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亨

(钩指和尚)

 

    南宋时期,汴京(今河南开封)有座慈济寺,寺内有位佛法高迈的和尚,叫福安,他并不长期居住在寺庙里,而是游方天下,四处广传佛法。福安和尚游方来到济州任城(今山东济宁市),再也不愿意走动了,于是就居止下来。没想到的是,他这一呆竟然就是好几年!

    时间一长,任城附近的人没有不认识这位福安和尚的,这既因为他慈眉善目,秉性持重,更因为他精修法旨,慧业深厚,所以,无论是佛门中同道,还是一般平头百姓,无不对他十分敬仰。

    可是有一天,这位人人敬佩的福安和尚在到芒山村赴斋会的途中,竟然却倚靠在路旁的一棵大树上,寂然圆化!

    一开始,大家都没有发现,只是奇怪从不食言的福安和尚,明明答应来赴斋会的,却怎么又没来?难道他是让什么事情给绊住了,一时脱不开身 ? ……总之,大家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看起来硬朗矍铄、红光满面的福安和尚竟然会人不知鬼不觉地静静坐化而去。

    可是,就在这天晚上,福安和尚在芒山村的女弟子冯自彭却梦见师傅骑着一匹高头白马,从云雾中冉冉而下,告诉自己说:“我已于今日圆化,现在又奉命托生在西陈村王光道家。”说完,福安和尚一抖马缰绳,便纵马往西陈村方向而去……

    冯自彭突然觉醒过来,稍加回忆,梦中的情景就又毕现在眼前,而且十分真确,怎么也驱散不去。于是,她就叫醒她的母亲和儿子,没想到三人竟然都同时做了这个梦!

    于是,等天刚亮,他们就在那棵大树下找到了和尚的遗体,一面处理着后事,一面又差遣人役前往西陈村王光道家打听。叫这些人大吃一惊的是,王光道怀孕十月即将分娩的妻子刘氏在这天晚上竟然也梦见福安和尚前来入梦,并再三请求寄宿在她的腹中……而这天天亮不久, 刘氏夫人果然便生产下来一位方面大耳、骨格清峻的儿男!

    可是,这位骨格清峻的小儿男从一生下来开始,便圈曲着他的右拇指,人们看上去,一副完全不能伸展平直的样子!而且,更令大家惊奇的是,小孩刚生下来的这天,他居然就会眨巴着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睛,惹人生出无限爱怜;只是还不能展唇轻笑,如果这样的话,那一定更加讨人欢心!

    第二天,福安和尚的两位师兄弟叫福广、福坚的,听说福安圆化之后随即重又托生世间,便特地前来看望。二位和尚一见到王家新生的小男孩,马上看出他的眉宇间隐然便是福安和尚的神情,便脱口而出,叫道:“安兄,很久不见了,一向还好?!”

    小男孩一听,竟然抬起头来,冲二人仔细瞧了一会儿,然后举起右手,毫不费力地伸直五指,指着二位和尚,灿然露出一脸的笑魇,仿佛是老朋友久别从逢似的!

    小男孩表现出来的这种种神异,令大人们无不惊讶不已。于是,他父亲王光道就突发灵感,干脆给他取名叫教亨,字虚明。

    教亨还在幼儿时期,一次,他母亲将他放置在内室的床榻之上独自睡眠。可是,不多一会儿,母亲却居然听见内室之中仿佛有人在诵念佛经!她感到很奇怪,就跑进去一看,却哪里是有人在念经求佛,原来不过是教亨并没有睡觉, 一个人在那儿呀呀学语!

    教亨就要满一周岁了。有人建议他父母一如习俗那样,让他“抓周”,看他今后到底会走哪条路。于是,到了教亨周岁生日的这一天,他的父母特地在他面前摆放着佛经、酒杯、农具等等许多东西,让他挑选、把玩。小小年纪的教亨全然不加考虑,便径直把那厚厚的一大本佛经抓在了手里……

    教亨自打出生之日起,便从不沾染荤血酒肉这些东西。可是,一旦看见僧侣路过,却又喜欢地紧跟慢随着,还不时向他们请教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却往往又令这些僧侣们大吃惊:这些问题深刻而具有难度,哪里像出自这个垂有髫小儿之口?……于是,邻里乡亲、儿童伙伴全不叫他姓名,而管他叫“安山主”。而过去的那个芒山村里的善男信女们呢,却仍然把他当作自己的师傅看待,并将他从出生开始的这许许多多奇闻异事全都记录下来。铭刻在碑石上。

    等到教亨长大到七岁的时候,他终于如愿以偿,来到崇觉寺,投身在圆和尚的座下,出家做了沙弥!等他十三岁的时候,又受大戒,开始了他正式的僧侣生涯。

    这时候,有一位长于相命的苦瓜先生见了教亨和尚,不觉被他的神情举止所深深吸引,于是便忍不住地给他仔细地相了一面,说:“小师傅日后修炼成功,开坛设讲,一定远远地高出一般僧侣的修为!你自己好好努力吧!”

    教亨和尚十五岁的时候,就开始游方天下。他听说郑州普照寺宝和尚法力深邃,修持高迈,就从汴京西赴郑州,前去拜谒。就在他就要到达郑州的前一天晚上,宝和尚突然梦见红云满天,灿烂如金;又梦见莲荷满枝,缤纷四坠。于是,宝和尚召集门人弟子,告诉他们说:“我已经至少有十年没有做过任何梦了,昨夜却突然梦见这样多的美崇胜致,不知这是什么征兆?”

    这一天,教亨和尚风尘仆仆,远道而来。宝和尚一见,大为惊异,对他赞叹不止。而教亨和尚呢,也克尽弟子之礼,朝参夕叩,努力向他请教,研习佛教经典。

    一天,教亨骑着马,准备前往睢阳(今河南商丘县南),突然,他不知怎么一来便想起了一宗佛、人因缘,便闷头缠绕进去,凝情不散,如同进入到禅定中去了一样。直到马儿驯顺地带着他一直走到一道河渡口,他还是浑然无知。他的同伴德满和尚见状,知道他在思考些什么,也就一直没有打扰他。现在,看他忘身物我的样子,即使是身坠大河,也会茫无所知。于是,德满终于是忍不住了,冲教亨耳旁一声大喝:“到河边了!”

    教亨和尚骤然一惊,翻身落马,又悲又喜,二情毕集,难以言传。回到宝和尚那里,忍不住流着泪将这事的前因后果悉数告知。宝和尚一听,教诲他说:“你这哪里是学佛修禅,这简直就是一个僵人了啊!如果不是德满叫醒你来,你还能够看日、月面佛吗?”

    教亨一听,也不觉笑了:“这个因缘我儿时就开始琢磨,却一直没有参通;这次又偶然想起来,所以就迷了进去。”宝和尚听罢,也笑了:“你尽可以接着去参证,自然会有收获。”

    听宝和尚如此激励徒弟,教亨和尚就接着参究那个因缘话头。一天,他静坐在云堂之中,忽然听到从外面传进来打板子的声音,内心豁然开朗,因缘关节一通百通。大为高兴,他就吟诵了一首偈子:

    日面月面,流星闪电;若更迟疑,面门著箭。

    宝和尚一听,说:“你果然慧根不浅,静修证通因缘。从今往后,我也不敢轻慢地对待你了!”

    从此,教亨和尚声誉鹊起,归者如云。他先后在四五个地方摆坛说教,像嵩山戒坛寺、韶山云门寺、郑州普照寺、林溪大觉寺、嵩山法寺等,无不万人齐集 , 盛况空前。

    后来,大金丞相夹谷清力请教亨和尚住持中都(今北京)名刹潭柘寺;不久,又迁任济州(今山东济宁市)普照寺。教亨和尚寝居的方丈室后有一株大树,高达丈余。和尚来普照寺时,突然像是受到某种神异的力量差遣了似的,数千上万只黑黝黝的乌鸦从四面八方成群结队地飞集拢来,然后按着次序栖憩在大树不同的枝丫上,重重迭迭,层次分明,宛若高高的宝塔,一共有十二级。

    僧侣们见了这一奇异景象,无不十分高兴,都来祝贺教亨和尚,说:“您的佛法一定会更加发扬光大、震惊天下啊!”

    果然,这事之后不过十来天的功夫,朝廷就诏命教亨和尚前去住持庆寿寺。庆寿寺是金国燕都一大名寺。教亨和尚主持庆寿寺时,法座之下常常聚集着上万弟子、门徒,可见他的佛法之盛。

    三年之后,教亨和尚又南下中原,住持名播遐迩的少林寺,弘法说教,更是盛况空前。

    此后,他徜徉在嵩山、少林之间,或静栖山野,或放歌长啸,不拘一体,逍遥自在。这种半隐半现的生活,一过就是好几年。

    一日,教亨和尚突然感觉到呼吸吐纳有些异样,于是就谢绝一切宾客,闭门不出。这样一直到金宣宗兴定己卯(即公元1219 年) 七月十日 ,教亨和尚召集徒众,训诫他们说:“我尘缘在即,马上便将西归。在我圆寂之后,你们各自好生努力,勤修苦练,以求早日证得正果。。”说完,他唱了一首偈子,便端坐亡化。时年七十,僧龄五十八岁。

    教亨和尚圆寂之后,门徒们用干柴烈火来烧化他。而那熊熊烈焰居然一如莲花,层层开放;等到薪尽火灭,和尚的眼珠和牙齿,却依然完好,丝毫也不见损坏。而教亨和尚自儿时开始,额头就有一枚晶莹碧透的圆珠,在皮肉之间若隐若现,十分灵异。现在,烈火熊熊,那枚圆珠也爆出皮肉,豁然飞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