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本

(弘法南沼)

 

    明本,俗姓孙,元朝钱塘人。他的母亲怀胎十月,分娩之前梦见有一个无门无派的开道僧人送给他家一个大灯笼,梦醒即生下了明本。明本从小禀性淳朴,喜欢吟诵经文,喜欢打坐。七岁开始学习《论语》、《孟子》,尚未学完,因母亲逝世,便辍学了。十五岁时自守佛戒,发誓终生向空寂,入佛门。

    不久,因为阅读《传灯录》时产生了许多疑惑,志在参省,于是登上死关,去拜见妙公。妙公是当时的著名高僧,但为人十分孤傲,他头发很长也不剃,衣服又脏又破也不换,不愿与人交往,从未露过笑脸,也从来没有给他的任何一个弟子剃度过。可他一见明本,便欣然而笑,亲自为明本剃发,可见他已预知明本将来必成大器。

    明本投妙公门下之后,花了很长的时间研读《金刚经》,对许多疑惑之处有所理解,但他认为自己虽然识量疏通,于佛理无不融会贯通,但全由苦思所得,而非本性,于是来到天目山,在东南诸山中选择了一座最高最冷的山峰,搭了个茅棚,准备了一些干粮,白天从事体力劳动,晚上参习禅定,天天如此,整整十年,身体从来没有沾过床席。后来,他洞彻佛理,发言高妙,妙公认为他深得自己的真传,非常赏识,但明本自己却十分谦虚,从未以师道自任。然而,“玉在山而草木润,渊生珠而崖不枯”,其光气自不可掩。至元年间,松江有个大富翁瞿氏,出资在莲花峰建了一个大寺庙,号“大觉正等禅寺”,请妙公任位持,妙公此时年高将化,荐明本自代,而明本却坚辞不往。

    明本常常说“担任住持的人,首先要有无上大道,其佛力可以开明入天;其次要长久地培养福缘,其缘分可以广纳徒众;再次要能明智通变,其智力可以应付各种应酬事宜。所以大凡为住持者,必须佛道为之体,缘分和智力为之用。假如有其体而缺其用,就会化权不周,事仪不备;假如有其用而缺其体。虽然处众而众归,制事而事宜,但大道不通,也是不行的。更何况像我这样,三者都不具备,如果也敢于去充任住持,对于因果祸福,难道会没有不安与恐惧吗?”

    当时佛教五大名山都缺主持人,各山人士纷纷写信或送聘礼,欲请明本大师去担任住持,他全一一推辞,有时为了回避,不得不躲到偏僻荒远的深山或人迹罕至的海滨。然而,四方闻其名而前来求学者,背着干粮,挑着行李,不远万里而来,络绎不绝。

    南诏有个僧人,法名玄鉴,素明教观,而且知识广博,颇有辩才,他对人说:“听说中国有禅宗一派,我将前往考察,如其理精博,我就服其学;如果其学不当,我就要改变它的宗旨,让它服从我们的教观。”他来到中国,与明本一交谈,立即领悟到自己从前所学并未洞发源底,正准备回南诏发扬光大禅宗,却在吴地因病死去。玄鉴的弟子携带明本的画像回到南诏,那画像发出神光,直达天外,南诏人惊异不已,于是都改信禅宗,而尊明本大师为禅宗第一祖。

    明本大师四方云游,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僧人俗众的仰慕,但别人送来的香茗金帛,他望都不望一眼,依然吃他平常的斋饭,穿他普通的布衣,有人见他身体肥胖,夏天炎热,穿着布衣苦不堪言,便送给他一袭葛衣,他却坚辞不受。他虽然屡辞名山住持,自处于山林江海,但在山上结庐自居,白天劳作,夜晚参禅,规程条章,井井有条,仪态慎严,就像面对数千僧众。至于他激扬佛法,提倡禅宗,机锋指处,使婴之者胆丧,闻之者意消,无不心折膺服。当时的公卿大夫如徐威卿、郑鹏南、赵子昂等人,一闻他的道行,便生崇敬之心,待到观其仪容,与其交谈,便无不钦佩仰慕,终生不改。浙江丞相脱驩公,最为严厉持重,读了明本的书,当即敛衽望拜。高丽王以王室之贵,不远万里前往礼拜,对身边的人说:“我见过无数的高僧,却从来没有见过像明本大师那样有福有德的。”由于受到明本大师的启发和开导,高丽王甚至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至正三年八月,明本大师圆寂,世寿六十一。寂前一天,有白虹突然兴起,横贯全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