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华经讲演录

(如来寿量品第十六)

太虚大师讲述

民国十年秋在北京

 

如来寿量品第十六

安乐行品及从地涌出品,一明所行之行,一明能行之人,均为总明一乘之行,今已释竟。而能行之人,即此无量诸菩萨众,兹欲明如来对此能行之人,于何而起教化,必须明不可思议之佛果功德。为明一乘之果,故先有此如来寿量品。小乘以涅槃为究竟,不取一乘,法华论说为第一增上慢。如来说医师喻以为对治,亦即示现如来涅槃,为显涅槃无上,故有此品。

佛之法身、报身、化身──三身菩提,体深用宏,为显示成菩提无上,故有此品。

如来之名,通于法、报、化三身。金刚经云:“如来者,即诸法如义”。又云:“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又云:“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此明法身佛。始觉与等觉不二,究竟圆满常住,此明报身佛,亦即自受用身佛。本自愿力,随众机缘示生示灭,愿缘无尽即示现无尽,此明化身佛。从三身如来,显佛寿量无有齐限,即以显佛究竟功德之果相也。

此编明一乘果,共分二章:一、明已满果,即本品与分别功德品是。二、明未满果,即随喜功德品、与法师功德品、常不轻品是。而如来寿量品,在全经品第中,则为第十六也。

乙三 明一乘果

丙一 明已满果

丁一 明果德殊胜

戊一 释迦三徕

尔时佛告诸菩萨及一切大众:“诸善男子!如等当信解如来诚谛之语”!复告大众:“汝等当信解如来诚谛之语”!又复告诸大众:“汝等当信解如来诚谛之语”!

弥勒等既疑佛于少时不能教化无量菩萨,如来于此必为述成佛以来久远之劫量,即必先述法报身本为久远无尽。然此皆佛果上之境界,为二乘声闻所不能证知,不及推知,故于此亦唯有信知而已。盖佛此语为诚实不虚,为审谛无漏,惟能信之庶冀渐入于佛智之量;倘欲以自心量比较推测,则反不得入矣。三诫者,诫之甚深,且分别告教声闻、辟支、与诸菩萨也。

戊二 弥勒四请

是时菩萨大众,弥勒为首,合掌白佛言:“世尊!惟愿说之!我等当信受佛语”。如是三白已,复言:“惟愿说之!我等当信受佛语”。

三白、谓佛每一诫敕,弥勒即白佛一次,声明信受。兹复再陈请说信受一次,故云四请。

戊三 如来正告

己一 长行

庚一 徕听标示

尔时、世尊知诸菩萨三请不止,而告之言:“汝等谛听如来秘密神通之力!

谛听、宁境专一而听也。菩萨、阿罗汉亦有秘密神通,但此为如来之秘神通耳。秘者、诸法实相,惟佛与佛乃能究竟,为法界所不尽知,故曰秘。密者、严密、妙密之意。以佛究竟显现圆满之法性身,与究竟修证圆满之受用身,乃如来独自证知之法,故曰如来秘密之力。力者、实体上有力用之谓。又变化不测之谓神,出入无碍之谓通;佛之随类示现为身轮,观众生机为意轮,说种种法为口轮,此皆不思议之变化身,故曰如来神通之力。言今为汝等说此秘密之法报二身,与神通之变化身,汝等但当谛听,毋生疑也!又、别释:秘密为佛果后起之大悲方便,以佛之法性身及佛之自受用身,虽等觉菩萨亦有所不知,佛即以应化身所起善巧方便之不思议化以显法报二身。如专入一乘者令入一乘,未入涅槃者令入涅槃,未出火宅者令出火宅,未证法空人空者令证二空,由是化身所显示之方便,令各渐证入于佛之法、报二身,此即如来秘密之力,故令谛听。

庚二 正说寿量

辛一 明菩提无上

壬一 明三乘所共见之应身

“一切世间天、人及阿修罗,皆谓今释迦牟尼佛出释氏宫,去伽耶城不远,坐于道场,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就三身合言之,统为一佛,更无别相,以三身即一身故。若别言之,则可分为 应身、真身二种。为二乘、凡夫应现之三类化身,皆为应身;至佛之法身及报身──即自受用身,皆为真身。又、受用身中之他受用身,亦为应身。然若为新发意菩萨及二乘人言,则他受用身亦为真身。被机虽各不同,其说互有所当。

壬二 明三乘所不知之真身

癸一 标成道已来甚久

“然善男子!我实成佛已来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劫。

此标成道已来之久。出释氏宫,坐菩提场,为佛应化身之迹。由迹溯本,故此节述报身成佛之久。法性身、无成无不成。若由因行修证圆满,则其报身之福德、智慧自有其圆满之相,故名之曰成佛。此节所显成佛之久,为无限量之久,较梵网经所显其量尤广。又、报身佛之所以成,由能证于法身;菩萨亦能证法身之少分,得成报身,但欠圆满耳。若至于妙觉,使法性显现究竟圆满,则为法身佛成。若起于因行,修证功德究竟圆满,则为报身佛成也。

癸二 显成道已来时节

子一 显说报佛久成为物说近

“譬如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三千大千世界,假使有人抹为微尘,过于东方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乃下一尘,如是东行尽是微尘。诸善男子!于意云何?是诸世界可得思惟校计知其数不”?弥勒菩萨等俱白佛言:“世尊!是诸世界无量无边,非算数所知,亦非心力所及,一切声闻、辟支佛以无漏智不能思惟知其限数;我等住阿惟越致地,于是事中亦所不达。世尊!如是诸世界无量无边”。尔时、佛告大菩萨众:“诸善男子!今当分明宣语汝等:是诸世界,若著微尘及不著者尽以为尘,一尘一劫,我成佛已来复过于此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自从是来,我常在此娑婆世界说法教化,亦于余处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导利众生。

此显成道已来之久。此喻数理,与大通智胜如来成佛劫数之喻法略同。法性身缘遍法界,一真常住,固无方际,而佛之报身,果觉圆满,无欠无遗,圆同法界,亦不可以寿限。又报身既圆同法界,云何有在娑婆与不在娑婆之相,及常在此界与不常在之相?此则如来报身之神通大用。及大悲方便秘密之力,随众机缘以为显示耳。

“诸善男子!于是中间,我说然灯佛等,又复言其入于涅槃,如是皆以方便分别。诸善男子!若有众生来至我所,我以佛眼观其信等诸根利钝,随所应度,处处自说名字不同,年纪大小,亦复现言当入涅槃。又以种种方便说微妙法,能令众生发欢喜心。诸善男子!如来见诸众生乐于小法德薄垢重者,为是人说我少出家,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我实成佛已来久远若斯,但以方便教化众生令入佛道,作如是说。

此广显化身以释群众之疑。方便分别,非谓以言语宣示,皆各有显现之事相,如住宫、出家、八相成道之相,共见共闻者皆是。机熟而至,故见说法;缘尽而去,故见涅槃,无一非化身之大用也。又佛观众生信根利钝随宜说法者,如为凡夫示 修人天乘或出世间法,为菩萨示修菩萨道与授记作佛等事。说法之相不同,皆不离化身之妙用,但众生根有浅深、机有迟速。又复著于所见,于是执有彼佛、此佛、古佛、今佛、来去坐卧佛、相好光明佛、出家成道佛、三转法轮佛、大悲涅槃佛、种种差别之相,其实在佛法身上并无此差别相,固非一非异也。云何非异?以平等真如究竟等同故。云何非一?以对异言一,无异则无一故。即在佛之报身,亦仍无此差别相而非一非异。云何非异?以报身圆同法界,无有分齐限量,报身之功德福慧,三世十方诸佛各各等同故。云何非一?以十方三世分身诸佛,又各各示现大悲愿力不同、与果德土相不同故。实则、止此应机随类示相之化身,能为种种法说、喻说、权说、实说,因得令一切众生起于分别,正足以显如来秘密神通之力耳。

子二 密说法身久证应物权现

“诸善男子!如来所演经典,皆为度脱众生:或说己身,或说他身,或示己身,或示他身,或示己事,或示他事,诸所言说皆实不虚。

此释应物说示皆有实益。如来随类应化,本为度生,故所演经典不外斯义。说 己身,如说释尊自身往世作忍辱仙人、十六沙弥、及萨埵王、尸毗王等是。说他身,如说弥勒往世为一切智光仙人,阿弥陀佛作法藏比丘等是。示己身,现为释迦身是。示他身,现为毗钵尸佛出现世间,及开塔见多宝如来等是。示己事,现为释迦降魔、成道、说法、现神通等是。示他事,说阿弥陀佛发愿度生,大通智胜放光化众等是。凡有言说,皆于众生实有利益,非是虚语也。

“所以者何?如来如实知见三界之相,无有生死若退若出,亦无在世及灭度者,非时非虚,非如非异,不如三界见于三界。如斯之事,如来明见无有错谬。

此明实证法身权现非真。三界者、六道众生虚妄想成之依报,是知三界即众业所起之空华,悉是幻相,假名三界,究其体性毕竟无相,唯佛能如实知之耳。能如实知见三界之相,即是如实证于平等常住法身。如空华之体,本为清净虚空,能悟空华即见虚空清净。众生在三界中,因惑有业,因业有报,报熟则有生,报尽则有死,发心修道以求解脱为出,道心忽昧复致堕落为退。如此种种对待变异之名所由安立,无一非众生虚妄相想之所造。盖常住不灭之法性,无生死相,无世间相,无出世间相。如来随顺法性,是以亦不滞于生死、灭度等法相。以世间、出世间,即是如来平等法身;一切世间、出世间法,即不能离法身而有相,法身无相故一切法亦究竟无相也。有实在因缘及实在作用之法为实,与实体不相应之假法为虚。等同为如,差别为异。而平等法身,非有为、非无为、非有漏、非无漏,有无皆非,一多互摄,是法身已尽离于一切法相;而以法身为体之一切法,自亦毕竟无相,故曰非实、非虚、非如、非异。众生处处执著,见于三界有生死、退出之相,有世间出世间之相,有一切法虚实、同异之相,惟佛所见能不如是,佛能如实证知三界之实相无相,不随三界众生之见以为见,故曰不如三界见于三界。次复结言:如斯之事,佛明见之无或错谬也。

“以诸众生有种种性、种种欲、种种行、种种忆想、分别故,欲令生诸善根,以若干因缘譬喻言辞、种种说法,所作佛事未曾暂废。如是、我成佛以来甚大久远,寿命无量阿僧祇劫,常住不灭。

此明法身应化、权现所由。性、即由习所成之性,为报得上与生俱来者,世俗称为天然者是。所喜乐者为欲。以习成之性引欲为行。思念所行为忆想。比较所行为分别。佛欲令众生由此种种转移化导,发生善根,故须随缘方便说法,此权说示现之所由也。下复再言报身久成、寿命无尽以结之。

辛二 明涅槃无上

壬一 法说

癸一 明报身寿命常住

“诸善男子!我本行菩萨道所成寿命,今犹未竟,复倍上数。

寿命、即报身之慧命。行菩萨道者,誓愿度尽众生方入无余涅槃,众生无尽,行菩萨道无尽,故万行圆满、万德庄严之报身亦与为无尽。复倍上数者,将来寿命之量,更倍于过去寿命之量也。

癸二 明化身现有起灭

“然今非实灭度而便唱言当取灭度,如来以是方便教化众生。

此标示现灭度之事。法身本无生灭,报身寿命无尽,至化身本为度生示现,岂肯即入无余灭度?而如来唱言当取灭度,盖众生中有应以示现涅槃而得益者,佛即以示现涅槃而济度之,此即如来方便之力。

“所以者何?若佛久住于世,薄德之人,不种善根,贫穷下贱,贪著五欲,入于忆想妄见网中。若见如来常在不灭,便起憍恣、而怀厌怠,不能生难遭之想、恭敬之心。是故如来以方便说:‘比丘当知!诸佛出世难可值遇'。所以者何?诸薄德人,过无量百千万亿劫,或有见佛或不见者。以此事故我作是言:‘诸比丘!如来难可得见'。斯众生等闻如是语,必当生于难遭之想,心怀恋慕渴仰于佛,便种善根,是故如来虽不实灭而言灭度。

此释示现灭度之由。佛既住世,则闻法者多。然闻而不信,信而不解,解而不行,则善根无由培植,功德法财何由富裕!自甘轻蔑,岂非下贱?皆由贪著财、色、名、食、睡五者之欲,迷堕见、思二惑之网,故均为薄德之人。此薄德之人,以习见如来之故,起于憍恣,心自放逸,怀有厌怠,不乐亲近。无难遭之想,则不能勇猛精进;无恭敬之心,则无由发生功德。是故如来以大悲方便唱言灭度,冀可警斯懈怠俾种善根也。佛本无生灭,故曰不实灭。唱言者、非仅见于言辞,实亦现于事相,特佛能预言之而自践之耳。

“又善男子!诸佛如来法皆如是,为度众生皆实不虚。

此释成前说明法不虚。佛之化身,随顺众生欣厌示有生死,皆能令众获益,真实不虚,此为十方三世诸佛之所同也。

壬二 喻说

癸一 喻说常灭

“譬如良医智慧聪达,明练方药,善治众病。其人多诸子息,若十、二十、乃至百数。以有事缘,远至余国。诸子于后饮他毒药,药发闷乱,宛转于地。是时、其父还来归家,诸子饮毒,或失本心或不失者,遥见其父皆大欢喜,拜跪问讯:‘善安隐归!我等愚痴误服毒药,愿见救疗更赐寿命'!

全喻共分十二段,兹逐次释之如下。

佛为无上医王,故以医为喻;良以表德。智慧、明正见,聪达、明利根。明练者、通晓之义,通晓药性喻知教法,通晓方剂喻能调御,洞见病原则能善治。喻佛慧甚深,通晓众生种种病原,复善对治。以上、总显佛三身、四智之德,为善达机宜喻。众生出世无漏种子,为佛密施教化所致,由佛化生,即皆为佛子,故言多诸子息。十、喻顿悟种姓众生,二十、喻渐悟种姓众生,百数、喻此二类种姓众生甚多。此为慈矜起化喻。此土已度而缘尽,他土当度而机熟,应往他土示现,故曰以有事缘远至余国。余国、或为净土,或为秽土,均对此土而言。此为观机道隐喻。已有出世无漏种姓,以远违佛化,故中途昧失,受烦恼无明之覆障,名曰饮毒。惑起为药发,业重为闷乱,以惑业招受生死之苦为宛转于地。虽曾发大心而竟致流转生死,此为逢缘惑起喻。佛以应化机熟复现斯土、为还家。谓以度生故复还此众生生死之家,亦释现所应化之土为家。盖佛本无家,适示现八相成道于此土,即以此土为家。此为济生成道喻。众生有流转生死而夙因不昧、本性不迷者,为无失心。如善根深重者,值佛应化,欢喜信受,即为不失心之证。以故见父即能认父,并知为大医王,求赐救其慧命。曾发大心之众生,即以出世无漏智慧种子为其寿命。倘隐没于无明烦恼之中,不能发育滋长,则寿命即有断绝之虞矣。此为见佛咸欣喻。

“父见子等苦恼如是,依诸经方,求好药草,色香美味皆悉具足,捣筛和合与子令服,而作是言:‘此大良药,色香美味皆悉具足,如等可服,速除苦恼无复众患'。其诸子中不失心者,见此良药色香俱好,即便服之,病尽除愈。余失心者,见其父来,虽亦欢喜问讯求索治病,然与其药而不肯服。所以者何?毒气深入失本心故,于此好色香药而谓不美。

依经求药,喻观机施教。色香味并美之好药,喻唯一大乘妙法。捣筛和合子令服,喻以种种方便善巧说此妙法。令众由信起解,由解起行,由行取证以断诸苦。此为应机说法喻。不失心者见药便服,服便病愈。喻顿悟菩萨有领受妙法之智慧,得因妙法发生功德。此为根熟成道喻。失心之人,见父欢喜求治,然不肯服药。盖其欢喜之心、本非诚实,尚无辨药之智慧。喻渐悟菩萨覆障甚深,根性未熟,故于妙法貌生信解不肯修行。此为未熟厌法喻。

“父作是念:此子可愍,为毒所中心皆颠倒,虽见我喜求索救疗,如是好药而不肯服,我今当设方便令服此药。即作是言:‘汝等当知!我今衰老,死时已至,是好良药今留在此,汝可取服勿忧不差'。作是教已,复至它国,遣使还告汝父已死。是时、诸子闻父背丧,心大忧恼而作是念:若父在者,慈愍我等能见救护。今者舍我远丧他国,自惟孤露无复恃怙,常怀悲感,心遂醒悟。乃知此药色香美味,即取服之,毒病皆愈。其父闻子悉已得差,寻便来归,咸使见之。

当设方便令服此药,喻佛起大悲方便示现涅槃,以起其悕求妙法之心。遣使告言父死,即如来唱言灭度也。此为令悕示灭喻。父丧子悲,心遂醒悟,复念良药,服之病愈。喻悲佛涅槃,勇进于行,断苦、证道。此为恋佛爱法喻。父闻子差,归使子见,喻大心菩萨已证法身,入于圣位,故复得见佛身。此为得圣见佛喻。

癸二 辨非虚妄

“诸善男子!于意云何?颇有人能说此良医虚妄罪不”?“不也,世尊”!佛言:“我亦如是,成佛已来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为众生故,以方便力言当灭度,亦无有能如法说我虚妄过者”。

报身如父,实体常存,而化身如医,方便示死,实为度脱众生之故。佛法虽戒虚妄,然亦无有能说佛过失者矣。佛之示现涅槃,身智既不永无,起灭尽随缘法,由此故名涅槃无上。

己二 重颂

庚一 颂菩提无上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自我得佛来,所经诸劫数,无量百千万亿载阿僧祇,常说法教化无数亿众生,令入于佛道。尔来无量劫,为度众生故,方便现涅槃,而实不灭度,常住此说法。

此三颂、总明报化二身。

“我常住于此,以诸神通力,令颠倒众生,虽近而不见。

此一颂、颂佛之报身,无缘不见。众生颠倒自不见佛,况加神通隐令不见。亦如日月自明,盲者不见,是盲者过,非日月之咎也。

“众见我灭度,广供养舍利,咸皆怀恋慕,而生渴仰心。众生既信伏,质直意柔软,一心欲见佛,不自惜身命。时我及众僧,俱出灵鹫山。我时语众生:常在此不灭;以方便力故,现有灭不灭。余国有众生,恭敬信乐者,我复于彼中,为说无上法。汝等不闻此,但谓我灭度。

此五颂、颂佛之报身,有缘得见。众生根熟即为有缘,即能见佛。盖佛之报身本无生灭,在此涅槃即他方应化矣。

“我见诸众生,没在于苦恼;故不为现身,令其生渴仰,因其心恋慕,乃出为说法。法。

此释见报身佛、与不见之所由。

“神通力如是,于阿僧祇劫,常在灵鹫山及于诸住处。众生见劫尽,大火所烧时,我此土安隐,天人常充满。园林诸堂阁,种种宝庄严,宝树多华果,众生所游乐。诸天击天鼓,常作众伎乐,雨曼陀罗华,散佛及大众。我净土不毁,而众见烧尽,忧怖诸苦恼,如是悉充满。

此五颂、颂报身化身二土之相。众生所依之土,即凡圣同居土,即化土。见劫尽,谓见此妄想所成之世界为劫火烧尽。报佛如来之真实净土,为第一义谛所摄,非世俗谛摄之化土可比,故化土烧尽而净土不毁。

“是诸罪众生,以恶业因缘,过阿僧祇劫不闻三宝名。诸有修功德,柔和质直者,则皆见我身,在此而说法。或时为此众,说佛寿无量;久乃见佛者,为说佛难值。

此再颂无缘不见、有缘得见。

“我智力如是,慧光照无量,寿命无数劫,久修业所得。汝等有智者,勿于此生疑,当断令永尽,佛语实不虚。

此结颂智慧、寿命,久远无量。

庚二 颂涅槃无上

“如医善方便,为治狂子故,实在而言死,无能说虚妄。我亦为世父,救诸苦患者,为凡夫颠倒,实在而言灭。以常见我故,而生憍恣心,放逸著五欲,堕于恶道中。我常知众生行道不行道,随所应可度,为说种种法。每自作是义:以何令众生得入无上慧,速成就佛身”!

此五颂、颂涅槃无上。初一颂喻,后四颂合。狂子、指根姓未熟者。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