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才

(莲舌贝齿)

 

    元朝杭州演福寺的必才和尚,字大用,俗姓屈,祖籍台州宁海(今浙江宁海县)。他的父亲叫屈哲,是一个深明理学的儒生。

    必才和尚的生母姓赵,是一位崇敬佛祖、广积阴德、四时行善的妇女,她的举止言行,从不丝毫违背慈心。就要生必才的前夕,一天晚上,她突然梦见有一位慈眉善目、相貌端庄的印度和尚一边敲打着木盂,一边颂念着经词,从外面径直来到自己的家中,进入厅堂之内……必才的母亲突然惊醒,必才也随之呱呱落地。

    必才降生之后,日渐表现出他的不同凡响之处:在他刚刚学会说话的时候,居然就能背记一卷《孝经》,七岁的时候,就擅长吟诗、作文,脱口而出,一挥而就。难能可贵的是,他口中和笔下的诗文,在音律的和谐、文理的顺畅方面,大都有值得肯定与赞赏的地方。因此,小小年纪的他,在一般人的心中,已然被视为神异孩童。

    这时,有一位江西僧人,人称瞿法师,实际上他是剡源暹公的后代,因为通达天台教观,人们于是敬称为法师,来到浙江的报恩寺。必才听说了,就带着一些佛教经籍前去请教。瞿法师见他聪明好学,执着佛教。就为他剃去了头发,满足了他的心愿,让他出家做了和尚。这时,他才年仅十二岁。

    当必才和尚长大到十六岁的时候,便开始出游虎林,游走四方。这时候,那位大名鼎鼎的湛堂法师正在南竺寺设坛说法,远近僧众无不蜂涌而至,前来听讲。必才和尚于是也特地前去 拜谒,师尊湛堂法师。

    湛堂法师见必才和尚年少聪慧,佛根深厚,于是便对他青眼有加,在诵经念佛的空隙,特地抽出时间来跟小字辈的必才和尚座谈、研习佛教经典,湛堂法师凡有所诘难,必才和尚无不应声对答,而且全都切口肯綮,因此,湛堂法师对他十分喜爱,寄以厚望,希望他能够锐意精进,光大佛门;同时,又让他主管寺庙里接来送往的职任。

    这时,又有一位玉冈润法师,学识十分渊博,求经问佛的人就像影子紧随身形一样云集而来。必才和尚也跟其他后学晚辈一样,手持经卷,虚心求教。无论是七月流火的炎暑酷夏,还是呵气成冰的数九寒冬,必才和尚都一直坚持闭门苦修,足不出户。就这样,前后坚持了十个春秋!

    十年过去,凡是禅宗的玄理、佛教的要籍,必才和尚无不深钻根究;偶尔遇到自己诠释不通、理解不对的地方,他都虚心而诚恳地请教玉冈润法师。而一经法师指引、提示,必才和尚就无不意释心融,贯达通畅,即使是再深奥难懂的佛理、禅机,也全都迎刃而解、冰消玉蚀。玉冈法师曾感慨地对必才说:“必才你如果不是前世曾经在灵山大会上修研过这些内容,怎么能一下子就达到如此高深的程度呢?”说完,唏嘘感慨不已。

    在当时,与必才和尚同时代的僧侣,像我庵无、绝宗继等人,都是声名远播、深孚人望的高僧,远非一般人役所能同日而语。然而,即使与这些人相比,在剖析教义、辨解宗旨这方面,却仍然公推必才和尚为高。必才和尚十年钻研,收获果然非同寻常。

    后来,玉冈法师就要前去住持海盐县(在今浙江省)德藏寺了,临行之前,特命必才和尚设坛说法,以便考察他的佛学程度。于是,必才和尚就尊师命设坛演说,只听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就仿佛是大水倾注河海,四处通行无碍,听讲之人无不称赞叹服,就连玉冈法师自己,也不禁为之慨叹欢愉,喜好之情,流于辞色。

    元泰定帝泰定元年(公元1324年),玉冈法师升迁调任清福寺,宣政院请必才和尚继任德藏寺住持。而这个时候,湛堂法师声誉鹊起,喧播中外,大家以为必才和尚一定会借昔日的师生之谊,攀援高枝。重又投身湛堂法师座下,以求粉面贴金。 可是,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当必才和尚升座担任德藏寺住持之后,却依然敬奉玉冈法师为师,从不稍违师生之礼。讲道统明学问的君子都盛赞他的知礼仪,对他大加推崇。

    元顺帝至正二年(公元1342年),必才和尚升调杭州兴福寺住持;第二年,又补授演福寺住持,元臣康里经常向他咨询佛家典要。

    而在这之前,演福寺曾遭兵火,几乎焚成灰烬。必才和尚出任住持之后,竭尽心力,终于又陆续地将这座名寺修葺一新;尤为可贵的,他在整修旧有殿堂亭榭的基础上,居然又新盖了一座万佛阁。阁高一百三十尺有余。人们从下仰望,高耸入云,辉煌壮观;攀上阁顶,居高临下,则有飘飘欲仙、高处不胜寒的感慨。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一天,必才和尚突然感觉到自己头昏眼花,面目岑寂。于是便将门人弟子召集拢来,告诉他们说:“我的佛缘已尽,不久魂将西去!”说完,便命弟子焚燃兰香,面西端坐,嘴里不停地祈祷,呼号“阿弥陀佛”不止。这样一直坚持了整整一昼夜。

    到第二天,必才和尚又对守卫在自己身边的门人弟子们说:“你们一定要坚持修持,切勿有半点松懈——坚持修持佛法,自然会有灵验显现,就像我现在,人世尘缘已然了结,但佛国净土却还有我的居位之地。我圆寂之后,就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

    说完这番话,必才和尚就沐浴净身;又写了几封书信,留待僧、俗相识拆看;然后,双手合十,冥然仙逝。

    就在必才和尚一圆寂之时,埋葬他的佛塔之内,突然放射出五色光芒,他的肉身顿时不知消失到哪里去了,只留下一块舌头,灿烂如红莲;还有许多颗牙齿,宛如一枚枚光彩照人的珂贝。尤其令人惊奇不已的是,就在这佛塔附近,居然舍利满地,耀眼生光。大家一见,竞争拾取,不多一会儿,便捡拾净尽。后来,其他人听说了,也来到附近找寻,见地表确实没有了,便挖掘地面,居然在离地面一尺多深的地方,还发现了金灿灿的舍利!

    埋葬必才和尚的宝塔,位置正在演福寺的南面。

    必才和尚寿年六十八岁,佛徒生涯长达五十六年。他的为人,凝重沉默,不苟言笑;锐意精进,孜孜求佛,从不懈怠;待人接物,慈心善目,优宠礼待;教育门人、弟子,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悉心教诲,因此,门人弟子多达百余人。在他生前,元顺帝为了嘉奖他的高标风节,特别赐受“佛鉴圆照”的称号,广播世人视听。

    必才和尚毕生修为,著述很多,有《妙玄文句止观》、《增治助文》、《法华涅槃讲义》、《章安荆溪法治礼文诗偈》等等,并行于世。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