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可

(紫柏老人)

 

    真可法师,字达观,晚号紫柏老人。他一生自始至终,都以荷负佛法为怀,弘法传道,死而后已。在他四十一年的僧侣生涯中,足迹遍布大江;南北,西蜀东夷。每到一处,见到荒废的古刹佛寺,真可法师都要尽力求修复。正是凭着他对佛门的这腔执着,在他有限的一生中,竟然先后直接间接地修复、振兴了十五座已经废弃了的古刹、佛寺,获得了僧侣、民众的广泛赞誉。这无论是在有明一代,还是在整个中国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真可法师的先祖,本来是句曲(今江苏句容县)人,后来迁徙到吴江(今江苏吴江县)太湖畔定居。

    就在他快要降生的时候,他的母亲沈夫人梦见有一非同凡常的人送给他一枚十分硕大、鲜肥的蜜桃,上面还附带着表翠鲜嫩的枝叶。 沈夫人一见,不觉大喜过望,在梦中竟然就朗声笑了起来——这一笑,突然惊醒了,接着便顺顺畅畅地降生一子,即后来一代高僧真可法师。

    真可法师降生之时,紧随着他宏亮的呱呱啼叫之声,产房里充溢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久久不能散去。等到他出生未久,尚在襁褓中时,人们又惊异地发现,这个小男孩竟然全不像其他弱小孩童的稚嫩模样,竟然目光炯炯,面容沉静,一如修持老道之人,颇见沉思。于是,人们预言他日后必成大器。

    可是,真可五岁的时候,还不能开口说话。为此,他的父母没少为他担心,也没少请医问药,为他治疗,真可就象故意惹人着急似的,始终不曾开口。

    就在这时,有一位游方异僧偶尔打他的家门口经过。见了尚不会说话的真可,就轻轻地抚摩着他的头,对着他的父母说:“这孩子日后出家,投身佛门,一定能做人天师。”真可法师的父母听这和尚疯言疯语,三分不快七分欢喜。低头去看尚不会言语的儿子,再一抬头,转瞬之间,刚才那位异僧早已不翼而飞,寻不到半点踪影了。回过头来再瞧自己的儿子,他们惊奇的发现,哑巴儿子居然能够开口说话了,而且词达句顺,表述清楚,与同龄儿童全然没有什么两样!

    真可少小的时候,人长得高大魁梧,却灵便活泛,喜欢追逐嬉戏,雄猛强健,有如豪梁。但是,他却又不喜欢见女人,尤其是洗浴的时候,别人更是不能先于他。有一次,他的姐姐在他前面沐浴净身,惹得他大发雷霆,尽管他父母好言好语劝止住了,但从此以后,他的亲戚、邻里中的妇女,谁也不敢轻易接近他,更甭说和他答话、套近乎了。

    等到年纪稍微大了些,真可法师的志向更加坚定,就连他的父母也难管束住他了。十七岁上,他便腰佩利剑,辞别父母,要云游四方,广博见识去了。

    一天,他来到姑苏(今江苏吴县),徘徊在市路之中,突然下起了大雨,人们纷纷逃窜,寻求可以暂避暴雨的地方。而唯独真可法师一人,却不慌不忙,不疾不徐,全不顾浑身上下全然落汤,依然是那么昂首阔步地行走市中。

    正好这时,有一位虎邱(在今江苏苏州市西北)僧侣叫作明觉的,冒雨赶路。见了真可法师,十分惊愕于他的从容佛像,就有意识地用自己蔽雨的木盖替真可法师也多少遮盖一些。二人又一同来到虎邱寺中明觉和尚的住处。当天晚上,真可法师就歇息在明觉和尚的禅房中。二人言语之间,大为投机,颇有相见恨晚之慨。深夜,明觉和尚又特地口诵八十八法号,真可法师听了,大有所动。到第二天天一亮,一夜辗转末眠的真可法师从床上一跃而起,来到明觉和尚寝房,将腰中所带十余两黄金解了下来,捐献给明觉和尚,请他为自己削发剃度。明觉和尚见他出于诚恳与执着,便点头答应了。从此,真可法师便尊明觉和尚为师,投身佛门了。从削度的当天晚起,真可就夜伴青灯,面对古佛,打坐诵经,以至通宵达旦!明觉和尚见了,心喜自己所选得人,自己的衣钵可以赖他传继甚至发扬光大了。

    这时候,明觉和尚一直想着化募赤铁十万两,铸造两座大钟,以便朝夕敲打。真可法师听说之后,就跃然而起,告诉自己的老师说:“这事您不用操心了,我去替您化缘去!”说完,他便径直出寺。来到一家豪门大户,合掌趺坐大门之前,三天三夜也不言语,更不吃斋。主人见了,大加惊奇,就恳切地询问他有什么请求,一定满足他的心愿。真可法师这才将自己的来意思细细道明。主人一听,对他的法行慈心大加赞赏,又见他如此苦行,诚动于衷,果然就捐赠给他十万两赤铁。真可法师这才欣然吃了主人送来的斋饭,然后带着这些赤铁,回归虎邱寺。

    回到寺中,真可法师便开始闭门读书,足不出户,时间竟然长达年余。

    真可法师长大到二十岁的时候,明觉和尚又给他受具足戒。然后,他便开始了云游四方的生活。

    开始,真可法师来到嘉兴(今浙江嘉兴)东塔寺,看见一位僧徒用笔在纸上书写完一遍《华严经》,然后就虔诚地跪在经纸前面,诵习不止。这一情景深深地嵌入了年轻的真可法师的脑海,让他感动不已,暗自思忖:“习禅拜佛的人不都应该这样吗?”然后,若有所悟的真可法师便来到环境清幽、法音袅绕的武塘景德寺,自行闭关修研,前后又长达三年时光。出关之后,他又回到虎邱寺,辞别师傅:“我现在真的要去周游天下,历参庙宇,以广见识了!然后便昂然而行。

    一天,他在路上碰见一位行路僧人,正一边走路一边念叨张拙“见道偈”,可是,念到“断除妄想重增病,趋向真如亦是邪?”时,却怎么也思悟不透,所以就反复颂读,反复推敲,却总是不明白其中禅机何在。真可法师听了,不觉也迷了进去,却一样不明就里。所以就一路上痴迷地琢磨着,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一天,他正要吃斋,刚一举箸,却突然了悟,不觉高兴非常,雀跃欢呼,还自言自语地说:“如果我不是出外游方,哪里能参透这个禅机?如果我能生在德山和尚时代,被他一记棒喝即能清醒悟禅,还哪里用得着这四方遨游呢?”自叹生不逢时。

    之后,真可法师来到匡山(即庐山,在江西省),遍访古刹,参拜名师,广搜经籍,不久,即穷尽相宗奥义。令那些相宗弟子惊诧得目瞪口呆。

    然后,真可法师依然马不停蹄,脚底生风,四方游迹。有时候,他一天连续赶几十里道路,走得脚板发痛,无法再走。可是,他晚上歇宿的时候,却又用大石块紧紧地抵住自己的脚掌,不使它有丝毫的放松。这样过了些日子,因为不断锻炼的缘故,他竟然行步如飞,一天能赶二百多里地!

    不久,真可法师又来到五台山。一天,他偶一抬头,发现半空中的悬崖绝壁上有一个仅可容身的小小岩洞。而洞中,居然就枯坐着一位干瘦如柴、却精神矍铄的老人!很显然,这是一位经年苦修的老僧人。真可法师见了,十分钦敬,就大声问道:“一念未生的时候,怎么办才好?”那位修行的老宿却不答话,只是竖起一根指头,朝真可法师晃了晃。真可法师见状,接着又问:“意念已经生出后,又该怎么办才好?”老宿依然不回答,却举起一双张开四指的大手,冲真可法师晃了几晃,真可法师马上就悟证了。

    真可法师辞别老宿,继续北上,就来到了都城北京。一到京师,他便去拜谒大名鼎鼎的遍融禅师。二人问答之间,真可法师机锋敏捷,隽语时出,令遍融点头称许,因此就留他一起参研。这一参研,便是整整九年时间。

    九年之后,真可法师又南下故土,参谒师尊明觉和尚,然后又离去,来到淞江(今江苏淞江),闭关百余天;然后又转折来到嘉兴,与嘉兴府知府一见如故,彼此投心。嘉兴府内有楞严寺,当年长水法师在此疏注经籍,远近闻名,而现在却荒废不堪,并被一家豪右大户据为己有,公然把佛门净土当作他自家的园亭。真可法师知道此事后,心中慨然叹息,于是决心将它收回并修复。

    在嘉兴知府陆光祖的全力支持下,真可法师终于如愿以偿。望洋兴叹在真可法师命自己的弟子密藏道开督导修缮寺宇的同时,知府的弟弟陆云台又特地在寺中给真可法师修筑了五间禅室,二者同时完工。真可法师为表达兴奋心情,刺破自己的左臂膀,然后用鲜血题写了一副柱联:

         若不究心坐禅徒增业苦

         如能护法诋佛犹益真修

    在真可法师游方天下的时候,他曾冒出一个念头:“佛法经籍繁多,卷帙浩淼;偏远地方的人恐怕连有些经籍的名字都没有听说,就更不用说这些经籍的内容了!”于是,他便意欲多刻经卷,广散僧众,使人们更普遍地接受佛法熏染,信奉正教。他的这一想法刚一提出来,竟与嘉兴太守陆光祖、不定期有司成冯公、廷尉曾公、同卿瞿公等等许多人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他们便于明神万历己丑(即公元1589年)开始刊刻,耗资巨大,历时四年,先是在五台山胜地,后又改迁到径山寂照庵等地,刊刻出数以万计的经卷,遍布四方,人们无不称颂。

    这之后,真可法师听人说憨山大师远在东海之上,就与一群倾慕信徒前去寻访。可是,当他一行人刚刚来到胶西(今山东胶州),正赶上秋雨泛滥,洪水暴涨,横隔前路。大家一见,都说河水滔滔,无法渡涉过去,只好暂避一时。真可法师却不信,他凭着一腔热情,脱下外衣,径直跳下河去。大家见河边的洪水就已经深可及肩了,怕往前走出事,都苦劝他不要去冒险。但真可法师慨然而渡,居然就渡过了河!

    事后,真可法师告诫他的门徒弟子们说:“生死关头,人更应该奋勇直前,置一切于度外;否则,顾首畏尾,反而丧失信心,痛失机缘。”众人听罢,无不点头称许。

    后来,真可法师来到都门(即京城城门),特地前去拜谒石经山隋代琬公塔。感念琬公求护正法,不受邪道干扰,就特地专门刻凿石碑,以表敬仰。就在这时,真可法师却又听当地人说起,眼前这块佛家胜地竟然已被骊家豪门夺占。真可法师于是决心赎回胜地。可是,那家豪右却就是不答应。真可法师无奈,只好先去他方,回头再谋此事。

    真可法师率领门人弟子一路西行,来到古代著名的三晋大地(今山西一带)观光游览,然后又进入关中,跨越栈道,南下蜀川,纵游名山峨眉,然后再顺长江东逾三峡,历经襄阳、荆州,登攀太和山,直到匡庐(今庐山),最后又回到虎邱寺。

    这时的虎邱寺,远不及当年繁华,人烟稀少,庙宇颓败,一副荒废的样子。——明觉和尚早已西归了!真可法师旧地重返,不觉悲从衷来,感慨不置。

    此时,因为香火难继,寺中僧侣斋饭竟然也难以维持。为了活命,僧侣们只好拿寺中古树作为代价,与附近人家换米度日。真可法师回来时,虎邱寺当年郁郁苍苍的参天古木,竟然只剩下了最后一株。而寺僧们迫于无奈,还准备拿这最后一株古树和人家调换五斗大米。真可法师苦劝不止,却又无法可解。这时,突然冒出几个小乞丐,他们向送米过来换树木的那户人家苦讨白米。那家主人无奈,只好舍米给他们。于是,伐木工匠的斧据只好暂停砍伐,大树因而得以暂时存活。

    真可法师又担心大树已然横遭刀斧之祸,终有一日,不是被狂风刮倒,就是自己枯老而死。法师大动悲心用细土将刀痕斧迹一一掩埋起来,并暗暗祈祷道:如果虎邱寺还会再现昔日繁盛,那么枯树就活转过来吧!

    后来,大树虽遭重创,居然还是顽强地活了下来;而虎邱寺呢,在真可法师的不懈努力下,也日渐繁盛起来,势可与昔日相媲美。

    看到虎邱寺日渐昌盛起来,真可法师就放心地再次北上京师,来到京西名刹橝柘寺。慈圣太后听说了,特地委派近侍陈儒前来赐供斋食。真可法师因此得以随同来到雷音寺。就在宝殿内的佛祖座下,真可法师无意间发现了密藏和的黄金白银无数。真可法师一见,以为天助,就取出一些,前去赎回当年未曾赎回的琬公塔院,以了却心中梗蒂;至于其他的金银,却依然全部重新埋藏好,自己不取分文。

    就在真可法师这次居停在橝柘寺时,曾经亲自戒示众人:一定先礼拜佛祖,然后方可吃斋。可是,有一次,他的一位佛中友人前来拜访,谈说间就忘了自己的戒示,没参拜佛祖就拿起筷子准备吃饭了。猛然间真可法师又突然省悟了自己的过失,赶紧前去参拜佛祖;然后又明告知事僧,说寺中有人犯了戒条,应该痛责三十大板。知事僧一听,愕然不知是谁。真可法师就说:“这人并非别个,正是我自己。”说完,便自行跪伏在佛祖像前,催促知事僧如数痛责,直杖得两股战战,鲜血淋漓,惨不忍睹。众人见了,不觉汗颜,如芒在背,钦赞不置。

    明神宗万历癸巳(公元1593年)的七月,真可法师又和憨山大师一起,准备编修《大明传灯录》,前往睿曹溪洞开法脉。他们先来到匡山(今江西庐山),穷搜经籍,不懈修习,一直坚持了三个年头,直到万历乙未(即公元1395年),憨山大师供奉西天圣母,得受《大藏经》,并修筑成一座巍峨的海印寺。可是,他们编修的《大明传灯录》的别录却不意触犯了圣怒,憨山大师因此初逮捕下狱,不久,又流入雷州,而他们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修筑起来的海印寺也被付之一炬,焚为灰烬。

    当时,真可法师还在匡山居止,突闻事变,不觉大惊,赶紧在佛祖像前恭诵《法华经》达百部之多,希望佛祖保佑憨山大师,然后,他又赶赴京师,希望能够救助憨山大师出狱;可是,到了京师却才听说憨山大师已然南放,于是又马不停蹄、日夜兼程地往南疾奔,终于在长江边上追上了憨山大师。二人相见,唏嘘感叹不已。真可法师握着憨山大师的手说:“你如果不生还的话,我也不会活得很久了!”

    这之后没多久,南康(今江西南康县)太守吴宝秀被奸人陷害下狱,他的夫人一念之下,竟然投环自尽。真可法师一听,不禁前事后事一齐涌上心头,感叹道:“世道如此黑暗,我仍当以慈悲为怀!”于是,便再下匡山,北上京师,经过多方努力,终于见到了身在狱中、面目全非的吴太守。真可法师感念他一生正直,所以便偷偷地传授给他“毗舍浮佛半偈”,告诉他说:“如果你能坚持下去,诵念十万遍,你就可以出狱了!”吴太守将信将疑,但徒囚狱中,并无其他事情可做,于是便开始诵念起来。而当他夜以继日诵念到八方遍次的时候,竟然就打动了神宗皇帝朱翊钧的善心,再次派有司仔细查审案情,终于得以无罪获释。从此,吴太守一心向佛,对佛法推崇备至,拜服得五体投地。

    真可法师救助吴太守出狱之后,曾经宣告世人说:“憨山大师不回来的话,是我出世修佛的一大罪责;矿税不停,是我救世渡人的一大罪责;而《大明传灯录》不能行于世,则又是我慧命的一大罪责啊!——如果我能完成这三大心愿、解脱自身的罪责的话,即使身死之后,魂灵不入王舍城,我也心甘情愿!”

    可是不多久,朝廷上下全被一本妖言惑众的邪书所搅扰、震怒,有忌恨真可法师威容法器的奸佞之人便趁机向朝廷告发,一片慈肠善心的真可法师竟然被贤愚不分的官府逮捕入狱!

    到了狱中,真可法师却依然一身正气、慨然正道。一天,他让狱卒给自己打来干净的水,独自沐浴净身,然后对侍从性田和尚说:“我就要西归佛国了,你替我去向江南诸护法告辞!”说完,念了一首偈子,便端坐而化。

    御史曹学程一向敬重真可法师,突然听说法师圆化了,赶到狱中瞻仰毕,不禁感叹道:“法师,你去了好!你去了好!”话音未落,真可法师竟然重又悠悠醒转,圆睁双目,炯炯有神,瞅着曹御史看了几眼,却没说话,点点头,这才又悠然而逝。

    这一天,是明神宗万历祭卯(公元1603年) 十二月十七日 。法师享年六十一岁,僧龄则长达四十一年。

    在真可法师圆化之后十二年(万历乙卯,公元1615年),他的尸身才得以埋葬在双径山。第二年,他的闭门弟子法铠和尚又将他迁葬于五峰内文殊塔。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