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了

(一喝顿悟)

 

    金太宗天会十一年,在义州的一个村子里,有一户姓宋的书香人家。生下了一个男婴。这孩子呱呱落地之时,有五色祥云笼罩房屋,邻居都预言他将来必有大出息。在孩提时期,这孩子聪明伶俐,行必直视,坐必盘腿,大异于常人。

    有一天。他在家里听祖父吟诵一篇古赋,当听到“秦皇汉武,不死何归”一句时,就问道:“人死了归于何处呢?”他的祖父对此十分惊异,便与家人商量:“这孩子决非尘俗中人,最好让他出家。”,于是,送他去寺院当了僧人,法名相了。

    出家之后,相了有时在寺中苦诵经文,有时外出云游以广见闻,颇为勤奋,逐渐熟悉了《华严》、《圆觉》等经。他思维明敏,阐发精当,在同学诸僧中,卓然超拔,一枝独秀。有一次,他阅读《圆觉经》,当读至“多罗教如标月指”时,忽然产生了疑惑,心里想:“经既然是标,那么月又在哪里呢?我一定要去请教诸方高僧,弄清楚这个问题!”于是,他收拾行装,四方云游,先后谒见了清安月公、咸平定公、大明诱公,他们都无法圆满地解答相了的疑问。诱公对他说:“你的缘分不在这里,懿州崇福寺的超公才是你师傅,他必定能解答你的疑难,并阐发幽微。”

    听了诱公的的话,相了立即出发,,昼夜兼程,赶到崇福寺,拜见超公。超公一见相了,大为赏识,当即让他担任寺中的首职。虽然管理寺务事情繁杂,但相了仍然刻苦钻研佛理,以致废寝忘餐。有一天,寺里来了一位居士,请超公讲俱胝一指公案,相了站在一边,忽然问道:“都说一指头禅受用不尽,不知和尚禅究竟有多少?”超公大喝一声,相了于此一喝中顿悟,身心脱空,就像处于瑠璃宝月之间,愉快清爽,喜不自胜,于是呈上四句偈语:

    窥破浮云月色寒,

    偶然顿歇髑髅干。

    通身光透威音外,

    普应群机作大缘。

    不久,超公因年老告退,相了受命接替他,当了崇福寺的住持。后来,又先后主持过松林寺、潭柘寺、竹林寺。他虽然多次担任著名大寺的住持,为人却十分淡泊,大多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被迫出任住持的。在松林寺、潭柘寺时,甚至抛下僧众,逃离寺庙,但最终仍被人们找到,簇拥而还,他自己根本无法自主。有鉴于此,他常常感叹古时贤人能够藏身而无痕迹,而自己却不能如此。

    相了大师禀性贞正纯洁,慈悲为怀,一生中从未与人争执,更未稍有嗔怒之色,即使碰上别人的呵责诋毁,仍然神色不变。平生相信缘分,甘于本分,不喜刻意营饰。假如不合佛理要旨,哪怕是有益于人的身体寿命的事,他绝对不会做,也不会要求别人做。这些都是明显可见的事实。至于他潜在的德行与对佛理的精奥领会,大概一般的人就无法测知了。

    泰和三年,相了大师端坐而化,世寿七十。火化之时,有成千成百的蝴蝶从烈焰中飞出,在天空中化为五色祥云,袅袅而去。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