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 志宽(一代佛日)

志宽

(一代佛日)

 

    救助众生,自度度人,这是志宽的一贯所为。

    志宽曾到长安游学。在诵经修持的闲暇,志宽到集市上去买布,志宽走到一个布摊前,向布摊的主人说明自己要买布。布摊的主人说:“我的布今天刚卖完,你可以把钱放下,我明天把布给你带来。不过,你要是不放心,就到别的布摊去看看。”志宽没说什么,就把钱留下了。

    志宽回到寺中,把此事告诉了众僧,众僧听罢,哄然大笑,他们纷纷说志宽是个傻子,肯定被卖布的骗了。志宽却神情严肃,义正辞严地对他们说:

    “自己不失信于人,别人也不会失信于你的,出家人要与人为善,怎么能以恶意来推测别人呢?”

    第二天,志宽果然在那个地方拿到了布,并对卖布人讲了众僧嘲笑之事,又说:

    “宁可饿死,也绝对不可失信。你是俗人,尚且能守信用,那些出家之人却对别人不信任。”

    志宽生来就愿意给人治病。无论远近,当他得知有别人治不了的病人时,就亲自用车把病人拉到自己的房中治疗。有人得的是腹瘫病,有脓弄不出来,志宽就用嘴把脓吸出来。那些得瘥病的人,志宽往往多次为他吸脓。

    志宽的这种慈悲之心,仿佛是感动了天神,天神对他进行保护,向他现出瑞相。

    志宽常读维摩经和戒律之书。他住的房子每天晚上都有响动。志宽有一次曾悄悄地向外看,就看到几个金身神人正在绕房而走,象卫士那样保护着他。

    又一天晚上,中间房子前重阁生有敲打东西的声音,一同游学的宝通听到后,惊慌不安。就这样,敲打之声整夜未停。到第二天早晨一看,才发现房梁即将折断。志宽让人用柱子把房梁支起来,这才免去了一场厄运。

    志宽每次给人治病之后,半夜的时候,他的屋子就会明亮起来,和白天一样。

    隋炀帝要弘扬佛法,志宽因为德行高深而被召入京。后来,因为做斋事时出现凶兆,志宽和其余的僧人被扣押下狱,等待判罪。有人来给志宽送衣物,志宽从不自己独用,而是把这些东西分给别人。志宽在狱中仍旧修持,毫无忧愁,象往常一样。

    官府把志宽和众僧做为徒隶送到天路,在天路,他们常常给官府运土。志宽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把土满满地装在车上,然后独自一人推车送土。汗水湿透了衣服,志宽的手上打起了血泡。可志宽一点也不叫苦,只是拼命地干着,一同运土的僧人对志宽说:

    “这里没人检查,你可以少推一点,休息一下。”

    这是报应,一定是我们前世做过什么坏事,现在好乘此赎罪,我们怎么能骗自己呢?违心行事,是会让人不安的。”志宽认真地说。

    不久,志宽和众僧被流放西蜀。走到陕州时,远远地有一群人迎面走来。他们有的挎着篮子,有的拿着衣服,有的手里牵着驴,……众人走到志宽跟前,忽然全都跪倒,泪流满面,哽咽:

    “法师您受苦了,我们来送您!”

    志宽神色安详,把众人一一扶起。众人把所带的东西送给他,志宽自己只留一头驴来驮经书,其余的分给了其他人。

    走到潼关,一同被流放的高僧宝暹脚破了,不能走路,坐在路边痛哭。志宽自己担着驴驮的经书,把驴让宝暹骑,从潼关到西蜀,志宽担着经书爬山过涧。到西蜀时,志宽已累得爬不起来,但经书一部未丢,志宽没有说一个苦字。

    众僧到达西蜀时,当地虎暴成灾,老虎常常卧在路上,人们无法行走。有时老虎们在虎王的带领下,成群结队地走进村庄,人畜受其伤害的无数。遂州都督张逊,听说大慈大悲的高僧志宽到蜀,他亲自前去迎接,请求志宽为民除害。志宽让州县人们在虎常走的路上设斋,志宽在斋为虎设八戒。当天晚上,虎灾消失了,老虎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当时人们非常感谢志宽,象供奉神灵那样对待他。

    贞观(唐太宗年号)初,志宽返回老家蒲晋,道俗为他的到来进行了隆重的庆贺。此时,州中遇大旱,人们多次求雨都没有结果,众人一同请志宽为他们求雨。志宽为求雨作了道场,并发誓,如果不下雨,他就不到屋中。志宽在院子中盘腿打坐,祈祷神灵降下大雨。第一天过去,志宽的脸在炎热的阳光下变黑了,志宽没有吃一口饭,喝一滴水,只是静静地坐着,等待着大雨的到来。第二天中午时,志宽已被晒得头晕眼花,嘴上起了泡,眼睛红肿。众人劝志宽休息一下,志宽拒绝了,到下午时,从东南方吹来了风,接着乌云密布。到第三天时,大雨滂沱。

    志宽因为百姓除虎害,求瑞雨,被人称为“一代佛日”。

    沙门神素品行与志宽相似,与志宽成了好朋友,神素在栖严寺死去,志宽那时不在此寺。在神素死的时候,神素忽然来到志宽的住处,两人见面,非常高兴,象平时一样畅谈水止。等到第二天晚上有人来报丧,志宽才知神素和他畅谈时已经死了。志宽致书寺中说:

    “人生等同幻境,生命全依附于形体这个泡影上,所以意想不到事就会时有发生,神素法师风度清美,道行深厚,所学遍及佛典,而且能够阐发佛理的幽微之处。法师修持已成,一定升到了西天净土。我的命相浅薄,不知将来归于何处。象我这祥的人,本该离去,可现在罪重福轻的我仍守此报身。法师临走之时,并未忘记老友。昨天,即二月二十五日的晚上,法师降临到我的住所,和我相聚,我们同卧一床,通宵畅谈,到早晨他才与我告别。他待我感情之真挚,和以往一样。在他将要离去时,有诸多的感应,我就不一一记述。”

    志宽是在这一年的五月十六日死于仁寿寺。志宽在将要离去时,侧躺在床上,头枕着右臂。志宽告诉门人说:

    “生命之路并不长远,你们就等着吧,但如果你们能自观其身如幻影一样,就不会再爱惜它。我要死了,你们只要用两根橡子和一领席,把我的尸体裹上,埋在不起眼的地方。不要象世人那样,做出乱哄哄不益于来世之事。

    说完,志宽就绝气了。

    蒲虞各州的道俗,听说志宽去世,纷纷前来吊唁,哭声震动山川,在志宽要下葬的旷野,方圆七里挤满了送葬的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