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 昙伦(死生本空)

昙伦

(死生本空)

 

    唐时比丘昙伦,姓孙,汴州浚仪人。十三岁出家,在修福寺以端禅师为师。端修次第观便。他告戒昙伦说:“把心系在鼻端,就可以得静了。”昙伦却说:“如果有心,当然可以系在鼻端。但本来无心,不知要系什么。”众人都认为他的话很奇怪。昙伦自己叹息道:“学这些浅近的东西,怎能得到透彻之悟呢?”因此他在众僧礼拜忏悔之时,自己则入禅定,众人很佩服他。后来他有一次送钵到堂上,还没走一半路,就突然立于路上入定,手里端的钵一点也没有斜。师傅对此非常赞赏他。端禅师告诉他:“让你学习打坐,是先清除俗情。就象剥葱那样,一层一层剥去,然后就会干净。”昙伦说:“如果有葱,当然可以剥。本来无葱,还要剥什么呢?”师说:“这是大根大茎,非我能教的了的。”从此,师傅不敢训诫他了。众人礼拜参佛、念经,他一律不参加,每日闭门不出,行住坐卧均修离念心,以实现自己的深悟之志。当管僧物的家人用僧人吃的粥喂狗时,昙伦对他说:“狗有别的食物,不要把僧人的粥给狗吃。”家人因为经常这样做,所以不听昙伦的话。家人用僧粥喂狗后,狗在家人前把粥吐出来。昙伦默然不语,再次告诉他不要用僧粥喂喂狗,家人表面上答应了。后来狗群在僧人们面前把粥吐出,揭穿了家人的谎话。此时,僧俗都对昙伦非常敬伏。有饱学之士来与昙伦争辩,提出疑问。昙伦一说就把对方打发走了,没有人能难住他。

    仁寿二年太后亡,修禅室,召昙伦到禅室。昙伦行为举止依旧,当时人们称昙伦为卧伦。有一个名叫兴善的禅师,禅学广博,认为昙伦卧禅很怪,于是到昙伦禅房与他辩论是非。昙伦大笑说:“请随便考问。”于是两人兴致很高地谈论起佛法来,以致于三天三夜没有睡觉。昙伦讲了般若无知、空花淡水、无主天依和不立正邪以及本性清明诸佛法。兴善禅师佩服得五体投地,赞叹昙伦心路无阻,不加思议,才能如此得道。昙伦在京师,僧俗邀请他的人很多。但这些人中,与佛法的机缘不一样,执迷不悟的很多。虽然昙伦利用一些巧妙的办法,想让他们有所醒悟,可他们都各执己见,自以为是,所以佛法的妙理依然难以广泛流传。玄琬律师和静琳法师则领着弟子前来听法。听法的人如此之多,就好象鱼腹中的鱼子。

    武德末年,昙伦在庄严寺得了病。傍边服侍的人感到寂寞,就问昙伦:“你要到什么地方去?”昙伦回答:“到无尽世界去。”于是就默然不语了。有僧人用手摸他,感到很冷。悄悄地告诉其他人说:“已经凉到膝盖了,到了地、火、水、风四大分离,生命将尽的时候了,这也确实是人生之苦啊!”昙伦这时却说:“这苦也是空的。”有人问他:“舍去的报身是什么报身?”昙伦答道:“我身体里地、火、水、风四大相斗已到膝下。我死后,把我的尸体用野草裹了扔掉,不要做别的事。”又说:“到了五更了,钟怎么没有报时?”有人答道:“一会儿维那去打钟。”再看昙伦时,昙伦已气绝。终年八十多岁。弟子学生依照昙伦的话,把他的尸体送到南山,扔到荒野中。一个姓鲍的居士,少年就讨厌俗事,只喜爱坐禅。终生不娶妻,也不穿华丽的衣服。聆听昙伦的教诲,调心养气,恬淡安然,按照昙伦的教导做了五十年。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