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元

(挽救海难)

 

    净元自幼在老家钱塘杨村法轮寺出家。后来他出外游方,遍参明师大德,他再回老家时,已是得道的圣僧了。

    圣人在哪里都是圣人,除了在他的家乡。乡人自幼看他长大,他从来就平平常常,出去游荡几年就变了么?人们仍到寺里烧香礼佛,对净元的归来并未特别关心。净元自然是不显山不显水,终日诵经打坐,逢村中有事,也前去诵咒念经。

    政和癸巳( 1113 )年,这一带平静的生活整个被一场海难打乱了。从仁和到上管,一百余里海岸全部崩毁,近海村落没入水中,这突如其业的神秘天灾,顿时弄得朝野上下惶惶不安。朝廷一时派道士拿铁符来镇海,一时叫人大筑堤防,一时又建神祠驱邪,然而海水照样上侵,百姓只得后退。

    净元终日在寺中,闭门不出,外面的灾难越来越近,他仿佛无动于衷。村民只是担心害怕,早忘了他的存在。就这样时间一年一年走过。

    绍兴癸丑( 1133 )年。元净忽然对众人说:

    “我释迦文佛,历劫以来,救护一切有情无情,捐身弃命,从无顾惜。现在我怎敢爱惜自己的微尘幻妄之躯,坐视众生受苦而不去救护呢?”

    众人一时愣住了,二十年前开始的灾难虽不断逼近,但毕竟见怪不怪,有些麻木了,有时讲起来仿佛是隔代的传说。现在这个和尚是否故意哗众取宠呢?若救护为何非等二十年?再说,他行么?一起住了这么多年,从没见他有过什么法术,既不会清水里生莲花,又不能点石成金,只是坐,坐,坐……

    净元仿佛明白大家的意思,不再多说,他起身便朝毁败最厉害的地方走去。这一天是 六月五日 。消息传开,他身后跟随的人越来越多,谁都好奇地想知道要发生什么。

    蜀山到了。脚下的地正慢慢开裂,极慢,然而持续不断。海风吹起浪涛,如山头一般劈面打来,又落下,不知多少石沙又到海中。众人一阵寒噤,纷纷倒退。净元合掌闭目,默诵经文。他慢慢朝崖边走去。周围的人仿佛刚刚明白,拼死前去拽住。净元平静地说:

    “列位施主请勿急躁,救危济困是贫僧的本分。二十年来我一直思虑对付海难的办法,现在此地劫数将尽,该我来收场了。”

    众人明白了。谁也拦不住他。几位老者上前祈请:

    “法师道业高深,下民有眼无珠,还望见谅。现在法师既然主意已定,下民也不便强行阻拦。只是法师一去,凶多吉少,还请留下一二偈语,以使后学愚蒙早日开悟。”

    “哈哈,万法只在内心,何须言语呢?我不能为世俗文章,不过既然众施主请求,也就勉为其难吧。”净元神色如初升朝阳,在一片浑暗之中格外鲜明。他念道:

    我舍世间如梦,众人须我作诵,

    颂即语言边事,了取自家真梦。

    又道:

    世间人心易了,只为人多不晓,

    了即皎在目前,未了千般学道。

    众人正在沉吟,他已跃入海中。岸上一片惊呼,有的顿足捶胸,有的涕泗横流,这下法师不被淹死也要葬身鱼腹,连尸首也找不全。

    风小下来,海浪平息下去,再过一刻,风平浪静。众人这才见识了净元的法力。然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剩下唯一能做的便是为大师立庙年年祭祀了。

    忽然,许多人看见法师端坐在海面上,顺流而来,人群又是一阵惊呼,纷纷跪地。到岸边了,一群人直冲下去,争着将法师搀上岸来,都奇怪他的衣服丝毫没有沾湿。回视水中,数条大鲤鱼正昂着张望,许久才隐没。净元微笑着对众人说:“从此海难就结束了,不久要刮大风,吹来沙土,把淹没的地方补上。”

    净元这回成圣僧了,远近乡民纷纷前来,礼拜上供,并为他重修寺院,派人侍奉。他的事迹传扬出去,学徒也增多起来。然而他又恢复了以前的老样子,再也不显神奇,终日教导弟子,如何是佛法大意……

    到绍兴乙卯( 1135 )年 四月八日 ,也就是平息海难后不到两年的佛诞日,他做完法事,招集众人说:

    “我以幻往之躯,游历世间已久,现与诸位缘分已尽,当往他处去了。哈哈,你们且听我说:”

    会得祖师真妙诀,无得无物又无说,

    喝散乌云千万重,一点灵心明皎洁。

    徒弟们仔细看时,法师已坐化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