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佛学书库>>逆缘得大加持

逆缘得大加持

法云法师著

 

   有一哲人曾言:“一般人所要解决的问题,总是生活上的问题;我却不是要生活下去,而是要从生命中解放出来。前者是顺走,后者是逆行。”
   发心济世度生,献身佛教真理的知识分子,在外要经受世俗的陈规陋习、各种偏见歧视,向内要与自身嗔痴爱、七情六欲殊死交战,逆行返本,实非易事;并且“要学好,魔要找”,困境,折磨,种种考验,八苦交煎,实犹如一叶孤帆,飘摇于苍茫大海,顶着急风暴雨,在惊涛骇浪中逆水行舟。
   难怪有出家知识青年慨叹:“为什么出家修道,愈修愈苦?”
   殊不知,天之杀物正以成物,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天之困人,正以成人,不经忧患则德慧不成。
   顺缘可以得到加持,逆缘却可得大加持。人生旅程,如此之例,俯拾皆是。
   曾于郊外林丛,偶见群鸟争飞,有雏鸟正学振翼。突然间,母鸟猛扑而来,以喙狠啄其子,幼鸟趋避,母鸟又一再追赶。难道母鸟不爱其子,追扑何其急也?原来它在实际训练稚子对其天敌鹰雕之类,猛烈攻击时的防避方法,实真爱其子也。
   另有故事,言一贼父带领初上阵行窃的儿子,于午夜进入一深宅大院。待子正四顾茫然时,赋父蓦然喊捉贼,并夺路而逃,留下惊惶之子。其子急中生智,潜入那人家内室,钻入衣柜,忙学鼠叫,方得躲过灾祸。后责问其父,何其心狠,父言:“若非出其不意,给予考验,后遇急难,如何应对?”原来此是栽培儿子的一番苦心。
   常言道:温室里的花朵禁不起风吹雨打,暴风中的雄鹰却能搏击长空。
   不经山穷水尽之际的振作奋发,又怎能领略柳暗花明之幽趣。
   若是破铜烂铁,完全不须冶炼;正因为是一块好钢,故要经百炼千锤。
   昔者世尊,生生世世为提婆达多之所谤害,却在法华会上为其授记,并曰:“我之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胜妙动德,皆由于提婆达多善知识之所成就。”密宗玛尔巴上师为严格锻炼其弟子密勒日巴,曾给予他百般折磨、非人的待遇,终于使他成为西藏伟大的佛教导师。
   故知诸佛以八苦为八师,成无上道。所以,苦为成佛之本。无数前贤大德,往往遭受特殊的折磨,借助逆缘,痛加锤炼,隐忍自重,大忍耐、大精进而修持成道。
   一切苦厄、忧患和逆境皆是锻炼志士的大冶洪炉。
   美国最伟大的女性,以无比毅力战胜了盲、聋、哑三种缺陷的海伦·凯勒曾说过:“我常想,一个人假如能在早期的成年生活中盲聋几天的话,那将是一种恩赐。黑暗会使他更珍惜光明,寂静会使他更了解声音的可贵。”
   这是多么值得深思的话语!
   一代高僧弘一大师曾言:“我只希望我的事业失败。因为事情失败,不完满,这才使我常常大惭愧,能够晓得自己的德行欠缺,自己的修善不足,那我才可努力用功,努力改过迁善!”
   这是何等深刻的启示!正如佛经云:“众生以菩提为烦恼,菩萨以烦恼为菩提。”亦曰:“烦恼即菩提。”
   逆境是对勇者的鞭策,是激励志士奋发的动力,是我们进道的助缘,是我们真理之路奋进的增上缘:
   每念及,佛的弟子问佛:“谁当下地狱?”
   佛陀说:“我当下地狱。不唯下地狱,且常住地狱;不唯常住,且常乐地狱;不唯常乐,且庄严地狱!”
   这是何等崇高、伟大的悲愿!下地狱是多么痛苦的事,我等所遭受的区区考验,又何足道哉!
   崇尚智慧的青年,为觉证无上真理,决心牺牲小我,奉献众生。我们得感谢生活中的一切考验和磨炼,因为“逆境是达到真理的一条通路”(拜伦语),让我们顺逆随缘,历境练心。
   让我们以麦帅《为子祈祷文》作为深切的期许:“不要引导他走上安逸舒适的道路,而要让他遭受困难与挑战的磨炼和策励,让他藉此学习在风暴之中挺立起来,让他藉此对失败的人们加以同情……”
   值此新时代,“昔日文化之为友为敌唯儒与道,今则文化之新友新敌将加入西方之宗教、哲学和科学”。肩负弘法利生神圣使命的佛教青年,实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