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 无著(无心遇圣)

无著

(无心遇圣)

 

    释无著,永嘉(今浙江永嘉)人,识度宽明,秉操贞坚。留心于佛法大道,有志于周游四方。曾游历京师云华寺,跟澄光法师研习《华严经》之教。

    唐代宗大历二年五月,无著来至五台山华严寺。在堂中饮茶时,见有一位面貌丑陋的老和尚,正在北面的座位上高坐。

    “你从南方来,请把你的数珠递给我看看。”老和尚闷声闷气地对无著说。

    无著恭恭敬敬地走上前去,双手递上数珠,然后退回座位。可是就这一眨眼的工夫,老和尚却不见。

    无著又惊又喜,自言自语地说:“往年僧明大师到华严寺,亲眼见到石臼木杵,后来得以进入圣寺,见到圣贤。我是不是也与此寺有缘呢?我愿寓居此寺,这将是很快乐的事啊!”

   于是他就在华严寺挂单。有一天,无著走过般若经楼,忽见一对吉祥鸟,羽毛绚丽,飞翔盘旋于楼顶之上,然后望东北方鼓翼而去。第二天有白光两道射入无著的住处,须臾而灭。

    同房法等和尚见到这一情景,十分惊奇说:“这是什么祥瑞啊?希望能再一次出现,使我们不至于疑虑。”

    过了一会儿,白光又出现了,情景跟刚才一模一样。寺中和尚们心里明白,这白光显然是冲着无著出现的。

    一天,无著前往金刚窟,对窟中的塑像致礼。他正端坐假寐,忽然听见三声喝牛的声音:“饮水!饮水!饮水!”

    声音未落,有一位老头出现在眼前。他面貌古朴,穿着粗布短衣,脚着麻鞋,头戴方巾。无著连忙握着他的手,问道:“您从什么地方来?”

    “从山外求粮而来。”老头回答道。

    “住在什么地方?”

    “住在五台山中。”老头接着反问无著:“大师为什么到这儿来?”

    “听说这里有一座金刚窟,所以随喜来了。”无著答道。

    “大师困了吗?”

    “不,不困。”

    “既然不困,怎么坐着就睡着了?”

    无著笑着说:“我感到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就打个盹。这有什么奇怪了的。”

    “如果觉得昏昏沉沉的,愿意到寒舍喝杯茶吗?”老头说着,指了指东北方向,距离数步远,就是他的住处,那也是一所寺庙。

    无著答应了。老头牵牛前行,无著在后跟随。到了寺门,老头高叫三声:“均提!均提!均提!”

    一位小童应声开门。小童大约十四五岁,垂发齐眉,身着粗布短衣。老头牵牛入寺。无著看见寺中全用琉璃瓦铺的地,堂舍廊庑,都金光闪烁,豪华奢侈,非人间可比。

    老头坐到白牙床上,指着锦墩,请无著就坐。小童端上两杯茶,无著和老头相对一饮而尽。小童又端来玳瑁容器,装满酥酪,分别递给无著和老头一只小匙。无著吃了一口酥酪,心里明亮敞豁,恍惚间像忽然明白了前生之事。

    老头问道:“大师出家来,有什么追求?有什么疑虑?”

    无著说:“有修无证,大小二乘,染指而已。”

    “不知您初出家时求什么心?”

    “求大乘菩提心。”

    “那么,大师以初心修行,就能有所得了。”老头相当有把握地说。接着又问:“大师今年多大了?”

    “三十一岁了。”

    “大师心性纯正,到三十八岁,福气就不可限量了。”老头又道:“请您慢慢下山,挑好的路走,别伤了脚。我年纪大了,从山外来,困极了,想要休息休息,恕不远送。”

    无著要求道:“我在这里住一晚上,行吗?”

    “不行。大师有两位同伴,今晚不见大师回家,大师不怕他们为你担心吗?这正是大师重性情的地方。”

    “我已是佛门弟子,有什么重性情的地方?虽然有伴,也不会顾恋他的。”无著说。

    老头接着只问道:“持三衣了吗?”

    “受戒以来一直持三衣的。”

    “这就是你的封执之处。”

    无著辩道:“圣教原本有这要求的。如果您许我住宿,我愿舍弃一切。”

    老头拂襟投袂,起身前行,无著连忙随后跟上。老头说:“听我宣偈:一念净心是菩提,胜造恒沙七宝塔。宝塔究尽碎为尘,一念净心成正觉。

    无著凝神俯听,豁然开朗,拜谢道:“蒙宣密偈,若饮醍醐。容入智门,敢忘指决。丈人的至理名言,我当铭刻心府。”

    老头唤均提,送无著归去。临行抚着无著的背说:“好去。”

    无著再一次拜谢,与小童并肩齐步,走到金刚窟前,问小童:“刚才是什么寺庙,怎么没有悬挂题额?”

    小童指着金刚窟,反问道:“你这又是什么窟呢?”

    “先代相传,把这窟叫做金刚窟。”

    “金刚下有什么字?”

    无著想了一想,说:“金刚下有般若。”

    小童笑了,说:“刚才你去的,就是般若寺了。”

    无著携着小童的手,恋恋不舍地跟他告别。小童注视着无著,像是要说些什么话。

    无著见此情景,忙道:“你送我,可以以言语代替缟带与玉玦,作为礼物吗?”

    于是童子宣偈道:“面上无嗔供养具,口里无嗔吐妙香,心里无嗔是珍宝,无染无垢是真常。”

   听完偈语,恍惚之间,小童和所谓般若寺都不见了,惟见山木土石。无著嘘欷不已,叹道:“圣人刚才说的话好像美妙的音乐,余音袅袅,犹在耳边。”

    他目视着圣人方才站立的地方,只见一片白云,冉冉涌起,至半空中,变成了五色云霓,上有大圣乘狮子,而诸菩萨围绕着。一顿饭工夫,东方白云一片,渐渐遮住了菩萨,群像与云彩都消失了。

    这时,无著看见汾州菩提寺主持修政等六人,相随至金刚窟前,作礼拜谒。忽然听见山石振吼,声如霹雳,修政等人害怕得躲起来。过了很久,四周才寂静下来。

    无著向修政等人陈说自己的遭遇,修政等人十分后悔,无缘见到圣人的面容。于是无著就在五台山隐居,直到功成圆寂。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