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目录)>>行泽(孤峰禅师)

行泽

(孤峰禅师)

 

    清康熙年间,婺源(今江西婺源县)有位汪姓人家,主人自号南栖居士,旷达不群,远离尘俗,是一位在家修行、诵佛念经的信徒。 汪居士的妻子姓白,已经怀孕十月,马上就要临盆坐产了。就在这天晚上,她在睡梦之中,突然梦见麒麟欢舞 , 家中呈现出一片吉祥和顺的景象来。她自然感到很惊讶 , 就醒了过来,把自己梦中所见悉数告诉了丈夫。没想到南栖居士没听妻子说完,也告诉她说:“我刚才也梦见一头吉祥的麒麟在院子里欢舞来着……”可是,没等他的话说完,汪白氏已然腹胃发动,不一会儿便顺利地生产下来一个方头大耳的公子。他们就给这孩子取名叫应麟。

    应麟长到八岁的时候,他的父亲便把他送到乡里的私塾中读书。老师教他和别的学生一起学习著名的蒙学读物《千字文》,他刚听到“天地玄皇,宇宙洪荒”时,张口便请教先生:“这‘天'是什么东西?是谁制造它的?”私塾先生一听,惊讶于他的怪诞、神奇,就告诉他说:“你只要好好读书,自己就明白了这些道理。”但是,大出私塾先生意外的是,这小小年纪的应麟却反问道:“连‘天'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我还用读书干什么?”私塾先生一听,哑然无语。南栖居士听了,却高兴地笑了:“这小子真不愧是感麒麟之梦而生,听他这机妙,分明不是名利中人,而是佛道者流啊!”

    当应麟长到十一岁的时候,父亲却一命西归,抛下他与母亲二人相依为命。这期间,他仍然苦读诗书,以期学问进境。可是,他长到十九岁的时候,老天爷却又夺去了与他相依为命的母亲!

    从此以后,应麟便一个人艰难地在人生道上求生存。但他毕竟还很年轻,加之一直身在书本之中,哪里会营求生计?因此,天长日久,他便把父母遗留下来的本来就少得可怜的一点粮食吃喝尽净,又好过着十分贫苦、 饥寒交迫生活。偏偏就在这时候,他竟然又一病不起!无钱买药,便只好昏昏然沉睡等死。

    这样捱挨了一些时日。应麟见自己的病一点儿也没什么好转,终日这么躺下去,最后不病死,也得饿死。就秉气持心默默地向佛祖祷告,请求佛祖大发慈悲,救救自己。十分神奇的是,当他刚刚祈祷完毕,耳边宛若有人相告:“归心三宝,病当自愈。”可定睛细看,却四顾茫然,哪里有半个人影?

    但应麟确实是那种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君子,因此,尽管他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发现,依然相信自己幻梦中的神谕,决心皈依三宝,投身佛门。

    当他立誓之后,病竟然就奇迹般地渐渐好了。

    等到大病豁然痊愈之后,应麟义无反顾地离开家乡,遍游寺刹,拜谒名师,苦读佛经,立志出家。

    康熙葵酉(公元1693年),应麟一路仆仆风尘,来到黄山上的云谷寺,拜云栖法师为师,剃度落发。云栖法师见他虔敬忠诚,而又颖聪敏捷,就命他努力修行,不可懈怠,每天颂念佛经三万句,跪拜佛祖百次,诵读《华严经》。这样坚持了一年下来,应麟的心性、品貌与刚入寺时相比,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志气轩朗,一望而知定是佛门中有修为的人。

    第二年的冬天,应麟来到姑苏(今江苏吴县)茂林寺,受具足戒,法号行泽。从此,他便正式成为了一名佛门弟子。

    之后,他又来到云栖寺,礼拜莲池禅师。而塔山中的耆宿僧老,却一齐留他居止。因此,行泽禅师便又在这里静修了两年时光。一天,他偶尔听到寺院中主事点唱僧侣法名,而僧侣们无不答以“阿弥陀佛”;正是在这小小事件的启迪之下,行泽禅师竟然幡然有所悟。

    于是,他便辞别众人,来到天童山(在浙江鄞县东),参叩密老人,时时有省。只是他一口土话,音律难辨,人们多有嘲讽之意。一天,薰风南来,拂面温煦。行泽禅师一见,马上口占一偈:

        薰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

        今朝寒冷甚,向火恰相当。

    密老人一听,就正式劝诫他说:“你自己努力学习吧,我不会辜负你的!”

    后来,行泽禅师又病了一场。困顿之中,与他友善的不易禅师邀约他一齐到坑州去。到了杭州,鼎鼎大名的阳山大师召令不易禅师前去相见;不易禅师又邀行泽禅师与自己同见了阳山大师。

    行泽禅师刚一拜见阳山大师,就开口请教说:“在万峰极顶之上,审视万里云霄,那会是一种什么感受呢?”阳山大师却不发一语,兀自端坐,只是冲行泽笑了一笑。行泽一见,马上有会于心,就挥毫写下了一首偈子,呈献给阳山大师:

        闻说阳山选佛场,一条拄杖绝商量;

        谁知别有真消息,笑里藏刀人来防。

    阳山大师一见,不禁乐得哈哈大笑。从此,行泽禅师与阳山大师二人交谊日深,相处惬意。

    在杭州呆一年时间,行泽禅师与阳山大师朝夕相处,收获巨大,阳山大师奉命出任磐山佛寺住持,行泽禅师又随从前往。一天,阳山大师随口考问行泽禅师说:“铁牛过窗,是什么禅机?”行泽禅师苦思半天,竟然不得其解;说了许多种答案,也全都无一契合。阳山大师见他屡次回答,均不得机妙,就直言答案:“你这就象一只水桶,桶底还没有完全脱落!”

    行泽禅师一听,不觉大为气馁,知道自己佛法不深,禅机不显,就决心发愤苦参,期求彻底证通禅机。因此,便静处密室,摒绝他人,将自己封闭起来,一心一意地参证起来。一天,一阵劲风刮来,竟然将静室门榻上的帘条刮落地上,轰然发声;行泽禅师正在苦修参证之中,突然闻听到这一声响,心中陡然一惊,竟将从前参禅时留存心中的知解窠臼一齐打落地下,消散尽净,通身上下,无念无依,豁然开朗,证通关节,大悟禅机。

    这一小小机缘竟使自己禅法通达,深明佛理,行泽来到方丈室中,禀报阳山大师。阳山大师一听,自然十分高兴,就亲笔书写了几张法行妙语,连同自己的衣钵、拂尘,一起传授给他;同时,又告诫他说:“你日后的定慧禅机,当远远超出一般人之上。但世事纷纭,早出世,则又恐怕于你自身不利 —— 你还是多隐居山寺一段时间的为好。”

    行泽禅师一听,慨然点头,说:“我愿终身隐居深山严谷,苦修勤练。是否也隐现世。对我又有什么妨碍呢?”说完,就十分果决地辞别阳山大师,来到匡庐 (即江西庐山) ,隐居在五乳峰下的破庵之中,不过是萧然一钵,经书几卷而已。平日里,也并不去化缘乞食,而只是采集野果、蔬菜,和水煮成稀粥,权作充饥之食。

    一天,行泽禅师携带着一只竹篮,来到一条溪涧边采摘苦菜,不慎失足,跌落坎下,惊起一窝山禽,扑扑惊叫,展翅高飞;而他自己滑落平台之上,竟然完好无伤。便坦然休歇,看天穹云开日朗,心胸豁明,便随口吟念了一首偈颂道:

        钟残漏尽一声鸡,脱尽从前雾里迷;

        大用纵横施巨阙,汪汪洗土不成泥。

    就这样,行泽禅师在匡庐隐居八年,时时刻刻无不在砥砺自己的操行,深究佛理禅机,虽然深处远山,而光颖渐露,名声鹊起。大江南北,无不风传有关他的机缘与语句,钦服之余,又多想一睹法容,聆听法音。但是,此时的行泽禅师却依然深居野处,杳无踪影;有些执着的信徒甚至自己背着干粮,前来求教,但多因路途艰险,远道崎岖,受阻而归。行泽禅师对这些人的苦节励行自然十分嘉赏,同时又十分垂怜他们;加之他自己也准备弘法度人,因此,在康熙戊子(公元1708年)的春天,行泽禅师便乘船从浔阳 (今江西九江)逆长江上行,来到长江北岸蕲州(今湖北蕲春县)大泉山上的蕲黄寺。

    蕲黄寺本来是大医法师的故里,但数百年来,却不再闻说正法,高僧少有来到这里居停的。行泽禅师因此便决心居止此地,再创法席,重振昔日风气。

    但是,醉心佛法的行泽禅师却无意中触怒了州守,最后,州守竟然找借口滋事,调动兵马将山寺化为一片灰熄。面对自己苦心经营的佛寺化作浓浓烈焰,行泽禅师不觉悲从衷来,便岿立不动,对火说法。之后,才一步三回头地曳杖下山,来到蕲北的菩提寺居止。

    康熙庚寅(公元1710年)的春天,行泽禅师绕过黄梅(今湖北黄梅县),洒扫大医法师的灵塔。然后又离开双峰,来到紫云寺。

    这紫云寺也是一座百年古刹,代有高僧。现在,寺中僧侣听说声名远播的行泽禅师来到本寺,倾巢出动,前来迎接。行泽禅师见状,感念各位的盛情,就答应在寺中消夏。

    这紫云寺建在半山腰中,山巅高耸,势入云霄;道路僻绝,人迹罕至。行泽禅师却看中了这个天荒地老之处,隐身其中,苦节修习。安居一载,而学侣千数,法语四方流布,世人称赏,一如当年他隐居庐山之时。甚至连木陈、宝华、朝宗和玉林国师也随时执经叩问。

    康熙辛卯(公元1711年),行泽禅师离开紫云寺,来到高山寺,论律说戒,弘法布教。第二年,附近一带连月大旱,土地皲裂,人民无以为食;而所有这些地方中,又尤其以蕲黄一地,旱情最重。行泽禅师心中忧愁如焚,却又无计可施,正准备遣散众人,化整为零之际,恰逢湖南湘阴(今湖南湘阴县)神鼎山寺派人再三邀请禅师前去住持弘法,行泽禅师于是便率领僧徒,一齐前往神鼎山寺,设坛演法,说禅辨理,将这一古刹再次振兴起来,闻名遐迩。

    康熙甲午(公元1714年)十二月初一日 ,年迈法高的行泽禅师初显征疾,便找心中法语禅机数千言,用笔一一书写下来,用以传示门徒弟子;之后,他又挥毫书写了一首偈颂,是:

        是非海内展全机,多少时师尽皱眉;

        此日一言无可付,江南江北大家知。

    还有一首:

        神鼎龛,无人封;

        自作偈,自封之;

        三十年前平贴地;

        三十年后大神奇。

    写毕,哄大家出得门去,便端坐而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