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 不空(买空卖空)

不空

(买空卖空)

 

    “师父,我坐不住了,我的痔疮又疼了。”

    老和尚睁开眼,看见小和尚一脸痛苦,捂着屁股。到底是定力差些,不吃苦中苦,怎为人上人呢?老和尚摇摇头。

    “不妨。我这里有不空金刚法师传下来的《大随求真言》,你念一遍,再将《普贤愿行出生无边法门经》读三遍,就无事啦。”

    老和尚抽出几卷发黄的经书交给小和尚。

    “不空金刚法师可是从天竺来的真菩萨啊。他从小就没了父母,好好的一个富贵婆罗门人家就烟消云散了,他只好跟着叔父四处跑生意。后来碰到金刚智,金刚智可是能呼风唤雨的密宗大师,看上他的聪明敏捷,便收他做徒弟。玄宗在朝时,不空想到中国去,金刚智夜时就梦见寺院里的菩萨像排着队,浩浩荡荡向东走哩。”

    小和尚早已迫不及待,翻开书便读。老和尚很是得意,接着说:

   “不空金刚是法力无边的。他来我们大唐,要经过南海。有一天遇到大风,大家都以为这回没命了,因为无论怎样向老天祷告,念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咒语,都不管事。眼看大船就要沉了,大家都放声痛哭。这时海又浮出一条其大无比的鲸鱼,掀起的浪象座小山,想到自己过一会就在又黑又湿的鱼肚里变成烂糊糊的东西,大家哭声震天。‘诸位不要害怕,我有大法可以救苦救难!'不空站在船头,立定风中,右手紧握五股菩提心杵,左手拿一部《般若佛母经》,念了一通《大随求》,即时风平浪静,大鲸也不见了。

    “这还不算什么。他后来去到师子国(今锡兰),请普贤阿阇梨开坛授法,功力更增,修成六通。哪六通呢?”

    老和尚扳着手指说:

    “神足通,身能飞行,如鸟之无碍,且能随心所欲地变化身形;天眼通,不仅能透障视物,而且未来之事历历在目;天耳通,能听闻极远,极细微的声音;他心通,能测知他人心思;宿命通,前世往事,了如指掌;漏尽通,能断尽烦恼,水泼不进。到了六通的地步,就离成佛差不多啦。”

    “一天,师子国国王搞斗象表演,不想大象发了狂,跑到大街上横冲直撞,人们吓得逃到高岗上远远看着。十几头大象冲过来,地都在发抖呐。不空就当街站着,动也不动,嘴里叽哩哇啦念咒,大象冲到他面前,奇怪,就象喝醉了酒,摇摇晃晃 的,都趴下了”

    “国王看得呆了,连忙派人把不空迎进宫里。国王伏在地上,摸着不空的脚说:‘真是神人,真是神人啊!'日日用黄金做的壶装满名贵的香水,亲自给不空沐浴。不空出尽了风头呐。”

    老和尚说得眉飞色舞,仿佛那香水都洒在自己身上。

    “师父,听说京城的雨水都由不空金刚作法得来,可是当真?”

    “自然不假。有一年夏天一滴雨也没下,庄稼都要旱死了。皇帝下诏书让不空法师祈雨,而且不得拖延时限,雨要下得恰到好处,不多不少。不空法师立刻造起一个法坛。遍插各色旗幡。法坛中间放一把有绣垫的椅子,法师一边念动咒语,一边将个神木珠子在椅子上转得飞快。神木珠子一停稳,就见电闪雷鸣,雨哗哗落下来。皇上大喜,立刻赏了一套紫袈裟,上面用金丝绣着佛像,光灿灿的,能把人弄得眼都花了。我们做弟子的也各自得了件好衣服。不料第二天又刮起恶风,飞砂走石,日头都见不着。皇上赶紧请法师禳灾,不空拿出一个银瓶放在坛上,用手比划了几下,风就停了。大家正高兴呢,‘呼'一声,风又铺天盖地。莫非咒语给什么外道邪人破了?一看,原来不知哪里跑来只鹅,把银瓶碰倒了。法师把银瓶放正,风又停了。皇上一高兴,摆开千僧斋慰劳我们,又赏了几百匹上好的布。可惜那几年天不怎么旱。

    “皇上从此十分敬重不空法师。皇上也有很多烦恼,要请法师运功化解呐,所以不空就在宫里建了一个法坛,保着皇上和他的江山。至德初年(756 年),皇上在灵武、凤翔(今陕西省宝鸡县、凤翔县)避难,不空法师一直跟着,运起毕生神力护持。要不然,安禄山那些凶猛的胡兵早把郭子仪和回纥兵杀个精光了。又有一回,西蕃、大石、康三国发六军把西凉府(现青海、甘肃一带)团团围住,求救的羽檄星夜传到京城。玄宗焦急啊,那可是个重镇呀,如果派大部队去救援,路途遥远险恶,即使赶到,西凉城的军民也怕饿死了。不空法师一拍胸脯,燃起香炉,急急念诵《仁王密语》二十七遍。“呼啦”一声,只见殿上不知哪里冒出来五百名神兵,金盔金甲,十分整齐,玄宗大吃一惊。不空法师朗声说:‘毗沙门天王子率领精兵救援西凉,请陛下速速开筵,让他们吃饱开拔。'过了两个月,西凉传来捷报说:‘某月某日,西凉城东北三十里左右之处,出现一队腾云驾雾的天兵天将,个个身材魁梧,吼声如狮子,山崩地裂,蕃兵吓得四处溃逃;敌人营地里有一只金色大鼠跑来跑去,把敌人的弓弦全部咬断,城北门楼来了一位光明天王,对着敌阵怒目而视,敌军统帅肝胆俱裂云云。'

    “你们现在看到每个城楼里都立一尊天王的塑像,便是皇帝的旨意,以表扬不空法师的解围。运到寺里的赏赐堆积如山,更不在话下。”

    “不空法师的神力屡有灵验,结果来听讲法的人多极了,每回讲完,我们总能拾好几箩筐鞋子呢。有一次来了一个膀大腰圆的家伙,眼睛冷森森的,看着让人害怕。他对法师说:‘弟子遭到报应,被变成北邙山里的大蛇,整天在地上爬,肚皮都磨破了,饿了只能喝点露水。和尚,你再不想法度我出苦海,我就让黄河水灌进洛阳城,谁也不能好好过日子!'法师便给这倒霉蛋说因果:‘你原来怨恨心太重,才遭此恶报,如果现在你的仇恨不减,我可爱莫能助啊,你想想怎样才会彻底消除怨恨吧。'过了几天,去北邙山打柴的人发现一条巨蟒死在山涧里,臭味散发到好几里外。不空法师肯定把它度到一个好地方去了。”

    “那不空法师自己又去哪呢?”一个小和尚急切地问道。

    “不如道。”老和尚颇为惆怅,“他圆寂前一天夜里,我们好象睁着眼做梦:法师的金刚杵直飞上天,费了无数银钱刚盖起的文殊阁呼啦啦倒下来。早晨起床,有的人发现寺里的放生池不知怎么就没剩一滴水了,院子里的花一夜间就枯萎了。不过,他肯定是到一个好地方去啦,因为皇上封他做‘肃国公'加开府仪同三司的爵位,送三千户的食邑都留不住他。”

    小和尚们听得如痴如醉。

    “师父,我……”那个得了痔疮的小和尚嗫嗫嚅嚅。

    “唔,不空金刚法师的真言念完啦?”

    “念完了,不过,疼得更厉害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