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宗

(高僧转世)

 

    觉宗,字道玄,别号松溪,元代扶风人,俗姓南氏。他家世世习儒,而其母陈氏,却十分敬仰佛祖,每年春节,总要去当地的法门寺,施舍米饭给寺内的僧众,从不间断。一天中午,陈氏躺在床上午睡,梦见法门寺住持坦公送给他一桢玉像,高才一寸左右,陈氏接过玉像,吞进肚里,便怀孕了。陈氏醒后,将此梦告诉丈夫,她丈夫十分奇怪,就派人去法门寺打听情况,得知那天正好坦公坐化了,心知是坦公投胎转世,便许愿说:“假如生下来的是儿子,我一定让他出家事佛!”

    觉宗出生的那一天,他家的房屋里有强烈的白光,天空中有梵音,邻居都非常惊异。觉宗在儿童时期就不吃荤菜,举止循规蹈矩,绝无戏弄,尤其喜欢静处打坐。父母亲知其夙缘,也不以为异,正准备实行过去的誓愿,送他出家为僧,恰逢蒙古兵大举入境。兵荒马乱之中,父子不得相保,觉宗被蒙古兵掠走,携至武川,给元朝太傅当侍儿。他谨慎稳实的性格迥异于其他的侍儿,引起了太傅的注意,便同意让他出家为僧。

    觉宗来到媯川青山寺,投于林法师门下,剃度之日,他流着眼泪说:“不知父母现在何方,儿子今天终于出家了!”他潜心佛典,不到三年,初通佛学各经。又去拜访武川英公,听《华严经》疏讲,五年之后,明《华严》底蕴,纵横得妙缔,座下学者甚多,觉宗推为第一,因而名声远播。但是,觉宗并未以此为满足,反而认为宣讲佛法不能过分,坐参禅机更为重要,于是前去参谒圣因大师。

    圣因是位老禅师,见觉宗来,问他道:“听说你精通《华严经》,何不开讲坛以度天下众生?到这里来干什么呢?”他回答说:“生死事大。”圣因又问:“自从识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关,你对此如何领会?”宗觉正在考虑如何回答,圣因对他猛喝一声,他拔腿便欲出去,圣因唤他回来,要他坐下,宗觉回头一望,圣因说:“你分明领会了。”宗觉猛然省悟。第二天,他又来谒见圣因大师,说:“昨天蒙和尚一喝,我便有所领悟。”圣因说:“你试试看。”觉宗拂袖便出,圣因大师颔首而笑,赞他有悟性。

    宪宗元年,朝廷下诏,请圣因大师主持灵山寺,圣因推荐觉宗代己担任此职,去灵山之前,他作偈语一首曰:

    十载志如铁,

    玄关皆透彻。

    跳出荆棘林,

    踏破澄潭月。

    好向孤峰顶上行,

    灵光独耀无时节。

    觉宗在灵山登堂说法,十多年里,僧众云集,多达数千人。广增庙宇殿堂,金碧辉煌,映照泉石之间,凡所应有者,一概添置齐全。于是,灵山名声大振,与海内大刹并驾齐驱。

    至元四年,潭柘住持文公退隐西堂,觉宗大师补其职,任潭柘住持,使潭柘法席比灵山更盛。觉宗大师外貌修整,在僧众面前极为严肃,使人一望而生敬畏之心。而且,他门庭孤峻,他决不会因一言一机的契合便收为门人,而是要反复地审察,对人有了透彻的了解,才许其入门。由于入其门太难,故天下僧人望崖而退者居多,能入其门者,也是凤毛麟角了。觉宗于至元年间端坐而逝,塔葬于潭柘。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