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佛学书库>>正法的代表

正法的代表

宣化上人讲述

目录

《楞严经》是照妖镜

〈楞严咒〉的妙用

佛弟子应诵持《楞严经》

不要种地狱的种子


《楞严经》是照妖镜

宣化上人一九八八年十一月九日开示于台湾高雄元亨寺

南无萨怛他。苏伽多耶。阿罗诃帝三藐三菩陀写。

南无萨怛他。佛陀俱胝瑟尼钐。

南无萨婆。勃陀勃地。萨多鞞弊。

南无萨多南。三藐三菩陀俱知南。娑舍啰婆迦。僧伽喃。

南无卢鸡阿罗汉多喃。

南无苏卢多波那喃。

南无娑羯唎陀伽弥喃。

南无卢鸡三藐伽多喃。三藐伽波啰底波多那喃。

南无提婆离瑟赧。

南无悉陀耶。毗地耶。陀啰离瑟赧。舍波奴。揭啰诃。娑诃娑啰摩他喃。

南无跋啰诃摩尼。

南无因陀啰耶。

    方才读的这一遍,这是〈楞严咒〉的前边二十八句,这二十八句是教我们‘皈依尽虚空遍法界,一切诸佛、一切菩萨、一切声闻、缘觉、一切诸天'。那么最后那个‘南无因陀啰耶',这一句就是我们中国人所说的玉皇大帝。所以不懂佛法的人,他说:‘玉皇大帝那是道教的,我们不要拜他。'他不知道这玉皇大帝就是这个帝释天;可是我们做佛的弟子,也要恭敬他,也要来摄受他。在〈楞严咒〉这前一段,这也是护持三宝的一段,所以念上这一段咒的时候,一切的妖魔鬼怪他都要退避三舍;不止退避三舍,他要退到他所不能退的那个地方去。

    所以我们在佛教里头,如果有一个人能在这个世界上念〈楞严咒〉,这妖魔鬼怪他都不敢公然出现于世;如果一个人也没有了,也没有人会背〈楞严咒〉了,这时候妖魔鬼怪他们都出现于世了。他们在这个世界上为非作歹,一般人也不认识他们了。现在因为有人会念〈楞严咒〉,所以妖魔鬼怪他不敢公然出现于世。你念这一段咒文,有四句话可以来表达这段咒文的意思。这四句话说的:

        千朵红莲护住身,坐驹骑著墨麒麟,

        万魔一见往远躲,济公法师有妙音。

    ‘千朵红莲护住身':我们佛教都知道这个莲华,有千朵红莲来护持你这个身。

    ‘坐驹骑著墨麒麟':你一念这个咒,你这个持咒的人是坐到一个麒麟的身上。

    ‘万魔一见往远躲':他都跑了,不敢面对这种大威德的相。我们人人都知道佛教里头有一位济公,当初济公就是专用这一段咒文的,所以说‘济公法师有妙音'。这是这一段咒文大概的意思,那么至于要详细说呢,这个〈楞严咒〉是妙不可言的。所以说:

        奥妙无穷实难猜,金刚密语本性来;

        楞严咒里有灵妙,五眼六通道凡开。

    ‘奥妙无穷实难猜':〈楞严咒〉非常奥妙,它这个变化也是不可思议,很不容易测度的。‘金刚密语本性来':这个金刚密语,〈楞严咒〉是密中之密,这是金刚来护持这个咒。本性来,它是从自己那个佛性生出来的。‘楞严咒里有灵妙':这个〈楞严咒〉也叫做灵文,因为他特别灵,特别有力量,所以说‘楞严咒里有灵妙'。‘五眼六通道凡开':你若能常持〈楞严咒〉,专心一致,心不旁骛,你可以得到五眼六通,可以有不可思议那种的境界来变化莫测的,所以不是一般凡夫俗子可能知道的。因为这个,所以希望大家都能读诵《楞严经》,背诵〈楞严咒〉。

    一般的学者说:《楞严经》是假的,不是佛说的,又有什么考证,又有什么地方记载。这都是他怕《楞严经》,没有办法来应付《楞严经》这个道理。《楞严经》中他们所最怕的,就是〈四种清净明诲〉。这〈四种清净明诲〉是照妖镜,把所有妖魔鬼怪都给照现原形了;还有那个〈五十阴魔〉把天魔外道他们的骨头都给看穿了,把他们妖怪的这种相貌都给认识了。哪一位能读诵,能把《楞严经》背得出来,那是真正佛的弟子。

    《楞严经》在佛法末法的时候是先断灭的。为什么它断灭?就因为这一些个学者啊,又是什么教授啊,甚至于出家人,都说它是假的。那么他们这种的言论,久而久之,被人以讹传讹,就认为他们所说的是对的,所以就认为《楞严经》是假的了,连佛教徒也认为它是假的,久而久之,这个经就没有了。所谓经典断灭也就是这样子,大家不学习,它就没有了,就这样断灭了。

    《楞严经》里〈四种清净明诲〉说得非常地正确,非常地肯定,就说这个杀、盗、淫、妄,所以一般学者、教授就怕这〈四种清净明诲〉,他们就想得到不明白的那个诲,这个明诲他们就很怕很怕的。因为如果说《楞严经》是真的,他们就没有立足之地了,他那种又抽烟、又喝酒、又玩女人,就立不住了,被人家都认识他了。所以你看看,《楞严经》里所讲的道理,是非常正确的,非常有逻辑学的,再没有比这个说得更清楚了。《楞严经》全部经,就是一部照妖镜,所以这照妖镜一悬起来,这个妖魔鬼怪都胆颤心惊。

    我方才所说的话,所解释的《楞严经》和〈楞严咒〉这个道理,如果不合乎佛的心、不合乎经的意,如果《楞严经》是假的,我愿意永远永远在地狱里,再不到世上来见所有的人。我虽然是一个很愚痴的人,可是也不会笨得愿意到地狱去,不再出来。各位由这一点,应该深信这个《楞严经》和〈楞严咒〉。

    我方才所说的我的愿力是这样子,如果不合乎佛心,我愿意下地狱。那么我现在所说的话,也请十方尽虚空遍法界无尽无尽常住佛法僧三宝,在默默中证明,令一切众生早成佛道。

    我再请十方菩萨摩诃萨、十方声闻缘觉诸圣人、贤圣僧,再请一切护法诸天,光明会上,所有护法放光加被,令所有一切众生都离苦得乐,了生脱死。

    我再请求各位善知识,如果我说的有不合乎佛法的地方,希望明以教我,我虽不敏,请尝试之。我是一个很愚痴的人,所见的也不圆满,所以我讲的有不圆满的地方,希望无论出家人、在家人,不吝指导,明以教我,我当叩头顶礼,尽形寿而感谢。

所以有人读诵《楞严经》,要我尽形寿供养这样的修道人,我也愿意的。因为‘正法兴,楞严兴;正法灭,是楞严灭。'由这个各位应该知道,这个《楞严经》在佛教里是多么重要的。

    ‘开慧的楞严,成佛的法华,教化众生的是华严。'因为这个,我在美国,头一次由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来了三十几位大学的学生,我开讲《楞严经》。第一个暑假班是九十六天,那么我给这些个大学生讲《楞严经》,中间只有礼拜六放半天假,放半天香,其余的时间都是讲经说法,他们也都写笔记。那么一开始,一天讲一次,由他们去研究。过了半个月,我算一算这个《楞严经》的篇幅和日期,恐怕讲不完,所以就增加一天讲两次。又过一个时期,还是讲不完,就一天讲三次,那么最后有半个多月,一天讲四次。

    在这个‘暑假楞严讲修班'的期间,我一个人,给他们讲经也是我,做饭也是我,做菜也是我,烧茶也是我,那么买菜一切一切都是我,那时候四十八单执事,我一个人兼而行之,就这样子。那么这些个学生我本来可以叫他们轮流来做事情,但是我怕耽误他们的功课,耽误他们研究经典的时间,所以谁我也不用,那时候不敢说行菩萨道,但是因为有人要学《楞严经》,我愿意尽形寿来供养这样的人,所以在九十六天中,把《楞严经》讲完了。讲完之后,这是在美国一般人认识佛教的一个开始。

    讲完《楞严经》,有五个人就出家了,在那年正月初一的时候,我曾经对一切的信众说过,‘今年美国的佛教会开五朵莲华,这五朵莲华将来就是把佛教传到西方去。'这是那时候说的话。

    那么在这个‘暑假楞严讲修班'毕业之后,就有五个美国人要出家,我就派他们到台湾海会寺去受戒,遇著台湾的善知识,就告诉这五个人,说:‘现在末法时代了,没有人在修行了,你们还吃一餐哪,被你师父给骗了!'我这些个美国徒弟,一听这个话,‘哦!原来我们是被师父骗了,那我们怎么办呢?'这个善知识就说:‘吃饭嘛!喝酒嘛!吃肉嘛!'这五个人对佛教就生了怀疑了,‘怎么我师父教我们吃一餐,他们叫我们早晚都应该吃饭的,这是怎么搞的?这里头一定有问题?'心里就活活动动地就要吃饭,于是乎他们自己就开会,说:‘我们回去问清楚再吃饭!'他们又告诉那个台湾的善知识说:‘我们是坐单的。'台湾有一些个人就告诉他们说:‘坐单!那是佛住世的时候,有人坐单;现在佛都不在世了,你们坐什么单哪?唉!真是美国人被中国人骗了。'

    这么样一来,怎么样呢?回去就调皮了,说:‘人家台湾人都吃三餐,我们不应该吃一餐。'就和我捣蛋了。又说…,唉!总而言之,我也不记得这么多了。结果搞了三个月之后,这才没有怀疑了。

    那么当时台湾就有人说:‘这个宣化法师在美国,收了一些个邪皮(嬉皮),他因为到金门公园去,那儿很多邪皮,宣化法师就到那儿去打坐,一打坐,这些邪皮看著很奇怪的,就去和他谈话,那么宣化法师就叫他们去庙上看看,到庙上一看,和他们邪皮过的生活差不多,于是乎就都出家了。'

    台湾又有一个谣言,说:‘你知道吗?宣化法师在美国,和一班邪皮在一起吸毒啊!那个邪皮吃 LSD(迷幻药)、吸大麻,一粒LSD一吃,就惚惚悠悠的,好像到了极乐国似的,这个宣化法师他吃十几粒,都不动弹,也不这么惚惚悠悠到极乐世界去。所以这些邪皮都佩服了,于是乎就跟他出家。你们不要相信他!'

    那么说来说去,邪皮也好,不邪皮也好,大家谁用功修行谁就好,谁不用功修行谁就不好。不是邪皮,你若不修行也不好;若是邪皮,你若能修行也一样好。所以佛教里头,不是口头禅所说的,要有真实的功夫,要有真实的受用,你不要在口头上说:‘我得了定了!我有三昧!我有四昧!'那个人又创出个五昧来。

    现在我想起几句话来,和大家说一说,我说:

        口头说三昧,我对你不对;

        日久现原形,搞得满身罪。

    这是说的这个尽用口头禅,把佛教当儿戏,来随便乱讲乱说,也不负因果的责任。谁下拔舌地狱呢?就是这一类人。将来下拔舌地狱,那时候把舌头给拔出来,他不会说话了,那时候他说不出话,心里想:‘唉呀!我真糟糕!我若知道这么样子,我就不应该开那种玩笑。'

    总是口头三昧,总说:‘我对,我自己对!你什么都不对!'你对,我也说你不对;你不对,我也说你不对。这是‘我对你不对!',你说这有公理没有?什么事情都是‘我对你不对!'。‘日久现原形':时间一久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日久那个原形毕露了。‘搞得满身罪':满身都是罪业,入了拔舌地狱还不知道。

    说:‘法师,你不要骂人哪,讲法骂什么人!'唉!我这不是骂人哪!我骂人?我天天都向那个蚊虫、蚂蚁叩头,我怎么敢骂人,不过我不能不说真理,真理是如此!

    我再告诉你们各位,我有今天,就是这些个说我不对的人,来教我的,来帮助我的。所以这些个说我不对的人、毁谤我的人,都是我的善知识。他们都是我的师父,我的师父都是口头禅的,我现在所以会说口头禅,也就因为学我师父的。

    我有这么几句话,我说:‘众人是我师':众人都是我的师父,不论哪一个,你是有血气的,我都要照你们学习。你们有好的,我就学好的;有坏的,我就学坏的;我要学得全身都是武艺,十八般兵刃件件精通,所以到比起武来,这绝招很多。‘我是众人师':我也是大家的师父。‘时常师自己':时常我还要以自己作为师父,自己也时常给人家作师父,所以大家互相提携,互相向这个菩提道路上勇猛精进,不要在娑婆世界这么打算盘,来争你强我胜的。我们看谁先走到极乐世界去!

    有人说:‘法师你尽强词夺理,骂人还不承认!你承认吗?你骂人你若承认,你就不会骂人的。对吗?'可是骂人的人,是‘仰天自唾,还岔己身'。那么要喜欢被人骂,骂人给人加肥料呢!你那土地不肥沃,要上一点肥料,令你那五谷就长得茂盛了,你那果实也坚固了。

    说:‘法师!你方才说众人是你的师父,那有好人,有坏人,都是你师父,你也学好,也学坏?'你这是误会了,所谓‘众人是我师',善者,是我的法师,我就效法他;恶者,是我的戒师,我自己不要学他那样子,所以众人都是我的师父。‘时常师自己',自己要常常提高警觉,不要做错了,不要用那个无明去做事,要用那个智慧。要用光明智慧来处理一切的问题,不要用那个愚痴、无明处理事情。人要把这个境界转过来,那个境界不要转我们人,我们再要‘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不要说,善很小的,我不要做了;那恶事很小的,我要做,做了也不要紧;譬如吃斋,吃个鸡蛋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将来你去作鸡的时候,就知道那关系是从吃鸡蛋那儿来的。就这一点点小的问题,你弄不清楚,这叫‘善恶夹杂,果报不爽',不是很好玩的!

    今天我又发狂了,也不知道讲什么,我若讲的有得罪各位的,请你来打我一顿、骂我一顿,我都很欢喜的!

〈楞严咒〉的妙用

宣公上人一九七五年一月十日开示于台湾

    《大佛顶首楞严经》这一部经其中有〈楞严咒〉,这〈楞严咒〉的‘楞严'两个字,就翻译成‘究竟坚固'。那么这一部经,在中国来说,是很重要的一部经,所谓‘成佛的法华,开慧的楞严。'我也很愿意讲这个《楞严经》和《法华经》,因为这两部经,既能开智慧,又能成佛。所以不单我愿意讲,我希望每一个人都把它研究明白了,尤其是《楞严经》。

    讲到这个《楞严经》,在我们中国有一位智者大师,他在一生之中,只听见这部经的名字,他就想要读诵这一部经,就向著印度天天叩头礼拜,希望见到这一部经。叩头礼拜十八年,结果也没有见著这一部经。智者大师他的智慧已经出类拔萃,他的辩才已经是无碍了,那么他还恭敬礼拜这一部《楞严经》,可见这一部《楞严经》的重要性。

    有这一部《楞严经》在世的时候,天魔外道就都不敢出现。可是很不幸地,这一部《楞严经》在末法的时候,就先先没有了,先没了。等这一部经一没的时候,这天魔外道就会得便了。所以现在有一些个冒充佛学的专家,也说自己是研究佛法的一个学者,或者是某一个大学里头佛学系的教授,那么他们公然就提倡,说是《楞严经》是假的,是中国人伪造的。

    啊!你们各位想一想,我们中国虽然是出过很多的圣人,但是我相信能造《楞严经》的这种圣人,还找不出来哪一个。所以我绝对相信这《楞严经》是真的,是正确的,是降伏天魔、制诸外道的一部经。因为〈楞严咒〉里边所说的,都是降伏天魔、制诸外道的,从一开始到终了,每一句都有它的妙处,都有它不可思议的力量。所以这个《楞严经》,就是为〈楞严咒〉而说。

    以前在香港有翻译《楞严经》的人,把《楞严经》翻译成英文了。那么翻译成英文,他就把‘设楞严坛'这种仪规都删去了,把那一段经文也不要了,咒也不要了。他说西方人哪一个也不相信〈楞严咒〉,他们都不愿意诵持咒的,他们对于咒认为是迷信,不相信咒的这种功用。所以他把怎么样地设坛啊,怎么样修持这个楞严大法啊,他都不要了。那么现在等我到西方国家,到美国,我亲身的经验,在西方人里,很多很多都是欢喜诵持〈楞严咒〉的。不单欢喜诵持〈楞严咒〉,而且还都能背得出来。

    在金山圣寺,我有一个徒弟,他早晨做早课随著诵〈楞严咒〉,晚间做晚课我们也诵持〈楞严咒〉,那么早晚这么念一念,他念到二十六天,就能背得出来了。我在美国第一个考试,就是考试〈楞严咒〉,谁会背〈楞严咒〉,谁就第一个考试及格;谁若不会〈楞严咒〉,就暂时不及格、不合格。那么我在那个暑假班是这样规定的,所以有一位是二十六天能背得出〈楞严咒〉,有一位是二十八天能背出〈楞严咒〉。所以现在在西方的佛教徒,认识〈楞严咒〉的,是很多的。

    我们各位应该想一想,这一些个冒充佛学专家,或者一些个自命为学者的,或者是某一个大学里头的教授,为什么他们要倡议说这个《楞严经》是假的?就因为《楞严经》上所说的,都是对治这些人的毛病,把他们所本有的一些老毛病都说得清清楚楚的。好像其中那个〈四种清净明诲〉,说得清清楚楚的,不可毁犯。这一些人根本就不愿去他们的毛病,所以就提议说:‘《楞严经》是中国人造的。'这个最初是谁说的呢?是日本人提议出来的。那日本人说谁告诉他的呢?说是一个中国的法师告诉他的,说这个《楞严经》是假的。

    那么我不知道这个法师究竟他懂不懂《楞严经》?这法师的名字不要提他了,因为已经是很早的事情了。那么就这么样以讹传讹,说《楞严经》是假的。这就证明这个佛法没啊,一点一点地就是由佛教里边的人造出这种谣言来,一点一点地就令人生一种怀疑;生一种怀疑,久而久之就狐疑不信了;那么狐疑不信,就把这一部经会置诸高阁;置诸高阁就等于毁灭了一样的。所以,你对这一部经也不研究了,他对这一部经也不发生兴趣了,久而久之,就这样毁没了。不是这个经自己就没有字了,或者没有纸了,或者怎么样的,而是人们一点一点地就把它淡忘下来了。

    为什么人要提倡这个?就是因为他不愿意守这个规矩。那经上又说,五十种阴魔有种种的神通,这都不算一回事。所以他想自己有一点神通的时候,就认为我如果有这个神通,也变成假的了。现在在日本有一个同参,据说他有神通,用手一指,这个蜡烛就著了,那么究竟是不是这样子?我还没有证实。我这一次十四号到日本去,或者见一见这个人,他在很早以前也希望见我,那么我们去,大家互相交换一下意见。

    那么《楞严经》和〈楞严咒〉这个重要性,是没有法子能说得完的,尽未来际也说不完它的这种妙用,所以说不可思议。我今天再用我诚诚实实的这种心,来向你们各位坦坦白白地说一说这个〈楞严咒〉的妙用。过去我在东北的时候,每逢遇著人有病,我就一定要令他的病好。我以什么力量来令一切的人病好?就是这个〈楞严咒〉的力量。

    这个〈楞严咒〉其中有五部,东方是阿 佛,阿 佛就是金刚部;南方是宝生佛,就是宝生部;中央是佛部;西方是莲华部;北方是羯磨部。这五部就是管理这个世界五方的五大魔军,所以你一诵〈楞严咒〉,这五方的五大魔军他都俯首低头,那么老老实实地不敢违犯〈楞严咒〉的这种威力。

    〈楞严咒〉上,又有‘息灾法':你一诵这个〈楞严咒〉,一切的灾难都没有了。有‘降伏法':就是无论你是什么天魔外道,一诵〈楞严咒〉,就把这个魔的法力都给破了,把他就降伏了。又有‘增益法':你譬如修道,能增益你的智慧,增益你的菩提心,增益你这个愿力,一切一切都会增加,这是增益法。有‘成就法':一诵这个〈楞严咒〉,你修什么法门都会成就的,这又是一种。又有一种‘钩召法':就是遇著天魔外道,你想要把他抓来的时候——举个例子,就像世间的警察,到那儿把那个犯罪的人抓来了;这钩召法也就是无论是天魔也好,外道也好,你想要把他抓来,这一切的护法善神、天龙八部、八万四千金刚藏菩萨即刻就会把他抓来,这是钩召法。

    〈楞严咒〉有五会,其中分出来有三十几部法。那么我在东北能对治这一切人的病痛,都因为〈楞严咒〉的这种力量。可是这个〈楞严咒〉不是随随便便人人都可以使用的;那么使用也不是全面的,因为分出来三十几部,有三十几部法。我这样说,那么在美国有一些个不懂佛法的教授,他们就想了,说:‘哦!原来这个〈楞严咒〉是很多小咒凑到一起的!'你说这讲出来,真是笑死人!自己也不明白,就以教授这个科学的脑袋,来揣测〈楞严咒〉这种不可思议的情形。我听见这么样地讲,觉得很可笑!

    为什么要讲这个〈楞严咒〉呢?因为这一部《楞严经》,就是为著〈楞严咒〉而说的;如果没有〈楞严咒〉的话,根本就不会有《楞严经》。所以翻译英文这一位先生,他把〈楞严咒〉不要,把结坛这种仪规也都不翻译,这可以说,就好像一个人没有了头似的。一个人没有个头,这有什么用呢?所以在翻译经典时,不能武断,不能自己用自己这个小智小慧,或者以管窥天、以蠡测海,用自己这种知见来断章取义,妄加去取,对于经上,这是不可以的。

    我们现在在金山圣寺也是翻译经典,那么凡是经上所有的,绝对是保留的,不会或者把这个经的头给砍去,或者把脚给剁去了。也不会像某某一个 professor(教授),翻译这个‘两足尊',他翻译成什么呢?就翻译成‘两条腿',他说‘皈依佛,两条腿。'那么这种的翻译法,也不能说是完全不对,但是有多少是大相迳庭了,与这个经的本意是不相合的。因为这种关系,所以我们金山圣寺所翻译的这个经典都特别谨慎小心,不是随便就把经某一段取消了。那么今天讲这《楞严经》,顺便说一说这个意思。

节录自《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浅释》

佛弟子应诵持《楞严经

宣公上人一九八三年一月开示于金轮圣寺

    《楞严经》这是佛教里一部照妖镜的经,所有天魔外道、魑魅魍魉,一见到《楞严经》都现原形了,它无所遁形,什么地方它也跑不了。所以在过去,智者大师听说有这一部经,就向印度遥拜,拜了十八年,以十八年这种恳切至诚的心,求这一部经到中国来。

    过去的大德高僧,所有这一些有智慧的高僧,没有哪一个不赞叹《楞严经》的。所以《楞严经》存在,佛法就存在;《楞严经》如果毁灭了,佛法也就毁灭了。怎么样末法呢?末法就是《楞严经》先毁灭了。谁毁灭的呢?就是这一些个天魔外道。这些天魔外道一看见《楞严经》,就好像眼中的钉、肉中的刺一样,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稳,所以它必须要创出一种邪说,说是《楞严经》是假的。

    我们做佛教徒应该认识真理,《楞严经》上所讲的道理,每一个字都是真经真典,没有一个字不是讲真理的。所以我们现在研究这五十种阴魔,更应该明白《楞严经》这种重要性,其他这些邪魔鬼怪最怕的就是《楞严经》。

    虚老活了一百二十岁,他一生,旁的什么经典也没注解过,只有注解这部《楞严经》。注解《楞严经》这个稿子,他是很注意地来保存,保存了几十年,结果以后在云门事变时,就丢了,这是虚老一生一个最大遗憾的事情。他主张我们身为一个出家人,都应该把《楞严经》读得能背得出来,由前边背到后边,由后边背到前边,顺背倒背,顺倒都能背得出来,这是他的主张。那么我知道虚老一生之中,对《楞严经》是特别重视的。

    有人也对虚老提过,说:‘《楞严经》有人说是伪造的。'老和尚说这末法怎么叫末法呢?就因为有这一班人,弄得鱼目混珠,是非分不清楚,教你这人都迷了,瞎人眼目,令人认不清楚佛法了。他在那儿把这个真的,他当假的;假的他又当真的了。你看这一些个人,又是这个人写一部书,人也拿著看;那一个人写一部书,他也拿著看,真正佛所说的经典,人都把它置诸高阁,放到那个书架子上,永远也不看。所以这也就看出来众生的业障是很重的,他若听邪知邪见,就很相信的;你讲正知正见的法,说了他也不信,说了他也不信。为什么呢?就是善根不够,根基不够的关系,所以对正法有一种怀疑的心,有一种狐疑不信的心。

    我们万佛城这儿要立楞严的坛场,最好你们谁发心把这部《楞严经》,天天能读它,或者一个钟头、两个钟头。能把它像读书那么读,能记得又能背得出,把这《楞严经》、《法华经》,甚至于《华严经》都能背诵出来,这是最好的。谁能把《楞严经》、《法华经》、《华严经》若都能背得出来,那世界上这还是正法存在的时候。所以我们这儿万佛城这么好的地方,大家要发大菩提心,做一些个事情。不是说我们和人比赛,我们要出乎其类、拔乎其萃,要做这些事情。

    我在以前有这么一个心愿,想要把《法华经》能背得出来,再能把《楞严经》也背得出来。在香港有位果一,就是恒定,他《楞严经》能背得出来,《法华经》我教他读,他最后大约没有完全背得出来,这是很遗憾的事情。我们这么好的地方,大家要发大心,把佛经和戒律、《楞严经》、《法华经》和《四分律》、《梵网经》都能背得出来,这是最好的,那我们这儿一定是正法久住了。

不要种地狱的种子

宣公上人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廿二日开示于金山圣寺

    关于《楞严经》的问题,我告诉你们一个实实在在的话,《楞严经》这是佛的一个舍利,这是佛的真身。有人批评《楞严经》,无论是哪一个,他要是菩萨,批评《楞严经》是假的,这个菩萨即刻就堕地狱;他是阿罗汉,批评《楞严经》是假的,这个阿罗汉他也即刻会堕地狱。不要说是一些凡夫俗子,什么 scholar,什么学者,这些个都是垃圾篓里头的东西,他根本就没有资格明白这个《楞严经》,也没有资格来批评《楞严经》。所以任何人批评《楞严经》的,我不管他是谁,他都是地狱的种子。

    《楞严经》这一部经,是整个佛教一部代表的经,若没有《楞严经》就没有佛教。所以佛才预先就说,法灭的时候,《楞严经》先灭;《楞严经》灭完了以后,其他的经典才继续地灭。所以我们佛教徒,要是想护持佛教,先要护持《楞严经》,到处来讲《楞严经》,说《楞严经》,翻译《楞严经》,念《楞严经》,并且主要地要诵〈楞严咒〉。这〈楞严咒〉就是佛的法身,有〈楞严咒〉的地方,就是有佛的舍利。

    所以在前边我才说,我们佛教徒,无论哪一个,你也不能批评《楞严经》是假的,你不能这样说。你若这样说,就是地狱的种子,就是想要下地狱去了,在这个人世间不愿意做人了,想要去堕地狱、做饿鬼,将来做畜生去。你就动一个念,来说《楞严经》是假的,这都是将来入阿鼻地狱永无出期的一个因。知不知道怎么那么多的人下地狱?就因为他不相信《楞严经》。乃至于就现在的博士、学者,他们自己根本就无知识,没有资格来批评哪一部经典是真的,哪一部经典是假的,因为他没有择法眼呢!他也不认识佛法是怎么回事,就那么人云亦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