作大利益。恭敬是医犹如父母。是大乘典大涅槃经亦复如是。于诸众生有欲无欲悉能令彼烦恼崩落。是诸众生乃至梦中梦见是经恭敬供养。喻如大王恭敬良医。是大良医知必死者终不治之。是大乘典大涅槃经亦复如是。终不能治一阐提辈。复次善男子。譬如良医善知八种悉能疗治一切诸病。唯不能治必死之人。诸佛菩萨亦复如是悉能救疗一切有罪。唯不能治必死之人一阐提辈。复次善男子。譬如良医善知八种微妙经术。复能博达过于八种。以己所知先教其子。若水若陆山涧药草悉令识知。如是渐渐教八事已。次复教余最上妙术。如来应正遍知亦复如是。先教其子诸比丘等方便除灭一切烦恼。修学净身不坚固想。谓水陆山涧水者喻身受苦如水上泡。陆者喻身不坚如芭蕉树。其山涧者喻烦恼中修无我想。以是义故身名无我。如来如是于诸弟子渐渐教学九部经法令善通利。然后教学如来秘藏。为其子故说如来常。如来如是说大乘典大涅槃经。为诸众生已发心者及未发心作菩提因。除一阐提。如是善男子。是大乘典大涅槃经无量无数不可思议未曾有也。当知即是无上良医。最尊最胜众经中王。

  复次善男子。譬如大船从海此岸至于彼岸。复从彼岸还至此岸。如来应正遍知亦复如是。乘大涅槃大乘宝船。周旋往返济渡众生。在在处处有应度者。悉令得见如来之身。以是义故如来名曰无上船师。譬如有船则有船师。以有船师则有众生渡于大海。如来常住化度众生亦复如是。复次善男子。譬如有人在大海中乘船欲渡。若得顺风须臾之间。则能得过无量由延。若不得者虽复久住经无量岁不离本处。有时船坏没水而死。众生如是在于愚痴生死大海乘诸行船。若得值遇大般涅槃猛利之风。则能疾到无上道岸。若不值遇当久流转无量生死。或**苹刀橛诘赜笊龉怼8创紊颇凶印F┤缬腥瞬挥龇缤蹙米〈蠛!W魇撬嘉┪业冉裾弑卦诖怂馈H缡悄钍焙鲇隼缢嫠扯珊!8醋魇茄钥煸帐欠缥丛幸病A钗业缺舶惨霉蠛V选V谏缡蔷么τ蕹丈来蠛@Э嗲钽病N从鋈缡谴竽鶚劮纭T蛴ι钗业缺囟ǘ橛诘赜笊龉怼J侵钪谏嘉┦鞘焙鲇龃蟪舜竽鶚劮纭K嫠炒迪蛉胗诎Ⅰ穸嗦奕耆刑帷7街媸瞪嫣叵胩狙钥煸铡N掖游衾次丛湃缡侨缋次⒚苤亍6擞谑谴竽鶚劸寰恍拧

  复次善男子。如蛇脱皮为死灭耶。不也世尊。善男子。如来亦尔方便示现弃舍毒身。可言如来无常灭耶。不也世尊。如来于此阎浮提中方便舍身。如破毒蛇舍于故皮。是故如来名为常住。复次善男子。譬如金师得好真金随意造作种种诸器。如来亦尔于二十五有悉能示现种种色身。为化众生拔生死故。是故如来名无边身。虽复示现种种诸身亦名常住无有变易。

  复次善男子。如庵罗树及阎浮树一年三变。有时生花光色敷荣。有时生叶滋茂蓊郁。有时雕落状似枯死。善男子。于意云何是树实为枯灭不耶。不也世尊。善男子。如来亦尔于三界中示三种身。有时初生有时长大有时涅槃。而如来身实非无常。迦叶菩萨赞言。善哉诚如圣教。如来常住无有变易。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

如来**品第四之七

  善男子。如来密语甚深难解。譬如大王告诸群臣先陀婆来。先陀婆者一名四实。一者盐。二者器。三者水。四者马。如是四法皆同此名。有智之臣善知此名。若王洗时索先陀婆即便奉水。若王食时索先陀婆即便奉盐。若王食已将欲饮浆索先陀婆即便奉器。若王欲游索先陀婆即便奉马。如是智臣善解大王四种密语。是大乘经亦复如是有四无常。大乘智臣应当善知。若佛出世为众生说如来涅槃。智臣当知此是如来为计常者说无常相。欲令比丘修无常想。或复说言正法当灭。智臣应知此是如来为计乐者说于苦相。欲令比丘多修苦想。或复说言我今病苦众僧破坏。智臣当知此是如来为计我者说无我相。欲令比丘修无我想。或复说言所谓空者是正解脱。智臣当知此是如来说正解脱无二十五有。欲令比丘修学空想。以是义故。是正解脱则名为空亦名不动。谓不动者是解脱中无有苦故是故不动。是正解脱为无有相。谓无相者无有色声香味触等故名无相。是正解脱常不变易。是解脱中无有无常热恼变易。是故解脱名曰常住不变清凉。或复说言一切众生有如来**。智臣当知此是如来说于常法欲令比丘修正常法。是诸比丘若能如是随顺学者。当知是人真我弟子善知如来微密之藏。如彼大王智慧之臣善知王意。善男子。如是大王亦有如是密语之法。何况如来而当无耶。善男子。是故如来微密之教难可得知。唯有智者乃能解我甚深佛法。非是世间凡夫品类所能信也。

  复次善男子。如波罗奢树迦尼迦树阿叔迦树。值天亢旱不生花实。及余水陆所生之物。皆悉枯悴无有润泽不能增长。一切诸药无复势力。善男子。是大乘典大涅槃经亦复如是。于我灭后有诸众生不能恭敬无有威德。何以故。是诸众生不知如来微密藏故。所以者何。以是众生薄福德故。复次善男子。如来正法将欲灭尽。尔时多有行恶比丘。不知如来微密之藏。懒堕懈怠不能读诵宣扬分别如来正法。譬如痴贼弃舍真宝担负草[***弋]。不解如来微密藏故。于是经中懈怠不勤。哀哉大险当来之世甚可怖畏。苦哉众生不勤听受是大乘典大涅槃经。唯诸菩萨摩诃萨等能于是经取真实义。不著文字随顺不逆为众生说。复次善男子。如牧牛女为欲卖乳。贪多利故加二分水。转卖与余牧牛女人。彼女得已复加二分。转复卖与近城女人。女人得已复加二分。转复卖与城中女人。彼女得已复加二分诣市卖之。时有一人为子纳妇。当须好乳以瞻宾客。至市欲买是卖乳者多索价数。是人答言汝乳多水不直尔许。正值我今瞻待宾客是故当取。取已还家煮用作糜都无乳味。虽复无味于苦味中千倍为胜。何以故。乳之为味诸味中最。善男子。我涅槃后正法未灭余八十年。尔时是经于阎浮提当广流布。是时当有诸恶比丘。抄略是经分作多分能灭正法色香美味。是诸恶人虽复诵读如是经典。灭除如来深密要义。安置世间庄严文饰无义之语。抄前着后抄后着前。前后着中中着前后。当知如是诸恶比丘是魔伴侣。受畜一切不净之物。而言如来悉听我畜。如牧牛女多加水乳。诸恶比丘亦复如是。杂以世语错定是经。令多众生不得正说正写正取尊重赞叹供养恭敬。是恶比丘为利养故。不能广宣流布是经。所可分流少不足言。如彼牧牛贫穷女人展转卖乳。乃至成糜而无乳味。是大乘典大涅槃经亦复如是。展转薄淡无有气味。虽无气味犹胜余经足一千倍。如彼乳味于诸苦味为千倍胜。何以故。是大乘典大涅槃经于声闻经最为上首。喻如牛乳味中最胜。以是义故名大涅槃。

  复次善男子。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无有不求男子身者。何以故。一切女人皆是众恶之所住处。复次善男子。如蚊子尿不能令此大地润洽。其女人者**欲难满亦复如是。譬如大地一切作丸如葶苈子。如是等男与一女人共为欲事犹不能足。假使男子数如恒沙与一女人共为欲事犹不能足。善男子。譬如大海一切天雨百川众流皆悉投注。而彼大海未曾满足。女人之法亦复如是。假使一切悉为男者与一女人共为欲事而亦不足。复次善男子。如阿叔迦树波吒罗树迦尼迦树。春花开敷。有蜂唼取色香细味不知厌足。女人欲男亦复如是不知厌足。善男子。以是义故。诸善男子善女人等听是大乘大涅槃经。常应呵责女人之相求于男子。何以故。是大经典有丈夫相。所谓佛**。若人不知是佛**者则无男相。所以者何。不能自知有佛**故。若有不能知佛**者。我说是等名为女人。若能自知有佛**者。我说是人为丈夫相。若有女人能知自身定有佛**。当知是等即为男子。善男子。是大乘典大涅槃经。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功德之聚。何以故。以说如来秘密藏故。是故善男子善女人。若欲速知如来密藏。应当方便勤修此经。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是如是。如佛所说。我今已有丈夫之相。得入如来微密藏故。如来今日始觉悟我。因是即得决定通达。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随顺世间之法而作是说。迦叶复言。我不随顺世间法也。佛赞迦叶。善哉善哉。汝今所知无上法味甚深难知而能得知。如蜂采味。汝亦如是。复次善男子。如蚊子泽不能令此大地沾洽。当来之世是经流布亦复如是。如彼蚊泽。正法欲灭。是经先当没于此地。当知即是正法衰相。复次善男子。譬如过夏初月名秋秋雨连注。此大乘典大涅槃经亦复如是。为于南方诸菩萨故。当广流布降注法雨弥满其处。正法欲灭当至罽宾具足无缺潜没地中。或有信者或不信者。如是大乘方等经典甘露法味悉没于地。是经没已一切诸余大乘经典皆悉灭没。若得是经具足无缺人中象王。诸菩萨等当知如来无上正法将灭不久。

  尔时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今此纯陀犹有疑心。唯愿如来重为分别令得除断。佛言。善男子。云何疑心汝当说之当为除断。文殊师利言。纯陀心疑如来常住以得知见佛**力故。若见佛**而为常者。本未见时应是无常。若本无常后亦应尔。何以故。如世间物本无今有已有还无。如是等物悉是无常。以是义故诸佛菩萨声闻缘觉无有差别。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本有今无    本无今有
   三世有法    无有是处

  善男子。以是义故。诸佛菩萨声闻缘觉。亦有差别亦无差别。文殊师利赞言。善哉诚如圣教。我今始解诸佛菩萨声闻缘觉亦有差别亦无差别。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来所说诸佛菩萨声闻缘觉**无差别。唯愿如来分别广说利益安乐一切众生。佛言。善男子。谛听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譬如长者若长者子。多畜乳牛有种种色。常令一人守护将养。是人有时为祠祀故尽构诸牛着一器中。见其乳色同一白色寻便惊怪。牛色各异。其乳云何皆同一色。是人思惟如此一切皆是众生业报因缘令乳色一。善男子。声闻缘觉菩萨亦尔。同一佛**犹如彼乳。所以者何。同尽漏故而诸众生言。佛菩萨声闻缘觉而有差别。有诸声闻凡夫之人疑于三乘云何无别。是诸众生久后自解一切三乘同一佛**。犹如彼人悟解乳相由业因缘。复次善男子。譬如金矿淘炼滓秽然后消融成金之后价直无量。善男子。声闻缘觉菩萨亦尔。皆得成就同一佛**。何以故。除烦恼故如彼金矿除诸滓秽。以是义故。一切众生同一佛**无有差别。以其先闻如来密藏后成佛时自然得知。如彼长者知乳一相。何以故。以断无量亿烦恼故。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若一切众生有佛**者。佛与众生有何差别。如是说者多有过咎。若诸众生皆有佛**。何因缘故舍利弗等以小涅槃而般涅槃。缘觉之人于中涅槃而般涅槃。菩萨之人于大涅槃而般涅槃。如是等人若同佛**。何故不同如来涅槃而般涅槃。善男子。诸佛世尊所得涅槃。非诸声闻缘觉所得。以是义故大般涅槃名为善有。世若无佛非无二乘得二涅槃。迦叶复言。是义云何。佛言。无量无边阿僧祇劫乃有一佛出现于世开示三乘。善男子。如汝所言菩萨二乘无差别者。我先于此如来密藏大涅槃中已说其义。诸阿罗汉无有善有。何以故。诸阿罗汉悉当得是大涅槃故。以是义故大般涅槃有毕竟乐。是故名为大般涅槃。迦叶言。如佛说者我今始知差别之义无差别义。何以故。一切菩萨声闻缘觉未来之世皆当归于大般涅槃。譬如众流归于大海。是故声闻缘觉之人悉名为常非是无常。以是义故亦有差别亦无差别。迦叶言。云何**差别。佛言善男子。声闻如乳缘觉如酪。菩萨之人如生熟酥。诸佛世尊犹如醍醐。以是义故大涅槃中说四种**而有差别。迦叶复言。一切众生**相云何。佛言善男子。如牛新生乳血未别。凡夫之**杂诸烦恼亦复如是。迦叶复言拘尸那城有旃陀罗名曰欢喜。佛记是人由一发心。当于此界千佛数中速成无上正真之道。以何等故如来不记尊者舍利弗目犍连等速成佛道。佛言善男子。或有声闻缘觉菩萨作誓愿言。我当久久护持正法然后乃成无上佛道。以发速愿故与速记。复次善男子。譬如商人有无价宝诣市卖之。愚人见之不识轻笑。宝主唱言我此宝珠价直无数。闻已复笑各各相谓。此非真宝是颇梨珠。善男子。声闻缘觉亦复如是。若闻速记则便懈怠轻笑薄贱。如彼愚人不识真宝。于未来世有诸比丘。不能翘勤修习善法。贫穷困苦饥饿所**。因是出家长养其身。心志轻躁邪命谄曲。若闻如来授诸声闻速疾记者。便当大笑轻慢毁呰。当知是等即是破戒。自言已得过人之法。以是义故随发速愿故与速记。护正法者为授远记。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云何当得不坏眷属。佛告迦叶。若诸菩萨勤加精进欲护正法。以是因缘所得眷属不可沮坏。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众生得此唇口干焦。佛告迦叶。若有不识三宝常存。以是因缘唇口干焦。如人口**不知甜苦辛醋咸淡六味差别。一切众生愚痴无智不识三宝是常住法。是故名为唇口干焦。复次善男子。若有众生不知如来是常住者。当知是人则为生盲。若知如来是常住者。如是之人虽有肉眼我说是等名为天眼。复次善男子。若有能知如来是常。当知是人久已修习如是经典。我说是等亦名天眼。虽有天眼而不能知如来是常。我说斯等名为肉眼。是人乃至不识自身手脚支节。亦复不能令他识知。以是义故名为肉眼。

  复次善男子。如来常为一切众生而作父母。所以者何。一切众生种种形类二足四足多足无足。佛以一音而为说法。彼彼异类各自得解各各叹言。如来今日为我说法。以是义故名为父母。

  复次善男子。如人生子始十六月虽复语言未可解了。而彼父母欲教其语先同其音渐渐教之。是父母语可不正耶。不也世尊。善男子。诸佛如来亦复如是。随诸众生种种音声而为说法。为令安住于正法故。随所应见而为示现种种形像。如来如是同彼语言可不正耶。不也世尊。何以故。如来所说如师子吼。随顺世间种种音声而为众生叹说妙法。

一切大众所问品第五之一

  尔时世尊。从其面门放种种色青黄赤白红紫光明。照纯陀身纯陀遇已。与诸眷属持诸肴膳疾往佛所。欲奉如来及比丘僧最后供养。种种器物充满具足持至佛前。尔时有大威德天人。而遮其前周匝围绕谓纯陀言。且住纯陀勿便奉施。当尔之时如来复放无量无边种种光明。诸天大众遇斯光已。寻听纯陀前至佛所奉其所施。尔时天人及诸众生。各各自取所持供养至于佛前长跪白佛。唯愿如来。听诸比丘受此饮食。时诸比丘知是时故执持衣钵一心安详。尔时纯陀为佛及僧布置种种师子宝座。悬缯幡盖花香璎珞。尔时三千大千世界庄严微妙。犹如西方安乐国土。尔时纯陀住于佛前忧悲怅怏重白佛言。唯愿如来。犹见哀愍住寿一劫若减一劫。佛告纯陀。汝欲令我久住世者。宜当速奉最后具足檀波罗蜜。尔时一切菩萨摩诃萨。天人杂类异口同音唱如是言。奇哉纯陀。成大福德能令如来受取最后无上供养。而我等辈无福所致。所说供具则为唐捐。尔时世尊欲令一切众望满足。于自身上一一毛孔化无量佛。一一诸佛各有无量诸比丘僧。是诸世尊及无量众悉皆示现受其供养。释迦如来自受纯陀所奉设者。尔时纯陀所持粳粮成熟之食。摩伽陀国满足八斛。以佛神力皆悉充足一切大会。尔时纯陀见是事已心生欢喜踊跃无量。一切大众亦复如是。尔时大众承佛圣旨各作是念。如来今已受我等施不久便当入于涅槃。作是念已心生悲喜。尔时树林其地狭小。以佛神力如针锋处皆有无量诸佛。世尊及其眷属等。坐而食所食之物亦无差别。是时天人阿修罗等啼泣悲叹而作是言。如来今日已受我等最后供养。受供养已当般涅槃。我等当复更供养谁。我今永离无上调御盲无眼目。尔时世尊为欲慰喻一切大众。而说偈言。

   汝等莫悲叹  诸佛法应尔
   我入于涅槃  已经无量劫
   常受最胜乐  永处安隐处
   汝今至心听  我当说涅槃
   我已离食想  终无饥渴患
   我今当为汝  说其随顺愿
   令诸一切众  咸得安隐乐
   汝闻应修行  诸佛法常住
   假使乌角鸱  同共一树栖
   犹如亲兄弟  尔乃永涅槃
   如来视一切  犹如罗睺罗
   常为众生尊  云何永涅槃
   假使蛇鼠狼  同处一穴游
   相爱如兄弟  尔乃永涅槃
   如来视一切  犹如罗睺罗
   常为众生尊  云何永涅槃
   假使七叶花  转为婆师香
   迦留迦果树  转为镇头果
   如来视一切  犹如罗睺罗
   云何舍慈悲  永入于涅槃
   假使一阐提  现身成佛道
   永处第一乐  尔乃入涅槃
   如来视一切  皆如罗睺罗
   云何舍慈悲  永入于涅槃
   假使一切众  一时成佛道
   远离诸过患  尔乃入涅槃
   如来视一切  皆如罗睺罗
   云何舍慈悲  永入于涅槃
   假使蚊子尿  浸坏于大地
   诸山及百川  大海悉盈满
   若有如是事  尔乃入涅槃
   悲心视一切  皆如罗睺罗
   常为众生尊  云何永涅槃
   以是故汝等  应深乐正法
   不应生忧恼  号泣而啼哭
   若欲自正行  应修如来常
   当观如是法  长存不变易
   复应生是念  三宝皆常住
   是则获大护  如咒枯生果
   是名为三宝  四众应善听
   闻已应欢喜  即发菩提心
   若能计三宝  常住同真谛
   此则是诸佛  最上之誓愿

  若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能以如来最上誓愿而发愿者。当知是人无有愚痴堪受供养。以此愿力功德果报于世最胜如阿罗汉。若有不能如是观了三宝常者是旃陀罗。若有能知三宝常住实法因缘。离苦安乐无有娆害能留难者。尔时人天大众阿修罗等。闻是法已心生欢喜踊跃无量。其心调柔善灭诸盖心无高下。威德清净颜貌怡悦知佛常住。是故施设诸天供养。散种种花末香涂香。鼓天伎乐以供养佛。尔时佛告迦叶菩萨言。善男子汝见是众希有事不。迦叶答言。已见世尊。见诸如来无量无边不可称计。受诸大众人天所奉饭食供养。又见诸佛其身姝大。所坐之处如一针锋。多众围绕不相障碍。复见大众悉发誓愿说十三偈。亦知大众各心念言。如来今者独受我供。假使纯陀所奉饭食碎如微尘一尘一佛犹不周遍。以佛神力悉皆充足一切大众。唯诸菩萨摩诃萨。及文殊师利法王子等。能知如是希有事耳。悉是如来方便示现。声闻大众及阿修罗等。皆知如来是常住法。尔时世尊告纯陀言。汝今所见为是希有奇特事不。实尔世尊。我先所见无量诸佛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庄严其身。今悉见为菩萨摩诃萨体貌傀异姝大殊妙。唯见佛身喻如药树为诸菩萨摩诃萨等之所围绕。佛告纯陀。汝先所见无量佛者是我所化。为欲利益一切众生令得欢喜。如是菩萨摩诃萨等所可修行不可思议。能作无量诸佛之事。纯陀。汝今皆已成就菩萨摩诃萨行得住十地。菩萨所行具足成办。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是如是如佛所说。纯陀。所修成菩萨行我亦随喜。今者如来欲为未来无量众生作大明故。说是大乘大涅槃经。世尊。一切契经说有余义无余义耶。善男子。我所说者亦有余义亦无余义。纯陀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

   所有之物    布施一切
   唯可赞叹    无可亏损

  世尊是义云何。持戒毁戒有何差别。佛言。唯除一人。余一切施皆可赞叹。纯陀问言。云何名为唯除一人。佛言。如此经中所说破戒。纯陀复言。我今未解。唯愿说之。佛言。纯陀言。破戒者谓一阐提。其余在所一切布施皆可赞叹获大果报。纯陀复问。一阐提者其义云何。佛言。纯陀。若有比丘及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发粗恶言诽谤正法。造是重业永不改悔心无惭愧。如是等人名为趣向一阐提道。若犯四重作五逆罪自知定犯。如是重事而心初无怖畏惭愧不肯发露。于佛正法永无护惜建立之心。毁呰轻贱言多过咎。如是等人亦名趣向一阐提道。若复说言无佛法僧。如是等人亦名趣向一阐提道。唯除如此一阐提辈。施其余者一**尢尽

  尔时纯陀复白佛言。世尊。所言破戒其义云何。答言。纯陀。若犯四重及五逆罪诽谤正法。如是等人名为破戒。纯陀复问。如是破戒可拔济不。答言。纯陀。有因缘故则可拔济。若被法服犹未舍远。其心常怀惭愧恐怖而自考责。咄哉何为犯斯重罪。何期怪哉造斯苦业。其心改悔生护法心欲建正法。有护法者我当供养。若有读诵大乘典者我当咨问。受持读诵既通利已。复当为他分别广说。我说是人不为破戒。何以故。善男子。譬如日出能除一切尘翳闇冥。是大涅槃微妙经典出兴于世亦复如是。能除众生无量劫中所作众罪。是故此经说护正法得大果报拔济破戒。若有毁谤是正法者。能自改悔还归于法。自念所作一切不善。如人自害心生恐怖惊惧惭愧。除此正法更无救护。是故应当还归正法。若能如是如说归依布施是人得福无量。亦名世间应受供养。若犯如上恶业之罪。若经一月或十五日。不生归依发露之心。若施是人果报甚少。犯五逆者亦复如是。能生悔心内怀惭愧。今我所作不善之业甚为大苦。我当建立护持正法。是则不名五逆罪也。若施是人得福无量。犯逆罪已不生护法归依之心。有施是者福不足言。又善男子。犯重罪者。汝今谛听。我当为汝分别广说。应生是心。谓正法者。即是如来微密之藏。是故我当护持建立。施是人者得胜果报。善男子。譬如女人怀妊垂产值国荒乱逃至他土。在一天庙即便生产。闻其旧邦安隐丰熟。携将其子欲还本土。中路值河水涨暴急荷负是儿不能得渡。即自念言。我今宁与一处并命终。不舍弃而独渡也。念已母子俱共没命。命终之后寻生天中。以慈念子欲令得渡。而是女人本**弊恶。以爱子故得生天中。犯四重禁五无间罪。生护法心亦复如是。虽复先为不善之业。以护法故得为世间无上福田。是护法者有如是等无量果报。

  纯陀复言。世尊。若一阐提能自改悔。恭敬供养赞叹三宝。施如是人得大果报不佛言。善男子。汝今不应作如是说。善男子。譬如有人食庵罗果吐核置地。而复念言。是果核中应有甘味。即复还取破而尝之。其味极苦。心生悔恨。恐失果种即还收拾。种之于地勤加修治。以苏油乳随时溉灌。于意云何。宁可生不。不也世尊。假使天降无上甘雨犹亦不生。善男子。彼一阐提亦复如是。烧然善根。当于何处而得除罪。善男子。若生善心是则不名一阐提也。善男子。以是义故。一切所施所得果报非无差别。何以故。施诸声闻所得报异。施辟支佛得报亦异。唯施如来获无上果。是故说言一切所施非无差别。

  纯陀复言。何故如来而说此偈。佛言。纯陀。有因缘故我说此偈。王舍城中有优婆塞。心无净信奉事尼犍。而来问我布施之义。以是因缘故说斯偈。亦为菩萨摩诃萨等说秘蜜藏义。如斯偈者其义云何。一切者少分一切。当知菩萨摩诃萨人中之雄。摄取持戒施其所须。舍弃破戒如除稊稗。

  复次善男子。如我昔日所说偈言。

   一切江河  必有回曲
   一切丛林   必名树木
   一切女人  必怀谄曲
   一切自在  必受安乐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即从座起。偏袒右臂右膝着地。前礼佛足而说偈言。

   非一切河  必有回曲
   非一切林   悉名树木
   非一切女  必怀谄曲
   一切自在  不必受乐

  佛所说偈其义有余。唯垂哀愍说其因缘。何以故。世尊。于此三千大千世界有渚名拘耶尼。其渚有河端直不曲名娑婆耶。喻如绳墨直入西海。如是河相于余经中佛未曾说。唯愿如来。因此方等阿含经中说有余义。令诸菩萨深解是义。世尊。譬如有人先识金矿后不识金。如来亦尔。尽知法已而所演说有余不尽。如来虽作如是余说应当方便解其意趣。一切丛林必是树木。是亦有余。何以故。种种金银琉璃宝树。是亦名林。一切女人必怀谄曲。是亦有余。何以故。亦有女人善持禁戒。功德成就有大慈悲。一切自在必受乐者。是亦有余。何以故。有自在者转轮圣帝。如来法王不属死魔不可灭尽。梵释诸天虽得自在悉是无常。若得常住无变易者乃名自在。所谓大乘大般涅槃。佛言。善男子。汝今善得乐说之辩。且止谛听。文殊师利。譬如长者身婴病苦。良医诊之为合膏药。是时病者贪欲多服。医语之言。若能消者则可多服。汝今体羸不应多服。当知是膏亦名甘露亦名毒药。若多服不消则名为毒。善男子。汝今勿谓是医所说违失义理丧膏力势。善男子。如来亦尔。为诸国王后妃太子王子大臣。因波斯匿王王子后妃憍慢心故。为欲调伏示现恐怖如彼良医。故说偈言。

   一切江河  必有回曲  一切丛林
   必名树木  一切女人  必怀谄曲
   一切自在  必受安乐

  文殊师利。汝今当知。如来所说无有漏失。如此大地可令反覆。如来之言终无漏失。以是义故如来所说一切有余。尔时佛赞文殊师利。善哉善哉。善男子。汝已久知如是之义。愍哀一切欲令众生得智慧故。广问如来如是偈义。

  尔时文殊师利法王之子。复于佛前而说偈言。

   于他言语  随顺不逆  亦不观他
   作以不作  但自观身  善不善行

  世尊。如是说此法药非为正说。于他语言随顺不逆者。唯愿如来垂哀正说。何以故。世尊。常说一切外学九十五种皆趣恶道。声闻弟子皆向正路。若护禁戒摄持威仪安慎诸根。如是等人深乐****趣向善道。如来何故于九部中见有毁他则便呵责。如是偈义为何所趣。佛告文殊师利。善男子。我说此偈亦不尽为一切众生。尔时唯为阿阇世王。诸佛世尊。若无因缘终不逆说。有因缘故乃说之耳。善男子。阿阇世王害其父已来至我所。欲折伏我作如是问。云何世尊。有一切智非一切智耶。若一切智。调达往昔无量世中常怀恶心随逐如来欲为杀害。云何如来听其出家。善男子。以是因缘。我为是王。而说此偈。

   于他语言  随顺不逆  亦不观他
   作以不作  但自观身  善不善行

  佛告大王。汝今害父已作逆罪。最重无间应当发露以求清净。何缘乃更见他过咎。善男子。以是义故。我为彼王而说是偈。复次善男子。亦为护持不毁禁戒成就威仪。见他过者而说是偈。若复有人受他教诲远离众恶。复教他人令远众恶如是之人则我弟子。

  尔时世尊。为文殊师利。而说偈言。

   一切畏刀杖  无不爱寿命
   恕己可为喻  勿杀勿行杖

  尔时文殊师利。复于佛前而说偈言。

   非一切畏杖  非一切爱命
   恕己可为喻  勤作善方便

  如来。说是法句之义亦是未尽。何以故。如阿罗汉。转轮圣王玉女象马主藏大臣。若诸天人及阿修罗执持利剑能害之者。无有是处。勇士烈女马王兽王。持戒比丘虽复对至而不恐怖。以是义故。如来说偈亦是有余。若言恕己可为喻者是亦有余。何以故。若使罗汉以己喻彼。则有我想及以命想。若有我想及以命想则应拥护。凡夫亦应见阿罗汉悉是行人。若如是者即是邪见。若有邪见命终之时即应生于阿鼻地狱。又复罗汉设于众生生害心者。无有是处。无量众生亦复无能害罗汉者。佛言。善男子。言我想者。谓于众生生大悲心无杀害想。谓阿罗汉平等之心。勿谓世尊无有因缘而逆说也。昔日于此王舍城中有大猎师。多杀群鹿请我食肉。我于是时虽受彼请。于诸众生生慈悲心。如罗睺罗。而说偈言。

   当令汝长寿  久久住于世
   受持不害法  犹如诸佛寿

  是故我说是偈。

   一切畏刀杖  无不爱寿命
   恕己可为喻  勿杀勿行杖

  佛言。善哉善哉。文殊师利。为诸菩萨摩诃萨故。咨问如来如是密教。尔时文殊师利。复说是偈。

   云何敬父母  随顺而尊重
   云何修此法  堕于无间狱

  于是如来。复以偈答文殊师利。

   若以贪爱母  无明以为父
   随顺尊重是  则堕无间狱

  尔时如来。复为文殊师利菩萨。重说偈言。

   一切属他  则名为苦
   一切由己   自在安乐
   一切憍慢  势极暴恶
   贤善之人  一切爱念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如来所说是亦不尽。唯愿如来复垂哀愍说其因缘。何以故。如长者子从师学时为属师不。若属师者义不成就。若不属者亦不成就。若得自在亦不成就。是故如来所说有余。复次世尊。譬如王子无所综习触事不成。是亦自在愚闇常苦。如是王子若言自在义亦不成。若言属他义亦不成。以是义故。佛所说义名为有余。是故一切属他不必受苦。一切自在不必受乐。一切憍慢势极暴恶是亦有余。世尊。如诸烈女憍慢心故出家学道。护持禁戒威仪成就。守摄诸根不令驰散。是故一切憍慢之结不必暴恶。贤善之人一切爱念是亦有余。如人内犯四重禁已。不舍法服坚持威仪。护持法者见已不爱。是人命终必堕地狱。若有贤人犯重禁已。护法见之即驱令出罢道还俗。以是义故。一切贤善何必悉爱 。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