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目录)>>宽寿(不拜皇帝)

宽寿

(不拜皇帝)

 

    清王朝开国皇帝世祖爱新觉罗福临在位的时候,正是大清铁骑南下,扫荡其他各种反抗势力,建立起稳固的大清政权的时候。这时候,清军扫南闯北,势如破竹,普天之下,率士之滨,人们纷纷归顺新生的大清政权,不说是对一国之君,王公贵戚,就是面对享有特权的八旗子弟,谁又不低眉屈膝,敬让三分?

    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势下,却有一位高僧,性情耿介,护法求正,坚决不拜当朝皇帝!

    这位高僧不是别人,正是京师西闸外古刹名寺广济寺里的大和尚宽寿大师!

    宽寿大师字玉光,是洪洞(今山西洪洞县)人。当他还年少的时候,就辞别父母,离开家乡,来到当时的明朝京师,拜广济寺洗元和尚为师,剃度削发,受具足戒,参究佛理,妙通经籍。当时正值明末之季,朝廷呈现出一副风雨飘摇之势,社会更是动荡不安。就在李闯王率领农民军攻克京都、人心惶惑之际,宽寿大师便辞别师尊,出离已然残破不堪的京师,南下江南,隐迹名山,或拜名师,或访古刹,或游山水,或修经律,修然自远,超然世外。这一方面,使得他得以脱逃京师的战乱;另一方面,又使他大开视界,深修佛法,妙理通达,心中得道。

    到清顺治五年(公元1648年),清朝政权已然控制大局,国家政权非清莫属,而京师也逐渐平静下来,宽寿大师才离开江南,只身北上。但是,他没有直接回到京师,而是先来到山西东北境内的佛教圣地五台山,礼佛拜祖,盘桓日久,然后方转道京师,重返当年受戒之寺广济寺。

    当时,清王朝定鼎未久,人心未服,尤其是边远地区,尚残存着多股反抗势力。为了征服边远,收取民心,清王朝就准备寄希望于佛教,借助宗教势力,凭借它的慈悲福果,化诱诸藩,以免再动干戈。因此,清王朝就下令尊崇佛法,广开教门。

    宽寿大师刚刚回到寺院中那些日子,他极少言语,更多的时候都在闭门修法。即使是与其他的僧侣同室对座,他也经常是终日不发一言;而一到晚上,他却便焚香秉烛,兀自危坐达旦。僧侣们见了,都觉得他性情古怪,高深莫测。

    但不久,广济寺的法席便开始了。宽寿大师登坛说法,条理清晰,法理明显,辩言侃侃,每年他都按固定的日子举办这样三期法会,前后一直坚持了十三年,直到他圆寂西归时方止。坛上坛下的宽寿大师,在听讲的僧侣们眼里,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十三年下来,听他弘法、出其门下的僧、俗之人,成千上万,真可谓佛法鼎兴,法名远播,以致后来连处在深处皇宫的清世祖也闻听了宽寿大师的鼎鼎大名。

    顺治十三年(公元1656年)冬天,世祖皇帝御驾亲临广济寺。当时,宽寿大师正在定中。而寺中住持德光法师闻知之后,匆忙来到宽寿大师修持的静室之中,告诉他说:“圣驾光临,怎么办才好?”宽寿大师一听,却半点也不惊慌,从容地说:“不管他是来拜谒佛祖,还是来拜见我的,进来拜见不就得了,何必这样大惊小怪呢?”

    德光法师一听,心里就更加着急了,忙说:“圣驾马上就要到了,我们还是赶紧出去迎接吧!”可是,宽寿大师却依然不为所动,一心想着自己佛法,并不想出去迎接这位世俗的皇帝。其他僧众为此惊慌不已。

    就在他们你劝我说,一片忙乱之际,皇帝的御辇已然来到山寺门外。皇帝的近侍仆役们将寺门敲得山响,叫喊声十分急迫。而宽寿大师却依然不想出定。大家见事情紧迫,诚不得已,就一齐拥上来,硬将宽寿大师扶持到大殿上。

    大家一见龙颜威仪,高高危坐大殿正上方,自住持往下的僧众,无不诚惶诚恐,蛇行匍匐,一齐跪倒在皇帝脚下,山呼万岁。

    可是,直到这时,宽寿大师却依然一副浑然不见的样子,昂首屹立,别说跪拜了,就是拱手作揖、合掌行礼的意思居然也没有!世祖皇帝一见,勃然大怒。寺僧们无不为宽寿大师的处境焦虑。但宽寿大师自己却依然只是一味地屏气缄默,容颜舒泰,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圣祖皇帝直视他良久,见他还是没有拜谒、惧怕的意思,就心机转动,不再与理会,怒气也消减了许多。就让德光住持陪同着,四处参观寺庙,拜谒佛祖。而宽寿大师见了,却又瞪目而视,似在责怪德光住持不该自失佛门弟子的尊严,去礼拜、侍奉一位尘俗中的皇帝。这样过了一会儿,没等到圣驾启动,宽寿大师便掉头回到自己的静室之中,修炼他的佛法去了。

    清世祖却也大度,并不责怪。直到他游兴已尽,就要启驾回宫的时候,才问德光主持说:“这老和尚怎么如此倔强?”德光法师听了,不知如何回答,只好代为谢罪。

    可是,清世祖回宫之后,每每想起广济寺之行,心中总也不能平静。数日之后,仍然心中不悦的世祖皇帝就命令一名近待重返广济寺,询问宽寿大师说:“大师您之所以不接驾跪拜,佛经上可有明文记载?”

    宽寿大师一听,抗声慷慨,朗声答道:“《梵纲经菩萨戒》中规定着!”说完,就翻检经籍,找出这卷经律,交给皇帝侍卫,让他带回去呈献给皇帝龙目亲观。

    等到侍卫离去,合寺上下见皇帝数天之后,依然心中还记挂着这件事,无不心生惶惑,相顾失色;可宽寿大师却依然一如既往,徜徉自若。

    世祖皇帝看罢经卷,不觉龙心大悦,慨叹良久。第二天,他又传旨宣诏,命宽寿大师前去皇宫大内,圣驾召见。宽寿大师听了,又不想去。可是,寺僧们却劝解道:“大师,您如果不去,真的龙颜震怒,这广济寺的结果会怎么样呢?”宽寿大师这才顾及大家,勉强起行。

    进入西华门,步入万善殿,宽寿大师发现还有其他许多佛门弟子一齐应诏而来,侍立左右。但宽寿大师却并不顾这些,面向南方,趺坐悠然,仿佛不知身在何处。

    一会儿,殿外传呼“万岁驾到,众僧接驾!”大家一涌而出,长跪阶下;而唯独宽寿大师依然一如既往地端坐不动。世祖皇帝迈步进殿,看见之后,却也不恼不怒,反而来到他身旁坐下,问他道:“和尚这些天可好?”宽寿大师一听,随口答应道:“好。”此外别无他

    等到皇帝赐食完毕,宽寿大师便手持钵盂离开了。

    看着宽寿大师步出大殿,世祖皇帝忍不住心中的钦服与感叹,四顾周围的众位高僧们说:“作为一代高僧,护法如此精诚,呆钦可叹!你们是否也该向他学习呢?”高僧们一听,无不汗颜。

    从此以往,世祖皇帝就特别看重这位耿介不群、超凡脱世、高标千古的宽寿大师。

    到了顺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清世祖圣驾仙逝。当时,年岁已然高达八十整的宽寿大师闻听之后,不觉悲从衷来,率领僧众亲临大内哭祭。归来之后,大师犹自悲恸不已,叹息再三,并宣告众人说:“圣驾驾崩,我也不久于尘世了!”

    这一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 ,一代高僧宽寿大师圆寂西归。世寿八十,僧腊五十又八。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