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顺

(显僧宏业)

 

    元朝末年,瑞安(今浙江瑞安县)有个人叫陈道羡。他兄弟很多,各各娶妻生子,人丁兴旺,惟独道羡,娶娄氏小姐为妻,先总是怀不上孕,等到好不容易能够怀孕上了,却又总是流产。如此再三,颇多忧郁。尤其是娄氏小姐,感慨自己身为人妻,却不能为人生儿育女,所以十分悲伤。就这样,陈娄氏整天以泪洗面,茶不思饭不想,几致于寝食难安。天长日久,最后竟然将一双鲜活亮丽的眼睛全都哭瞎了!

    就在大家都为陈娄氏的不幸而同情落泪的时候,陈娄氏却又拜请他人雕刻了一尊智者大师的塑像,供奉在厅堂正中,天天早晚跪拜、求叩,以冀孕育。果然,上苍有灵,感念诚心。一天晚上,陈娄氏梦见一位和尚,头顶发着圆光,逆江流而上,来到她家里,自称:“我便是智者大师,佛祖感动于你的诚心虔意,特命我转世,投身到你的腹中,作你的儿子来了!”

    陈娄氏一听,大喜过望,从梦中惊醒过来。之后,果然孕育成功。等到十月已满,这位苦苦求告上天的陈娄氏终于生产了,而且一如梦中所见,生出一个活泼可笑、结实粗壮的儿子!只可惜陈娄氏此时双眼已然失明,无法看见自己的宝贝儿子。

    因为这个儿子是梦智者大师而生,所以,陈道羡和陈娄氏就给他取名智顺,字逆用。他便是日后的智顺禅师。

    智顺生来不喜蓄发,打小时开始,就剃着光头,只露个青光白皮的小脑袋给人看。当他年仅七岁的时候,便来到他二叔父出家修行的崇兴精舍,开始诵佛念经。等年岁稍微大了些,便在天宁禅院受具足戒,并开始研习《法华经》,刚刚三个月,他竟然就神奇地将这部庄严奥妙的经典研通参透,若有神助。

    于是,智顺禅师便辞别师尊,出游四方。他先来到了永嘉(今浙江永嘉) 无相禅院。觉源法师见他长得骨格清峻,像貌端庄,又见他小小年纪,竟然证通《法华经》,不觉颇为欢喜,所以一见之后,便将他引为自己的衣钵继承人。没多久,他听说横云岳法师在法明寺开坛弘法,演说三观十乘的法旨,就匆匆辞别觉源法师,前去听讲。因为横云岳法师在当时名声很大,听说是他弘法传道,前来听讲的僧侣、俗众十分众多。但是,大家却并不以年岁来论资排辈,而公推智顺禅师首座。可见当时人们对他已然敬重之深。

    之后,智顺禅师又游方雁山双峰,却不得所请,就接着前行,来到千佛院。海清法师一见,深为他的法行道貌所钦服,就视之为僧侣修习的榜样,命大家效法学习,以致师命之下,闻风影动,千佛院一时佛法森严,轨范恭肃。人们争相传闻,说这一切都得力于智顺禅师的榜样作用。

    可是,没过多久,海清法师却寂然圆化而去。智顺禅师见了,不禁感慨人生无常,心想:“义学虽然有益于广博见闻,但毕竟难以抵御生死大限。如果丢掉了心性本原,我又怎么能探知佛法至境呢?”因此,他决定改换门庭,修习禅定,从而真正成为一名禅师。

    主意己定,智顺禅师首先来到福建的天宝山,拜山寺中的铁关枢禅师为师。铁关枢禅师见他慧根深厚,态度又十分诚恳,意志也颇坚定,一请之下,便授予他修禅心要法诀。智顺禅师遵照修习、参悟,竟然日有所得。有一天,倏忽之间,竟然感觉到自己周身毛孔发光。因此,他赶紧跑过去禀报铁关枢禅师。没想到,铁关枢禅师在听罢他喜滋滋的禀报之后,说:“你不过刚入禅宗之门,何来高兴?你现在的禅行距禅宗的最高法旨的距离,尚有万里之遥。你只有秉气息念,全心求证,最后才能够学得真谛,成就法门。”

    智顺禅师一听,马上省悟自己的轻率莽撞实在不足以修成大业,因此,便下定决心,老练持重地苦修起来。

    半年时间里,智顺足不出户,努力参习,突然大有启悟,心中豁然为之开朗。他只觉得,展现在自己面前的,完全是一个虚空、玲珑的世界,物缘、尘像全然不见。于是,他便再次前去禀报铁关枢禅师,说:“弟子已然通破大关,心中有禅了!”铁关枢禅师虽然心知他慧根深厚,但对他通关之快,也将信将疑,使用许多不是心、不是佛、也不是物的话头来诘难、考验智顺。大出铁关枢禅师意外的是,智顺禅师竟然一词一句,畅达自然,丝毫也不存阻碍,而且玄机高妙,大得旨趣。铁关枢禅师惊喜之余,便命侍僧敲响钟鼓、遍召僧众,让智顺禅师当众回答自己和其他僧侣们的提问。这一方面,既是考验他到底修证如何;另一方面,则又是给他一次表现的机会,使众人更多信服,从而更加勤勉地修习,以便一如智顺禅师那样,早日证通禅机。智顺是那么成竹在胸,从容不迫,妙语联珠,机趣横生,令在场的各位无不深为佩服。

    铁关枢禅师屡次考问之后,对智顺禅师参透禅机深信不疑,因此,不多久,他便诚邀智顺禅师与自己一起在山寺中分座弘法,又让他继承自己的衣钵,住持寺院内外事务。

    智顺禅师一一答应了,就在他出任住持之日,便开始为完备寺中规制、修复颓墙败垣而奔走、努力,不多久,这种种努力一一实现。僧众以为从此寺院有靠,大家也都有依赖了。可是,大出众人意外的是,就在这时,智顺禅师却突然辞别大家,又开始游方天下去了。

    他经过杉关,爬越百丈山,攀登迦叶峰,又横渡长江,北上淮河流域,礼拜佛门东土祖师塔院,旋又南至建业(今南京),回归浙江……真可谓野鹤孤云,时飞时栖,飘荡无定。

    就在智顺禅师回到浙江的时候,正赶上永嘉人王槐卿在瑞安大龙山修筑了一座报恩禅院,邀请智顺禅师出任了禅院的第一任住持,并特地给他修筑了几间禅室寝居。在这里,智顺禅师法会更盛于以前,前来皈依的人不计其数。当时声名显赫的江心寺住持石室岩禅师仰慕他的法容高风,以首座职位相招,智顺禅师也十分敬仰石室岩禅师的禅学修为,便翩然而至。

    没多久,智顺禅师发现何山精舍屋宇损坏,地方狭小,不足以容纳僧众,就十分勤勉地化缘取募,终于将它拓宽为一座大伽蓝殿堂,规模宏大,焕然一新,又将殿堂内的神像壁绘,一一重新塑造、漆刷,宛然新制。

    等到智顺禅师刚刚忙完了所有这一切,平阳(今浙江平阳县)人吴德又捐助巨资,新修了一座规模十分宏大的归源寺,也一再相请禅师前去开山。智顺禅师见手头的活计已然完工,就又辞别众人,开拔归源寺。刚到达寺院,智顺禅师便替寺院制造晨钟暮鼓,定时敲响,使袅袅法音,传播遐迩。接着,他又给所有僧众授职分班,制订律规,以显佛门严整恭肃。

    当时,警达忠元帅率领大军镇守台州(今浙江临海县),闻听智顺禅师法行高妙,禅机深奥,就特地差遣使者前来相请,希望能够在自己的行府中聆听法音。但是,智顺禅师却借故推辞了。元帅便将智顺禅师的表字“逆用”二字,大书而悬挂在书房墙壁上,日夜参叩不已,借以自慰。

    又有姓周、吴的两位囚犯,原本是占山为王、杀人越货的草寇臣贼,后来,被朝廷大军捉拿住了,正谋偷偷逃走。听说智顺禅师妙机神算,言无不中,就让人前来求教。智顺禅师算罢,让来人转告二位山大王说:“切莫偷偷逃奔,不日即可重见日月。”二人一听,就安心囚居,不思逃遁。不久,朝廷果然颁布大赦命,二人得以活命。从此,二人敬奉禅师如同神明。即使打家劫舍,焚屋掳民之人也从不侵犯报恩禅院和归源寺。

    后来,元朝皇帝闻听了地方官吏的上奏,不禁对智顺禅师的法行慈心大为敬佩,便赏赐给他金襕法衣,而且御笔亲赐“佛性圆辩禅师”的法号。可是,智顺禅师却并不因此而得意,不仅把朝廷的赏赐尽行分送僧侣,而且将自己蓄积收存的法衣、钵孟一一馈赠给大家。然后,他便退居一室,挖地作炉,折竹为筷,超然物外,怡然自适地过起隐僧的生活来。

    明朝建立,太祖皇帝尊奉佛教,特地诏令江南十位高僧在钟山(在今江苏南京市)设立无遮法令,贤圣道俗,上下贵贱,悉无遮拦。智顺禅师作为当时江南十大高僧之一,参加了这次规模宏大的法会。在法会上,他升座弘法,讲说教义,前来听讲的人数以千计,盛况空前。

    法会结束之后,智顺禅师又回到浙江,来到钱塘府(今钱塘县)的净慈寺担任住持。可是,昔日的古刹,因为经历了元明之际的战乱,已然颇为颓蔽,四露萧条。智顺禅师一见,下定决心要将寺院修葺一新,以现法圣佛宝的本来面目。可是,就在他刚要着手动工的时候,朝廷却再次传宣圣旨,诏令得道高僧进京赴朝,幽居大内,以备皇帝不时询问佛法三宝事宜。大家一听圣旨,无不众口一词,公推智顺禅师前往。智顺禅师见状,不禁慨然感叹:“净慈寺我是不能修复了,只好借助于后来人了!”然后他便应诏赴都(今南京)了。

    可是,正如智顺禅师临行前所悲叹的那样,就在他到达都城之后,仅仅四个月时间,一代高僧便超然善逝,魂归西天。时值明太祖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 八月二十日 。

    禅师圆寂之后,他的门徒文显、兴富二僧将他的灵骨扶送回归浙江,埋葬在净慈寺中。

    智顺禅师生前著述很多,有《五会语》若干卷、《善财》五十三卷和《参偈》一卷,并行于世。

 

下一篇