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祖慧可大师

 

二祖慧可大师简介

   西天廿九祖.东土二祖。(公元487-593年)

    禅宗二祖,父以无子,祷祈既久,一夕有异光照室,母遂怀妊,故生而名之曰「光」。自幼志气不群,博涉诗书,尤善谈老庄,后览佛书,超然自得,依宝静禅师出家,受具于永穆寺。早年周游听讲,遍学大小乘义。参谒达摩祖师时,终夜立于雪中,至天明仍不许入室,师乃以刀自断手臂,表求道之至诚。遂面谒而大悟,达摩乃付予****并传衣钵。师于北齐天保三年(552)授法予弟子僧璨,其后赴河南邺都,化导四众三十四年,遂韬光混迹,变易仪相,或入酒肆,或过屠门,或习街谈,或随厮役,有人问曰:「师是道人,何故如是?」祖曰:「我自调心,何关汝事?」后至筦城匡救寺盛扬宗风,学者云集,时有辨和沙门,于寺中讲经,其徒多去之而从祖,辨和愤嫉兴谤于邑宰–翟仲侃,侃惑其邪说,加祖以非法,祖怡然委顺,识真者,谓之偿债。时年一百七岁,隋文帝开皇十三年,示寂,唐德宗谥「大祖禅师」。
神光换骨
   师年三十二,于香山终日宴坐。又经八载,于寂默中倏见一神人谓曰:「将欲受果,何滞此邪?大道匪遥,汝其南矣!」师知神助,因改名神光。
   翌日,觉头痛如刺,其师欲治之。空中有声曰:「此乃换骨,非常痛也。」师遂以见神事白于其师,其师视其顶骨,即如五峰秀出矣。乃曰:「汝相吉祥,当有所证。神令汝南者,斯则少林达磨大士必汝之师也。」
   断臂求法
   师受教,乃往彼,晨夕参承。达磨常端坐面壁,莫闻诲励。师自思惟曰:「昔人求道,敲骨取髓,刺血济饥,布发掩泥,投崖饲虎,古尚若此,我又何人?」
   其年十二月九日夜,天大雨雪。师坚立不动,迟明积雪过膝。达磨悯而问曰:「汝久立雪中,当求何事?」
   师悲泪曰:「惟愿和尚慈悲,开甘露门,广度群品。」
   达磨曰:「诸佛无上妙道,旷劫精勤,难行能行,非忍而忍。岂以小德小智,轻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劳勤苦。」
   师闻祖诲励,潜取利刀,自断左臂,置于达磨前。
   达磨知是法器,乃曰:「诸佛最初求道,为法忘形,汝今断臂吾前,求亦可在。」达磨遂因与易名曰慧可。
   慧可安心
   师曰:「诸佛法印,可得闻乎?」
   祖曰:「诸佛法印,匪从人得。」
   师曰:「我心未宁,乞师与安。」
   祖曰:「将心来,与汝安。」
   师良久曰:「觅心了不可得。」
   祖曰:「我与汝安心竟。」
   慧可得髓
   达摩祖师曰:「时将至矣,汝等盍各言所得乎?」
   时有道副对曰:「如我所见,不执文字,不离文字,而为道用。」
   祖曰:「汝得吾皮。」
   尼总持曰:「我今所解,如庆喜见阿【门人人人 】佛国,一见更不再见。」
   祖曰:「汝得吾肉。」
   道育曰:「四大本空,五阴非有,而我见处,无一法可得。」
   祖曰:「汝得吾骨。」
   最后慧可礼拜,依位而立。
   祖曰:「汝得吾髓。」
   将罪与忏
   北齐天平二年,有一居士,年踰四十,不言名氏,聿来设礼。而问师曰:「弟子身缠风恙,请和尚忏罪。」
   师曰:「将罪来,与汝忏。」
   士良久曰:「觅罪不可得。」
   师曰:「与汝忏罪竟。宜依佛法僧住。」
   士曰:「今见和尚,已知是僧。未审何名佛、法?」
   师曰:「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无二,僧宝亦然。」
   士曰:「今日始知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如其心然,佛法无二也。」师深器之,即为剃发,云:「是吾宝也。宜名僧璨。」其年三月十八日,于光福寺受具,自兹疾渐愈。
   璨执侍经二载,师乃告曰:「菩提达磨远自竺干,以正法眼藏并信衣密付于吾,吾今授汝。汝当守护,无令断绝。听吾偈曰:
   本来缘有地,因地种华生。本来无有种,华亦不曾生 。」
   师付衣法已,又曰:「汝受吾教,宜处深山,未可行化,当有国难。」
   璨曰:「师既预知,愿垂示诲。」
   师曰:「非吾知也。斯乃达磨传般若多罗悬记云『心中虽吉外头凶』」是也。吾校年代,正在于汝。汝当谛思前言,勿罹世难。然吾亦有宿累,今要酬之。善去善行,俟时传付。」师付嘱已,即往邺都,随宜说法。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