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华经讲演录

(法师品第十)

太虚大师讲述

民国十年秋在北京

 

法师品第十

本经序分──序品第一,为通叙一经之大意。自方便品以下八品,为正明权实,三根得记,兹已讲竟。本经显一乘之境,显一乘之行,及显一乘之果者。依玄赞科判,正宗分为十九品;实则方便以下八品,可谓为正宗分之正宗。盖自此以下法师品等,已于正宗之中寓流通之意矣。在显一乘境之中,共分三章:其第一、为正明权实三根得记,即方便以下八品。其第二、为叹人美法劝募持行,谓赞叹信持妙法之人,嘉善人所信持之法,与劝募信持妙法之人也。在此章中共有三品:其第一、即为法师品。但在本经各品之中,则位居第十耳。

法师之义有二:一、能信解受持并为人解说此妙法者,即为修行者之轨范;是人即为奉佛法者之师,此名人法师。二、妙法即诸佛菩萨及未来学者之师,以一切功德皆由此妙法而生;此妙法即为奉佛法者之师,此名法师。

依法华论十无上中,第十为示现胜妙力无上。力者何?一、法力,二、修行力。法力有五:一、证,二、信,三、供养,四、闻法,五、读颂持说。修行力有七:一、持力,二、说力,三、行苦行力,四、教化众生行苦行力,五、护众生诸难力,六、功德胜力,七、护法力。持力摄三品,本品即三品中之第一持力也。

丙二 叹人美法劝募持行

丁一 人法可师

戊一 明人法师

己一 长行

庚一 对佛现前法师

尔时、世尊因药王菩萨告八万大士:“药王!汝见是大众中无量诸天、龙王、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 罗伽、人与非人、及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求声闻者、求辟支佛者、求佛道者,如是等类咸于佛前闻妙法华经一偈、一句、乃至一念随喜者,我皆与授记,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此谓现前值佛受持妙法之人,即是法师也。药王久持是经,燃身供养,能医法身之五住烦恼病,以其当机,故呼而与言,因以正告现当受记之人也。八万、即下天龙八部之众。言万者、举其大数也。大士、菩萨之称,就法华会言之,所有发心求道者,不拘所求之果大小,均为菩萨,均堪称为大士。以闻此经一偈、一句者,皆当究竟成佛。经云:“若人散乱心,入于塔庙中,一称南无佛,皆已成佛道”。又云:“乃至童子戏,若草木及苇,或以指爪甲,而画作佛像,如是诸人等,渐渐积功德,具足大悲心,皆已成佛道”。何况现在值佛信受此经,而有不由信生解,由解起行,卒能因行证果乎?盖此经专显如来种种说法,无论为小、为大,为顿、为渐,无不为大乘,即无不为使众生逐渐成佛。法法虽各差别,一经融会佛之方便妙用,即知无有一法为二乘说者;故于佛前闻是妙法华经者,佛悉许为受记也。随喜、即随顺欢喜,谓只随顺众人而生欢喜,并未信受奉行。随喜乃至一念,亦获受将来作佛之记,以喜则不拒,喜则能信,信为功德母;此一信喜之念,即为领解此妙法之金刚种子也。

庚二 不对佛前法师

辛一 闻己随喜法师

佛告药王:“又如来灭度之后,若有人闻妙法华经,乃至一偈、一句,一念随喜者,我亦与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此谓佛灭度后受持妙法之人,即是法师。约分为二,此释闻法随喜法师。

辛二 正行六种法师

壬一 明悲愿

“若复有人,受持、读、颂、解说、书写妙法华经乃至一偈;于此经卷敬视如佛,种种供养──华、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缯盖、幢旛、衣服、伎乐,乃至合掌恭敬。药王当知!是诸人等,已曾供养十万亿佛,于诸佛所成就大愿,愍众生故生此人间。

六种,指受持、读、颂、解说、书写、供养此妙法也。佛灭度后,能正行此六种之人,即是法师。此先释受持供养是经乃至一偈者,由于夙世悲愿。受持、谓信受执持此经义于心,使不妄失。读、谓朗读此经。颂、谓背颂。解说、谓解释演说。书写、指写经、刻经等事。供养、即以华、香、璎珞等供养此经。盖此经为描写法界之影像,一切众生可由此以证于法性,故供养此一偈之妙法,如供养一切佛之法身也。合掌恭敬、亦为身、心二业之供养。言此正行六种之法师,远劫以来,实已承事诸佛,夙植德本。然不生净土,不住诸天,仍随逐于人间秽土者,实以愍念众生,欲为化度,故示现于此也。

“药王!若有人间:何等众生于未来世当得作佛?应示是诸人等于未来世必得作佛。何以故?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法华经乃至一句,受持、读、颂、解说、书写、种种供养经卷──华、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缯盖、幢旛、衣服、伎乐、合掌恭敬,是人一切世间所应瞻奉,应以如来供养而供养之。当知此人是大菩萨,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哀愍众生愿生此间,广演分别妙法华经。

此复释受持供养是经乃至一句者,来世必当作佛。是诸人等,既曾多劫奉佛,今以悲愿生此人间,正行六种,能使人闻其言而领解,因其行而观感,此即为广演是经。能使人因正行六种之故,知是经较余经为胜,此即为分别是经。此人来世必得作佛,今即当以如来供养而供养之也。

“何况尽能受持种种供养者!药王!当知是人自舍清净业报,于我灭度后,愍众生故生于恶世,广演此经。

此复释生于恶世受持供养全经者,更显是人悲愿。以上于受持供养或为全经,或为一偈、一句,较量多少,实则经义无多少之可言。说遍十方尘刹,未足云多;说仅一偈、一句,岂容言少?于此特显行者之功德愈多耳!

壬二 明尊重

“若是善男子、善女人,我灭度后,能窃为一人说法华经乃至一句,当知是人则如来使,如来所遗,行如来事,何况于大众中广为人说!

此释说者为佛使。窃说此经,即为行如来事,即为佛之所使;而广为众说,功德尤多。盖此妙法华经,为诸佛如来秘密之大悲方便,所以曲顺众生导令作佛,惟如来能行之,亦唯如来能说之。故知能说此经之一偈、一句者,皆为如来同体大悲愿力之所加被也。

“药王!若有恶人,以不善心,于一劫中现于佛前常毁骂佛,其罪尚轻;若人以一恶言,毁訾在家、出家读颂法华经者,其罪甚重。

此释毁者之罪甚于詈佛。盖虽有恶人,未必常有恶心。今假有恶人,即以其不善之心当面詈佛,且久至一劫,此已显其罪重,而犹不若以片言毁訾四众读是经者之罪甚。良以佛不因毁骂而有所动,毁骂亦无能有伤于佛;若毁訾读是经者,则自损即以损他,容可以一言妨阻无数行者自利利他之功德。且此经为三世诸佛之法身,一切佛功德之父母,毁是经与毁读是经者,是即毁坏一切佛功德之种子,故其罪莫重于是而甚于詈佛也。

“药王!其有读颂法华经者当知是人以佛庄严而自庄严,则为如来肩所荷担。

此释读颂是经者之庄严同佛,为如来荷担,即蒙佛加被之意。

“其所至方,应随向礼,一心合掌,恭敬供养,尊重赞叹。华、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缯盖、幢旛、衣服、肴馔、作诸伎乐,人中上供而供养之,应持天宝而以散之,天上宝聚应以奉献。

此释读颂是经者,普受赞礼,人天供养。

“所以者何?是人欢喜说法,须臾闻之,即得究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

此释读颂是经者说法利生,由能读颂此妙法华经,故其说法之利益,能使闻之者获登上觉以至究竟,此人法师所以为可尊重也。

己二 重颂

庚一 叙尊重之由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若欲住佛道,成就自然智,常当勤供养,受持法华者。其有欲疾得,一切种智慧,当受持是经,并供养持者。

自然智、即任运而得之者,如八地以上菩萨念念任运流入般若海是也。欲住佛道以成自然智,但当勤供养此受持法华之人。盖能供养此人法师,即为能以法供养于法也。一切智、即佛之究竟智,即无上正等正觉。欲疾登无上正等正觉,但当自为正行六种之人法师,并供养一切人法师。由上两义观之,凡能受持是经及供养受持是经者,已可决其渐能成就自然智而终得证于一切智也。

庚二 颂法师之德

辛一 悲愿殊胜

“若有能受持妙法华经者,当知佛所使,愍念诸众生。诸有能受持,妙法华经者舍于清净土,愍众故生此。当知如是人,自在所欲生,能于此恶世,广说无上法。

自在所欲生,明由其悲悯之本愿,示现受生,非由业报致生恶世。盖有一人及多人能受持是经,是即能以法宝流通于世,减一切恶,增一切善,并成就一切出世善根,使佛种常出兴于世而不断也。

辛二 可尊可重

“应以天华香、及天宝衣服、天上妙宝聚,供养说法者。吾灭后恶世,能持是经者,当合掌礼敬,如供养世尊。上馔众甘美,及种种衣服,供养是佛子,冀得须臾闻。若能于后世受持是经者,我遣在人中,行于如来事。

以真能受持是经之正行六种法师,为如来使,行如来事,故为人天所应供养。须臾闻、言所得闻之经,只在须臾之间。

“若于一劫中,常怀不善心,作色而骂佛,获无量重罪。其有读、颂、持是法华经者,须臾加恶言,其罪复过彼。

此颂毁者罪重。

“有人求佛道,而于一劫中,合掌在我前,以无数偈赞,由是赞佛故,得无量功德。叹美持经者,其福复过彼。于八十亿劫,以最妙色、声、及与香、味、触,供养持经者,如是供养已,若得须臾闻,则应自欣庆,我今获大利。

以此妙法为一切佛功德母,故一叹美之词,一须臾之闻,均足发起自利、利他之无量饶益,其福利非可等同也。

庚三 颂法最第一

“药王!今告汝:我所说诸经,而于此经中,法华最第一”!

此经、谓此诸经。诸经之法,或大、或小、或虚、或实,皆随顺众生之机而说为各各差别法。唯此经之妙法,自开显以后众皆领解,于是为人天八部授记,为二乘授记,为菩萨授记,悉以成就此一乘妙法也。以此经法之妙,故能妙一切诸经之法。若无此经,则诸经之法,不过各为相对之妙,非究竟妙。此经既现,则一切经法尽各成绝对之妙,斯即本经法之所以为妙,故为最第一也。妙法既可尊重,则受持是经之人法师,愈可尊重,其义益显。

戊二 明法法师

己一 长行

庚一 法难信解勿妄宣传

尔时、佛复告药王菩萨摩诃萨:“我所说经典无量千万亿,已说、今说、当说,而于其中此法华经最为难信难解!

此释法难信解。佛为众生说种种差别法,能委曲承顺使之无疑,而终使入于佛之知见。如为说小乘,而已为大乘之方便;为说世间法,而实为出世间法之方便,此即为密说一切佛功德。然于说法时,初未明言显现,至说是妙法华经时,始尽情开示,使以前所说诸法悉会归于一乘坲智之海;并明信受佛说者无不尽为菩萨。如是意义,非至初地以上,岂易了知,故曰难信;以难信,故难解。

“药王!此经是诸佛秘要之藏,不可分布妄授与人!诸佛世尊之所守护,从昔已来未曾显说。而此经者,如来现在犹多怨嫉,况灭度后?

此释勿妄宣传。一、是法为秘要之藏,诸佛未曾显说;二、如来现说是法,犹多怨嫉;三、佛灭度后,于此难信难解之经,怨嫉之者更多,故佛戒人妄授。秘要、指如来之利他方便言,非因圆果满者不能行此秘要。譬如补虚、泻实,为因病使药之常,若以毒药治病,非深达医药妙用之良工不堪任也。佛亦如是,如于曾发大乘心者,佛或先以小乘度令成熟,后乃开权显实,灭其化城仍令归于一乘,此非佛具有无上秘要之方便智,安能成此妙用乎!怨嫉、如佛说是经时,五千增上慢等退席皆是。谓昔说小乘,今忽云非究竟,为可怨嫉也。

“药王当知!如来灭后,其能书、持、读、颂、供养、为他人说者,如来则为以衣覆之;又为他方现在诸佛之所护念。是人有大信力,及志愿力,诸善根力,当知是人与如来共宿,则为如来手摩其头。

此释人法师之德,因法师而愈显。难信难解之法而能信之解之,此人法师即是菩萨,即为释迦牟尼佛与十方诸佛之所共摄受也。衣、即本品所说柔和忍辱之衣,此明为释迦如来之所加被。护念、谓护持忆念,即忆念受持是经之菩萨众而加以护持也。信力、谓因胜解乐欲而生信,因信心清净,自信坚固,遂能发起他人之信心,为信力。志愿力、即具足受持是经之志愿,以志愿宏大坚固故,起利他之大功用,为志愿力。诸善根力,谓信根、念根、定根等。自能信念是经不可摇动,兼能化人使亦信念是经,如根不动为善根力。宿者、安住之义,如来以法身、解脱、般若三德为大般涅槃,是即佛三秘要之法,为如来所安住。受持是经者,则为与佛同安住于如是秘要之藏,故曰共宿。摩头、为尊长对于卑幼安慰护持之表示。如来以智慧为手,以方便为手,凡受持是经者,皆在如来摄受之中,故曰手摩其头。

庚二 法身舍利应可供养

“药王!在在处处,若说、若读、若颂、若书、若经卷所住处,皆应起七宝塔,极令高广严饰,不须复安舍利。所以者何?此中已有如来全身。此塔应以一切华、香、璎珞、缯盖、幢旛、伎乐、歌颂,供养恭敬,尊重赞叹。

此释经为佛之全身。在在处处,谓或在说经之处,或在读经之处,及或在书写此经等处,不拘何处也。七宝、珍宝之总称,古之所谓宝者约有七种,故相沿称为七宝。塔、梵语塔婆,义言灵庙,以为安放舍利之处;无舍利者名为支提,实皆公共敬礼所依之处也。舍利、即佛之坚固身分,经火化而不毁,乃佛禅定、三昧等功德之所成就。塔内本应安放舍利,而此因经典所曾在之处即云不须复放者,以此经义悉为佛自证之法性所流露,佛口所宣扬,此处有经即已兼佛之法身、报身而尽有之,等于有佛之全身,较仅有佛之舍利益为尊重也。

“若有人得见此塔,礼拜供养,当知是等皆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此释礼供是塔即近菩提。仅礼拜供养任何处所见之塔,并不必见此经,佛已许其得近菩提,是即间接授记。此既明本经被机之广,并使彼回小向大者心更坚固,知将来决定作佛也。盖如来以法平等之心,见一切法无非佛法,即无一众生非本来是佛,故于称佛本怀而说之法华经中,说之如此。

“药王!多有人在家、出家行菩萨道,若不能得见、闻、读、颂、书、持、供养是法华经者,当知是人未善行菩萨道。若有得闻是经典者,乃能善行菩萨之道。

此释见闻是经善行胜道。善行菩萨道,谓善于行此菩萨之胜道。即先具足如来无量教法,复于自利利他种种所行之法无所执著,斯即善行菩萨道之义。如心念于恶,则以人、天乘对治之而不著于人天道;心念于世间,则以二乘法对治之而不著于二乘道:自化、化他悉皆如是,则无一法而不为波罗密之法矣。斯真善持是经,斯真善行菩萨之道!若执著于所修某乘之法而余法悉非议之,以为非佛法,斯谓之不善行,是皆未得见、闻、读、颂是法华经者。

“其有众生求佛道者,若见、若闻是法华经,闻已信解、受持者,当知是人得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药王!譬如有人渴乏须水,于彼高原穿凿求之,犹见干土,知水尚远。施功不已,转见湿土,遂渐至泥,其心决定知水必近。菩萨亦复如是,若未闻、未解、未能修习是法华经,当知是人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尚远。若得闻解、思惟、修习,必知得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以者何?一切菩萨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属此经。此经开方便门,示真实相。是法华经藏深固幽远,无人能到,今佛教化成就菩萨而为开示。

此释见闻此经得近正觉。有人、喻发大心者。渴乏须水,喻未得法性功德之水,即未得无上菩提。高原、喻佛法中之一乘境。穿凿犹见干土,喻仍滞二乘。施功不已渐至见泥,喻自利利他不息,遂露大乘之相,因以渐能通达是经之义,更由是得近于佛智也。言欲近佛智,必于是经,具足闻、思、修三慧,以是经于秘要方便之门尽已开辟,于一乘真实之相尽已显示,所谓统摄群机导归究竟,出生一切菩萨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惟此经是赖也。又如来方便,为佛证果以后利他大悲所起之无上法用,倘非如来于此经中尽为开显,各乘众生狃于法执,终莫能知佛意。故曰:此法华经藏深固幽远,无人能到也。教化成就菩萨,谓教化根机已熟、将成就之菩萨,盖是经正为教菩萨法,故佛为契机之开示也。

“药王!若有菩萨闻是法华经惊疑怖畏,当知是为新发意菩萨。若声闻人闻是经惊疑怖畏,当知是为增上慢者。

此释闻经惊疑,新学具慢。言已发大心之菩萨,闻是经而惊怖,必为新学。声闻之人,闻是经而惊布,必具增上慢习也。

庚三 末世为众说法仪则

“药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如来灭后,欲为四众说是法华经者,云何应说?是善男子、善女人,入如来室,著如来衣,坐如来座,尔乃应为四众广说斯经。如来室者,一切众生中大慈悲心是。如来衣者,柔和忍辱心是。如来座者,一切法空是。安住是中,然后以不懈怠心,为诸菩萨、及四众广说是法华经。

此释如来灭后说法仪轨。法师不必尽为比丘,故佛以善男子、善女人统召四众。如来自证之第一义空法性,即为如来所常安住之室。惟此以利乐众生言,故以大慈悲心为室。慈悲有三:一、生缘慈悲,如见苦痛心怀拔济,由有我相故有生相。二、法缘慈悲,以二空观智空除众生之相而发慈悲,此仍有功用之观智,为有法相。三、无缘慈悲,照见从本以来生佛同体,无有所起慈悲之境及能起慈悲之心,此无功用道,为如来之大慈悲。若人能安住于此心,即名入如来室。如来衣者,柔和忍辱心是。衣以外调寒暑、内护身命为用,能柔和忍辱,则足以外遮暴恶,内持贤善,故即名著如来衣。如来座者,一切法空是。盖如如智之谓如来,如如智常契证于一切法毕竟空寂之如如理体,即名坐如来座。言说法者能如是存心,复无懈怠,斯为末世说是经之仪轨,如是方可为菩萨说经。学者亦必如是修习,来世方得作佛也。

“药王!我于余国,遣化人为其集听法众,亦遣化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 夷听其说法。是诸化人,闻法信受,随顺不逆。若说法者在空闲处,我时广遣天、龙、鬼神、乾闼婆、阿修罗等听其说法。我虽在异国,时时令说法者得见我身。若于此经忘失句读,我还为说,令得具足”。

此释说是经者佛常加被。集听法众,谓召集听法之人。异国、谓此土化缘已毕,示现他国。或释:佛既灭度,即不在此凡圣同居土,而在佛之实报庄严土或常寂光净土,故曰异国。言遵此仪轨常说是经,必为佛所护念。由是可知发起讲习是经及听受净信者,皆同受我佛世尊之所加被也。

己二 重颂

庚一 颂法难信解勿妄宣传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欲舍诸懈怠,应当听此经。是经难得闻,信受者亦难。

庚二 颂见闻是经得近正觉

“如人渴须水,穿凿于高原,犹见干燥土,知去水尚远。渐见湿土泥,决定知近水。药王汝当知!如是诸人等不闻法华经,去佛智甚远;若闻是深经,决了声闻法,是诸经之王,闻已谛思惟,当知此人等近于佛智慧。

庚三 颂说法仪轨

“若人说此经,应入如来室,著于如来衣,而坐如来座:处众无所畏,广为分别说。大慈悲为室,柔和忍辱衣,诸法空为座,处此为说法。

庚四 颂读经说经佛常加被

“若说此经时,有人恶口骂,加刀、杖、瓦、石,念佛故应忍。我千万亿土现净坚固身,于无量亿劫为众生说法。若我灭度后,能说此经者,我遣化四众:比丘、比丘尼、及清净士、女,供养于法师,引导诸众生,集之令听法。若人欲加恶,刀杖及瓦石,则遣变化人,为之作卫护。若说法之人,独在空闲处,寂寞无人声,读诵此经典,我尔时为现清净光明身。若忘失章句,为说令通利。若人具是德,或为四众说,空处读诵经,皆得见我身。若人在空闲,我遣天、龙王、夜叉鬼神等,为作听法众。

庚五 颂说法受法两俱利益

“是人乐说法,分别无挂碍,诸佛护念故,能令大众喜。若亲近法师,速得菩萨道。随顺是师学,得见恒沙佛。

正宗分十九品,分显一乘之境、一乘之行、与一乘之果。而在显一乘境之诸品中,亦自有其境、行、果:自方便品至学无学人受记品,为一乘境中之境;而法师一品,即为一乘境中之行,如受持、读诵、书写、供养等,皆就前此所领受之境践之起行,故即为显一乘之行。至见宝塔、提婆达多二品,即为由行显一乘之果。以释迦牟尼无今现之佛果,多宝佛为已现之佛果,龙女为当现之佛果,三世佛果均于此二品中显出。故曰:一乘境中,亦自有其具备之境、行、果也。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