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目录)>>正果(一心修持 终成正果)

正果

(一心修持 终成正果)

 

    正果法师,是我国当代佛教界的一名高僧。他原籍四川自贡市、俗姓张,生于1913年7月24日 。青年时期,出于对佛教的信仰出家。19岁时,到新都的宝光寺落发披剃,21岁在成都文殊院受比丘戒。以此,将自己的生命托迹佛门,无论冬夏寒暑,时运顺骞,无怨无悔,在无限的时空中走完了属于他的那一程。

    正果法师出家后,1936年考入当时佛教界的最高学府 —— 汉藏教理院,在那里学习四年,1940年毕业,又升入专修科。 1942年专修科毕业。在这里学习期间,他有机会师从著名佛学大师太虚法师和其他大德高贤。毕业后,由于学德兼优,被留院任教,担任教务、主任。

    正果法师对名利与时髦并不看重,一心钻研深奥的佛理,每次考试,都是名列前茅,深得太虚法师和法尊法师的赏识。他对于自己份内的工作认真负责,教学相长,解行并重。1945年抗战胜利后,原有的老师大部分离院东下,整个学校的教学任务,就主要依靠他和法尊法师。当时正值时局混乱,物价飞涨,维持一个100多人的学院,有许多难处,但他和法尊法师苦心经营,终于度过了那段困难的时光,他也成为法尊法师在培养僧才方面的得力助手。

    正果法师身为出家人,对人情事理的参悟颇有正智见,所以,凡事决不肯随顺他人。重庆解放前夕,有人提仪将学院迁离大陆,他和法尊法师一起力排众议,坚持留下来,为佛教事业做了一大功德。“文革”之时,法师和许多人一样不能免遭此劫,到“五七”干校养猪房劳动,法师对此不以为意,随遇而安。有人劝他舍戒还俗,攀谈竟日,后不得不承认正果法师是“水泼不进”。法师在艰难的日子里,坚持不改其志,不背弃自己的信仰,难能可贵。这种德行是法师人品中极为宝贵的一部分。就在他逝世前两天, 赵朴初居士前去医院看他,劝他不要出院,法师坚持要出院,并说了四句语:“坚持无上菩提心,专修四宏誓愿行,弘扬佛法久令往,永作菩萨度众生。”表达了他一如既往的弘深誓愿,表示他坚决回到广济寺的心志。作为一出家人,他愿在那里静等生命的最后一刹。

    法师毕生弘法利生。1950年到北京和法尊法师一起驻锡北海公园内菩提学会,襄助法师做了大量的弘法宣教工作。1954年,三时学会请他担任研究室主任,指导几位僧人和居士研究法相唯识。1956年秋,中国佛学院在北京成立,法师应聘担任主讲,讲授佛学,后来担任教务主任。后在佛教协会任职。1980年冬,任中国佛学院副院长、北京广济寺住持。法师在任职期间,对加强佛教界的对外交往和海外联谊工作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曾前往斯里兰卡、泰国、日本进行访问。

    正果法师一生品行高洁,戒行谨严,矢志寻求佛法真理,献身佛教事业,在佛学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法师学识渊博,尤专唯识之学。他写了关于佛学思想体系方面的概括性论著《佛教基本知识》。他在修持上以禅为归,数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曾多次讲授禅学,有《禅宗大意》一书行世。另撰有《止观述学》待刊。

    法师对师友一向恭敬、热情,他事法尊法师40多年,生死不渝。忠诚无比。在台湾居住的印顺法师与他有师友之旧,多年来他多方探询印法师的近况,并希望他们能早日相见,增进相互了解和交往,共同为实现祖国和平的统一大业而努力。

    法师做事不惜力气,多次不顾自己的健康拚命地工作,忠实诚恳。他在医院出院时,曾对大夫说:“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今后只有努力工作来报答政府和你的恩情。”多年,他始终坚持如一日,鞠躬尽瘁,善始善终,他为人淡泊自甘,不为名利。所以,死后两袖清风,身无长物。

    1987年11月20日 ,正果法师在北京广济寺方丈室安详示寂。但法师一生的大德高行却永远昭示后人,是佛教界的精神财富。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