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圆

(鸿雁来了)

 

    明朝时期,京城里有一座皇家大寺庙,名叫刹海寺,寺中有一位名动天下的大法师,法名真圆。

    真圆法师字大方,别号遍融,俗姓鲜,本为四川营山人氏。他从小攻读儒家经典,立志宦途,身材魁梧,声音洪亮,堪称豪杰之士。谁料到了而立之年,科名无望,因感慨生死无常,人生苦短,功名富贵全为过眼烟云,于是将昔日经世济国之志,陡换成尊佛向禅之心,离家去云华山,剃发为僧,拜可和尚为师。

    不久,真圆离开云华山,来到洪州,修建马祖庵,担任住持。尔后,又离庵入京城,遍游京城内各大寺,深入研习华严宗经典,心念口诵,深得真昧。

    过了一段时期,真圆云游至匡山,当时正值荒年,衣食无着,他靠卖柴度日。每当砍柴时遇到可制为手杖的木料,便用刀削成,夹于柴火之中。他卖柴的时候,既不说明内有手杖,也从不论价,人家给多少就是多少,卖柴所得的钱,全用来供给僧众。无论是烈日炎炎,还是大雪纷纷,天天如此,从未间断,一直持续了二十余年。他庵居于狮子岩入口处,遇有行脚僧来,即以佛语问之,若不合其意,则以木棒打出。数年之间,竟无一行脚僧能合其意。

    真圆曾经四次云游京城。第一次住在龙华寺,听通公法师讲佛法;第二次住在柏林寺,阅读佛学经典;第三次住在刹海寺,接待云水法师;最后一次是慈圣太后建千佛丛林,请他主持,当时有陈文端、赵文肃两位大力护持,所以道望赫然,为佛门之盛。

    然而祸福难测,常在旦夕之间。有一次,真圆在杲日寺讲华严经,有个狂僧因触怒太宰被抓了起来,他的供词牵连到真圆,于是,真圆亦被逮捕,关在监狱里。看守真圆的两个狱卒为人歹毒,虐待真圆,把他锁在一个大柜子里,真圆不堪其苦,在柜子中口念大方广佛华严经,念至数遍,铁栓和檀木柜轰然迸裂,尽成碎片,两个狱卒惊骇不已,深感佛法无边,因而感化,不再充当残人的狱卒了。

    真圆被关在监狱时,前来看望送食的人很多,但他一定要将食物分送给所有的狱卒和犯人,自己只吃其中的一份,稍有特殊,便坚辞不受。众人因此十分感动,纷纷皈依佛门。结果,只见高墙之内,铁栅之中,佛声浩浩,尽皆释门弟子了。真圆在监狱里呆了将近三个月时,赵文肃上疏朝廷,保释真圆,获得批准。但是,真圆认为自己的苦缘应该有一百天,尚未满此数;同时,也不能丢下其他犯人,因而坚决不肯出狱。

    真圆出狱之后,隐居于谷积山,不饮食,块然独坐,有人谒见,既不起身,也不举手,如此达数十日。后来,内宫太监杨某奉慈圣太后之命,请他居于刹海寺,并赐以紫衣,他才领命去了刹海,以潜心佛经佛理的研究。

    真圆名声日大,当时的王公权贵常去请教他。居刹海寺时,当朝重臣张某曾专程前往拜访,侍者都催真圆快去迎接,他却闭目不动。张某来到座榻之前,人才慢慢张开双眼,缓缓问道:“公来何为?”张某说:“来问佛法。”真圆双手合十,说:“尽心佐理朝廷,这就是真佛法,除此之外,都是戏论而已。”张某只好默然而返。还有一次,张某与赵文肃一起来拜谒真圆,问道:“如何是文殊智?”真圆回答:“不随心外境。”又问:“如何是普贤行?”他答道:“调理一切心。”

    真圆为人性格耿直,说话高声硬语,凛然不可犯,即使面对达官贵人,也从不作温顺谄谀之状。他年轻时身材虽然魁梧,却并不肥胖,自从去了刹海寺,便一天天地发胖,慢慢地要有人相扶才能走动了。他每天要洗几次澡,即使是数九寒冬,也从不间断。他天天正襟危坐,默念或口诵华严经,年复一年,未曾停止。

     甲申年九月,真圆吩咐工匠赶制葬塔,说:“请快一点做好,否则就来不及了!”逝前三天,有一只孤雁栖于方丈,真圆抚摸着孤雁,点点头说:“你来了吗?”孤雁一飞走,真圆就圆寂了,世寿七十九岁。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