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华经讲演录

(授记品第六)

太虚大师讲述

民国十年秋在北京

 

授记品第六

第二周说法中,已说如来喻化、中根领悟、及佛重述成三节,此应说第四节佛为授记。授、与也,记、记别也。善与恶皆可授记,如将为阿罗汉、将堕地狱之类。又或为众所知识之人,或为甚深微妙之义,及或有广大殊胜之因果,均应授记。摩诃迦叶四人,以有因果各各广大殊胜,当为授记,故有此品。

如来方便说三,则乘体有异矣。然若执著乘定有异之说,是必小乘种姓人不能成佛。今为对治此染慢及显示乘平等故,故说此品。

能授者,为有后得智中世俗智之佛;所授者,必为可受记体性之众生。若无此体性,则不能授之矣。故如举外道妄执之无体性法以询佛,佛虽一切智者,亦默置不答,以既无体性则不可记别故。

戊四 佛为授记

己一 为四人现前授记

庚一 授大迦叶记

辛一 长行

壬一 授因记

尔时、世尊说是偈已,告诸大众,唱如是言:“我此弟子摩诃迦叶,于未来世,当得奉觐三百万亿诸佛世尊,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广宣诸佛无量大法。

此记别大迦叶将来成佛之因行也。恭敬尊重赞叹,谓以身、口、意三业虔诚奉佛。广宣大法,则为利他功德也。

壬二 授果记

“于最后身得成为佛,名曰光明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

此记别号。大迦叶本有身光饮吞日月之德为本因,遂以彰其佛果。

“国名光德,劫名大庄严,佛寿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此记国名、劫名、与寿量。光德者、亦以光明为国之果德。正法、像法等,解均见前。

“国界严饰,无诸秽恶、瓦砾、荆棘、便利不净。其土平正,无有高下、坑坎、堆阜。琉璃为地,宝树行列,黄金为绳以界道侧,散珠宝华,周遍清净。

此记国土庄严清净之相。

“其国菩萨无量千亿,诸声闻众亦复无数。无有魔事,虽有魔、及魔民,皆护佛法”。

此记眷属皆为菩萨,及魔民皆知护法也。迦叶以修头陀苦行为因,故其果报上亦无贪著五欲、娆乱佛法之魔民魔事。

辛二 重颂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告诸比丘!我以佛眼,见是迦叶,于未来世过无数劫,当得作佛。而于来世,供养奉觐三百万亿诸佛世尊,为佛智慧净修梵行,供养最上二足尊已,修习一切无上之慧,于最后身得成为佛。其土清净,琉璃为地,多诸宝树,行列道侧,金绳界道,见者欢喜。常出好香,散众名华,中中奇妙以为庄严。其地平正,无有邱坑。诸菩萨众不可称计,其心调柔,逮大神通,奉持诸佛大乘经典。诸声闻众无漏后身,法王之子,亦不可计,乃以天眼不能数知。其佛当寿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光明世尊其事如是”。

此中初一颂半、标告,次十颂半、颂记,末半颂、结之。

庚二 为余三人授记

辛一 请记

尔时、大目犍连、须菩提、摩诃迦旃延等,皆悉悚栗,一心合掌,瞻仰尊颜,目不暂舍,即共同声而说偈言:“大雄猛世尊,诸释之法王!哀愍我等故,而赐佛音声。若知我深心,见为授记者,如以甘露洒,除热得清凉。如从饥国来,忽遇大王膳,心犹怀疑惧,未敢即便食;若复得王教,然后乃敢食。我等亦如是,每惟小乘过,不知当云何得佛无上慧?虽闻佛音声,言我等作佛,心尚怀忧惧,如未敢便食。若蒙佛授记,尔乃快安乐。大雄猛世尊,常欲安世间,愿赐我等记,如饥须教食”。

此长行与偈颂,标请记之式与请记之辞。悚栗、敬惧之貌。长行叙大目 连等三人,惧不得受记及希得受记之状。以下七颂,复分为三:初二颂,颂赞请。次四颂,颂喻请。后一颂,颂结请。诸释法王,谓以释迦为姓者非止一人,而佛则诸释中之法王也。深心、甚深恳切之心。见人受记,如受甘露,正明希望之深心。饥国、喻小乘匮乏大乘之法。大王膳、喻一乘妙法。疑惧未食,喻虑己无大乘之分,未敢领取修行也。言我等若得佛授记,则自尔欣当作佛,犹得王教食,而饥国之民始敢食于王膳。

辛二 授记

壬一 授须菩提记

癸一 长行

尔时、世尊知诸大弟子心之所念,告诸比丘:“是须菩提,于当来世,奉觐三百万亿那由他佛,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常修梵行,具菩萨道。于最后身得成为佛,号曰名相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劫名有宝,国名宝生。其土平正,玻璃为地,宝树庄严,无诸邱坑、沙砾、荆棘、便利之秽,宝华覆地,周遍清净。其土人民,皆处宝台珍妙楼阁。声闻弟子无量无边,算数譬喻所不能知;诸菩萨众无数千万亿那由他。佛寿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其佛常处虚空为众说法,度脱无量菩萨及声闻众”。

此授须菩提记中之因记、果记也。那由他、即世俗数量中亿兆京 之 ──但内典数量中,每一大数,均由前数自乘而得,如亿亿为兆,兆兆为京,京京为 之类── 即那由他也。须菩提了知一切法空,故一切名相空,所谓但有言说都无实义也。以了知法唯名相故,故佛果上之德号,曰名相如来。又善现诞日,宅舍都现空相,继复现多数宝物之相,故依报之佛国土名曰宝生,所应之劫名曰有宝。人民居处,亦多珍宝台阁,皆显历劫因行之德义。一切法既空,即一切事无不空,由是依空而住之大千世界亦毕竟空,则依此世界而住之佛与众生之相更无不空。是故证第一义空之名相如来,为众说法亦常住于空。

癸二 重颂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诸比丘众!今告汝等,皆当一心听我所说。我大弟子须菩提者,当得作佛,号曰名相。当供无数万亿诸佛,随佛所行,渐具大道。最后身得三十二相,端正姝妙,犹如宝山。其佛国土,严净第一,众生见者,无不爱乐。佛于其中,度无量众。其佛法中,多诸菩萨,皆悉利根,转不退轮,彼国常以菩萨庄严。诸声闻众不可称数,皆得三明,具六神通,住八解脱,有大威德。其佛说法,现于无量神通变化,不可思议。诸天、人民,数如恒沙,皆共合掌,听受佛语。其佛当寿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此颂约分为二:初一颂、标告,后十一颂、正告也。

壬二 授迦旃延记

癸一 长行

尔时、世尊复告诸比丘众:“我今语汝,是大迦旃延,于当来世,以诸供具供养奉事八千亿佛,恭敬尊重。诸佛灭后,各起塔庙,高千由旬,纵广正等五百由旬,以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真珠、玫瑰、七宝合成,众华、璎珞、涂香、末香、烧香、缯盖、幢旛、供养塔庙。过是已后,当复供养二万亿佛,亦复如是。供养是诸佛已,具菩萨道。

此释授迦旃延记中之因记。迦旃延当于佛在时供养奉事,于佛灭后供养塔庙,后更值佛供养承事,始能具足菩萨修行之道。

当得作佛,号曰阎浮那提金光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其土平正,玻璃为地,宝树庄严,黄金为绳以界道侧,妙华覆地,周遍清净,见者欢喜。无四恶道──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道,多有天、人、诸声闻众、及诸菩萨无量万亿,庄严其国。佛寿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此释授果记。阎浮那提,亦译阎浮提,即胜金之义。阎浮提中有处出金,光最胜妙,故名。

癸二 重颂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诸比丘众,皆一心听,如我所说,真实无异。是迦旃延,当以种种妙好供具,供养诸佛。诸佛灭后,起七宝塔,亦以华、香供养舍利。其最后身,得佛智慧,成等正觉。国土清净,度脱无量万亿众生,皆为十方之所供养。佛之光明无能胜者,其佛号曰阎浮金光。菩萨、声闻,断一切有,无量无数庄严其国”。

此七颂分二:一颂标告,六颂正告。

壬三 授大目连记

癸一 长行

尔时、世尊复告大众:“我今语汝!是大目犍连,当以种种供具供养八千诸佛,恭敬尊重。诸佛灭后,各起塔庙高千由旬,纵广正等五百由旬,以金、银、琉璃、砗磲、码瑙、真珠、玫瑰七宝合成,众华、璎珞、涂香、末香、烧香、缯盖、幢旛以用供养。过是已后,当复供养二百万亿诸佛,亦复如是。当得成佛,号曰多摩罗跋栴檀香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劫名喜满,国名意乐。其土平正。玻璃为地,宝树庄严,散真珠华,周遍清净,见者欢喜。多诸天、人、菩萨、声闻,其数无量。佛寿二十四小劫,正法住世四十小劫,像法亦住四十小劫”。

此授大目犍连之因记果记也。大目犍连之因记,同于迦旃延。其果记,则佛之寿量与正法、像法住世之劫,均倍于前。多摩罗跋:多、性也;摩罗跋亦译摩罗波,即庵摩罗,义言无垢;跋、为贤义,总云性无垢贤栴檀香。喻佛性贤善身无垢, 具功德之香,能熏发众生善根也。

癸二 重颂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我此弟子,大目犍连,舍是身已,得见八千二百万亿诸佛世尊,为佛道故供养恭敬,于诸佛所常修梵行,于无量劫奉持佛法。诸佛灭后,起七宝塔,长表金刹、华、香、伎乐而以供养诸佛塔庙。渐渐具足菩萨道已,于意乐国而得作佛,号多摩罗旃檀之香。其佛寿命二十四劫。常为天人演说佛道,声闻无量如恒河沙,三明、六通有大威德;菩萨无数,志固精进,于佛智慧皆不退转。佛灭度后,正法当住四十小劫,像法亦尔。

此重颂有十,约分为二:初五颂因记,后五颂果记。

己二 起三周标当授记

“我诸弟子,威德具足,其数五百,皆当授记,于未来世咸得成佛。我及汝等宿世因缘,吾今当说,汝等善听”!

颂内于五百弟子特为标明应当授记,即为起下文三周说法之缘由也。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