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登

(真正佛子)

 

    明朝万历年间(公元1573 — 1620 年) ,山阴王尊贵无比,世人无不倾附。但他本人却乐善好施,敬奉佛祖。著名的蒲城(今陕西蒲城县)文昌阁便是他所捐资修建。

    一天,山阴王早起,率领一队随从晨游登高,归来时突然在这座巍峨的文昌阁的廊檐之下,发现正熟睡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沙弥,身旁放着一只乞食、化缘用的木瓢。再看他身上穿的,也不过是一件藏污纳垢、捉襟见肘的僧衣。很显然,他是一个师出无门、借佛活命的行乞僧。

    这个小沙弥的这一身打扮和文昌阁的豪华极不协调,形成鲜明的对比。因此,山阴王的随从们便想动手,将这胆大妄为之徒撵走了事。小沙弥在酣然香梦之中,并不知道周身傍正围着许多人冲自己指指点点,只顾梦中酣睡。但是,就在大家正准备动手撵人的时候,山阴王却伸手拦住了他们。

    山阴王走近小沙弥的身边,仔细一看他的长相,不觉大吃一惊!

    原来小沙弥虽然脏污了一些,但却依然掩盖不了他自己浑身上下的奇风异骨。尤其是他的长相,更是让人觉得非同寻常。只见他鼻昂喉结,头大嘴阔,面润姿华……真所谓五官毕露,一无掩饰。但是,小沙弥却神凝骨坚,品格邈远。纵然是睡梦之中,也依然只是持正秉律,毫不放诞。

    山阴王一见之下,便被他所深深吸引和打动。因此,他便命人叫来文昌阁内的僧人,告诉他们说:“这位小师傅长相奇特,非同凡人。日后的造诣,一定不可限量。你们为什么不把他收留下来,以俟日后发展?”

    这样,流浪村野的小沙弥便在文昌阁内寄住下来。

    可是不几天,附近一带突然发生地震,人们猝不及防,奔走逃命的有之,丧身亡命的有之,残腿断臂的有之,活埋地下的有之。小沙弥在屋宇倾覆之际,没有来得及躲避,便被死死地埋压在这栋宇之下。人们全都以为他早被压死或者砸死了,觉得山阴王虽平素慧眼视人,从无妄言,这回怕是有些不确了。可是,整整三天三夜之后,当大家将倒塌的椽檩砖石清理到一边的时候,惊奇地发现:小沙弥竟然完好无损地躺在地上,一点儿伤也没受着!

    大家这才对王爷的话深信不疑,对小沙弥也另眼看待。就连王爷后来听说了这件事,也颇为惊讶,更加惊奇于小沙弥的福祚。

    这个深得王爷青睐、瑞兆显现的小沙弥,原来是一个七岁就父母双逝的孤儿。被山阴王发现以前他一直靠给乡里人牧羊生活。到十二岁的时候,他来到一座寺院,剃去头发,当上了小沙弥;然后便手持一瓢,行乞村市。

    这位小沙弥不是别人,正是后代五台山圣光寺一代高僧福登大师。

    那一年,山阴王又在中条山(今山西省西南部)捐资修筑了一座栖岩寺,等到寺庙完工了,就特地让福登来到这里居停、修研。而福登也十分勤勉,努力修习。为了使自己学有所成,他不仅仅只是幽居独处,闭门不出,他从野外砍来一大捆荆棘,将它们依次布列在墙壁四围,以便断绝自已靠墙休息、偷懒的念头。并且,静修室中,福登不专设睡榻坐椅,只是存放了数卷经律,此外别无他物。就这样,他鹄立习经,不舍昼夜,三年之后,突然心有所悟,方始出关。

    出关之后,福登便来到介休山(在山西省),听寺院中的大和尚讲说《楞严经》。之后,便在这里受具足戒,真正成为一名僧侣。

    受戒之后,福登和尚便又策杖南行,遍参名师,尽访古刹;又泛舟南海,顶礼普陀;最后又回归中条山。

    这一次,福登和尚虽然仍然身在中条山,却并没有回到栖岩寺,而是来到山中人迹罕至的林莽幽谷之中,砍伐茅草,结草为庵。渴饮一瓢山泉,饥食几粒野果,摒弃尘嚣,遁形隐迹,潜心钻研,一心修炼。这样,在长达三年的苦修之后,福登和尚的佛法道行便飞跃直上,境界极高。

    等到福登和尚出山后,山阴王又在南山上再次修筑了一所庙宇,特地请福登和尚居停。在这里,福登和尚念及自己早已亡化的双亲,便特地自已占卜一卦,选择了一处吉地将双亲重新下葬。然后,他又用针扎破自己的舌头,流血盈盆,用血抄写了一部《华严经》,用来超度双亲亡魂。

    做完这一切,福登和尚便翩然下山,参加法会,结交法缘。这时候,神宗皇帝朱翊钧皇储之位一直空着,未得子嗣。便差遣权臣大僚前往武当山祈祷上天,福赐子息。这事后来让福登和尚听说了,心想:“我们佛门中人,凡所作为,都是为国报本。 现在皇上尚无子嗣,内心焦虑,正是我等专诚虔心,尽忠施报之时!”一念动起, 他便付诸实践。福登和尚邀约众人,设无遮大会,为皇上求取子息。消息传出,四远八方之人,无论僧徒道众,无不奔走相告,络绎不绝,连袂而来。

    法会一直持续了一百二十日,九边八省,无不为之震动,纷纷传扬福登和尚的法号。等到法会应期结束,福登和尚重又手持一钵,飘然而去,结庵山中,再行修持。

    一年之后,神宗皇帝的皇长子呱呱而啼,降临人世间。为了报答福登和尚的佛法道行,神宗皇帝责令有司特地在福登和尚修持之地,盖起了一座法容肃整、庙宇恢宏的华严寺;又在山顶修砌了一座万佛铁塔,借以昭示佛法三宝。此外,皇帝还赏赐给福登和尚金银布帛无数。嘉赏他的高妙法行。但是,福登和尚却一概不入私囊,而是往来于中州(今河南一带)各地,分散给僧侣和穷人。

    等到千金散尽。福登和尚念及修持之所,兼程回归。当他看见山中万固寺长年失修之后,便又佛心大发,四方化缘,经过三年时间的艰苦努力,终于使得寺庙内的塔殿楼阁为之焕然如新,幽荫留人。

    这时候,陕西的渭水泛滥,人民屡遭灾难;即便是平常,过往行人也常被河水所阻,深为所苦。于是,宣府(在今河北宣化县)西院便准备在河上修筑一座跨河大桥,以造福人民。福登和尚一听,善念又生,决心前去尽力。这样,尽管渭水广阔,沙土又深,最后却终于在河中连拱二十三孔,建成大桥。

    在这之先,福登和尚一直发愿,要铸成佛门三力士金像,送往三座佛宝名山,安放在显化之地,以便万众敬仰,四时祭奠。到了神宗皇帝万历巳亥(即公元1599年)的春天,福登和尚特地杖锡而行,拜谒了沈王。这时,沈王正在潞安(在今山西长治县)捐巨款而命工匠铸造渗金普贤像,准备完成之后将它送往峨嵋山。

    听罢福登和尚铸佛像金身的祈请,沈王颇感兴趣,就问他说:“你估计铸造一尊金身需要多少费用?”

    “万金足够了!”福登和尚回答说。

    沈王一听,所费虽多,但对于他来说,仍不过是九牛一毛,所以就欣然同意,并派人阵乱将福登和尚送到荆州(今湖北江陵),听任他支取钱财,监督工匠铸塑佛像。最后,经过福登和尚的努力,终于完成了三座金身力士像。精妙绝伦,华彩斐然,金碧辉煌,世所仅见。

    福登和尚本来准备将它们运送到峨嵋宝山上去,但却受普陀寺僧力阻而止。于是,他便自行占卜,选择吉祥福祥之地,准备另行建寺安放。这块风水宝地便选择在华山(在陕西华阴县)。于是,华山上便又耸立起一座巍峨的巨刹来。

    之后,福登和尚又与众人议论,在佛教圣地五台山建筑新的庙宇。他的这一善念传达朝廷之后,神宗皇帝特地差遣御马太监王忠、圣母差遣近侍太监陈儒,各自带着厚加赏赐的金银钱财相助。到神宗皇帝万历丙午(公元1606年)夏天的五月,开始动工兴建寺中大殿,前后一共多达六层,周匝楼阁,层现错出,重列突兀,壮丽恢宏。之后,寺中其他建筑次第完工,神宗皇帝御笔亲赐“大护国圣光永明寺”的匾额。这便是福登和尚最后的居停之所。

    在圣光寺住持了一段时间之后,福登和尚又南北游方,足迹遍布东西。当他再次回到圣光寺的时候,发现五台山道路崎岖,荆棘遮道,行人难以行走。于是,福登和尚便亲自率领众人头顶烈日与寒风,几经寒暑,终于在三百余里的羊肠小道上铺上石板,修起了桥梁。而且在不见人烟的地方,又修筑起草庵,以备行人歇脚。其中,最有名的一道桥梁叫普济桥,在阜平县(今河北阜平县) 内;最有名的草庵叫惠济院,在龙关之外。

    福登和尚又在五台山内修筑了卢座七如来殿;然后又在阜平县内设立长寿庄,专为当朝太后祈福禳灾。这座长寿庄,共有殿阁七层,内外重叠,机巧错现。皇帝特为御赐“慈佑圆明”的匾额,以示嘉奖。

    就在这时,一天,四方兴福、处处行善的福登和尚突然感到身有不适,显露微疾,因此,便离开长寿庄,回归山中圣光寺。刚到本久,人们却发现就在他的寝居静室周围,数以百计的乌鸦上下翻飞、绕房喧噪,即使人们拿竹杆或石籽儿哄赶驱逐,这些黑乌鸦也不离开。

    福登和尚见了,淡然说:“乌鸦哀鸣,是告诉你们我的大行之期在即啊!”于是,便命侍僧为自己准备佛龛,备圆寂时用。大家又发现从西天冉冉飘来朵朵红云,到达寺顶,随即寂然不动。再回头看福登和尚,却已然圆寂西去。大家这才明白,刚才那朵朵红云正是前来接引福登和尚的。

    福登和尚尘缘凡七十三年。

    神宗皇帝听说之后,御赐葬祭,并于圣光寺西修筑僧塔。塔顶之上,革是御笔亲书的“真正佛子,妙峰高僧”的赐号。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