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澄

(佛海大师)

 

    就在元世祖忽必烈指挥他的滚滚铁骑,南下江南,一统中华,建立起疆域空前广大的元帝国后不多久,一个生灵便呱呱而鸣,降生到会稽(今浙江绍兴县)人孙满家中。

    他不是别人,直是元朝中叶那位鼎鼎大名的湛堂法师。

    湛堂法师名叫性澄,字湛堂,又号越溪。他的母亲姜氏在孕育他、即将分娩的时刻,突然梦见一轮朗日,直落自己家中。倏然醒转过来,湛堂法师降生。

    湛堂少小时代就显得聪敏异常,而且表现出了大异众人的对佛教的特殊嗜好。在他年仅四岁的时候,居然就能提笔沾墨,运用自如地给画佛像图影,而且无不神态逼真,维妙维肖,令人见了叹为观止。他的父亲见状,就有意识地四处搜罗来一些或残或全、厚薄不一的佛经,教他日夜研读。令他父亲大为吃惊的是,湛堂法师居然神奇地一目十行、过目成诵!

    这样,到了元世祖至元丙子(即公元1276年 ),湛堂法师终干获得了父母双亲的准允,拜谒石门殊律法师为师,从而削发剃度,投身佛门。从此,他便如鸟翔天宇、鱼游大海,在佛门之中四处畅游,从容自得,游刃有余。

    拜师之后,石门殊律法师告诫湛堂法师说:“三世诸佛,戒为根本。你一定要秉心持正,努力修研,才能进步。”湛堂法师谨尊师命,足不出户,十分勤勉地钻研佛学经籍和戒律,不多久,即饱学经律,颇通佛法了。

    到了元世祖至元乙酋(即公元1285年),跟随石门殊律法师学习了将近十年的湛堂法师告别了启蒙尊师,一路远行,投身于佛鉴铦法师座下,开始修习天台教义。后来,他又来到南天竺普福寺,拜谒了大名鼎鼎的云梦泽法师。云梦泽法师刚一相见,就为湛堂法师昂扬的气表、流畅的谈吐、渊深的佛法所打动,视之为难得的佛学人才,寄寓他光大佛门的重任。湛堂法师也不负厚望,朝参夕叩,态度恭肃,凡有所疑,无不深入地参习或者请教,终于学有所成。

    在通晓天台教观之后,湛堂法师又开始学习禅宗。为了光大禅宗,他又不远千里,北上京都,上奏皇帝,扩建寺庙,广授门徒。元世祖一听,大为嘉奖,并御笔亲书,准允他奉旨行事。

    得到了皇帝恩准,湛堂法师就准备从京师大都(今北京)继续前进,东渡鸭绿江,前往高丽国(今朝鲜),搜求天台宗流传海外经籍律论。可时,当他一路风尘,好不容易来到高丽国边境上的时候,却突然听说高丽国内战乱纷起,炮火连天,人民争相四处逃散,遍国之内哪里还以找到一方清静的土地?因此,湛堂法师只好打消东渡高丽的想法,半道回转中原。

    元成祖大德乙巳(即公元1305年),湛堂法师出任著名的杭州东竺寺住持。在这里,他设坛弘法,广播法名,人们争相归附,聆听法音,推崇备至。到了大德丁未(即公元1307年),江南吴越一带突遭大旱,河流干涸,田地龟裂,粮食颗粒无收,人们无以为生。面对着这满目荒凉,湛堂法师凭借自己一腔慈悲心性,亲自率领自己的门徒弟子,登坛作法,祈求上苍哀怜生灵,救人活命。说来也怪,就在湛堂法师刚一登坛,祈祷作法不久,刚才还晌晴的萌蓝天转瞬之间便乌云密布,大雨倾盆,以致久旱干坼的田地,不多一会儿,即饱润雨水了!

    祈来大雨之后,湛堂法师却并没有匆匆地便打道回寺。因为,他又发现旱灾使许多人饥饿倒毙,遗尸道旁,惨不忍睹,甚至要将他们一一掩埋,都是很困难的事了。

    湛堂法师见状,率领门徒弟子就地将这些尸首进行掩埋。之后,又专门为这些亡化的魂灵设坛作水陆大会,普度超生。

    从此,湛堂法师的名声为之大振,人们争相传颂着他的功德。

    元武宗至大戊申(即公元1308年),湛堂法师迁任南天竺演福寺。元英宗至治辛酉(公元1321年),皇帝驿道传书,飞马诏令湛堂入京。湛堂法师便辞别门徒弟子,随使奉命来到明仁殿,对答皇帝的垂询。

    原来这位英宗皇帝打小即十分崇信佛教,登基之初,便有些迫不及待地想一睹大名鼎鼎的湛堂法师的法容,因此,特地传诏,命他前来面圣。

    湛堂法师修炼深厚,佛法超迈,所以,即使面对着天子圣颜,也不慌不忙,酣畅淋漓地一一奏对,无不深合龙心,欢洽愉快。因此,在明仁殿对答之后,皇帝又特地命湛堂法师居止在京师清塔寺,奉旨校正《大藏经》。这之间,皇帝又特地驾幸文殊阁,问寒问暖,颇为礼遇;又特别赏赐《无量寿佛经》和其它经律各若干卷。

    校完经书之后,湛堂启程南归。可是,大出他意外的是,在他刚走了不多远的时候,英宗皇帝再决颁旨,命他前往京师白莲寺设坛建立水陆无遮大会。当朝丞相东平忠献王亲自前来宣旨。皇帝还御笔亲赐“佛海大师”的法号。从此,法师的法号更是有口皆碑,远播中外。

    泰定帝泰定甲子(即公元1324年),法容威仪的湛堂法师迁任上天竺寺住持。在这里,他依然一如既往,勤勉精进,毫不懈怠,法力又见深厚。

    到了元宁宗至顺壬申(公元1332年) 六月初一日 ,湛堂法师突然自己猛擂寺鼓,遍召门徒,告诉他们说:“我在这三十年内,曾先后三次住持东天竺、南天竺和上天竺这三座名闻中外的古刹宝寺,或许率领大家修习,还不至于十分荒疏。但是,我也深知自己尘缘有限,西去不远。因此,我想趁这最后的时光自己参研佛宝,你们大家各自努力吧!”

    说完,湛堂法师便不顾弟子们的惊讶与劝阻,毅然归隐天竺寺云外斋,努力修炼,足不出户。一年之后,他又前往浙江的佛果寺,笃志净修,一心超度,那份虔敬、那份精诚,足可令铁树为之开花!就在他精修之时,不时现出瑞兆,征示佛国净土的感召。

    这样又过了许多日子。一天,湛堂法师重又召集来自己的一些门徒弟子,明确地告诉他们说:“再生佛国净土的征示已然显明,看来我确实不日即将西归。你们众人,切不可虚掷光阴,浪度时日,应当积极修炼,以成正果…… ”说完,湛堂法师又让弟子们点视他曾经用过的衣钵用表,一一传授众人。大家知道多说无益,就请求代为法师诵经念佛,超度西归。但是,湛堂法师却拒绝了他们。他说:“这最后的佛经,还是要靠自己来诵念才行的。”于是,他送走门徒弟子,自己端坐莲座之上,微闭双目,双手合十,给自己念起超度经来。第二天天一亮,湛堂法师的弟子们一齐来到法师居寝之室,准备晨参。推开门一看,却发现他早已端坐而化。

    这一年,湛堂法师已然高寿七十八岁,而僧龄却又长达六十四年。

    湛堂法师坐化之后,他的法身一直停留了整整七天,前来瞻仰的人方始稀疏。于是,他的门徒们便将红润如初、颜貌犹生的湛堂法师葬于青泰塔院之内。

    湛堂法师一生,著述颇丰。其中比较知名的有:《金刚经集注》、《心经、消灾经注》、《弥陀经句解》及《仁王经、如意轮咒经科》等等,不一而足。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