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目录)>>常顺(禽言兽舞 戏弄娼门)

常顺

(禽言兽舞 戏弄娼门)

 

    清朝末年,京师西郊的潭柘山上有一座古寺名叫岫云寺,寺中有一位远近闻名的高僧叫常顺和尚。

    常顺和尚不比一般和尚,他说征示兆,显灵感异,无不灵异常。天长日久,人们无不敬奉他为神灵再世。

    比如,和尚喜欢四处当着大家的面唱两句偈颂:

        将来罗侯岭上平,

        片野荒凉行路稀。

    这偈颂中的罗侯岭是西山上的一个大山岭,人们天天都要从岭上上下下,怎么会将来要平?

    因此,尽管大家听常顺和尚唱得耳熟嘴顺了,却到底不明白它指的是什么意思。后来,常顺和尚圆寂;不久,清帝逊位,袁世凯当上了大总统;又过了不多久,这位袁大总统却又做起皇帝来,便命人到西山挖掘罗候岭,修通车道,但是,车道挖通之后,仅仅做了八十三天皇帝的袁世凯便又被人民赶下了台。这不正是:“罗侯岭上平”但却又“片野荒凉行路稀”吗?

    难怪人们敬奉常顺和尚如同神灵,他果然通天入地,穷究古今啊!

    常顺和尚字智成,姓王。在俗时,乡里人常常亲昵地称他作“王三”。可是,当他还很年少的时候,父母便双双魂命归天了。所以,孤苦无依的他便来到家乡涉地(今河北涉县)的松尔寺,拜谒同兴和尚为师,祝发剃度,做起小沙弥来。

    这时的常顺,跟其他僧侣一样,蔬食苦得,勤修不止。但是,他也跟其他僧侣不完全一样,他总是幽僻独坐,不喜与他人往来;而且,当他独自静坐的时候,不读经、不禅定,却常常又一个人独自言笑,仿佛是在与别人应答对唔似的,并且如痴如醉,沉溺其中。有人见了,感到十分奇怪,就偷偷地凑过去仔细看、仔细听,但除了一间陋室、一位常顺之外,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清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年) ,常顺和尚离开松尔寺,来到京师西郊的岫云寺,拜谒慈云法师受具足戒。等到他获得僧符度牒之后,便爬到寺庙所在的潭柘山北面的最高处,将度牒埋藏其中。回来之后,却告诉大家说:“我把度牒存放在山峰顶上了,请了一只猛虎替我看守着。”大家一听,都笑他,不信。

    常顺和尚从此便居无定所,云天雾里,来无影去无踪,令同寺僧侣颇多猜测,还以为他疯了。

    就在这岫云寺东面的半山腰中,有一个唤作蝎子洞的石洞,深不见底,阴气逼人。即使是炎夏六月,洞中却依然寒风拂面,浸人肌骨,因此,没有谁靠近这个洞子。但是,常顺和尚却经常就整天整夜地住在洞内,一点也不觉寒冷的。人们见了,才渐渐觉得这位和尚有点奇特。

    他又替人治病,无论什么疑难病症,他一概不用什么方药,而只是随手摘取一些木叶草花,再取潭水搅拌,便稠稠稀稀、汤汤草草的一大碗,说生病之人仰起脖子尽数吞下肚去,病便神异地痊愈。

    这样一来二去,常顺和尚的神奇便被人们广为传说,来向他告病求医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常顺和尚便远远地逃离寺院,或栖于远山上的大树之梢,或止于悬崖绝壁的缝隙,为的只是暂避一时,以求清静修佛。但即使这样,他却仍然有被四处追寻他的病人找到的时候。于是,常顺和尚便开口谩骂,但骂归骂,常顺和尚最后还是又如法炮制一剂良药,给病人治病。

    有一段时间,津沽(今天津、塘沽)一带瘟疫流行。正好,常顺和尚游方来到这里,便大发慈悲,调治医药,为这里的人们治疗。果然又奇效灵验,一治即愈。人们十分感激。

    从此以后,常顺和尚便随时往来于京、津两地之间,时现时隐,飘忽无定;有时候甚至还向人们作禽鸟之言、野兽之舞,有时可让人觉得狰狞恐怖,有时又让人觉得新奇好玩,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明白他的禽言兽舞。

    于是,常顺和尚便在法号之外,又多了一个外号,叫“魔佛”。

    清德宗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的春天,春寒料峭,乍暖还寒,但常顺和尚却赤身跣足,提着一桶白灰粉石,在山树、 崖壁之间四处号面上一些龟鼍鱼鳖之类的东西。有人见了,又大惑不解,就去问常顺和尚,他只是淡淡地说:“天机不可泄露。你们到时候便自然就知道了。”

    到了这一年的七月,京西一带突然普降暴雨,洪大发。岫云寺门外的石桥,本来高架在数丈之深的鸿沟之上的,而现在山洪居然大到把这些石桥给淹没了。于是,林木房屋,都被洪水卷刮着,漂流而下。就连岫云寺中的铜鼎,重达千斤,也被大水冲到罗滩村南。寺前又有一株古槐树,粗可十围,也被大水连根拔去,自佛门沟一直流泻到四五十里外的房山县(今北京房山县);却又盘根错节,随水下行,最后不偏不倚,静立沟口,犹如亭亭华盖,至今依然枝叶茂盛。

    就在山洪大涨时,有人攀登到高山巅上,从上往下俯视沟河,发现其中有一种带角的水兽,兴风作浪,翻涌腾跃。后来人们终于知道了,这便是蛟龙出山,还归东海。而早在年初早春,常顺和尚使已然预知其事——他画的那也些鱼鳖图形正是预示、象征着这场大水灾啊!至此,人们就更加叹服他的神异。

    大水过后,山寺废颓,僧侣们无不尽力化缘,准备将寺庙重新修整一新。正好这时,朝中显贵恭忠王出游山川,不日到岫云寺来。常顺和尚听说之后,便往两颊之上,一边悬挂一柄铁钩,然后端坐寺前桥头等候。

    恭忠王到来,看见常顺和尚的这副苦行自残的样子,颇觉惊奇。但他也早就听人说起这岫云寺中有一位与众不同的异僧,难道眼前这位就是传说中十分神奇的那位高僧吗?恭忠王来到常顺和尚身边,笑着问他说:“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呢?”

    “化缘。”常顺和尚简短地答对道。

    “向谁化缘?”恭忠王又问。

    “谁肯施舍,我就向谁化缘。”常顺和尚又说。

    恭忠王一听,不觉来了兴趣。就又说:“看来你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神僧了。我听说你一次能吃四两花椒;你表演给我看看,如果是真的,我就施缘给你。”

    常顺和尚一听,二话没说,让人弄来花椒,张口便吃。不一刻功夫,果然便把四两花椒一粒不剩地全都吞吃下肚了!恭忠王一见,果然慷慨允诺,赏赐给寺院无数银两,修复费用,仅此一缘,便足够使用。

    但是,寺院的修复工作,比如纠工估值,出入经营等等,常顺和尚却从不过问。他将佛缘化到,便依然一如既往,袒胸露怀,敝衣行囊,放浪自若。

    有一回,他离开山寺,来到人声繁华的京师,却又不居止寺院,居然来到一家娼妓青楼,排闼直入,径直横卧在妓女睡卧的锦被方榻之上!手中却还握着两锭金锭,灿烂闪光。妓女们一见,无不惊奇不已,就一齐集拢来围观。等她们细细一看,发现常顺和尚肘臂之后,原来还另有一只布袋,密密实实,银光闪闪,那分明是一大口袋的白银!

    常顺利尚见大家围在一边叽叽喳喳,欲前又止,就招呼他们说:“你们既然喜欢这些金银财宝,我就把它们送给你们吧!你们过来拿去吧!”可是,这一大群青楼女子尽管爱财如命,却没有一个人敢过来。因为他们知道眼前这位放浪形骸的和尚便是那位鼎鼎大名、自己奉若神灵的“魔佛”常顺大师!

    常顺和尚见大家不肯过来,就将手中和布袋里的金锭、银饼一并扔到妓女们脚下的土地上,但听得一阵铿镪入耳的脆声响起,又见道道金色银光闪烁,一锭锭、一块块金银在地上四处滚动……大家一拥而上,准备抢几块揣入私囊,却发现仅在转瞬之间,这些金锭银饼却突然全都流入地中,行疾如飞,倏忽便不见了踪影。再抬头看常顺和尚,哪里还有他半点踪影?!

    清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正月初,一代高僧“魔佛”常顺和尚显露微疾,就作了一首偈子辞别众人:

        始来终去五旬五,装疯类禽与兽舞;

        人赠别号称魔佛,愿众醒迷说三涂。

    随后,在寺中水云堂中圆寂而去。

    朝廷御史徐花农向来喜好佛禅,对神异的常顺和尚尊敬有加,日常无不执弟子之礼,敬奉礼拜。这天晚上,他突然梦见常顺和尚飘飞着来到自己家里,而且是歌舞伎乐开道,天花缤纷,一派神仙和乐之象。等到相现已毕,只听常顺和尚告诫徐御史说:“我已西归佛国净土,寺北顶峰老虎洞里的度牒,就劳请你替我多加看护了!”说完,常顺和尚便隐去不见。

    徐花农御史一下子从梦中惊醒过来,感到十分惊奇。第二天天刚亮,他便驾车奔西山而来,一打听,常顺和尚果然已于夜间子时入寂化去。于是,徐花农御史就谨遵师命,在老虎洞中供奉了一尊常顺和尚的塑像,四时祭祀。而那些曾经向和尚乞药治病之人,梦感灵异,也大致如此。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