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 万回(未卜先知)

万回

(未卜先知)

 

    释万回,俗姓张氏,虢州(今河南灵宝)阌乡人。长到七八岁了,他还不会说句完整的话,就像白痴一样,为此父母非常伤心。万回经常受到街坊邻居小孩的欺负,他却总是无所谓,不跟别人相争。但是他嘴里常常自称“万回”,所以父母就把万回作为他的名字。

    万回天生就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举动。他从来不说是冷是热,见到贫贱的人不加以轻慢,见到富贵的人不倍为恭敬。成天东西狂走,不知休息。有时大声狂笑,有时放声痛哭,没有一定不变的面容。嘴角边上又总是流着口水,人们都觉得十分奇怪。他天性不好华贵奢侈,特别地寡言少语。要是随口说点什么,往往有所预兆,事后人们才明白。

    万回十岁那年,他的哥哥到辽阳当兵,很久没有消息了。母亲非常忧虑,为哥哥设斋祈福。

    万回冷不丁地母亲说:“哥哥平安无事,这是很容易知道的,您何必忧虑呢?”说完,他把斋后所剩的食物包裹好,出门就走,不知上哪儿去了。

    当天晚上,万回回到家中,递上哥哥的亲笔信,对母亲说:“哥哥一切都好。”

    问他这封信从哪儿得来的,他一句话也不说。辽阳相隔万里,这是怎么回事呢?他的父母心里直纳闷。

   后来哥哥回家,对父母说:“那天我见弟弟到辽阳,他说刚从家乡来,并拿出斋后所剩的饼,跟我一起吃。吃完,我托他带一封信回家,他就告别走了。”

    父母听说后,十分惊喜,知道家里出了一位异人了。

    从此以后,人们对万回无不刮目相看,名声渐渐传到了朝廷。中宗皇帝亲自诏见,倍加崇重。神龙二年,特敕剃度万回一人而已。

    自高宗末年,武则天皇后时常诏万回入宫内道场,赐锦绣衣裳,以宫人身分供事,敕法号为法云公。万回小时候, 在阌乡兴国寺累瓦石为佛塔。入宫之后,那座佛塔竟大放光明。人们建了一座大阁楼,把塔保护越来。

    武则天皇后当政时,任用酷吏,经常随意罗织罪名。酷吏常常收买盗贼,让他们向政敌之家投掷蛊物或伪造的秘谶,用以诬陷政敌。因此往往诬告得实,证据确凿,许多官府人家被屠戮抄家。在这样的白色恐怖下,朝中官职稍微高一点的官僚 都朝不虑夕,上朝时总是先与妻子诀别。

    博陵人崔玄暐官居高位,颇孚人望,他的母亲卢氏为此非常担心,对他说:“你最好把万回迎接到家里。这是一位神僧,只要观其举止,就可以知晓祸福了。”

    崔玄暐遵照母亲的吩咐,恭恭敬敬地把万回迎接到府中。卢氏含着热泪,向万回合什作礼,并施舍金匕筋一双。万回却理也不理,独自走下台阶,将金匕筋掷上堂屋,扭头就走。一家人见了,惊骇不已,都说这是不祥的预兆。

    过了几天,卢氏令仆人登屋顶,去取回金匕筋,仆人却在金匕筋下拾得一卷书。拿下来一看,竟是一本谶讳之书。崔玄暐大惊失色,立刻命人将书烧毁。

    过了几天,朝廷忽然派人来到崔家,大肆搜索图谶之书,原来是有人诬告崔玄暐。幸亏没找到图谶之书,崔玄暐的冤案才得以昭雪。要不是万回掷金匕筋,崔玄暐怎么能知道自己屋顶上被子暗投了图谶呢?

    中宗末年,万回曾当面痛骂韦后:“你谋反悖避,迟早要被砍头的!”不久,韦后果然被诛死。

    孝和皇帝亲自送金城公主出降吐蕃,到始平,万回前来迎驾。当时崔日用、武平一、宋之问、沈佺期、岑羲、薛稷都在场,他们见到万回,肃然作揖,郑重问讯。

    诸人说:“我们想分别求圣人一言,以定凶吉。不知圣人能否赐教?”

    万回抚摸着沈佺期的背,说:“你是一位真才子。”

    沈佺期高兴地说:“圣人为我授记,你们不能再跟我争了。”

    万回又对武平一说:“让你做名佛的童子,应当没有什么忧虑的了。”

    接着,万回目视岑羲、薛稷,面带不善之色。岑羲策马躲避,对薛稷说:“这不过是野狐禅,有什么可怕的?”

    “是吗?”万回反问道。接着,毫不客气地说:“你们二位都免不了伏诛的下场。”

    后来岑羲、薛稷果然因罪伏诛,为此人们更加看重万回了。

    同时有僧伽和尚,化迹不恒。中宗问万回说:“这是什么人?”万回应声答道:“这是观音的化身。”

    玄宗还未登基时,偕门人张暐等同谒万回。万回对玄宗很不恭敬,手持漆杖,大呼小叫地追赶他,同往的人都被驱赶出来。

    万回把玄宗拉进屋里,反拴上门,又变得跟平常人一样好端端的了。他抚摸着玄宗的后背说:“五十年天子自爱,以后就不知道了。”

    张暐等在门外,贴着门听得清清楚楚,所以一直对玄宗倾心辅翼。所谓“五十年后”,正好指的是后来的安禄山之乱。

    睿宗在府邸时,时常微服私行。万回则在大街上高声说:“天子来。”或者说:“ 圣人来。”凡是他高声嚷嚷的地方,一两天之内,睿宗必然经过。

    万回将去世的时候,大声喊叫,让人去取本乡的河水。门人徒弟无处求索,万回说:“堂前就是河水,为什么不取来呢?”

    众人连忙在堂前阶下掘井,果然河水涌出。万回喝了河水,就一命归天了。万回旧宅中井水都又咸又苦,只有这口井,井水一直甘美异常。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