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清

(往生中品)

 

    明神宗万历葵巳(公元1593年)正月的一天,高僧真清将他的所有六人弟子召集起来,告诉他们说:“昨天晚上,我梦见神人前来通知我,说我尘缘将尽。”弟子们从师傅的话语中听出师傅的无奈之情。

    于是,有一位弟子就斗胆地劝说师傅:“听说有些药石能致死者生、生者死,师傅您为什么不服些药石,多享些人间岁月。”

    真清禅师一听,猛然惊觉自己的情绪的流露,就敛声正气,毅然决然地申斥弟子道:“死生有命,药石怎么能抗拒得了呢?你万不可轻信旁门左道的邪传异说;而且,我尘缘已尽,圣境冥现,这说明我修持正果,已然成功了啊!这样的话,魂去尸留又有什么不好?”

    说完,禅师便选定继承人,尽传衣钵。

    过一段时候,真清禅师便谨遵梦中神人之命,不再饮食米饭,仅仅喝一点檀香水而已。这样一直坚持了十多天,直到他端坐西逝。

    可是,真清禅师这段时间虽则粒米未进,却一如既往,面容红润,精神饱满,半点不像多日饥饿之相。这时,禅师特地传授给弟子们一道《无生法》,并谆谆教育他们刻苦研习,以成正果。

    直到三月二十九日晚上 ,真清禅师再次召集门人弟子说:“我现在真的要西去了!在我圆寂之后,你们切不可用世俗的那些习尚来对待我的尸身、处理我的后事!切记,切记!”

    大家答应了。有弟子又问道:“师傅,佛经上说,净土佛国共分九个等级,您会再生在哪一品级中呢?”“我不过是再生于中等品级而已。”禅师淡然回答。

    “您为什么不再生在上品之中?”弟子不解,偏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这是因为我的戒香所薰,位止中品呐!如果我想再生上品,今生今世的修炼还远远不够。”禅师说完,冥然而逝。

    可是,直到五天之后,真清禅师却居然仍一如活着的时候,面容红润,手足温软,神情自若,全不像早已仙逝、遗保在世的样子。因此,那些远近前来凭吊他的人,全都不相信禅师已然西归,只当他甜熟地小憩一会儿,回头还会活转来相见。

    到了烧化的那一天,蓝天之上,朗日高照,不见半丝云彩。可是,当门徒弟子准备好了柴薪,就要点火烧化禅师尸身的时候,不知谁偶一抬头,发现有一大朵五彩祥云冉冉飘来,就宛如一片硕大的莲荷叶,覆盖在禅师的头顶之上。尤其令人惊讶的是,这片云彩竟然洒落几点雨珠,却又只降临在禅师身上。

    一会儿,烈火熊熊燃烧起来,焰炎涨天,真清禅师的尸身在烈火中被映得通红……这时,大家又嗅闻到一股浓郁的异香从烈火中散发出来,沁人心脾,深入骨髓。即使是寺院附近的路人、船夫,也各因自己修持慧心的或深或浅,或浓或淡地嗅闻到了这股异香。

    半个时辰之后,大火渐渐地熄灭下来,而刚才还完完整整的真清禅师呢,则早已被烧化,只留剩一堆尸骨。但是,等大家把这些尸骨收拢起来,准备建塔埋葬时,却又一次惊讶地发现,禅师的这些骨头竟然也与一般人不同,它们全都呈现出三种不同的颜色,有红、有白、还有一种发绿。而红的尸骨,却又红得像桃;白的尸骨,晶莹碧透,宛若白云;绿的尸骨呢,则温润圆滑,一如琅竿!把它作堆积在一起,互相碰撞,竟然发出铿锵有力的响声,真如玉石相撞,清脆响亮。这还不算,附近的人竟然再次闻到了刚才那凭空升起的香气,郁郁荡荡,缭绕不绝……

    这位修成正果的真清禅师出生手明世宗嘉靖丁酉(公元1537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俗姓罗,祖籍长沙府湘潭县(今湖南湘潭)。年幼时的真清禅师已长得身材高大,修伟玉立,威仪肃严,颇有些小大人的样子。而且,自打小时候开始,他就从不轻易言笑,自觉自愿地深锁书斋,每天都或念儒经、或读历史,总不少于几千字,却字字领悟,深入脑髓,终生便不再遗忘。

    那时候,真清禅师的父亲正在河南某县担任县尹,他见儿子仪容出众,才华超群,喜形常常流露于辞色之中。尤其是宾朋好友相聚,他的父亲更是不揣唐突,当着大家的面,夸奖儿子之后,期望他努力上进,日后光宗耀祖,显亲扬名。

    真清禅师长到十五岁的时候,他考入县学,当了秀才。于是就更加刻苦努力,一心按父亲所说,准备走科举上进的仕途。

    可是,有一天,当他走在上学堂的路上时,被一位路过的神异高僧偶然看见了,僧人不禁朗声赞叹道:“你可真是从佛修行的一块难得的好材料啊!”真清听他言语不合世情,举止又有些疯疯颠颠的样子,也没大理会他,径直进学堂念他的“四书”、“五经”去了;而那位高僧呢,见真清不怎么理会自己,也并不十分介意,慢慢地离去了。

    过了几年,真清的父亲突遭横祸,一个温馨和美的家庭便顷刻化作烟云消散。真清于是便南下衡山 ( 在湖南衡阳 ) ,来到南岳伏虎岩,投身宝珠和尚法座之下,受具足戒,真的做起和尚来了!

    这一年,他十九岁。

    真清禅师拜宝珠和尚为师之后,宝珠和尚一上来就让他读无字天书:一幅画,几幅图景;甚至干脆就是自然界中的几只飞鸟,半径草木,告诉他,这些无不包含着丰富的禅机。这对于一位初涉佛门的教徒来说,无疑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但是,真清禅师却顾不得这些,凭借着自己的聪慧,一心参证,毫不懈怠。

    冬来暑往,春去秋至,一眨眼的功夫,五、六年时间过去了。等到真清禅师长大到二十五岁的时候,他参禅、证心的历史,已经有好几年了。这一次,宝珠和尚又要外出云游,灵机一动,决定带上他那位勤学苦修的弟子,随时点拨,没准儿一件什么小事一触发他的慧根,他便一通百通,处处证通了哩!

    这样想过,宝珠和尚就带领真清禅师北游金陵古城(今南京) ,又去探访著名的大禹墓穴。就在他们乘船前往禹穴时,船靠岸时发出哗哗的响声,使真清禅师忽然心有所悟。宝珠和尚一见,不觉大喜,对他说:“你的慧心已然打开,日后自己更应努力参究,定会大有收获。”自此以后,宝珠和尚便借口年事太高,来到普陀山(在浙江普陀县),隐逸于下天竺寺。

    有一位朝廷内臣叫张永的,听说宝珠和尚隐居了,向来仰慕他的法容,就密奏张太后,赏赐给宝珠和尚紫色僧伽黎衣,以向天下人昭示他的佛法慈悲。

    宝珠和尚隐居的时候,真清禅师感激恩师栽培,所以坚请服侍,一直就跟在他身边。一天,宝珠和尚告诉真清禅师说:“我马上就要圆寂坐化了!你好好地替我守护好门户,不要放任何人进来。如果你在外面听到我在屋内发出石头倒地一样的大声,你才能够打开门窗。”宝珠和尚叮嘱再三后,便紧闭门窗,让真清禅师守候在门外,自己独自在室中入定。

    果然有一天突然听得内屋传出一声巨响,宛若大石倒地,赶紧推门进去,一看,宝珠和尚已然冥逝仙去了!

    埋葬了师尊之后,真清禅师便下了普陀山,来到盐官(今浙江海宁县)一带,探访古迹。

    一次,真清禅师借宿居止在觉皇寺。不久,背后突后长出一个大疽,且将化脓,疼痛难忍。四处访医求药,全都无济于事。正在彷徨苦愁之际,他却突然梦见一神人入梦而来,送给他一种药,不久,他的病果然就痊愈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佛慧寺月溪法师在吉祥灵寺开讲《大乘起信论》。真清禅师听说后。便也召集自己的弟子。大唱临济宗旨。真清禅师就十分从容地对他们说:“圆宗无象,满教难思。我如果有什么宗旨可讲,那么,岂止法堂前草深一丈,就是真空之中,也该去绿荫怡人,满目苍翠了;同样地,你们如果有什么法旨可听,那么,岂止是头顶长头,简直就是要入声名之境了!——其实,三世诸佛,历代祖师,不过是以楔出楔,随迷遣迷:哪里有什么法旨可讲?却修证得果!所以说,如果你一旦参通禅机,山岳湖海也不禁为之移易;而一旦有悖佛法,却又铜墙铁壁一般,锱铢难以楔入。更何况是什么《起信论》、《大彻宗乘》,一概不在话下:哪里还会为它们而悲苦、忧戚呢?你们努力参禅,禅通佛通,切记!切记!”

    这是在和讲《大乘起信论》的月溪法师唱对台戏,捍卫禅门宗旨,坚定弟子们的信念,不要为他人迷惑。弟子们听罢,心中豁然开朗,大为愉悦,稽首而退。

    于是,真清禅师又南游天台(在今浙江天台县),遍访胜迹。一天,途中遇到一位荆山法师,前往石梁,二人相偕来到毗陵永庆 (在今江苏省武进县)。途中,二人互相拿《楞严经》参究证习,你一言我一语,一路说得好不热闹。末了,荆山法师不禁大加感叹,说:“我讲《楞严经》,虽然在佛教名词术语方面十分讲究,但是,听你的阐释,却能超凡脱俗,从大处下手,这实在是太难得了!”唏嘘感叹之辞,欣赏赞服之气,流于言表。

    告别荆山法师,真清禅师准备回到南岳最开始出家的地方,可是,礼部唐荆川公却在偶遇禅师之后,硬邀至家,盘桓很久,长达三年有余。之后,真清禅师又回到天台山古平田寺,有一位临海(今浙江临海)人王司寇对他仰慕已久,入山相访,二人又订结方外挚交。再后,真清禅师又不远千里,爬山涉水,来到天台山华顶天柱峰,屏绝世人,一心修研大、小《弥陀忏》,前后长达六年时间。之后的闲暇时间,禅师却又开始敷演十乘,阐明三观。因此,天下修习之人,无不如影随形一样,汇聚在禅师的法座之前,只求亲闻点拨,早日证得正果。

    一天,真清禅师忽然梦见琳宫绮丽,宝树参差。并且,弥陀三圣威武高大地端坐其中,威容摄心,真清禅师哪里敬仰视?赶紧下跪,就要参拜,但是,旁边的一个小沙弥却径直地走过来,交给他一方金牌,仔细一看,上面写着几行小字,写的是:“戒香薰戒,寤知中品,往生之像。”原来,这是真清禅师勤修苦炼,诵经念佛,精诚所致,金石为开了!金牌上的字说的正是他日后一定会超脱尘世,再生佛国,佛早就预先告知了他。于是后来便有了本传开头的那一番对话。

    后来,真清禅师正告世人说:“大乘八万,小乘三千,这实际上是整个天地四方的模范,天上、人间、地狱三界的渡梯与航船。可是,现在有些人却自视过高,轻视佛教律仪;却又自恃见解精到,于是便很自然地使得后学弟子不遵佛教制度,动辄便冒犯戒律。虽然有人是无心犯错,却毕竟是罪孽深重。因此,到了这个时候,纵使你具有曹植七步作诗的天才,口若悬河,但你却仍不能因此就能辩解得脱罪孽,而仍然会身堕地狱之内,永无解脱之日!你们这些求佛学法之人,可得仔细小心了!”

    至了明神宗万历丁亥(公元1587年)八月,蒙慈圣宣文明萧皇太后遣使降旨,特地赏赐真清禅师金纹紫方袍,以示圣礼优宠。

    这一年的十月, 王太初居士因为内心忧虑,特地劳请真清禅师来到永明禅室,给他阐释《妙宗钞》的微言大义,前后长达一百天。这之后,台郡王又亲自登临禅师居停的佛寺,特为设供侍奉。

    第二年,由于天灾人祸,粮食普遍欠收,于是盗贼蜂起,人民朝不夕保。可是,就连这些强悍之徒,却也能摄服于真清禅师的法容、佛力,轻易不敢前去骚扰、侵犯。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真清禅师当时法恩隆盛。

    后来,五台山居士陆光祖特地空出芙蓉之席,五次三番地恳请真清禅师前去讲法,禅师却婉言谢绝了。却突然告诉大家说:“桃源(今湖南桃源)的慈云寺,是懒融大师的四世法嗣开山辟地建筑而成,唐玄宗天宝年间御赐匾额称‘云居山',安国五代德韶国师中兴为第二道场,永明寿禅师剃发出家的旧址。……可现在,这么一座好端端的佛教圣地,却竟然被一邦强盗所占据,准备用它作掩尸埋骨之所!我在想,这也是我大明皇朝、佛门禅宗几百年上千年的香火盛地,现在,却要成为世俗之人的葬身之地,这是谁的罪责呢?我们不能坐视他们胡作非为,一定要把圣地古寺抢夺回来!”

    于是,真清禅师果然说到做到,力排众议,花去自己所能变卖和筹集到的所有钱、粮,终于将这座慈云古寺从强盗手中赎取回来,并千方百计,费尽心力,将这一佛教圣地修葺一新,再现出当年辉煌。

    刚忙完所有这一切,真清禅师便病倒了。他这一病,便没有再好起来。

    到了明神宗万厉葵巳(公元1593年)春,真清禅师终于撒手西归。世寿五十七岁,而僧龄却长达三十八年。

    真清禅师死后,天台山慈云禅寺如惺禅师收拢他的尸骨,将它们埋葬在慈云寺南岗,并修筑僧塔,以示纪念;到了明神宗万历壬寅(即公元1602年 ) ,如惺禅师又将它们迁葬到慈云寺西螺师山右右,并特地求武塘了凡居士袁黄为他题写了墓志铭。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