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 义湘(无中生有)

义湘

(无中生有)

 

    唐高宗时,新罗国鸡林府(今韩国庆州)有个和尚叫做义湘。这人本来姓朴,是城里有名的风流人物,天生一副好模样,唱歌跳舞,弹琴下棋,样样精通,年纪轻轻便做得一手花团锦簇的文章。偶然有一天,他发觉庙里的佛菩萨像个个安详端坐,洁净无比,不由羡慕起来,便把头发剃了,学着念佛。

    没过多久,义湘就把寺里的数百卷经文读得滚瓜烂熟,再无书可读,十分惆怅。同屋的元晓法师也是个读万卷书的人物。他拍拍义湘的肩膀,说:

    “老弟,这里的书翻来覆去,无非陈芝麻烂谷子。我早已倒了胃口。”

    “我也是心中无数。都说戒、定、慧是成佛的门径,可是读得口角生疮,坐到屁股发麻,每天去照镜子,总看不见脸上有半丝佛那样的笑容。也不知经书是假是真。”义湘狠狠地敲着木鱼。

    “哎,我听从中国回来的人说,大唐的玄奘法师从印度运了许多经文,正在慈恩寺里日夜翻译,没准菩萨们也跟着搬家呢。不如咱俩去走一趟,听说长安城的教派比酒铺还多呐。 ”

    “那我们得挑个能成佛的正宗,回家教人也踏实些。”义湘笑得眼都眯了。

    两个和尚成了同志,开始筹划飘洋过海的事业。

    到了上船那天,两人换了套新衣裳,穿着新鞋子,似乎已经提前脱胎换骨。还没走近海边,天色暗下来了,电闪雷鸣之后,大雨倾盆而下。

    “该死的,我就这一身好衣裳了!”

    “瞧,路边不是有个小窟?哈,吉人自有天相。”

    两个人猫着腰,一溜烟钻进小土窟里。任由外面风雨交加,义湘和元晓伸拳舒腿,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义湘醒来,觉得手搭在什么凉冰冰的东西上,一看,惊得跳起起。一个白森森的骷髅!黑洞洞的眼窝正怪模怪样地盯着他。

    他们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不知多少年的古墓里,恶心得就抬腿往外走。

    可是雨还没停 , 路上泥泞有半尺深,实在寸步难行。看来今晚还得给骷髅破愁解闷。

    墓穴里静悄悄的,霉味从鼻孔钻进去,凉意从脚跟升上来。到了下半夜,两个和尚把知道的故事都讲完了,只好睁着眼望着黑暗。

    “嘘,你看见一只通红的灯笼没有?”

    “没有。不过我听到外头隐隐约约有个女人在哭,好惨。哎哟!”

    “怎么啦?”

    “有只小手在推我。你听见没有?一个小孩的声音,说我们把他压痛了。”

    两个和尚吓得急忙念诵,蹲着到了天亮。

    元晓一出来,便提出要分行李。

    “你不想成佛啦?”义湘问。

    元晓一脸大彻大悟,说:

    “义湘,还有必要渡海吗?前天晚上,咱们以为在土窟里躲雨,睡了一场好觉;昨天夜里,咱们知道是睡在墓穴里,一晚的鬼影幢幢。什么原因?还不是咱们起了分别心,疑心一动就引起种种子虚乌有的形象,否则,土窟和坟墓根本没有分别!可见世间的东西全是心造的幻相,佛法也是凭空捏造的。除了我的悟心,都是假的。义湘,不去中国了。”

    “老兄,依你所说,我也是个水泡?你肯给我打一拳么?”

    “老弟,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心外无法。”元晓急得双手乱摇。

    “觉悟哪里有这么简单快捷,不执着是成不了佛的。总之,我是要渡海的!”

    义湘于唐高宗总章二年(公元669年)来到山东文登。

    当地有一家信佛的财主,看义湘长得英俊潇洒,便留他多住些日子。

    一天下午,义湘照例在厢房里静参,心下极为空明,越来越象一块琉璃瓦,滑溜溜的,连水痕都留不下。忽然有一缕香气透入,琉璃瓦渐渐出现裂缝。义湘睁眼一瞥,面前站着一个花一样的女孩,圆润得象观音的净瓶,正笑口吟吟地瞧着他,两条蛾眉含情脉脉。

    “哎,和尚,你看……”

    琉璃瓦“叭”地碎了。

    “女施主,我的心是块又冷又硬的石头……”这是幻相 ,这是幻相 !义湘手忙脚乱想收拢琉璃瓦的碎片。

    “哎,和尚,我叫善妙……”

    你叫善妙的妖精!义湘不住暗暗地叫苦:该死的心哪,你怎么造出这样骇人的幻相啊。

    忽然,女孩跪在地上,换了一种庄严的声音。

    “愿生生世世跟从和尚,学习大乘,成就正果。弟子必尽心尽力为师父供给种种方便。”

    义湘只觉身体猛然空虚了一块,需要赶紧填补。便出门直奔长安终南山,智俨法师正在宣讲《华严经》呢。

    终南山确是个好地方,义湘象块海绵一样孜孜学习,跟一班同学日日争辩,不久,智俨便觉得这新罗瓶子已经装满真理,吩咐他回国传授《华严经》,开导执迷不误的人。

    义湘和回到文登,谢过财主的帮助,便偷偷派人找船。

    善妙知道他要回国传法,预先替他筹集一批袈裟、旗幡,装了好几箱子,运到海边。但义湘的船已经开远了,善妙指着东海说:

    “义湘与我有缘,今生今世别指望跑掉!”

    她举起箱子,奋力扔到海里。马上刮起一股大风,箱子象根羽毛,一下子被吹送到船边,突的跳上大船。

    善妙接着又指天发誓:“义湘既然不愿意看见小女子的形相,我愿变成巨龙,护卫他到新罗国。”说完跳进波涛之中。一会,果然有一条大龙冲天而起!大龙摇头摆尾,游到义湘的船边。义湘轻轻地摸着它,心里想着善妙那娇美的面庞,十分感动。

    义湘回到新罗,记起中国的和尚修行总喜欢花木葱笼、山清水秀的地方,便四处寻找可以盖庙授徒之处。

    终于找得一个满意的山谷,但又已经被人占了,权宗有部的一个法师收了上千名和尚,在那里讲得天花乱坠。义湘微笑道:

    “说有的人总是拘泥形相,连佛的门槛还没摸着。可惜了这块灵秀地皮。侍我戏弄他们一回。”

    善妙变的龙知道义湘念头,于是抖擞精神,在天空中变成一块巨石,方圆有一里,停在和尚们听讲的庭院上面,摇摇晃晃,好象随时都将坠落。

    “不得了啦,这实实在在的东西可会把咱们都砸没了!”

    和尚们惊得满地乱跑,只恨爹妈少生两条腿来。

    义湘哈哈大笑,对僧徒们说:

    “大家莫慌,大家可见过水波会伤害水?万事万物都有真如,真如一致,所以万事万物不会互相妨害。如果大家体验到自己的本性,那么巨石可以看作虚无之物。”

    和尚们战战兢兢地抬头看,义湘赶紧让善妙隐身。巨石不见了,和尚们顿时拜倒在地。

    义湘毫不费力便收了一帮信徒。国王听说国中出了这么位有智慧的人物,十分敬重,便把田庄和奴仆送给他。义湘心想:《涅槃经》说财产是污秽东西,皇帝是不知还有别的好东西,只顾送些田庄奴仆,贵贱平等的道理如何能领会?罢了,我还是云游去吧。

    义湘带着一瓶水、一个饭钵,行踪飘忽。所以弟子们一见到他,就赶紧掏出笔来,仿佛害怕他的话一出口就随风而散。义湘到底号称“海东华严初祖”,不经意地会抛撒一些珠子般的妙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