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 惠宽(两尊灵座)

惠宽

(两尊灵座)

 

    杨纬的妻子第一次怀孕之后,吃东西的口味大变,厌恶她以前所喜爱的辛辣和腥荤的食物。不久,她生下来一个姑娘,取名叫信相。信相喜爱安静,没有一点儿常人的欲望。

    杨纬的妻子第二次怀孕时,奇异之事就更多了,她的身体毫无不适的感觉,反倒觉得安闲自在。这个孩子下生时,母亲却没有觉查到。孩子出生后,没带出一点污秽的东西,而是异香满室。孩子一声也不哭。直到懂事,从未把粪便拉在席子上,父母抱起时,才大小便。他就是以后著名的大德惠宽。惠宽小时臂长过膝,喜欢清洁干净的地方,对腥臊气味避之惟恐不及。

    五六岁的时候,惠宽常和姐姐在一起坐禅。父母对他们的行为感到很奇怪,问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回答:

    “佛前来给我们说般若圣智,界入法门。”

    接着,他们就一起谈论起修持法相之事。

    惠宽的父亲原是三洞书院的先生,五征博士,一向崇信道术,道法很高明,但对佛教却一窍不通。父亲就把他们姐弟所说的话记录下来,一共记了二百多页纸。

    龙怀寺的会法师听说此事后到了惠宽的家里,惠宽的父亲把他们谈话的记录给法师看。会法师惊叹道:

    “这些都妙合佛经大义,没有一点错误。”

    有一个神密的禅师,不知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在惠宽家附近的净慧寺中修持,修炼到火光三昧的境界。禅师派人把惠宽的姐姐叫来,她走到寺院门口时,却不进去,说这里是“火聚”。禅师说:

    “为什么不用水来灭火呢?”

    惠宽的姐姐立刻作水观法门,灭火而入。

    禅师知道她已经深入到观定法门,就劝她出家。但是父母给她定了亲事。于是信奉佛教的俗士和僧人一起凑钱,把她赎出来,她才得以和弟弟一同出家。

    当时随蜀王住在益州。王请惠宽姐弟到城里居住,王妃为他们建造了寺院。

    他们走在路上,碰到一个对佛教心怀猜疑的人。二人把这个人叫来:

    “不要在三宝面前有异心,免得自找苦吃。”

    那个人立刻悔过求恕。

    遇到有需要钱财的大功德之事,例如建造寺院等,只要他们烧香祈求,就能在地下掘出钱来。

    惠宽十三岁时,喜欢一个人独自静坐修禅。后来他从空慧寺的胤禅师和龙怀寺的会禅师,听讲经律。他一边听讲,一边自己阅读,他读过的经书,能够过目不忘。从未听说过的经书,问他其中的问题,他全能解释疏通。

    刚到龙怀寺时,龙怀寺有二百多个僧人,会禅师让他干活儿,唯独不许惠宽干。有的僧人对此很抱怨。会法师说:

   “惠宽原来是我的老师,我怎么能让他干活儿呢?当年周灭佛教,我投奔相禅师,隐居于南山中。隋初佛法再盛,我辞别恩师去蜀。临走时,师傅嘱咐我:‘你到蜀地,会有许多弟子,有个叫惠宽的,你要好好管教他。'我算一下恩师的死日,正是惠宽出生的日子,因此惠宽的前世是我的恩师。”

    这以后,没有人再提让惠宽干活的事。惠宽在寺中抱闲守静,修持定业。

    三十岁的时候,惠宽回到家乡绵竹(四川绵竹)弘传佛法。那时,惠宽家乡的人信奉道教。惠宽一到,众人纷弃道从佛。惠宽的父母也皈依了佛门,把自己的宅院施舍出来,做了寺庙。绵竹各村都为惠宽建佛堂,共有佛堂一百多处。

    贞观(唐太宗年号)时,有个叫策的僧人,修持咒语的功夫很深。策住在洛县。一天,策突然死去。他的灵魂被小鬼领着到了地狱,在地狱中他见到了阎王。阎王说:

    “地狱中有罪的人很多,你应该为他们诵持咒语,而且还要请惠宽法师讲地狱经。”

    随后,策醒来。便他整整一个月没有念咒,不久,他又一次死去。见到阎王后,阎王大怒:

    “我让你们诵咒讲经,是为了拯救众生,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说完,命令牛头用钟子打了他一百下。

    策再次醒来,不敢耽搁,马上从洛县徒步到绵竹去。走到离绵竹三十里的地方,他疲惫不堪,一步也走不动,他就躺在了地上。忽然吹来一阵旋风,一会儿就把他带到了惠宽那里。惠宽正在为众人讲经,看见策后说:

    “你昨天吃了苦了吧!为了普渡众生,是不能怕苦的。”

    惠宽让策登座念咒,听者大都流下汗来。宽接着又讲了地狱经。

    绵竹有个叫宋尉的人,他不信教。他曾对别人说:

    “我不信佛,只相信周文王、孔圣人。不过,我也曾两次受到佛的照顾。一次是我发现有人在我的门边小便,我就在那里放了一樽佛像,就没有人再去小便了。另一次是我掉进冷水里,我出来以后烧木佛来取暖。”

    惠宽听说后,写信告诫他。宋尉却说:

   “佛道是否灵验,我得试一下。”

    他大便后,用惠宽写信的纸来擦。当时就肛门破裂,腿脚不随意而动,他嘴里还不断地唱着:“我死!我死!”家人马上把惠宽请来,宋尉虽然表示悔过,可不到一个月,他就死了。

    什邡县(今四川成都)姓陈的人家,想放弃邪教而信仰佛教,要用自家的竹园子作寺宇。他们请惠宽为他们指点斋祭之事,因为建寺之前是要斋祭的。惠宽于是砍倒一棵竹子,把一张写着“这里是斋祭之地”的纸条放在被砍竹子的地方。他们准备在园子的中间立佛堂。

    要建佛堂时,青翠的竹子自己就干了,在修佛堂的地方涌出了泉水。在旁边的地中又挖到一块大石头,石头下面压着一个金瓶瓶中有百粒舍利。惠宽向舍利行礼下拜,舍利马上光芒四射。

    唐高宗永徽四年,有五百个神人,个个高一丈多,穿着艳丽的衣服,拿着香花和紫色的金花台,从西面而来。他们要接走惠宽,惠宽知道自己的大渐之日已近。但惠宽认为自己接受不了这样的礼仪,把他们打发走了。

    在将要离开的那天晚上,惠宽让人打来水洗了全身,穿上新衣,结跏而坐,手执香炉。惠宽让弟子打无常钟,钟声传遍全城。听到无常钟声,众人都说:

    “大师涅槃去了。”

    此时,只听到空中有哀哭之声,寺院里一片光明,可不知青道光来自何方。有人说是在烧寺,众人赶来救火,寺中并未起火。惠宽已入禅定,不久断气而去。

    寺中有三座桥。惠宽去世那天的晚上,三座桥突然塌了,响声震动寺院。寺中的莲花池,池水干涸,红色的莲花变成了白色。寺中有一颗很粗的豫樟树,忽然自己流出血来,血流到山涧中,洵水都红了,整整流了一个月。寺中高十七级的佛塔,高几十丈,却忽然裂了缝。不知从哪里来了两只鹅,向大师的灵枢哀叫不已。

    送葬那天,天上有一片黑云,随着送葬的队伍飘动,不断地下雨,沿路的草木都蔫了。到山顶时,云才散去。绵竹的人们,七岁以上的人都身穿丧服,哭着为大师送葬。

    惠宽死后,绵竹那里的人家,都要在佛堂上设两尊灵座,一个是圣僧之座,另一命是惠宽的灵座。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