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目录)>>敬安(八指头陀 佛门诗僧)

敬安

(八指头陀 佛门诗僧)

 

    寄禅法师,名敬安,俗名黄读山,曾任中华佛教会第一任会长,是清末著名的诗僧,别号“八指头陀”。1877年敬安27岁之时,在宁波阿育王寺佛舍利塔前燃二指,并剜臂肉燃灯供佛,自此号“八指头陀”。

    寄禅法师1852年1月3日生于湖南湘潭县石潭镇的一个农民家庭里。父名黄宣杏,母亲胡氏。他小时即易感伤。7岁时母亲亡故, 11岁时入私塾读书。12岁父又死,因无衣食,为人放牛谋生。

    有一天,与群儿避雨村中,阅读唐诗中“少孤为客早”句,不觉泪下,私塾的老师周云帆问其原因,他回答无法读书。周云帆同情他的不幸遭遇,乃收留他在家,扫地煮饭,一有闲暇,就教他读书,并经常向人夸奖说:“这孩子忍苦耐劳,将来一定是有出息的。”不久,周云帆故事,在强烈的求知欲的驱使下,他又自动去替一个富豪子弟当书童。谁知主人不准他读书,苦差、打骂却经常接踵而至。“顾无五斗禄,宁折壮士腰?”他暗想,这种屈辱生活,必须改变!于是决心离开那里,另行去学手艺。学艺期间,他又经常遭到主人残酷的鞭打,昏死数次。

    “一日见篱间白桃花为风雨摧败,不觉失声大哭,因概然动出尘想。”想起自己父母早亡,叹息人生如寄旅,人间犹如火宅,不可久住。终于在 18 岁时投湘阴法华寺当了和尚。“孤苦无依,归命正觉,岂唯玩道,亦以资生。”他的出家,既非是为了好逸恶劳,又非科场仕途不通或情场失意,而是看到雨打桃花,感受到稚嫩妖艳的生命经受风雨的无情摧打,从而想到世间生命的苦迫。

    这正如当年释加牟尼一样。佛祖到野外去游散,偶然看田间农人的农作情形,不觉引起无限的感慨,顿生悲悯之心。 不忍贫农的饥渴劳瘠,不忍众生的自相残杀,不忍老死的逼迫。这些“世间大苦”深深刺痛了释尊的心,于是不忍再受王宫的福乐,为了探求解脱自我与众生苦难的大道,决意摆脱一切去出家。

    寄禅法师亦是由花及人,感到生之悲苦,遂生脱离红尘之愿。这种由自己身世所引发的对人生苦难的悲怀在诗人是感触颇深的,以致在他日后的诗中屡屡得以体现。他的“若使穷黎俱得所,男谁为盗女为娼?”由己及人,对在水深火热中苦苦挣扎的哀哀众生表示深深的同情。这种感情也是由他自己的生活经历所引发的。

    他出家以后,在衡阳仁瑞寺苦行五年,到浙江行脚十年,过着“树皮盖屋,仅避风雨,野蔬充肠,微接气息”的清苦生活。中年以后期虽当了住持,但其持身和生活方式都是纯禅和子式的:“破衲离披不问年”,“紫芋黄精饱我饥”,“破屋牵萝补”,衣食住行是非常简单的。

    由于他一直象穷困百姓一样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故能对众生——劳苦大众表示深深的同情,他的思想感情亦能时刻与百姓相沟通,人虽出家,心犹在世,思忧于国,情怀于民。

    他在自己的诗中表达了自己的愿望:“我不愿成佛,亦不乐升天。欲为婆竭龙,力能障百川。晦气坐自息,罗刹何敢前!髻中牟尼珠,普雨粟与棉,大众尽温饱,俱登仁寿筵。”作为一佛子,他宁愿舍弃“成佛”、“升天”的最高成就与愿望而希图人民的温饱与长寿。从他的诗中可以感受到他对世间大苦的悲悯。这正如他在自己的诗中所表示出来的“我虽学佛未忘世”,“咏絮无心苦民族”的情怀。

    寄禅法师和一切高僧一样,未皈依佛门之前,实为性情中人,正因为对世间苦迫的不忍,所以才发起了寄身佛门的心愿,希翼从此远离红尘,摆脱世间种种欲望以及幻化无常的染著,求得自身的清净。正因为他先天中有这样一种根性,因此,即使在出家之后依然能冷眼热肠,注视着世间众生的苦难。

    深彻的慧照中,贯彻着同情的慈悲。所以才有他的诗句“尽有哀时泪未休”。谁说出家人只顾自身的寂灭与自了?他的慈悲情怀中永远和着悲天悯人的热泪。

    寄禅法师是诗人,又是禅僧。他在修禅的过程中生活非常简朴。他在投湘阴县法华寺出家以后,拜东林和尚为师。同年冬到南岳祝圣寺,从贤楷律师受具足戒。19岁时,赴衡阳岐山仁瑞寺,从恒志禅师学禅五年。1871年,21岁的寄禅在岐山参禅,到巴陵看望舅父,游岳阳楼,有人分韵赋诗,寄禅独自一人,纵目四顾,水天一色,忽得“洞庭波送一僧来”之句。归告诗人郭菊荪,郭因此劝他学诗,并送他一本《唐诗三百首》,寄禅从此开始学诗。23岁时开始写诗,曾一度乘船到长沙麓山寺参访笠云芳圃,后游岳阳洞庭湖,后又回到岐山。

    1875年,寄禅25岁,住湘阴法华寺。夏秋之交,他离开湖南,远游浙江各名山大寺,先后经过九年时间。他先到禅宗著名道场镇江金山寺,从大定密源参禅。不久,行脚江南,漫游杭州、宁波等地,遍参禅林耆宿。1877年,在他27岁之时燃指剜肉供佛后,历游天童、茅山、普陀、雪窦等处。1881年,寄禅最初的诗集《嚼梅吟》,在宁波出版,使他在学时诗坛上获得了一席地位。1886 年,王闿运集诸名士在长沙开福寺创设碧潮诗社,参加者共19人,寄禅也被邀参加。这年秋,他又北上武昌,乘船重游金山,冬又回到湖南。在以后的几年里,他先后出版了《八指头陀诗集》以及《白梅集》。

    寄禅法师在自己多年游历的生涯中,从38岁起至51岁,先后担任过湖南六个丛林的住持:衡阳大罗汉寺、南岳上封寺、大善寺、宁乡沩山密印寺、湘阴神鼎山资圣寺,长沙上林寺。1902年,浙江宁波天童寺首座幻人率领两序首领代表前来长沙,请寄禅到天童寺任住持。天童寺为东南名刹,自明末密云圆悟重兴以来,规模宏大,俨然为十方丛林模范。清末渐趋衰落,寄禅担任住持以后,天童寺再度重兴起来。五年后,寄禅法师住持天童寺任期已满,僧众又留他重任。

    情到极处便会通过诗自然流露出来。作为一诗僧,寄禅法师将他对人间万象的感怀寄情于诗,借诗言志,苦读苦吟。他小时为人牧牛,即“带书读”,为塾师烧火洒扫,时时讨教。自从得《唐诗三百首》以来,废寝忘食,“一目成诵”。以后曾博览汉魏六朝至唐宋的名人诗集。 59 岁时还说:“余近读孟东野诗,辄不忍释手。”他的好学精神,数十年如一日。寄禅法师写诗好问,凡清末湘潭诗人,他有的拜为师,有的交为友。寄禅法师加入碧湘诗社以后,对自己所作的每一首诗,都求教于诸名宿。他本“生来傲骨不低眉”,却“每到求人为写诗”。常“为求一字友,踏破万云山。”他在吟诗时也经常是“五字难吟稳,诗魂夜不安。”他本是一个半文盲,却成为一代诗僧,少年的聪悟,记忆的惊人,诗思的神奇,在他都是次要的。杨度评价他“虽云慧业,亦以工力胜前也”,说他的成就得力于他的勤学苦练。

    近代高僧由于生卒年代适逢中华民族内忧外患之时。因此,国内的政治变革与异族列强的入侵都是他们不可回避的问题。 作为一佛子,虽皈依佛门,但生于斯,长于斯,不能不为自己的民族所罹灾难而担忧、又不能不为列强的残暴行径而愤慨。寄禅法师亦不例外,以他佛陀弟子兼诗人的情怀,忍见自己的国家遭此惨境,生灵涂炭,战火横飞。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从天津入攻北京,沿途纵火焚烧,大肆杀戮,奸淫抢掠,无恶不作。整个北方大地,火光血水,一片殷红。祖国的大好河山遭到蹂躏。寄禅法师在诗中描绘了当时的情形:“强邻何太酷,涂炭我生灵!北地嗟成赤,西山惨不青。陵园今牧马,宫殿只飞萤。太息卢沟水,惟余战血腥。”1910年,日俄协约,其实质是列强互相勾结,蚕食中华领土。诗人在《感事二十一截句附题冷香塔》中概叹:“鲸吞蚕食各纷争,未卜余生见太平”。“修罗障日昼重昏,谁补山河破碎痕?独上高楼一回首,忍将泪眼看中原。”同时又用诗来歌颂表彰英勇御侮的英雄 ( 即左宗棠旧部在牛庄守卫,与日军作殊死搏斗 ) :“折足将军勇且豪,牛庄一战阵云高。前军已报元戎死,犹自单刀越贼壕。”寄禅法师用自己的诗情来激发国人反帝救国热忱。

    他痛感国难当头之日,君主懦弱,群臣昏庸,难觅匡扶社稷的忠臣。 “落日青山远,浮云白昼昏。衣冠一时盛,肝胆几人存?”中日甲午战争,将士们进行了英勇不屈的抵抗。但最终李鸿章还是代表腐败的清廷和日本代表签订了《马关条约》。诗人在诗中哭道:“天上玉楼传诏夜,人间金币议和年。哀时哭友无穷泪,夜雨长南归来眠。” 1901年,李鸿章又代表清政府和英、美、俄等八国代表在北京签订了《辛丑条约》。在这多事之秋,诗人的热血犹自激荡不己,不甘沉沦,用诗来抒发报国无门的苦痛。“声声欲唤国魂醒”;“国仇未报老僧羞”。

    1906年,诗人出家近四十载,用悲愤的心情向前来天童山采集植物标本的师生发表演说:“盖我国以22省版图之大,四万万人民之众,徒以熊罴不武,屡见挫于岛邻”。他慷慨激昂地提醒众人,那些金发碧眼的人其目的是奴役中华。他希望有志之士奋起,富国强兵,兴利除弊,“力革旧习,激发新政,”用“卧薪尝胆”的精神,和“磨砖作镜”、“磨铁成针”的毅力,挽救危难中的祖国。他以满腔的义愤和炽烈的爱国热情去激发人们奋发图强,拯救中华之意志。

    寄禅法师是首任中华佛教会的会长。在中华民国成立后第一年,各地佛教徒代表集合于上海留云寺,筹组中华佛教会,公推寄禅为首任会长,并设本部于上海静安寺,设办事处于北京法源寺,这是我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全国性的佛教团体。寄禅法师在佛教危亡,寺僧被摧残之际,奋然挺身,为佛教的存亡据 理力争。1912年,各地侵夺僧产,毁像逐僧之事时有发生。为此,寄禅法师赴南京谒见临时大总统孙中山请予保护,并在同年 l1月10日 和他的弟子道阶法师前往北京请愿,会见内务部礼俗司杜关,要求政府下令禁止各地侵夺寺产。可是请愿未获得结果,反受侮辱,他气愤地辞出,当天晚上胸膈作痛,圆寂于法源寺,世寿62岁,僧腊 45 。

    寄禅法师生于1851年,卒于1912年,他以自己的聪颖慧悟修习禅定。而且在十多年间任六寺住持,所到之处整修寺观,德高望隆,且以惊人毅力研修诗文,既为禅僧,又是诗人,达到很高的境界,成为中华近代佛教界的著名人物。他勤学好问,虚心求教的精神始终如一,令人感喟,景仰。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