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 真表(忏悔历程)

真表

(忏悔历程)

 

    真表是百济国(今属韩国)人。

    据说,他原本住在金山,世代以打猎为生。真表身手敏捷,奔跑如飞,攀山越岭如履平地。山林里没有一种动物比他勇猛,也没有一种动物比他机警,而且,他的箭术是出了名的百步穿杨。

    那他又怎样去做了和尚呢?

    开元年间的一个春天,真表又准备进山打猎。路过一片水田,听见蛙鸣阵阵,仿佛极为哀痛。上前一看,水沟里躺着一串被柳条绑着的青蛙。

    莫非是我去年忘记拿回去的那些青蛙?是了,他记起那天本来想熬一盆清甜的青蛙汤,但后来因为追一只野鹿,从山北的路回家了。

    真表看着那些奄奄一息的小生灵,也觉得自己被人捆起来扔在水沟里,喝了一年的清水,饿了便嚼些绿苔。太悲惨了!我只为一时口腹,便让你们受这种苦难。真表一边叹息,一边割断柳条,轻轻地把青蛙放走。

    割断柳条的当儿,以前的生活也被割断了,真表的欲望慢慢成了一堆灰烬。

    我罪恶深重,只有出家忏悔才能减轻。真表不由自主地把手掌凑近脸,好浓的血腥味啊,我要出家!我要出家!

    不能回去禀告父母,老婆会哭哭啼啼,要是儿子抱着膝盖,我又不能跳出苦海了。

    真表把猎刀弓箭一扔,跌跌撞撞逃进了深山。

    他把头发一把把揪下,扑在地上,不停地叩头,请弥勒菩萨给我授戒吧!救救我这个罪人吧!真表不吃不喝,没日没夜地发誓。

    到了第七天早晨,真表迷迷糊糊看见一个浑身发光的人拿着锡杖,锡杖点到自己身上,这些天叩头叩破的皮肉立刻恢复平滑。原来是地藏菩萨。

    “如来佛知道你有悔过之心,很是欢喜。但你以前做孽不轻,受戒之前,你还得继续忏悔,能否彻底脱离苦海,全看你的定力了。”

    菩萨一闪就不见了。真表喜不自胜,比先前更加用力地叩头。

    第二个七天刚满,真表面前腾地冒起一团黑雾,雾中现出一个恶鬼,脸有磨盘一般大,两只眼睛伸出鲜红的舌头,二话不说,抓起真表就扔下悬崖。

    “报应啊,报应啊!”真表在空中挣手挣脚,痛苦地呼喊。

    “哎哟!”真表落到地上,身上连皮都没破一条缝。是菩萨考验我呢。他高兴得又往上爬,回到石坛上。

    第二天醒来,他发现身前密密麻麻全是血肉模糊的野兽,嗡嗡地嚷着:“还我命来!”一边就要扑上来。真表正要躲避,野兽们“呼”一声变得无影无踪。真表擦擦脑门的冷汗,继续叩头。

    那恶鬼日日前来,做出种种能吓死人的鬼脸。弄得真表头皮发麻,双目紧闭,又过了七日。

    这天终于来了。

    吉祥鸟在枝头吱吱喳喳:“菩萨来了。”

    真表直起身子,只见石坛四周白云缭绕,山峰被遮住了,山谷被填满了,望上去是一片银色的平原。

    天上叮叮当当的,花瓣纷纷飘落,佛菩萨们珠光宝气,香喷喷的,慢悠悠地走着。

    如来佛走过来,摸着真表的头说:

    “很好嘛,很好嘛。大丈夫如此意志坚定,一心求戒,一而再,再而三,实在是太难得啦。”

    如来佛转过身,向香喷喷的菩萨们感慨不已:

    “现在的人总想抄条近路成佛成仙,也不怕走岔了走到地狱里头,唉!”

    如来佛让侍从取出一套袈裟,一个瓦钵,亲手递给真表。

    “我已给你授戒。念你有精诚的表现,就赐名真表吧。”

    真表只觉得浑身四万八千个毛孔都舒张开,幸福哗哗地流出来。

    如来佛又从身上掏出两样东西,又白又光滑,象签子模样,但又不是象牙玉石。一枚签子上刻着“九者”,另一枚刻着“八者”。他递给真表说:

    “如果人们想求得宽恕,必须先忏悔过失。我是懒得给肮脏的人洗澡的。”

   又拿出一大把小签子,让真表接着。

    “每一签都写着人世间的一种烦恼,共一百零八签,你仔细看好。有些罪人醒悟,想得到宽大,要根据罪过大小,忏悔九十天、四十天或二十一天不等。期限满了,你就将九、八两枚签子混在一百零八支小签子里,在佛像前抛到空中。签子落到地上,你就可以知道罪行得到宽恕没有。如果一百单八支小签飞落四周,只有八、九两枚直直插在中心,这就是得了上上等戒;如果小签子虽然也落在四边,只有一两根碰到九、八签,你看清楚是什么烦恼签,再让人忏悔这种烦恼。然后再把悔过的烦恼签跟九、八签抛一回,小签抛出中心,便是得了中戒;如果小签子把九、八签埋得看不见,那就是罪行太深,不能授戒。即使再忏悔九十日,也至多得个下等戒。”

    如来佛又强调说:“记住,‘八者签'表示新近造的罪,‘九者签'表示与生俱来的罪。真表,你的担子不轻啊。”

    真表连连低头合什。

    如来佛大概也讲累了,吩咐排班回府。一时云消雾散,山川又露出来了。

    真表低头看看身上崭新的袈裟,捧着个瓦钵,很象样嘛。于是大步下山,飞禽走兽浩浩荡荡在前面引路。

    正走着,又听见天空中有一个声音说:“菩萨到了,各家各户,还不出来迎接?”真表即时跪下,过了一会,没见动静,站起来东张西望,并无菩萨呀?难道我成了菩萨?他想不明白。

    村里涌出一群百姓,对着真表纷纷跪拜。有人把头发铺在泥上,有人把衣服脱了盖在路上。用毛毯、被子把路垫得平平软软,让真表踩过。大家都想沾点菩萨的福气。真表也很善解人意,认认真真地一路踩过去。

    有个女子铺了半幅白绢布在路上,真表急急收住脚,想绕过去。

    “哎,菩萨,佛说众生平等,难道你重男轻女,嫌贫爱富?”那女子愤愤不平。

    “女施主,贫僧绝非此意。我是看到这布上有一个虱子,顾虑伤生,坏了道行。”

    真表小心翼翼把虱子放到一边,才在那布上踩了一个黑脚印,那女子欢喜不尽。

    后来,不知哪里来的两只老虎,一左一右跟着真表。真表便对老虎说:

    我不愿意到城里去,你们带我到一个可以静修的地方。”

    老虎点点头。走了三十多里地,便蹲在一个山坡下。真表便找了些草,做个蒲团,在树下坐得直直的。

    很快就有人闻风而来,捐钱捐物,盖起一座金山寺。

    世间烦恼的人很多,想脱离烦恼的人就更多了。真表只好天天在寺里抛签子。

    “ 我只管告诉大家忏悔成功没有,能不能成功,全在乎各位的去除杂念专心诚恳。”真表倒是盼望大家早早得救。

    虔诚的人们除了所悔,什么都不做了。田里的荒草很快就长起来了,只是不知它长得象烦恼一样多呢,还是长得跟欢乐一样多?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